第六百零七章:不想留言鬼画符-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零七章:不想留言鬼画符

    看守女生的两人,已经无法再动。前门跪着一个软蛋。那些被吓坏的女生,有的闭着眼睛不敢看,有的把眼睛瞪得老大。虽说危机已经解除,但她们仍然没有一个敢离开那个墙角。

    “你……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我倒要问问,你们来我们学校想干什么?”

    肖尧蹲在那人的面前,捡起地上的尖刀,在为首那人脸上,一下一下的给他刮胡子。那人一点也不敢躲避,他害怕动一动就会被尖刀划破脸颊,那就破了相了。

    “说!”

    肖尧见他不动也不回答。陡然一声大喝,吓得那人浑身一颤。

    “我说,我说。我们只是到这随便转转,看到这里灯光,就进来了,我们没做坏事。”

    肖尧回头看看被他刚刚踢晕的家伙,见他在移动,用手里的刀指向他。

    “再敢乱动一次,我就让你白刀子进去不出来。”

    “肖尧,怎么办?她们……。”

    张建看到女生躲在昏暗的墙角,一时没有声音,他很替同班女同学担心。

    “你看着他。”

    肖尧把手里的刀交给张建,刚刚他没时间查看几个女生有没有受伤。他现在去查看一下,也好为后面处罚这几人量刑。

    先前就说过,教室里只有一前一后两盏煤油灯照明,整个教室的光线都很暗。不在光源一米范围内,是别想看书写字的。

    跪着的软蛋,看到肖尧走过来,吓得瑟瑟发抖,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你们有谁受了伤吗?”

    肖尧来到墙角,首先拉住一只柔软的小手,把最前面的女生拉起来,然后如法炮制,几个女孩都被肖尧一一拉起。不是她们不想自己起来,可是腿发软,脚无力,她们都接受了肖尧的援手。

    “我没事。”

    看到肖尧看着她,一个女生怯生生的回答一句。

    “我也没事。”

    听到大家都说没事,肖尧回头对着跪在地上的软蛋喝道:

    “你起来,去吧他们的鞋带解开,然后把他们双手背到后面,用鞋带困住他们双手的拇指,一会我检查,困不紧,我就废了你。”

    那软蛋听到肖尧发话,赶紧先解开自己的鞋带,等肖尧带着女生离开后,就去绑讲台下面的两个人。

    肖尧把几个女生送到教室后门,前门被他让张建去从外面扣上了锁扣,从里面是打不开的。

    “你们自己能走吗?要不要张建送你们?”

    肖尧也想自己把他们送回寝室,可他既怕张建一人在这搞不定,也怕自己独自回来走黑路。

    几个女生听完都摇头,站那不走也不说话,她们的想法很一致,就是希望肖尧送她们回寝室。

    “张建,甭管他了,我俩一起把她们送回去。”

    为了自己也为了女生,肖尧只好喊张建同行。张建又拿起一支笔,来到后门,转身把门带上,扣上锁扣,把笔插在锁扣洞里面。

    “这样他们就跑不了了。”

    “哼,多此一举,就是让他们跑,也跑不了多远,走吧。”

    送走女生回来后,肖尧看到那个软蛋,已经把四个人都反背双手困好了,他让张建上前检查一下。

    “这小子挺认真的,捆的比我肯定好。”

    五人当中,只有一人穿的是布鞋,没有鞋带,八只鞋带只捆了四人,剩下的,软蛋都那在手里。

    “你把他捆上,走,都滚到外面去。”

    五个人,这时候没有一个敢吭气,犹如待宰的羔羊。他们被赶离教室,任由肖尧把他们的裤带解开,只留内裤,长裤被退到膝盖下面。

    “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要是敢在这里大喊大叫,吵了老子睡觉,我来了就揭你们的皮。”

    事情办完,肖尧和张建回到教室,吹灭了两盏煤油灯,张建锁好教室门,看看站在黑暗里的几人,一起回宿舍去了。

    “肖尧,就这样不管他们了?”

    “还能怎样?你们班女生都没事,他们也被我打得不轻,让他们受点罪就得了。”

    到第二天一早,那五人都不见的人影,至于他们是怎么跑掉的,被捆了多长时间,肖尧也无从得知。后来,那晚的几个女生也曾让张建传话,邀请肖尧吃顿饭表示感谢,但被肖尧拒绝了。

    没多久,肖尧又被打伤,她们也去医院看望了肖尧,可是那时肖尧在昏睡之中,后来获悉也没在意。这大半年来,都在忙于迎考,直到今天,张建才接受全班女生的嘱托,把肖尧叫来告别。

    大家先后在肖尧的留言簿上,写下满满的祝福。肖尧也在她们的强烈要求下,把他那丑陋到极致的文字,写在几个女生的留言簿上。

    肖尧不愿写,可是架不住女生的一致要求,只好献丑。他这是真的献丑,不是谦虚。他写完后,一概往日皮厚不在乎的德行,这毕竟是群陌生的女生,丑献完了,他的小老脸已经涨红。

    接下来,众女生围在一起窃窃私语,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再一起看看她的,都是一样丑的字,大家这才认可肖尧不是在敷衍哪一个,她们再一同看向肖尧。

    “这人和字,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以为是他不想给我们留言,在鬼画符呢。”

    女孩们的议论声很小,但肖尧还真是听见了。张建在在一边,脸带善意的笑容。肖尧很尴尬的打个招呼赶紧溜,心里暗暗发誓,回去一定要好好练字。

    只不过,这个誓言,他暗暗发过不少次了。对自己所发的誓言不守承诺,他认为是可以自我原谅的。

    等待结果的日子,是最难熬,也最轻松。预考过后,大家都放松了心情,许多自认为考得不好的人,也不过是在学校多混一些日子罢了。

    这天晚上,都说镇上要放一部很好看的武打片,肖尧本已找了王岩询问,朱习焕也来说张晓雅和周薇爱要他一起去看。肖尧在晚饭后,就和朱习焕早早骑车来到小雅家,等候电影开始。

    天刚擦黑,王岩来找肖尧,说郭峰今晚很有可能要找金明麻烦。本来肖尧不想过问低年级学弟的闲事,可接下来王岩的话,让肖尧不得不考虑去帮金明一把。

    原来,郭峰和金明的梁子,还是结在肖尧身上,自从那口琴风波之后,他俩在班上就一直不对付,由于忌惮肖尧在校,郭峰一直忍着。现在他们高考班预考结束,他有点迫不及待的要找金明泄恨。

    “他不知道我还在学校吗?”

    “知道,但估计他是认为你已经快走了,不会再管金明的闲事。而且今晚他以看电影为由,请了几十人来吃饭。”

    “几十人?”

    肖尧一听就觉得不对,他一个初中生,全班也不过几十人,还有女同学,这几十人,他是怎么请来的?

    “我听说是他们大队来了不少人,还有人约人。这也是电影队在下面宣传的,他就趁此机会来找金明麻烦,打他个措手不及。”

    “金明来了吗?他知道这事吗?”

    听说郭峰找了那么多人,肖尧也怕金明出事。他想让金明躲过这一晚就完事,虽说他觉得对预考没多大把握,但也不想在等候消息的时候,闹出太大的动静。

    “金明还没来,但我估计他就快到了。他在班上就让我给他弄几张电影票,我是到电影院才听说这事的。”

    肖尧想了一下,然后对王岩说道:

    “你去对你哥说一声,让他把镇上的兄弟聚集一下,就说我肖尧江湖救急,让他们来帮个人场,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你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

    王岩答应一声走了,肖尧还在考虑如何帮金明化解这场无妄之灾,王岩已经回来了。跟在他后面的,还有几个同学和兄弟。

    他们在这里商议,张晓雅和周薇爱心里都很着急。她俩不想让肖尧去掺和这事,可她俩知道,这时候是拦不住他的。

    “我哥去了,他问要多少人,我说多多益善。”

    肖尧点点头,看看王岩身后的朋友,低声说道:

    “你们到场,不要随意动手,我不发话,大家都不要抢先上。”

    肖尧这样吩咐,完全是考虑到对方人多,怕万一混战,自己这边人少吃亏。可有人就不服他这样说话的语气,对着肖尧说道:

    “哼,我们干嘛要听你的?你不发话,难道别人打我们,我们也不能还手?”

    谁都会年少轻狂,在不熟悉的情况下,不服一个人也很正常。王岩正想上前对那人说什么,肖尧立即制止。

    “我当然不会那么做,既然我们是来助拳的,就要统一行动。我们兄弟,不能还没去帮忙,就内斗起来,那和一帮乌合之众有什么区别?”

    肖尧阐明了要害,也直点那人缺点。那家伙看肖尧还没王岩高大壮实,竟敢说自己是乌合之众,他气不过,走上前就要给肖尧难看,王岩赶忙拦住。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我哥让你跟我一起来帮忙,你要是敢窝里斗,别怪我不客气。”

    那人还是不服,挣开王岩的拉扯,仍然要继续上前教训肖尧。而肖尧站那根本就没动,尽管张晓雅和周薇爱都拉着他往后面拽,可他硬是站那,等着他来攻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