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打架莫动女孩子-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零八章:打架莫动女孩子

    那人见肖尧在两个小美女的拉扯下,仍然不动,更是觉得他在小瞧自己,他连王岩都没放在眼里,怎么会在乎肖尧?

    这时候,其他几人也来规劝,他瞪着肖尧说道:

    “小子,别那么狂,哥哥我从来就不受别人指使,我来帮忙,是给他哥的面子,你要有种,事后咱俩单挑。”

    “不用事后,现在我俩就来个单挑,你给他哥面子,我也不能不给。咱俩掰个手腕,我饶你左手,饶你手腕,你要是输了,就乖乖听我的,你要是赢了,我就乖乖听你的,如何?”

    肖尧不想把矛盾留在大战前夕,他贼得很,看这家伙长得很壮实,又那么蛮狠,不说是不是练家子,但他至少有一把子力气作为基本。

    他提出用左手饶他手腕,那是他本就是左撇子,左手的力气比右手大得多,而一般人都是左手力气小。肖尧这一特点,王岩都不知道,除非和他特别熟悉的人才清楚,那人和肖尧初次见面,如何得知?

    肖尧如此一说,正合那人之意。他一点也没有谦虚要和肖尧对等,直接把左手放到桌面上支起,等候肖尧应战。

    肖尧脸带微笑,慢慢坐到桌前坐下。他很清楚,这样的人,没有心机,只要赢了他,一切好谈,不用再多的废话。

    肖尧伸手握住那人手掌下的手腕,暗中运气,手上却不急着发力,等到那人把手腕压过来时,肖尧这才出力抵挡,但还是没有用尽全力,场面一时难分胜负。

    那人知道,就目前的状况,只要肖尧的手不被压倒桌面上,那就是他输,因为位置不对等,他已经占了极大的便宜,所以他情急之下,把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脸色也开始出现涨红。

    “哎倒!”

    随着肖尧拉长的“哎”声,到最后一个“倒”字结束,那人的左手应声砸在桌面上。肖尧弯弯手腕,根本不再重提刚刚说过的话,转身对着王岩说道:

    “我们赶紧过去,最好把金明拦住,不让他来看电影。”

    那人见肖尧不提令他难看的赌约之事,内心很感激,跟在大家的后面一同走出来。张晓雅和周薇爱也跟着,肖尧不让也不行。她俩一左一右跟在他身边,就像是两个美女保镖。

    肖尧心里发苦,这场合,带着两个女孩,要是打起来,他还怎么打?可没走几步,王岩的女朋友也跟来了。

    肖尧不知道,现在这女孩,已经只能算是王岩的前女友了,他现在已经和金明的妹妹暗中好上了,只不过,没有对外公开,把他这女友和大家都蒙在鼓中。

    王岩呵斥着让她离开,叫她不要添乱。可她用张晓雅和周薇爱做榜样,肖尧又怕耽误时间,就劝王岩算了,说她愿意跟就跟着吧。

    加上三个女孩,他们这人数,也是十个人出头,半道又遇上几个来看电影的同学和王岩的发小,当肖尧他们走下大河埂时,他们这群人也有二十多个。

    这时天刚黑,他们刚走下河坎,就看到前面不到百米远处,黑压压的站着一大群人,肖尧随便一看,这人数不会少于四十人。

    他们急忙靠近,只见这群人对面,金明带着几个同学,被拦截在中央,后面也已经有人把守。

    “郭峰,我们今晚是来看电影的,你要是想打架,等过了今晚,我随时奉陪。”

    “你特么想的美,老子等今天等得够久的了,你不是很拽吗?今晚干嘛装怂?我今晚就要把梁子揭了。你想跑都跑不了,有本事,你再把肖尧喊来,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哈哈哈。”

    “哈哈哈。”

    众人跟着哄笑,郭峰和金明对峙,根本没在意肖尧他们过来。他今天很得意,这么多人来帮场子,就算是肖尧来了,他也不怕,这也是他实力的一种体现。

    “不要找,我来了,你要是有本事打落我的牙齿,我也不会找,再去做一个装上就行。”

    明知道郭峰是在嘲笑他嘴里的假牙,不过,肖尧不在乎。他现在想的是如何避免即将发生的一场混战。他身边可是有三个女孩,而他靠近后,又看到金明的妹妹,也在被围的人群之中。

    “巧儿,快过来。”

    这时,张晓雅和周薇爱都看见了金巧儿。小爱直接开口,并招手让她走出包围圈。金巧儿看看她哥,不想动身。

    “你去吧,跟她们在一起我也放心。”

    金明推了妹妹一把,这是他最担心的事,只要妹妹不受到伤害,他豁出命去都没关系。

    金巧儿也知道自己在哥哥身边是个累赘,她一步一回头的走向小爱这边,靠近包围圈时,郭峰那帮人却不放她过去,看到一个小美女来在近前,言语都很不健康。

    “你们谁他么再敢说一句屁话,老子叫他生不如死。我活剥了他!”

    这一声怒喝,来自肖尧身边的王岩,他两背下已经眉来眼去,暗送秋波,这时候,他再不站出来,那就不是他王岩了。肖尧也想出口警告,但被王岩抢了先,他接着说道:

    “我们男人,就是打的缺胳臂少腿,那也是爷们的事,谁要敢动女孩子一根手指头,我也会剥了他的皮。你们不信,大可以试试,我保证说到做到。”

    郭峰见肖尧咬牙切齿撂出狠话,心里很是忌惮,他挥挥手,让同伙放金巧儿过去。与此同时,王岩的哥哥,也带了不知道多少人下来了,黑压压的一片,绝对比郭峰那群人多的多。

    他们站在肖尧这群人身后,一语不发,就像训练有素的军人,只等一声号令,就冲向战场。肖尧回头看看很满意,加上他们先前的人,不说比郭峰的人数多一倍,那也差不到哪去。

    郭峰此时也有点害怕,但他见到来这帮人,既不和肖尧说话,也不上前来找自己麻烦,他认为这些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郭峰,今晚的事,我来做个和事佬。明天我请客,你的兄弟们都来,我给你俩把这个梁子揭开如何?毕竟你们俩的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就要离开学校,这事该我来负责。”

    人群聚集的马路边上,就是一个打谷场,村民在马路边也堆积了几个草垛。肖尧让四个女孩都去到草垛边站好,这才回头,上前对着郭峰阐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当和事佬?没门。你那件事,不过其中一个原因,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今天他不跪地求饶,我绝对不会放过他,我劝你还是别掺和这件事,与你无关。”

    郭峰根本就不给肖尧机会,他好不容易遇到这次可以大耍威风的场合,怎么可能被肖尧一句话就歇菜了?

    “好,你让他跪地求饶我没意见,但你也说了,这件事有我一份原因,我不可能袖手旁观。今晚大家都是来看电影的,我估计现在都开演了,我们不如来个速战速决。”

    肖尧这话,引得大家一阵议论,肖尧没理会,紧接着说道:

    “我看这样,你先和金明打,他输了到我。如果我和他都被你打败了,我跟他一起向你跪地求饶。”

    议论声再次响起,郭峰知道这是肖尧在生拉硬扯,把事情往他自己身上揽,但听肖尧说,他和金明先单打独斗,他心里也痒痒起来。

    郭峰有自知之明,他也不是没试过,根本就打不过肖尧。但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把金明狠揍一顿,肖尧他们也不能出手帮忙,这个机会还是很不错的。

    大不了他狠揍金明一顿之后,出了心里的恶气,就向肖尧认输。他金明以后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张狂了,这就是他今晚要达到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里,郭峰往前一站,对着肖尧说道:

    “你说话算话?”

    “算话,但不用他打,杀鸡还要用宰牛刀?你打败金明,只要再打败我就行了,我给你跪地磕头。”

    没等肖尧搭话,王岩就指着站了出来,他早就憋着想在金巧儿和向人女友面前表现标签了,这时候再不站出来,就没机会了。

    王岩这样一说,郭峰反而高兴起来。他打不过肖尧,可不带表他打不过王岩。他和王岩与金明之间,都没有实打实的对仗过,这获胜的机会还是有的。

    但他这次高兴在内心,并没有搭理王岩,只是看着肖尧。

    “他的话,就是我的话。你要你赢了他俩,我就直接认输,陪他们俩一起跪你。”

    “好,大家都听见了。谁要说话不算话,就特么是王八羔子。金明,别特么还在那当缩头乌龟,出来跟爷单挑,看我怎么收拾你。”

    郭峰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他兴奋的直嚷嚷。

    “你特么嘴巴放干净点,你才是乌龟王八蛋呢。谁收拾谁,还是要在拳脚上见真章,光耍嘴皮子不行。”

    金明走出人群,嘴巴也毫不留情的骂了回去。人群向马路两端退开,留下一个较大的空间,让他俩比试。南北向的石子马路,东边是打谷场和稻田,西边是沿路的一条引水沟,别无它路。

    肖尧站到四个女孩身前,把他们挡在身后。王岩上前邀战,他就把交给他的任务,自己承担下来。打架对于他来说是司空见惯,但保护在场的女孩,一直是他不变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