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乌合之众大混战-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零九章:乌合之众大混战

    郭峰和金明两人,站到众人闪开的马路中央空地上,毕竟两人没有单独交过手,金明很谨慎,而郭峰也不敢大意,因为这一战,他必须要确保胜利,否则,他的一切计划都白费了。

    转来转去的两人一触及分,都不敢使出全力。连续试探好几次,肖尧看得无味,就坐到草垛脚下,和两个妹妹闲聊。

    对于金明,肖尧还不知道根底,但对王岩,肖尧是十分信任的。他心里清楚的很,即使金明被郭峰打败了,那王岩这道坎,郭峰是肯定过不去的。他安心的和四个女孩说笑,心里一点也不紧张。

    可坐在小雅身边的金巧儿和王岩的女朋友,两人都一脸紧张的看着场内,可惜外面被人围实了,即使她俩站起来,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得也坐在草垛边上干着急。

    “金儿子,你滚一边去,别在这丢人显眼的,你们这叫打架吗?你俩在耍猴呢。”

    王岩看两人在中间就像蒙古摔跤一样,光晃荡不交手,他急得大喝一声,就让金明退下自己上。反正已经说过了,金明输了他就上,这也不违反规定。

    也许金明正巴不得王岩来为自己解围,听到王岩的喝骂,很快就退出中心,把战位让给王岩。

    “你装什么大头蒜?我还没教训他呢。等我打倒金儿子,再收拾你不迟。”

    “收拾你妈个蛋啊。”

    王岩被他说得怒火中烧,口吐脏话,脚下也不含糊,连续几个飞腿,就来到郭峰面前。然后上身不变,飞腿改为连环腿,郭峰左挡右拦,又闪身躲过两腿。

    就在他以为已经挡住了王岩的第一波攻击的时候,还没等他直起腰,王岩背对着他,一个后踹,重重的踢在他的腰上,他“哎吆”一声惊呼,一屁股摔坐在路面上。

    石子路面,不但凹凸不平,还非常坚硬,他这一摔下去,护疼还没起身,王岩又转身来到他的面前,照着他的下颚就是一脚,当场把他踢晕过去。

    “妈的,就这么点本事,还整天叫嚣修理这个、收拾那个,打你,老子都不用动手。”

    这场打斗,如果就此结束,那也没什么。双方来到现场的人,都没人动手。坏就坏在王岩那一脚踢轻了点,郭峰很快就清醒过来。

    “你们都还傻站着干嘛?他欺负我,你们就这样看着吗?吃饭时说的话,都是放屁啊。好酒好菜,都吃狗肚里去啦?”

    郭峰这一声喊,他带来的几十人,脸上挂不住了。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大家被郭峰这一骂,全部冲上去,围攻王岩一人。因为只是他把郭峰打倒了,其他人,包括金明,都没有人过来围攻他。

    王岩的哥哥一直带着大部队在外围观战,此时见这些人一窝蜂去打他弟弟一人,那怎么行?他立即挥手大喊道:

    “都给我上,只要不打死就成。”

    “哗。”

    混战序幕拉开,场面立即失控。斜靠着坐在草垛边上的肖尧,还没搞清状况,一百多号人就捉对打将起来。他赶紧站起来,左右手各护住两个女孩,就往草垛后面的打谷场转去。

    肖尧把四个女孩护送到打谷场,转身回来准备参战,可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又无从下手。

    这是一场真正的混战,双方敌我不是难分,根本就是搞不清。

    本来各自队友都不熟悉难以分清,天又已经黑了,就更加难以分辨,自己人和自己人打起来,不是一个两个,肖尧即使想参战,他也搞不清去帮哪一个好。

    一时间,惨叫声,呼喝声,落水声,不绝于耳。肖尧没法帮,只好站在通往打谷场的路口,谁要敢过来,不管是谁,对着黑影就是一拳。

    就连王岩想过来关照一下前后女友,都被肖尧一拳击中左胸,若不是他喊了肖尧一声,他就别想过去。

    “别打啦,别打啦,肖尧的朋友和我的朋友,全部站到我这边来。”

    人数越打越少,王岩大哥一看势头不对,连忙大声呼叫起来。听到这一喊,有不少对正在厮杀的人,一同走向王岩哥哥发声的位置。

    “嘿嘿,兄弟,对不起啊。”

    “抱歉,你别在意,看不见。”

    汇集一起的人群,传来最多的说话声,就是相互之间的道歉。肖尧站在原地没动,听到这些声音,只能做哑巴状,内心苦笑不跌。脑海里顿时浮现几个字:乌合之众。

    “叫你狂,叫你拽,你不是要跟我打吗?你他妈起来啊。”

    全场休战,只有金明的骂声还在继续,他手里挥舞着一条常用的皮带,使劲的抽打着还在垂死挣扎的郭峰。他带来的人,早被打得跑的一个不剩,只有他上来就被大家重点照顾,现在想跑也跑不动了。

    肖尧后来才知道,当时不知道是谁用了小刀子,在他身上留下好几个刀口,虽是伤的不深,也都不在致命处,但放了他不少血。也有被军用裤带抽打过伤口,浑身伤痕累累。

    他爬到医院治伤,身上的衣服全部被血痂粘连住了,都是一块一块剪下来的。

    “好了,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大家赶紧散去。”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呼啦”一下散开。人群大都跑向镇子,也有往学校方向跑去的。金明和王岩来到肖尧身边,各自带走女友和妹妹。

    肖尧搞不清倒在路上的郭峰是死是活,他歪头看看,没敢去查个究竟,也带着小雅和小爱,一溜烟的跑回小爱家。小雅家是不敢去的,怕她爸妈回来查问。

    这一场混战,起因来的突然,结束的同样突然。肖尧在小爱家想来想去,也没觉得这事会有多大。而两个妹妹,早早被肖尧护走,也没受到惊吓。

    张晓雅在电影散场后,还回家和父母打个招呼,说晚上在小爱家睡觉,她父母也没在意,直接就同意她回到小爱家。

    第二天一早,肖尧骑车带着小爱,没到大埂就看到一条显眼的血迹通向镇子,打架的现场,还有不少混乱的血迹,看着让人触目惊心。肖尧摇摇头,继续回到学校。

    “肖尧,快出来。”

    正在班上自习的肖尧,看到朱习焕在窗外对自己招手,他连忙走出教室。

    “快,快走,我看到警察来了,两个。我估计是来抓你的。”

    朱习焕一边说着,一边拉着肖尧,绕道来到寝室门口。他刚打开门,王岩和金明也跑了过来。

    现在正是上课时间,寝室都是锁着的,而肖尧所在寝室,他就是寝室长,钥匙自然会有一把。肖尧和王岩以及金明进去后,朱习焕从外面把门锁起来后,他转身去了操场方向。

    来的两个警察,确实是来找肖尧他们的。是给郭峰治疗的医生去报的案,警察从郭峰口里,听到肖尧、王岩和金明三人的名字,也得知他们三人都在思路中学念书,这才来到学校找人。

    好在两个警察都是步行,而初中的班级在学校最前面。是周薇爱最先看到警察,怀疑是为昨晚打架事情来的,她赶紧叫朱习焕来给肖尧送信。

    朱习焕在来找肖尧时,经过王岩和金明的班级,就喊他俩赶快到寝室躲躲。

    肖尧他们的寝室,五间宿舍连成一起,下面有隔墙,房梁上是互通的。警察来到学校之后,教导主任赶忙接待,引导他们在班级找了一圈没见到人,就来到宿舍门口。

    看到寝室门都锁着,教导主任又吩咐人去教务处取来备用钥匙,首先打开最东边的一间寝室。看了一下里面没人,又把门锁上检查第二间。

    他们三个小伙伴,躲在一间宿舍的双层床上面,他们所处的位置,是这五间寝室的正中间。隔壁寝室开门的亮光,都能照到他们探出的脸,说话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

    当警察在锁第二间门的时候,肖尧带着他俩,悄悄翻过房梁,躲到已经检查过的第二间双层床上。他们躲好后,他们们刚刚所在的寝室就被打开,但人已经转移,肯定找不到的。

    “肖尧就住在这一间,他没回来,估计藏到西边窑厂去了。”

    教导主人的声音,传进肖尧的耳中。他在心里暗暗庆幸,他差点就决定到那里去躲躲。

    “再把那两间查查,没有我们就去窑厂。”

    警察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再经过两次开门和关门之后,教导主任带着两个警察,去往学校西边的窑厂。

    一直在暗中观察警察的朱习焕,看到警察走远了,赶紧跑来开门。

    “走,我们出去,绕道南边,再去窑厂。”

    “要去你去,我不去,你去送死啊?”

    对于肖尧的提议,王岩是一百个不乐意,他甚至认为,肖尧脑子被警察来给吓坏了。朱习焕和金明也不明白肖尧现在去窑厂干嘛,警察可正在那呢。

    “傻瓜,这寝室不是久留之地,只要他们问问同学,肯定有人看见我们来了寝室。只要我们不让人发现,绕到南边圩埂下趴着,等警察离开了,那里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肖尧说完,也不等他俩同意,拖着他俩就出门。临走前,肖尧又让朱习焕把寝室门锁好,将钥匙送到他班上,随便交给谁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