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下课铃声格外亲-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章:下课铃声格外亲

    为了避免让正在上课的学生,从教室窗口看见他们。肖尧带着两个人出了寝室后,先往北来到操场,再往东,绕道打水机房,然后顺着内河埂,弯腰躲在河埂下坡,一路向着南边摸去。

    三人到达预定的目的地后,都趴在河埂上,看着窑厂方向。没一会,两个警察和教导主任等人,就出现在他们仨的视线里。

    他们一起走到石子路上,站在路中间商量一会,留下一个警察在此,另一个顺着大路,慢慢悠悠的走向思路镇方向。

    “看到了把,我们现在要是还在寝室,一定会被堵在里面。”

    “怎么办?我们不能老是这样躲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是啊,我晚上回家,保不齐就会有警察找到我家去了。”

    他们没有急着去窑厂,而是躺在河埂下坡上,商量起对策来。

    “什么保不齐,那个警察,很可能现在就是去你家守着。你要回家,就是自投罗网。”

    “唉,都怪我,是我连累了你们两个。要不你们跑吧,我去自首。”

    金明一声长叹,眼里露出十分绝望的神情。

    “你金儿子说的什么屁话?谁怪你了?要自首,还轮不着你。我最恨你这德性,屁大个事,就要**活的。肖尧,你拿个注意,我听你的。”

    “我也听你的。”

    金明赶紧跟了一句,肖尧看看他俩,心里矛盾极了。

    “你们俩不能跟我比,我高考预选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指望能参加全国统一考试,我只准备拿个**就完事。你们才初中,还要继续念书。”

    “还念个屁啊,这要是从学校被铐走,脸都丢尽了,再抓去坐牢,那就玩完了。”

    “我早就不想念书了,是我爸妈非逼我。你们不念了,我也不念了。”

    三人在这七嘴八舌,商量半天,也说不出一个道道来。王岩停了一会又说道:

    “肖尧,你又没参与打架,我和金明去把事情扛了,你要是万一预选上了,不去参加统考就亏大了。”

    “你说这也是屁话,要自首我们三个一起去自首,要不念书大不了都不念书。你俩去扛,那我成什么人了?大家都是兄弟,这话绝不允许再说。”

    下课的铃声,传进三人的耳里。因为有了不再念书的心思,不但肖尧听着这铃声格外的亲切,就连王岩和金明两人,也是静静的不说一句话,听着铃声响完。

    这次听到铃声,和平时上课的时候盼铃声,下课时候怕铃声的心境完全不同。课间十分钟,三人都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也不敢探头向学校张望。

    他们害怕学生人多,万一被那个眼尖的学生看见,那就暴露了。

    “走,我们去窑厂。”

    再一次的上课铃声响过许久,肖尧才招呼两人离开。三人仍然不敢直腰,弯曲着身子,顺着河埂,绕出村庄,来到窑厂西边的河埂下躲藏。

    “肖尧,你不是跑过吗?你带我们跑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那不叫跑,是不愿叫家长,属于离家出走,话都被你说残废的了。”

    肖尧白了王岩一眼,埋怨这家伙说话不会用词。在肖尧的理解中,跑是夹着尾巴逃跑,和离家出走完全是两个概念。

    “行,行,你说啥就是啥,你那次跑,是没人抓你,你说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可是,这次是有警察要抓我们啊,我们现在不就在逃跑吗?不跑,就干等着被抓。”

    王岩明显是有点沉不住气了,三人商量了这么久,还没一个着落,他提出逃跑的主意,肖尧又不买账。金明只管眉头紧锁,看着他俩,只等着他俩决定。

    王岩说完,气鼓鼓的躺在草埂上憋气。

    “你确定要跑?”

    “我是肯定不愿被警察从学校把我拷走,不跑还能咋的?”

    “你呢?”

    看到王岩那么坚决的神情,肖尧又问金明。

    “我和他想的一样,跑了也正好不要念书了。你们跑到哪,我就跟到哪。”

    得到金明的答复,肖尧思索良久之后才说道:

    “我有个小学同学,和我关系特好,在内蒙古的海拉尔,他经常给我写信,我们去找他。要跑我们就跑的远远的,让警察再也找不到我们。”

    “你早这样说不就得了?害得我着急这么久,这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我来睡会。”

    王岩就这脾气,只要有了决定,他就不再多做考虑。决定下来之后,他竟然就真的在草埂上睡觉。肖尧想想,如果跑,也唯有跑那才够远够安全。

    要是再像上次跑到上海,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搞不好还会被遣送回来,还是要进局子的。

    三人躺在草坡上,静静的等着天黑。午饭时间到了,他们的肚子都提出了抗议。金明想去买点吃的过来,被王岩一顿臭骂给吓的不敢再提。

    就在三人忍饥挨饿特别难受的时候,肖尧听到了轻轻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他听出叫喊自己的人是小不点,但他没敢答应。并示意他俩都禁声往河埂下缩缩。他悄悄把头探出河埂查看。

    就在他前面不远处,朱习焕手里提着几个饭盒,像做贼一样在边寻找,边轻声的喊着肖尧的名字。

    “小不点,过来。”

    肖尧轻声招呼他,朱习焕见到肖尧,连忙再四下看看不见一个人影,这才猫着腰,来到肖尧他们躲藏的河埂下。

    “你怎么来了?有人跟踪吗?”

    “没有,我是先向着回家的路走的,然后看看没人,才绕过来的。”

    王岩和金明一看朱习焕带来了饭菜,也不管他后面有没有尾巴,先吃了再说。

    “有什么消息吗?”

    肖尧也拿过一盒饭,边吃边问了一句。

    “那个警察还没走,我看到校长和主任陪着他一起在小饭店吃饭。学校传开了,就是来抓你们的。我还听说郭峰昨晚被你们打的半死,他说就是以你为首,带着王岩和金明把他打伤的。”

    昨晚打架,肖尧没让朱习焕跟着,他那小胳臂小腿,都没张晓雅和周薇爱个子高,肖尧才不会让他参与到打架的现场,生怕别人跑起来都会把他踩死。

    昨晚到了电影院,肖尧就让朱习焕先进去了,等他看完电影出来,打架早就散了。

    “真不要脸,就他那德行,我两脚就把他撂倒了,还说我们三个一起把他打伤的,他也配。”

    王岩一边吃着饭,一边发泄着心里的不满。肖尧用眼光看向金明,因为他昨晚最后听到的声音,就是金明还在打郭峰出气。

    “我没使劲打他,他那时倒在路上,我就把皮带抽下来,给他几下,而且都还是抽在他身上,没对着他头打。”

    金明读懂了肖尧的眼神,表明自己昨晚并没有把郭峰打的怎么样。王岩没下重手,金明也没往死里打他,那他这半死是怎么来的?

    “现在还说个屁啊,半死不半死,警察都来了,还在学校盯着,该跑就跑,别想那么多没用的。”

    王岩吃完饭,用袖子一抹嘴,把饭盒递给朱习焕双手垫在头下,舒服的躺着晒太阳。

    “那个……张晓雅和周薇爱,要我带她俩找你,我没答应。”

    朱习焕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事告诉肖尧。

    “你不答应是对的,你回去告诉她们,晚上在小爱家等我,甭管多久,都要等我。晚上放学,你再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别被人发现了。”

    朱习焕点点头,收拾好他们吃过的饭盒,又偷偷摸摸的返回学校。既然有了决定,吃过后三人也不再多话,都在河埂上美美的睡了起来。

    朱习焕送来晚饭的时候,带来一个消息,那就是警察回去了,现在学校已经安全了。

    肖尧和金明回到寝室,带上逃跑必须的一应物品。肖尧把饭菜票都丢给朱习焕,并让他给王佳佳传话,就说自己没事,出去躲躲风头。

    王岩不住校,躲在校门外的暗地里望风,等肖尧和金明收拾好出来,他悄悄说道:

    “我看到王佳佳去了镇上,你要是被她撞见,还能跑的了么?”

    对于王岩的这个问题,肖尧也回答不了,但他知道,要是被王佳佳知道他要逃跑,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而且还会极力阻止。

    肖尧想到这里就头大,要逃跑,他们也要去镇上准备一些东西。

    肖尧现在身边没有介绍信,他们已经决定偷取王岩父亲电影队的介绍信,开个电影观摩学习的介绍信出去混混,最起码看电影可以不用买票。

    “你们俩在前面走,我和小不点离你俩远点,遇到王佳佳,她肯定会问你们,你们说话,我和小不点就躲起来,等她走了,我们再去镇上。”

    商量好之后,王岩和金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他俩也怕警察突然出现,那就会被逮个正着,一切计划也就落空了。

    等他俩走了一大截,都看不见他俩的背影了,肖尧才和朱习焕动身,他们都绕开村民家的灯光照射范围,一路只在暗地里前行,他们走在黑暗也是走向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