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逃前躲避佳人面-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一章:逃前躲避佳人面

    跟在王岩与金明两人后面,肖尧他们一直快走到思路镇上,也没遇到王佳佳回来。

    肖尧此时愁闷起来,正想着王佳佳会不会在小爱家里等着,自己还去不去周薇爱家的时候,已经走到大河埂上坡的王岩和金明站了下来。肖尧很清楚的听到了王佳佳向他俩问话的声音。

    “就你们俩?肖尧呢?”

    “他……,我们没见到。”

    肖尧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看到几个黑乎乎的暗影,立在河埂陡坡中间站着不动。听到王岩的回答,肖尧有点忍俊不住。

    小不点及时的拉扯了一下肖尧的衣角,他俩赶忙退到昨晚让张晓雅她们躲避战乱的打谷场,蹲在一个草垛后面藏了起来。

    王佳佳问了几句,肯定不会得到确切消息,只好急忙往学校赶。肖尧听着王佳佳急促的脚步声走远之后,才和小不点走出打谷场,看着王佳佳回校的方向,心里一阵内疚。

    内疚归内疚,但看到王佳佳回校,肖尧心里也踏实许多,他疾走几步,追上躲在黑暗角落等候的王岩和金明两人,吩咐他俩把今晚该办的事情都办好,能带多少钱就带多少钱,明天一早就走。

    吩咐完毕,肖尧让朱习焕赶紧回校。但小不点想了想还是决定晚上和王岩他们在一起,他的理由是,他回去后,王佳佳一定会找他问话,于其撒谎不如不见。

    肖尧想想也对,也就随他。随后,肖尧独自一人,赶紧顺着街道,溜向周薇爱的家。

    张晓雅和周薇爱两人,放学后到家都没回去吃晚饭,就来在周薇爱的家傻傻的等着肖尧,可等了半天没等到肖尧,却把王佳佳等来了。

    她进门就问她俩,到现在有没有见到肖尧,她俩都老实的摇摇头,但没把与肖尧约在这里见面的事告诉她。王佳佳见她俩不像撒谎,心情也很沉闷。

    心里急着要找肖尧,王佳佳也没心思在这里多呆。她在丢下几句话后,特别叮嘱她俩见到肖尧,一定叫他回校,就急忙回校了。

    王佳佳走后,小雅和小爱都很揪心,等着也很着急。因为不知道肖尧这件事,接下来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她俩最怕的,就是肖尧被抓去坐牢。那样的话,她俩一定会急疯的。

    肖尧来到周薇爱家门前,他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先把四周打量一下,黑乎乎的看不到任何人,他一推门,快速闪身进去。

    “肖尧哥哥,呜呜呜……。”

    小爱一见到肖尧,就扑上来抱着他哭,张晓雅也红了眼圈。

    “没事,小爱别哭,王佳佳来说了什么?”

    “呜呜呜……她来……呜呜……她来……。”

    小爱哭着想说却说不完整,肖尧安慰的拍着她的后背,目光投向张晓雅。

    “她过来没见到你,又回学校去找你了,她说马校长让她找你,叫你去他办公室。我们没敢对她说你晚上会来。”

    张晓雅话刚说完,就传来“呯呯呯”的敲门声。肖尧不敢问话,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跑进小爱的房间,并把房门插死。

    “谁呀?”

    周薇爱是家主,很不情愿的问了一声。她俩在家等候肖尧时,大门只是推上在。肖尧进来后,随手把门拴上了。

    “是我们。快开门。”

    “是王岩。”

    张晓雅听出了王岩的声音,他们是邻居,年龄又相差不大,对他的声音,张晓雅还是很熟悉的。

    “肖尧呢?他没来?”

    王岩和金明一进门,没看见肖尧,就急忙问了起来。

    “不是叫你们晚上好好休息吗?跑这来干嘛?”

    肖尧被他俩吓得不轻,不犯事,他根本不存在怕警察,但做贼心虚,心里有事心里惊。为什么善良的老百姓不怕警察,而小偷怕警察?就是这个道理。

    他也不想想,真是警察追到这里,他藏到小爱的房间,就能藏得了?只不过是躲一时是一时罢了。

    “我们把事情办完,想来想去,不敢在家睡。这要是警察晚上过来,不就抓个正着吗?我们让小不点在那睡,你这安全吗?我们今晚不睡,在这躲一夜,明天跑了就没事了。”

    王岩和金明此时就像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只要躲过今晚,明天就能远走高飞,别在逃跑前夕被抓,那就太冤枉了。

    “跑?肖尧哥哥,你们要去哪?我也要去。”

    周薇爱一听王岩说跑了就没事,心里就知道他们要出远门。她急忙拉住肖尧的手,急切的表露出自己的想法。

    肖尧狠狠的瞪了王岩一眼,周薇爱和张晓雅不会像王佳佳那样阻拦,可是她要跟着跑,这怎么行啊?

    “小爱,你别听他胡说,我们不是跑,只是出去躲躲风头,等着风头一过,我们就回来。”

    肖尧这话,张晓雅和周薇爱都不相信。小雅也上前,抓住肖尧的另一只手。

    “肖尧哥哥,你要跑,就带上我和小爱,我们不会拖你后腿的。”

    看着张晓雅和周薇爱都在纠缠肖尧,王岩这个傻楞突然喊道:

    “我受不了啦,我要去找我的小媳妇告别。”

    肖尧被他这一嗓子再次吓了一跳,这大晚上的,不要说他们还是准备跑路的逃犯,就是正常人,也不能这样大喊大叫吧?

    肖尧气得站起来,就想给王岩一脚,可他不等肖尧过来,爬起来开门就跑了出去。

    他的女朋友就在镇上,原来为了在金明面前又所表现,他根本就没想着临行前和女友告别,但被肖尧和两个妹妹这么一刺激,他忍不住了。

    毕竟他是第一次要跑路出远门,有个人告别一下,也是留下一点寄托。

    金明从进来就一直不吱声,此时王岩跑了,他走去把门拴上,回头傻看着肖尧,仍然一语不发。

    “你去那边房间休息休息吧,我来对她俩说清楚。”

    肖尧指着小爱父母的房间,金明看了一下点点头,不作声的走了进去。

    “你们听我说,我们这次出去,只是躲避一下,你俩还要上学,跟着我反而不好。你们不知道,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出门在外,风餐露宿不说,还时刻都有危险,你俩跟着,我照顾不过来啊。”

    “肖尧哥哥,你跑出去过,上次就吃了那么多的苦,你就别跑了,就在我家躲一段时间好了。书上不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吗?白天我把你们锁家里,晚上谁来叫门我都不开。”

    “肖尧,小爱这个建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一直不吱声的金明,听到周薇爱的话,人也没出来,就在房间里表示了赞同。

    “呯呯呯。”

    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差点没把肖尧吓蹲到。就连张晓雅和周薇爱也是一阵心惊肉跳。

    “谁呀?”

    周薇爱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满。

    “快开门,一会的功夫,怎么又拴上了?”

    门外传来王岩的声音,他也非常不满,自己出去找小情人告别,这里转身就把们拴上了,还让不让他回来啊?张晓雅赶紧过去把门打开,王岩带着他的女友,一起走了进来。

    “就你事多,早干嘛的?这大晚上的,敲门也不温柔点,人都被你吓死了,你还不高兴。”

    张晓雅随手再次把门拴上,回头就抱怨王岩。王岩也不知出于啥故,被张晓雅抱怨之后,也不敢还嘴,只对肖尧说道:

    “我家小艳说了,她们俩要是跟着,她也要跟着我一起跑。”

    “你……,你添什么乱啊?我这还没做好思想工作,你这又来一个,你能让我多活几天吗?”

    肖尧被王岩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这是出去逃难,可不是出去游山玩水。在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肖尧怎么会带女孩子一起跟着?

    “呃……,反正我是答应她了,只要你带小爱他们,我就带着她,除非你一个都不带。”

    听到他这么解释,肖尧心里舒服多了。他是决意不会带张晓雅和周薇爱跟着自己一起出去吃苦的。

    “肖尧哥哥,你就带上我吧,我可以给你洗衣服、做饭,还能陪你聊天,你在路上就不寂寞了啊。”

    周薇爱还在争取,有了王岩的掺和,她觉得把握还会再大一些。

    肖尧如果不是出走过一次,对路上的艰辛有所了解,他也许会被小爱的执着而心软。可是,他很清楚逃跑路上的艰难,第一次见到静儿的情景,又在他的眼前闪现。

    “小爱,不是我不愿,而是我不能带你俩。我对你说过我在上海遣送站见到静儿的情形,那根本就不是女孩子能受的罪,你在家里好好念书,只要我们落实好了地点稳定下来,我一定来接你俩,好吗?”

    肖尧不忍用严词拒绝她,而是用了一个婉转的策略。他这样说,到时候也能做到。

    周薇爱眼见肖尧不会松口,看到客厅人多,就拉着肖尧进了她的房间,小雅也跟着进来了关上房门。

    看到他们三进了房,王岩也带着他的女朋友进了刚刚金明呆的房间,他不等金明有所反应,就把房门关上,两人在里面窃窃私语。

    客厅就剩下金明一人,孤孤单单的看着暗红的电灯泡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