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逃跑出岔钱太少-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二章:逃跑出岔钱太少

    越是想到肖尧这次要出远门,周薇爱心里就越难受,也越不放心。可肖尧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她也不想再惹肖尧心烦。

    她和张晓雅把肖尧拥在中间,把自己的俏头,依靠在肖尧的肩膀上,嘴里喃喃的说道:

    “肖尧哥哥,你可要尽快来接我啊,你要知道,你在外面,我在学校是没心思上课也听不进去的。你要是心疼我,就早早的回来接我。”

    听着周薇爱的话,张晓雅心里矛盾极了。她也想和小爱一样,她也想放下一切,跟着肖尧去浪迹天涯。可是,她和小爱又不一样。

    小爱父亲早先就一直不在家,母亲也经常丢下他一人在家,前去照顾丈夫。特别是这两年,她母亲一直都在市里陪着她爸一起工作,她对父母的依恋度很低。

    可她和父母,只要不是下雨天,基本都是天天团聚。她要是走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会怎么样?她既放不下肖尧,又舍不得父母。她现在恨不得自己会分身术,才能两全其美。

    肖尧心里很惆怅,他一边一个轻搂着两个妹妹在身侧,默默不语。

    他不知道明天逃出去之后的路在哪里,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顺利到达内蒙,找到小学同学,能够有个暂时的安身之地。一切都是未知,前途一片渺茫。

    “肖尧哥哥,这个手帕是我新买的,你带在身边,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

    接过周薇爱递来的手帕,肖尧才后悔,认识她俩这么久,竟然没带着她俩去照相馆拍过一次照片。

    上次去见黄莉,她拿出一张和女同学合影的照片给肖尧,他拒绝了。说下次带她去拍单独的,他不要别的女生照片。

    肖尧自己不爱拍照,就把这事一直没有想起来,他很懊恼没有给两个妹妹拍照片,现在后悔没有她俩相片带在身边也晚了。

    这一夜,肖尧的话很少,小爱的话很多。呆在屋子里的六个人,没有一个人睡觉。

    天麻麻亮,几个人就开始收拾行装,晓雅和小爱,都把手头所有的钱给了肖尧。从小爱家送到车站,她俩的眼泪就没干过。

    当班车开动的那一刻,肖尧回头看看张晓雅和小爱,只见她俩拥在一起,和王岩的女友一样,对着渐行渐远的班车,使劲的挥手。

    班车经过思路中学的时候,他们仨都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看这所培育了他们两年的母校。不敢去看看这片承载过他们许多快乐和悲伤的土地。

    从班车路过校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将再也没有返回学校读书的可能。

    三人来到省城,肖尧不敢去任何场所,他不敢去见爷爷奶奶,也怕见到熟人。大街上他们是不敢呆的,在这面积不大的省城,认识肖尧的人太多。

    他带着王岩和金明,一起躲到公园的一个角落里。

    他们原来的计划是直接到火车站,先坐火车去北京,然后再从北京去往内蒙的海拉尔。肖尧从地图上只能查出来内蒙古,却找不到海拉尔。

    不过,内蒙离北京最近,首都也有开往全国各地的列车和长途汽车,他们就把北京作为首站。

    可肖尧在班车上问过他俩才知道,王岩只有一百多元,而金明则只有七十元。这要是搁在学校念书,都是很富余的大款了。

    可这点钱上路就显得太少了,肖尧把自己的钱和两个妹妹的钱加在一起,也只有七百多。他的钱大部分放在家里,可是事发突然,哪里有机会回去取?

    肖尧把他俩带到公园躲着,他在心里盘算,打起了李本心老师的主意。

    李老师就是把肖尧从五洋中学带到城里尓柳中学念书的老师。他在这念书时,李老师曾经让肖尧向他父亲借过三千元钱盖房子。

    肖父不认识尓柳中学,也不可能不问肖尧,就来找李老师要。,所以,肖尧认定这笔账还在。他现在也是走投无路,尓柳中学远离市区,肖尧也不怕会有熟人发现。

    三人在公园里一阵商量过后,金明一人看护物品,肖尧带着王岩,坐车前往远在东郊的尓柳中学要钱。

    临行前,肖尧告诉金明,如果他们俩在公园关门前赶不回来,他就出来在公园大门外等,不要乱跑。

    肖尧和王岩所乘的公交车终点,是距离尓柳中学还有三四里地的一个汽车制造厂。剩下的路,他俩只能步行。

    “你怎么会跑到这念书?这里的环境还不如我们镇上,路这么坑坑洼洼的,颠的我头昏昏的要死。”

    王岩一下公交车就抱怨起来,本来出逃就心情不好,这会又被一路颠簸,不发牢骚就不是他王岩了。

    这个汽车制造厂远离省城,又是个制造大型货车的地方,通往车辆厂的路况确实很差。

    虽说也铺了石子,但来往的大货车太多,路面被重车辗轧的都是大大小小的坑,即便没有下雨,但许多大一点的坑里都还有积水。

    肖尧比他也好不到哪去,但现在不是能够休息的时候,他一把拉住准备往厂区方向前进的王岩。

    “你往哪走?这边。”

    王岩见肖尧拽着他走向一条不宽的土马路,眼里充满疑问。

    “还要走啊?前面都看不见房子。”

    “不远,差不多从你家到我们学校的距离。”

    王岩听他这样一说,一屁股坐在地上。

    “开国际玩笑,我是走不动了,要去你去,我就在这等你。”

    王岩一坐下,肖尧拉了两下都没拉起来他。他不但比肖尧个子高,还比肖尧壮实多了。

    “你起来,我叫你跟我一起去,是要让你冒充我爸厂里工人的。不然,我怕李老师不给我钱。”

    肖尧见王岩还是不想动,就蹲在他的面前说道:

    “你不是问我怎么跑到这来念书的吗?我俩一起走,我告诉你,还有个调戏女同学的故事呢。”

    “你不是骗我吧?”

    王岩一听还有调戏女同学故事时,立即就来了精神,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才没心思骗你呢。我告诉你,我就是骗你,你也要起来跟我走,要不你去搞钱去。”

    肖尧见说好话他还怀疑,就、心头有点发毛了。

    “行行行,就当听你讲故事解闷吧。”

    见到肖尧发火,王岩就有点发怂,他拍拍屁股站起来,很不甘心的踏上土马路。

    肖尧那年在五洋中学闹过早餐风波后没多久,曾经把肖尧从皂公中学转到五洋中学的李本心老师,调动到尓柳中学任教。

    至于是什么原因调动,肖尧只是个学生,也无从得知。也是李老师主动去找到肖父,把肖尧带到这所学校的。

    老师调动工作,主动要求把孩子带到他执教的学校,这绝对是孩子的一种特殊关照,肖父当然乐意。

    再加上省城又是肖尧老家,家里的亲戚朋友都在那,肖尧每周也可以回到爷爷奶奶家,肖父又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在李老师调动的那一天,肖父特意找市委的一个朋友开了一辆面包车来,接送李老师和肖尧去往尓柳中学。也是唯有这一次,肖父一次性给了肖尧两百元的生活费。

    这两百元,肖父是当着李老师的面给的,这也接近他十个月的工资了,他当场就说肖父不该给小孩这么多钱,最多一个学期就回来,有五十元就足够了。

    肖尧当时心里很恼火,可他在父亲面前哪敢无礼?只好赶紧把钱收起,跑到外面的车里面等候。

    第一次坐车行在去往尓柳中学的路上时,肖尧心里和王岩现在的心情一样,他当时都想直接回家。但一想到父亲那严厉的面孔,他只好忍了。

    尓柳中学位于城郊结合部,这里的治安比下面的村镇更乱,尓柳中学和思路中学一样,都是完全敞开式的校园。肖尧他们在班级上课,经常会看到社会小青年,流里流气的在校园里晃荡。

    一到晚间,学校西边的操场上,不但有住校生娱乐,还有不少小混混前来,他们抢学生篮球、夺同学的球拍,几乎从来就没断过。

    肖尧刚到一个生疏的环境,既没他的好友,也没他认为需要保护的人,只要这些人没针对他,肖尧都是不管不问,自己该干嘛干嘛。

    肖尧在好几个中学住过校,吃过饭,但只有尓柳中学的饭菜,给他留下的印象最深刻。因为其他学校都是学生把米交到食堂换饭票,然后都是一起吃大锅饭。

    可尓柳中学不一样,每天早饭后,都是在校就餐的学生自己淘米,自己把饭盒放到食堂蒸笼里蒸饭。肖尧没经历过,他第一次蒸饭,竟然到了吃饭时,看着满笼的饭盒,不知道哪一个饭盒是自己的。

    他只好站在蒸笼边上等,直到剩下最后一个,他才把饭盒拿过来。

    可一打开饭盒盖,他又傻眼了,因饭盒里还是一粒一粒的硬米。他在淘完米后,没有在饭盒里加水就放进蒸笼,生米没变成熟饭,他在这个学校的第一顿饭,就没饭吃。

    他想出去买饭吃,可这鬼不生蛋的地方,连个小饭馆的没有。肖尧只好回到食堂,在卖菜的窗口转悠。

    这里食堂不是打菜,都是一份一份单装在小菜盆里,有五毛一份的蔬菜,也有一元一份的炒菜加了肉。

    肖尧看上最贵的一种,那是一块五毛钱一份的米粉肉。他先试着要了两份尝尝,在很快吃完后,觉得味道好极了,他又要了仅有的四份,这一顿,他就吃了六份米粉肉。

    这么贵的米粉肉,本来吃的人就不多,食堂做得很少。若不是没有了,肖尧又看见好多同学都在惊讶的看着他,他还没吃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