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光天化日戏女生-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三章:光天化日戏女生

    一想到那用土制窑锅蒸出来的米粉肉,肖尧不自知的用舌头舔舔嘴唇,王岩看到他这动作,一脸的鄙视。

    “我知道你能吃,还特能吃肉。你不是说调戏女同学吗?就拿这屁事来糊弄我?”

    肖尧白了他一眼,继续回忆起在尓柳中学念了半学期的情景。

    尓柳中学只有初中部,住校生并不多。而肖尧到来后,心里对这学校也有抵触。一学期下来,就连和他同桌的男同学姓名,到现在都没记住。那时,他在班上,基本上不和同学交流。

    上课听课,放学吃饭,课外活动也是一人独处。到了晚上睡觉,寝室的四个人,经常只有肖尧和另一个同学两人在宿舍过夜。而这个同学的大名肖尧也已经忘记,只记得他的外号叫“电子”。

    “电子”人如绰号,特别好动,但是胆小如鼠。在他的建议下,他俩用削笔刀,把木窗的钢筋窗棂卸下两根,用报纸裹起来,再用胶布把两根12#钢筋缠在一起,做成铁棍,放在门边防身。

    也是在快要放暑假前夕的一天中午,“电子”跑到正在午睡的肖尧面前,说操场上一帮混混,在欺负一个女生。肖尧听了没劲,就不想动。他在这里,连班上女同学的姓名都不知道,更不想去看热闹。

    但电子很想去看,胆子又小,就拖着肖尧起来陪他一起去。肖尧睡觉的寝室,西山墙外就是操场,肖尧拐过墙角,就听到围在操场中间的人群,传来*的嬉笑声。

    他俩靠近一看,人群的里面,有五六个社会青年,也是围成一圈,中间一个穿着花裙的女孩,被他们推过来搡过去。

    女孩每次被推开,都是跌跌撞撞的扑向对面,到了谁的面前,谁就抱住她蹂躏一下,再嬉笑着推给别人。

    无助的女孩,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她想蹲到地上都不行,还会被拉起来推搡。肖尧扫视了一下,在外围观看的人群,有学生也有老师,有不人的脸色都很愤怒,但没人敢上前制止。

    肖尧不愿看热闹,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看不惯就想上。肖尧没看几眼,心里的怒火,“腾”的一下就一发不可收拾。

    肖尧看见这几人在推搡女孩时,故意显摆了几下身手,既是炫耀武力也是为了震慑他人。

    肖尧担心自己力有不逮,转身跑回自己的宿舍,“电子”不知道他要干嘛,也紧跟着回来。但肖尧根本就没时间理睬他的问话,他抓起门边的钢筋,急速回到操场,大喝一声;

    “都给我闪开!”

    正在围观的众人,被肖尧的大喝声吓了一跳,大家都回头观望,人群自然分开,给他让出一条道路。

    肖尧冲进中心,把并在一起的两根钢筋当做木棍,左右开弓,一路打将进去。

    最倒霉的就是靠近肖尧的两人,他们听到呼喊也没在意,还在嬉笑中,就被肖尧从后面用钢筋,重重的砸在后腰。两人几乎同时“哎吆”一声,瘫倒在地。

    肖尧这是第一次不等别人动手就主动攻击。他的用意,也是要一击,就把这两人打得不能再还击。所以,这两人挨打的钢筋,可比肖尧用木棍全力一击还要重。

    “臭小子,你敢多管闲事,还敢打伤我的兄弟?”

    对面一人简直不敢相信,在这里会有人跟他作对?可肖尧自然动手了,就不会跟他啰嗦。他又是连续几棍,打倒另外两个人后,口里对着惊呆的女孩喊道:

    “还不快走!”

    女孩被肖尧一喝,这才知道自己获救了,她赶紧爬起来捂着脸,哭着跑了。

    那人见肖尧不搭话,又打倒了他两个兄弟,也不再废话,急忙空手扑向肖尧。肖尧举着钢筋,照着扑过来的那人兜头就砸。

    那人也不含糊,闪身让过正面,顺手一带,一招空手入白刃,就要抢夺肖尧的铁棍。肖尧此时如果往回硬夺,很有可能就会被对方把铁棍顺势夺去。

    可肖尧没有回夺,而是借力打力,在对方发力夺棍的一瞬间,他一个全力推送,那人“噔噔噔”连退几步,整体失去重心只好松手。

    还没等他站稳,肖尧的混子已经贴着地面横扫过来,眼看就要打到那人的腿上,这时,旁边还剩下的一人,抬腿一脚,踢在钢筋的中部,挡住了肖尧这必中的一击。

    攻击被化解,肖尧很生气。他顺着出脚之人收腿的回势,把手里的钢筋一个斜撩,直击他的裆部,那人吓的一个后跃,躲过肖尧这断子绝孙的一招,吓得他额头冷汗直冒。

    就在肖尧准备跟上,想连续出击把他先解决掉的时候,倒退几步的那人业已稳定好身形,一个凌空飞跃,单腿直击肖尧面门。

    肖尧这时想再收棍还击或抵挡,都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躲过致命的一击。

    “小锁,你别上,我来对付他。”

    凌空一脚没踢到肖尧,他见同伙上前,用脚去跺在地上打滚的肖尧,就出声阻止。

    可是,他阻止已经晚了,就在小锁一脚踏空之际。肖尧一个回滚,抱住他的一条腿,继续往他的方向滚动力压,小锁一声惊呼,已经被肖尧放到在面前 。

    “放开他。”

    唯一剩下的那人,见到自己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立即出言阻止肖尧伤人。

    可肖尧就跟没听见一样,压根就不理睬,他挥手一拳,打在小锁的下颚与脖子连接处,又在他发出惨叫的同时,一个肘击,砸在他的胸口上,彻底把他打晕。

    与此同时,被肖尧先前打倒在地几人,也发出连续的惨叫声。原来有学生在看到肖尧把六个人当中的五个都打倒了,剩下一个他们也不怕了,都在边上打黑拳。

    眼前就剩下一个,肖尧心里踏实多了,他手里拿着铁棍,也不急于攻击,等着那人过来与之一战。

    “打,都给我打。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调戏女生,给我打!”

    这时一个老师匆匆赶来,对着混乱的场面,大声喊打。几十个学生一涌上前,追打跌跌撞撞想跑路的几人。本想和肖尧单打独斗的那家伙,一看形势不对,搀扶着几个同伴,落荒而逃。

    肖尧站在操场不动,一帮学生,追打几人到马路上面后,就陆续回转。喊打的老师,来到肖尧面前,夸奖他讲几句,也说了一番大道理,肖尧只好笑笑。他连这老师姓什么,叫什么,至今不知。

    “那个女孩呢?漂亮吗?她后来一定来感谢你了吧?”

    听完肖尧说打架,王岩还意犹未尽,追着肖尧问下文。

    肖尧摇摇头站下来,把下巴对着前面一翘。

    “到了。”

    学校正在上课,整个校园一片寂静。肖尧离开尓柳中学两年多,学校外貌一点没变。

    “走,李老师现在肯定在上课,我带你去看看深井”

    尓柳中学的深井,肖尧至今印象深刻,这口井,是肖尧至今为止,见到的最大也是最深的井。井里的水面,离井口至少四十米深,大多时候,都在五十米上下。

    肖尧带着王岩,来到位于食堂外面的井台。井口上架有一个辘轳,辘轳中间,缠着一道又一道比大拇指还粗的麻绳。

    肖尧站在井边,对王岩说道:

    “你能提一桶水上来吗?”

    “你太小看我了,我又不是没打过井水。”

    王岩说着,就把井边横梁上拴着井绳的木制水桶往井里放。辘轳上面的麻绳,随着水桶的下落,转速越来越快,眼看辘轳滚筒上的绳索快没了,肖尧厉声到:

    “还不抓住绳子?再这样下去,木桶就摔烂了,你还打个屁水啊。”

    王岩被肖尧喝声吓得一惊,可不是吗?这井水这么深,要是任由木桶自由落体下去,不摔散架才怪。

    “我的乖乖,那么多绳子都放完了才到底,真有五十米深吗?”

    “有没有五十米深,现在不重要,你先把井水提上再说。”

    肖尧这时候笑眯眯的退后,远远的站在一旁,明显就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

    “你过来,我打水给你看。”

    王岩见肖尧离开那么远,这哪能看到他发挥打水的技巧呢?可肖尧还是微笑着摇摇头,就不靠近。

    王岩见他不来,只好弯下腰,看着深井里的水桶,手里抓住麻绳,在那抖着绳子,想把木桶的位置倾斜装水,可那水桶梁上有绳子牵引,随你怎么摆弄,桶口都倾斜不到水面以下。

    王岩折腾半天,累得腰酸腿疼,木桶也没装上半桶水。而且这木桶在装进去少许水后,桶底没进水里,桶口高出水面半截,随你再怎么折腾,木桶都直立在水里。

    王岩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摇着辘轳的把手,把小半桶水提了上来。

    “你这就叫会打井水?你看看食堂的大缸,要四十桶才能装满,你这样,一天时间能装满吗?”

    王岩这下真的出丑了,刚刚还信誓旦旦的要表现给肖尧看,现在就弄这么点井水上来,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不行,你行吗?这井水太深,绳子太长,和我们家打井水不一样。”

    王岩说的确实,深井提水和浅井打水,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我在这念书的时候,每个星期,都要独立打满一缸水,这是每个住校生都要完成的任务。你知道,为什么在你打水的时候,我离你远远的吗?”

    王岩老老实实的摇摇头,但他根本就不想知道肖尧给他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