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人是英雄钱是胆-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四章:人是英雄钱是胆

    王岩这时被打不上来井水而羞恼,他才不想问肖尧为什么在他打水时离他远远的呢。在他想来,肖尧不过是怕自己打水时动作太大,怕把他弄掉井里去罢了,他认为肖尧这个想法太幼稚。

    “你别说其他没用的,你先打一桶水上来我看看。”

    肖尧见他如此焦急。也不再与他多说。他伸手把王岩费了老大劲才打了了小半桶不到的井水倒在井台少边上,一手把住辘轳的摇把,,一手把木桶放进进口,然后,单手抓住井绳,松开摇把,木桶迅速的程自由落体,向井下落去。

    “你,离我远点,也离井口远点。”

    辘轳快速转动的响声,掩盖了肖尧的说话。王岩没听清,也不问。感觉到木桶快贴近水面时,肖尧停止了放绳,再次抓住摇把,用转动摇把的方式,继续放下木桶。

    木桶底部接触到水面,井绳一松,肖尧陡然猛转摇把,加快放绳速度,然后回转,等井绳感受到重力,又再次迅速放绳,然后开始转动辘轳提绳。

    肖尧转辘轳提升的速度很均匀,一点不带晃悠,没一会,满满的一桶水,升出了进口。

    王岩见肖尧在整个提水过程中,看都没看井底的木桶装了多少水,就这样打了满满一桶水上来,他不得不带着佩服的口气问道:

    “你是怎么让木桶倾斜的?你又怎么知道木桶里的水装满了?”

    “嘿嘿,保密。该知道的不问,不该知道的,你到上心。”

    就在王岩想追问肖尧说他该知道什么时,清脆的下课铃声,突然响彻整个校园。

    寂静的校园,很快欢闹起来,调皮捣蛋的男生,走路连蹦带跳,穿的花枝招展的女生,袅袅婷婷漫步走出教室。多么熟悉的校园生活,多么热血的青春少年,看得肖尧一阵失神。

    “走,去找李老师。”

    片刻之后,肖尧一个惊打醒,他记起两人是来干什么的了。

    两三年了,李老师办公的位置还是在老地方,肖尧来到门前,就看到刚下课的李老师正在收教材。

    “李老师。”

    “肖尧?你怎么来了?”

    看到站在门口叫他的是肖尧,李本心老师确实吃了一惊,现在不是节不是假的,肖尧不在学校念书,怎么会跑来找他?他急忙走出办公室,把肖尧带到办公室外的山墙下。

    “你是不是又捅什么篓子了?”

    李老师不让他俩进办公室,就是想到有些话,在集体性质的办公室不好问。

    “我没有,李老师,我高考预选都考过了,估计通过没问题。我这次来,是我爸叫我来的,他是我爸厂里的采购员。”

    “哦……。”

    “李老师好。”

    李本心一个拖着长长尾音的“哦”,是他明白了肖尧前来的原因。不是厂里缺钱,又急等钱用,肖厂长也不会在这时候,派厂里的采购和他儿子一起前来。

    可王岩紧跟着的一句问好和弯腰动作,就是标准的学生和老师打招呼情景,顿时让李本心老师疑心大起。

    看到李老师用疑虑的目光打量王岩,肖尧在心里都恨死他了,你丫闭嘴不说,也比这样掉链子好得多。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次还真让他遇上了。

    李老师顿了一会,见他俩都不说话,这才缓缓说道:

    “你爸这笔钱,我虽没备齐,但也差不多了,本来我是准备到暑假,抽时间给你爸送去,但你爸现在急用,我下午找同事凑凑,明天就给你们带回去。”

    “李老师,不用明天,我们就在这等,等到晚上都没事。”

    一听老师愿意给钱,肖尧喜出望外,停顿的那一会,他差点都绝望了。那可是三千块啊,够他们三个小伙伴花一阵子了。谁知到李老师接下来的话,差点没把肖尧吓死。

    只听李老师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俩不要在这等,我还有课,也没时间陪你们。明天一早,你俩在市里长话大楼等我,我跟你爸通过话就给你。我不能当面去表示感谢,最起码也要在电话里说一声。你们有事就去忙,我去上课了。”

    肖尧只听到李老师说要和他老爸通话,后面他说了什么,肖尧根本就没听清。他嘴里“哦哦”两声,看着李老师离去的背影,心里哇凉哇凉的。

    “都怪你,看你长得五斗三粗的,装个大人都不会。还李老师好,瞧你那德行,我怎么就那么傻,想起来让你来冒充采购呢?这下可被你害惨了,钱没弄到手,明天我家里就知道了。”

    两人在来的路上,肖尧给王岩讲故事,现在回去的路上,肖尧在批败王岩倒了大家的霉。王岩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他没有狡辩。看着肖尧“嘿嘿”笑道:

    “钱弄不到就不要了,我们省着点花就行。等明天家里知道了,我们已经在火车上了,他们到哪找去?我还没做过火车呢,不是想着逃跑能坐火车玩玩,我还不跑呢。”

    “你……。”

    肖尧这下是彻底服了他,他抬腿就是一脚,照着王岩的屁股就踢去。王岩灵活的把上身往后一仰,屁股向前一撅。

    “没踢着。你现在告诉我,打水时,你干嘛老是离我远远的,是不是怕我不会打水,把你弄掉下去?”

    王岩想转移目标,好把刚刚的糗事忘掉,就提起他早先不想问的话题。肖尧也知道,此事再说下去,只有伤了兄弟感情徒增懊恼,没有一点好处,也就顺着他的话题说道:

    “你难道就没听说过: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的典故吗?”

    王岩很诚恳的摇头,他听不懂,但感觉意义非常,看着肖尧的眼神,充满了求知欲。他的态度,极大的满足了肖尧的虚荣心,他故弄玄虚的说道:

    “前后两个就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我今天就把你我刚刚经历过的事情,对你说道说道。”

    肖尧清清嗓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句话其实都很好理解,这第二句就更好理解。就是说两个人一起看井的话,你很难防备另一个人会趁你不注意,把你推下去。而把你推下去的原因,可能是为名,也可能是为利,甚至是其他的原因。”

    “有一个案例,两个同学,渴了在井边打水,这时候,另一人突然想到,他的成绩一直比我好,出风头的总是他,于是,他恶从心头起,就趁其不备,将那人推下井去,然后,又夺了他的行李和钱财。”

    说道这里,肖尧见王岩听得很认真,接着补充到:

    “当然喽,还有另一个更深层次的意思,两人一起看井,万一哪个人不小心,失足落井,那么,你有一百张嘴,一千条舌头,就算你跳进黄河,也不可能说的清!所以说,二人不观井!”

    王岩听得兴起,肖尧说的忘情,这一路倒是展示忘记了没钱的烦恼,可到了公园和金明汇合后,这扯不断还乱的缺钱烦恼,再次笼罩在三人的心头。

    肖尧不是没想过去找爷爷奶奶,可是他不敢,他也想去找把兄弟,可他又太好面子,其他还好说,借钱的话他说不出口。他甚至想过去问问范芳菲,但一想到她已经结婚了和曾经说过的话,他就没了信心。

    “不行,这笔钱对我们太重要了,我们还要争取。”

    三人在躲在小饭店吃饭的时候,肖尧突然这样说到。

    “还争取个屁啊,要是被你爸揭穿,李老师再逮住我们一个不放,你还敢一拳把他放倒?到那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就等着公安抓人吧。”

    王岩的话不无道理,可肖尧是花钱花惯了的主,人是英雄钱是胆,这出门在外,没有足够的金钱,那是会逼着他们走违法道路的。

    “这样,你们俩明天在长话大楼的东北角等我,我一个人去应付,能拿来钱更好,拿不来钱,我一个人跑起来也快,李老师抓不住我。”

    “你一个人行吗?今天可是我俩一起去的。你要是跑不了,我们就都不跑了,跟着你一起抓去坐牢算了。我想还是我俩一起去吧,啥事有个照应。”

    王岩挠着头,心里觉得这事很悬乎,他很想再陪着肖尧一起,好去将功补过。

    “你算了吧,肖尧要是去打架,你还能是个照应,不是你喊那一嗓子,也许现在钱已经到手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还想去添乱啊?”

    金明一听王岩还要去,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肖尧嫌弃他个子矮,冒充他爸厂里采购太不像,他坚信自己去了,绝对不会出岔子。

    “你少来这一套,我哪知道就喊一声老师好会出问题?你要去了,见到老师,你不喊吗?怪就怪他是个老师。师道尊严,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我虽不算是个好学生,但尊重老师那是必须的。”

    早先肖尧说他时,王岩还不狡辩,而这时金明再说他,他虽满口的不着调,但也能说出一些道道。

    “好了,好了,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你们俩烦不烦,还能把时间倒回来吗?等没钱吃饭的时候,看你俩还有没有力气吵架,纯粹是吃饱了撑的。”

    肖尧一通火发,两人都不再说话,为了省下住宿费,三人提着包袱,来到车站候车室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