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父命可有所不受-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五章:父命可有所不受

    俗话说:二四八月乱穿衣,肖尧他们逃跑的时候,虽说这是一个温度非常宜人的季节,但在空旷的候车大厅里,到了深夜,温度还是略微偏低。

    而且这天夜里,老天就像故意捉弄他们一样,在凌晨时分,竟然下起了一阵小雨。

    他们三人虽是出远门,可是都穿着单衣加一件外套。晚上在候车室睡觉,又没有被子盖,这一觉醒来,三人的鼻子都有点不通气了。

    昨晚睡得晚,候车室又是人来人往不断,他们都没睡踏实,这一早又要去长话大楼,争取那希望渺茫的三千大洋。

    好在天快亮时,淅淅沥沥的小雨停了。忍着凉飕飕的晨风,他们到厕所洗洗脸,漱漱口,提留着大包小包加书包,坐车来到位于市中心南面的长话大楼。

    “你们在这等我,我先去排号,估计李老师也会来的很早。”

    市里的长话大楼,一早上就上班,肖尧来到大门时,还没开门。等候打长途电话的人,已经来了不少,肖尧也等在大门前,一遍又一遍的过滤着昨晚想好的话,成败在此一举。

    那个年代,不管是交通还是通讯,和现在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绝大多数靠写信,通过邮局邮寄来完成。

    当时的电话还很稀缺,一般家庭是不可能安装电话的。单位之间,本市内可以直接拨号通话,但只要打电话到下面县城,就属于长途,就需要到长话大楼排队拿号,填写清楚需要联系的单位。

    遇到单位有电话的还好点,如果没有电话,通话人就要在那等着对方去喊人、找人,既耽误时间又浪费金钱。

    通话人拿到号,就像现在的医院排队一样,喊到你的号,就会指定你去几号电话亭接电话。轮到的人站在小小电话亭,长时间不说话,等对方找人是常事,有的急事又找不到人,一站好几个小时都有。

    另外一种联系方式就是拍电报,论字要钱,就连标点符号都要钱。简单的几个字,就像文言文,有时候你怎么看都看不懂,发电报的人图省钱,看电报人都在猜谜语。

    比如:远在他乡的子女,知道父母身体都欠佳,拍电报问父母是否都平安,电文是:“父母安否”。回来个电文:“父在母先亡”。

    接到电文,看得孩子大哭,但弄死不知道是那个亲人去世了。急忙奔丧回去才知道是母亲去世了。

    原来电文在“在”字后面少加了个逗号。后来有人说,你既然图省钱,干脆再省个“先”字,也会一目了然,何必拽文?

    就在肖尧张望李老师来了没有时,大楼开门了,等在外面的人群,“轰”地一声,全部挤了进去。等肖尧奋力挤进前台拿到号,一看号码是三十三号。

    “真背,一个散不行,还要来个散失散。这跑出去,可不是失散了吗。”

    肖尧在嘴里小声嘀咕,他虽不信这玩意,可他念起来就会觉着不舒服。不过没等肖尧郁闷多久,李本心老师手里拿着一把雨伞进来了。

    “李老师,您坐。我已经排过号了。”

    肖尧很恭敬的把自己等号的座位让给李本心,李老师没有看到昨天和肖尧同行之人,眉头一皱。

    “你爸厂的采购员呢?”

    “他昨晚受了凉,早晨有点发烧起不来,我就自己来了。”

    凌晨下雨,小伙子夜里睡觉不安稳,受凉也很正常,对于肖尧这个谎言,李老师一点没有怀疑,反倒内心自责起来。

    “唉,要是我早点凑齐,给你爸送去,也不要你俩这么老远跑来了。”

    师者,以德为表率,以授业为本质。听到李老师的自怨,肖尧心里也自责起来,他不想这样欺骗老师,可为了逃跑大计,这点小节,他只能以后再道歉了。

    他俩各怀心事,现场也是太嘈杂,不方便对话。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清晰的女声喊着三十三号去十三号通话室。

    肖尧在心里骂一句:卧槽,又是失散。爬起来就要去通电话。

    “肖尧,我先来。”

    李老师一句话,让肖尧眼睛一黑,他想好了先忽悠一下老爸,就说他到市里来买东西,顺便来找李老师要钱,让他爸不要戳穿,他把钱骗到手就溜之大吉。

    可李老师要求先来,他又不敢不让,他此时真想来个不告而别。可他又不死心,为了那三千大洋,只好把耳朵贴在通话室的门边上偷听,做好虽时跑路的准备。

    他听到李老师在电话里对着父亲是千般感谢,万般抱歉,又是时间拖延这么久,又是不该自己不送去,反正林林总总都是客气话,最后李老师说道:

    “肖厂长,我今天就把钱如数给你儿子带去,下面让你儿子跟你说话。”

    听到这里,肖尧不等李老师开门,他一把推开,抢过老师手里的电话,捂住听筒,等李老师先出去,毕竟电话室太小,站两个人太挤。

    “谁叫你去找李老师要钱啦?你不好好在学校念书,又跑市里去干嘛?你赶紧给我滚回学校去!”

    肖尧把听筒往耳朵一放,就听到父亲那带着怒火的斥责,他连忙看看紧闭的门,对着电话大声说道:

    “爸,你放心,我把厂里需要的东西买了就回去,不会耽误厂里使用的。”

    “啪。”

    肖尧说完,不顾父亲还在那头大声呵斥,伸手挂了电话,一推门,果然看到李老师站在门边等他。他暗暗惊呼好险。心里说道:老爸对不起了,儿在外,父命可有所不受。

    李老师和肖尧来到长话大楼的一角,他把三千元递给肖尧,让他点点,肖尧此时哪有心思点钱,直接塞进口袋里,对老师说父亲让他尽快把东西买好送回去,李老师也不再有疑,就此告别。

    出门分手后就躲到一边的肖尧,看着李老师远去,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对着他的背影说着:李老师,对不起。对不起,李老师。

    直到手里拿雨伞的李老师,在他的是视线里消失很久,肖尧才离开拐角,转身过去找的王岩和金明两人。

    “失败了?没事,只要你人回来就好。”

    “肖尧,要不然你和王岩在这等我,我去大姑家要点钱来。”

    看到肖尧一脸沮丧的回来,王岩和金明都上来安慰他。肖尧一听金明说能去他大姑家要到钱,赶忙问他能要多少?金明说差不多一百块没问题。

    “还是算了吧,我们现在必须尽快离开,我估计等不到中午,我爸厂里就会来人。我对我爸撒了谎,还挂了他没说完的电话,他现在肯定气疯了。”

    王岩和金明听肖尧这样一说,都赶紧抓起行李,一起坐车前往火车站,真正开始踏上逃亡的旅途。

    “你们三个,现在就开车去城里,把火车站,长途车站,轮船码头,都给我看起来。人手不够,你们自己在市里增加。我现在打长途,也没你们去的快,尽量把他给我抓回来。”

    肖尧这里刚和李老师分手,肖父就在安排厂里的人手,紧急去往省城。另外又派肖尧的一个叔父,立即去往思路中学,查清肖尧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

    “厂长,我……。”

    “小玲,你不能去,我现在心情很乱,他在这次要是跑,就麻烦了,他把李老师的那笔钱,肯定拿到手了,都怪我,当时没搞清李老师打电话的意图,我以为他至今没还钱,对我言语一声。谁知道这混小子浑水摸鱼,摆了我和李老师一道。”

    肖父说这里,苦笑着摇摇头。被儿子摆了一道,找谁说理去?

    小玲很想说,你刚刚根本就没仔细听李老师说啥,只是一味地敷衍说好、好,没事、没事。你要是仔细听了,肖尧怎么也摆不了你和李老师一道,都是你一边接电话,还一边看报表,这才让肖尧得逞了。

    小玲在心里抱怨,脸上可不敢露出半点不快。她是在肖父对着电话发火的时候,心里就开始紧张了。她知道肖尧在电话那头,心里非常焦急。当她听到到厂长话没说完就停下了,她也感觉到大事不妙。

    肖父着急,不是钱的事。他是从肖尧的电话里,听出了有大事发生。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家里亲戚都在市里,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不会去找老师催要欠款的。因为当时他给老师要借钱的时候,就说过不能催他老师还钱。

    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做为非作歹事,但是他有了这么多钱,天大地大,到哪找他去?也肯定会很久都不回来,他怎么去跟肖尧的母亲交代?又怎么去跟自己的父母交代?

    肖父在厂里焦急的等到下午三点多,收到了一封加急电报。上书:三生去京疑有。

    肖厂长一看只有六个字的电报,气得大发雷霆:

    “这都什么时候了,拍个电报还图省钱?我找我家二子,你给我来个三生,三生去京我管的着吗?”

    王师傅和厂里会计都来帮着解读,可是解读半天,也想不起这三生是谁。

    “厂长,电报上是不是说一共有三个学生去往北京,蔡叔叔怀疑其中有一个是肖尧啊?”

    小玲的话音刚落,肖尧的叔叔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