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少年飞过大人追-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六章:少年飞过大人追

    我呀啊……啊无家可归,你呀啊……啊有家难回;

    同是天涯啊沦落人,苦瓜苦藤紧紧相随。

    彩云飞过大雁追,捎个信儿到峨嵋。

    亲人啊,亲人啊,

    我们几时才相会?才相会、才相会、才相会?

    去往首都北京的绿皮列车上,广播里播放着《何日再相会》的乐曲。此时此景,肖尧和王岩、金明三人,听着这首曲调凄婉,歌词悲凉的歌曲,听得他们心里都不是个滋味。

    “这播音员就是跟我们过不去,干嘛老是来回放这一首?你去打电话,又是三十三号,又是十三电话亭,这都啥事啊,好歹咱们拿到钱了,这些乌七八糟的都随它去。”

    这趟列车,从省城到北京,一千多一点公里,列车设施很简陋,全程要停靠26个车站、运行18个小时30分钟。不过有一个好处,车票三天内有效,你就是中途下车,还可以上明天发来的车。

    由于口袋里多了三千大洋,几人一路上逢到名吃必买,遇到异味必尝。什么符离集烧鸡、臭豆腐、德州扒鸡、酱板鸭等等,不可胜数。虽说长久坐着辛苦,他们三个小伙伴,倒也没委屈了自己的胃。

    列车行驶十小时左右,快到山东泰安前夕。广播里介绍起泰山的雄姿,肖尧一时听得兴起,就想在此下车,去尝试一下等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

    可王岩和金明两人,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首次乘坐火车的新奇,蔫头蔫脑的就像霜打茄子。对着肖尧的提议,都是无力的摇头。

    “你们俩怎么都这样?这才刚出门,就要**活的,以后时间还长着呢。”

    肖尧不知道他俩是没有经过长时间乘车的缘故,还是首次离家出走心情不好,也许两者都有,但见他俩这样,心里很着急。

    “在电影里,看别人坐火车,有说有笑的,窗外不断变化的景色,一闪一闪的像放幻灯片,羡慕的要死,真轮到自己坐上了,这么久的时间,也就那么回事,郁闷的要死。”

    “我也是,刚上来听这车轮和铁轨接缝的敲击声,我听着很有节奏,像打击乐一样好听,我现在听着都烦死了,脑袋被它‘哐当哐当’敲得要炸,想睡觉都睡不着。哪里还有力气去爬山?”

    金明跟在王岩后面诉苦,说完用双手使劲揉着脑袋两边的太阳穴,一脸的苦瓜相,就差泪流满面了。

    见他二人如此状态,肖尧只好惋惜的放弃心中的想法。登山是他的爱好,省城西边那小小的大山头,他自己都记不清爬过多少次了。这次过泰山而不上,给他带来多年的遗憾。

    车过山东省府济南,列车上开始查票,车厢里的乘务员,清一色是漂亮的女子,虽说年龄大小不一,但都是脸带微笑,说话和蔼可亲。

    他们三刚上车时,肖尧陪着他俩从车头走到车尾,遇到的每一个乘务员,都是微笑着提醒他们站稳扶牢,走路注意脚下。

    那甜甜的口音,亲切的态度,让这三个刚刚离开校园,开始浪迹天涯的少年,犹如沐浴春风般温暖。

    “各位旅客大家好,列车现在开始查票,请把你们的车票准备好,让我们的乘务员前来查验,谢谢合作!”

    广播里报完通知,又放起了音乐,肖尧看着窗外飞逝的原野,心里泛起一阵惆怅。

    “大哥,二子前天晚上在学校,组织参与了一场一百多人的打架,被打伤的孩子还在医院治疗,公安去学校调查情况,二子和两个初三的学生,一起吓跑了。”

    肖尧的叔叔一进门,不及喝口水,就把他马不停蹄从思路中学得来的消息,告诉了肖父。得到这个消息,肖父一下就明白电报上六个字的意思了。

    “快,他们跑北京去了,你马上去给小蔡发个电报,叫他明天就追到北京去,务必把他们给抓回来。疑有,疑有,这是肯定的。”

    肖父吩咐完,自言自语的说了两次“疑有”,最后一句却是喊出来的。

    “厂长,还是我去吧,叔叔来回……。”

    “好好,快去,快去。”

    小玲自报奋勇去发电报,她说肖尧叔叔太累只是个借口,她怕肖尧叔叔去发电报,又图省钱少字,误导蔡叔叔不去追。

    可等蔡叔叔接到这份电报,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去往北京的列车已经发车了。蔡叔叔只好看着手里长长的电报搞,唉声叹气,上面写道:

    蔡叔叔,肖尧和两个同学一起去了北京,厂长让您务必赶去把他们三人带回来。我知道您分厂里很忙走不开,怕您派别人去追。小玲求求你,恳请您亲自去把肖尧为我追来好吗?我都担心死了,这一天都吃不下东西,心神不定,谢谢您!

    蔡叔叔叹气的原因,就是小玲把他的退路堵死了,为了这么乖巧的小玲,他只好豁出去了。

    “你们三个同学是一起的吗?”

    漂亮的乘务员,手里拿着肖尧三人的车票,笑容满面的柔声问道。现在这季节,不是节假日,学生都在上课,整趟列车,也只有这三个少年带着书包,这不得不引起她的注意。

    “是的,我们趁着预考结束,来北京玩玩,不会耽误复习的。”

    肖尧说完,还拍拍书包,他是担心他俩说漏嘴,这才抢先回答。

    “哦,其实你们想看看北京,以后有的是时间,高考是你们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还是要以学习为重,不要在外面玩的太久,别耽误了统一考试哦。”

    “恩恩,谢谢阿……大姐提醒,我们看了**就回去。”

    肖尧本想喊阿姨,可是一想这女乘务员,可能还没有范芳菲与何碧香大,喊阿姨就吃亏了,赶紧中途改口,脸色很不自在。

    乘务员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对肖尧的称呼也只是笑笑,又继续到后面查票去了。王岩等着乘务员走远,贼头贼脑的说道:

    “你刚刚紧张什么?见到美女,话都说不周全了?”

    “你尽胡扯,我看她就是穿着制服好看。说话好听,虽说长得不赖,但哪有周薇爱和张晓雅漂亮。”

    听到金明好好的提起他的两个妹妹,还在自己面前夸她俩漂亮,肖尧瞪了金明一眼。

    “你小子什么意思?别说我看不起你,就凭你,还想打我两个妹妹的主意?你不够格。”

    金明本想赞美张晓雅和周薇爱,给肖尧留个好印象,也许会给他点机会,可没想到肖尧直接点破他的小心思,还那么看不起他,从来不敢和肖尧硬怼的他也急眼了。

    “我不够格就你够格,有本事,你把她俩霸在身边一辈子。还有王佳佳和黄莉,真不知到你要霸占多少女孩才知足。我们学校从初中到高中,最漂亮的女孩都被你掳了,你吃肉,总得给别人喝点汤吧?”

    “我什么时候霸占了?我哪里又掳了?你说话用词给我注意点,没文化,真不知到你读这么多年的书,都念到哪里去了?”

    逃亡在外,被金明接连触疼自己的软肉,肖尧有点恼羞成怒,若不是在列车上,金明一顿讨打是肯定少不了的。

    “我就觉得金儿子说的没错,我不怕告诉你,我和张晓雅是邻居,父母都在一个单位,从小是一起长大的,本来我挺喜欢她,突然间她来了你这么个哥哥,还那么护犊子,不然,就没小艳什么事了。”

    肖尧这里余怒未消,王岩又来在拱火,他四下看看,真想给他俩一人一拳,以泄心头之怒,但车厢里虽没满员,人数却也不少。他忍了忍,咬着牙说道:

    “你俩别沆瀣一气,我随便一句话,就能把你俩的统一战线瓦解。你王岩背下做的那些见不得人勾当,别把别人都当傻子,只不过我认你是兄弟,不戳穿你罢了。”

    “那我呢?你认他是兄弟,把我就撩边上了?王岩,你老实交代,你背下都做啥对不起我的事了?”

    金明一听肖尧这话就急眼了,肖尧不把他当兄弟,听他的话里,王岩还背下坑他,这叫他今后逃亡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王岩心里有鬼,但他不确定肖尧是不是真的知道他和金明妹妹的事,面对这个如今的同学,将来的大舅子,王岩只好嘿嘿笑道:

    “你这人就是停不住气,他都讲明了,只不过是随便一句话,这你都能上当,我真是服了你了。”

    “那你刚刚脸色怎么变得那么难看?分明是心里有鬼。”

    见他俩内斗起来,肖尧心里舒服多了,他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晚,趴到茶几上,昏昏欲睡。

    “各位旅客,列车运行前方是天津站,天津是我国的三大直辖市之一……。”

    昏睡中的肖尧,被报站的广播惊醒,他揉了揉眼睛,仔细听了一遍重播,伸手把东倒西歪的王岩和金明推醒。

    “快起来,准备下车。”

    “到了?”

    金明一脸懵逼,王岩也看看窗口外面,眉头紧皱。肖尧不理他俩的傻样,只顾自己行动。他俩没听到广播,但也跟着肖尧收拾行李,准备到站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