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夹着尾巴逃跑了-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七章:夹着尾巴逃跑了

    夜,很静,下车人都没精打采的涌向出口。站台上白晃晃的灯光,带着丝丝寒气。肖尧紧了紧上身的外套,提着自己的行李,和王岩与金明一起,跟着人流行走。

    “我靠,开国际玩笑,这里是天津,下错站啦,没到北京啊。”

    刚走到隧道口,王岩转身看到悬挂着“天津”两字的灯箱,大声惊呼起来。

    “哈哈哈,睡懵了吧?下错站了?快回去上车,还来得及。”

    “哈哈,年轻人瞌睡大,睡迷糊了下错站也正常,快回去吧。”

    路过身旁的旅客,被王岩的惊呼吓得不轻,但没有人怪罪,都善意的笑着提醒。

    “你怎么还走啊?没看到这是天津不是北京吗?”

    金明听到王岩的惊呼,就站下不走,可肖尧还是照走不误。

    “我知道,就是想在这玩玩,天津好歹也是直辖市,路过不要错过,哪怕在车站睡一晚,那也是来过不是路过。你俩要走我不拦着,反正我是不走了。”

    肖尧回头说了声就继续迈开步伐前行。

    “你这不是逼良为娼吗?你不走,我们还走啥?走走走。”

    王岩嘀咕一句,看到金明还傻站着等他,不耐烦的挥手驱赶。

    十几个小时,从温暖湿润的南方,来到偏冷干燥的北方,大家都还有点不适应,在加上现在是深夜,北方的日夜温差较大,三人都感觉身上冷飕飕的。

    “真搞不懂你,这么冷,在这下车干嘛?”

    “我们去开个房间住一晚,明天到市里玩玩,再过来赶这趟车去北京,反正不用再买票,不玩白不玩。”

    肖尧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这时候不怕他俩不答应,火车已经走了。

    “你没病吧?现在都几点了?还要去开房间?依着我,直接在候车室待一会得了,一会天就亮了。”

    肖尧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经过了半夜十二点,也只得同意。三人出站后,直接来到候车室休息。

    天津水上公园,三个少年暂时忘却了逃亡的烦恼,他们悠闲的欣赏着公园内的美景,划着小小的塑料船,喝着酸不溜几的果汁,谁也看不出来他们是逃跑出来的学子。

    三人都空着手,行礼全部存放的车站的寄存处,这样玩起来才潇洒痛快,更不似逃跑流浪之人。

    “肖尧,快看,好大的摩托车。”

    在水上公园的一座小桥边,一辆大红色的摩托车,停放在桥头,旁边站着一个手拿海鸥牌照相机的青年。

    “拍照吗?三块钱一张,包你满意。”

    青年人拍拍摩托车后座,示意可以坐在上面拍照。那时节,小城市大街上自行车都不多见,摩托车更没多少人见过,大部分人都是在电影里看到的。

    “三位,照相吗?骑在上面拍照,很威风的。”

    金明舍不得走,跃跃欲试,王岩也有点心动,只有肖尧无所谓。不过,他也想在此留个纪念。

    肖尧大姑父就是在省城骑摩托车跑片的,摩托车他不但坐过,还偷偷骑过一回,但刚起步就摔倒了,吓得他赶紧把摩托车扶回原位,以后再也不敢尝试了。

    “一人一张,你给便宜点。”

    看到肖尧点头,王岩和拿着相机的青年砍价。

    “你以为这是自由市场啊?我这照相点可是国营单位,不还价,不照拉倒。”

    肖尧几人被这家伙说的一愣一愣的,就这么个用摩托车给人照相的地方,还是国营单位,这也太邪门了吧?可那家伙的态度,却是那么不容置疑,三人只好当真,王岩看肖尧不说话,上前说道:

    “我照。”

    “先交钱,国营单位,不赊不欠。”

    王岩拿出一张十元,递给青年,他把钱拿在手里。

    “你们俩照吗?”

    “照。”

    “那好一共九块钱,照完再算。”

    三人对他后面的话没在意,王岩已经急切的坐到摩托车上摆好姿势,准备拍照了。

    等三人全部照完,也就“咔嚓”几下的事,那青年坐到一边的简易小桌旁,拿出纸笔,在一张单据上写划起来。

    “你们是自己来取,还是邮寄给你们?”

    “你什么意思?现在还拿不到照片?你还没找钱呢。”

    青年很鄙夷的看了王岩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

    “照相是要到暗室去洗交卷的,然后再曝光到相片纸上,再经过显影、定影、晒干、裁剪,才能出来。难道你想我在这就能给你照片吗?”

    “这……。”

    王岩被他说的哑口无言,只好闭嘴。肖尧知道这个照相的程序,他姐姐肖玉就喜欢捣鼓这玩意。

    “邮寄吧,你们各自把地址留给他,不要寄回家里,我寄到小爱那。”

    三人现在没有固定地址,又不可能在这等着自取。肖尧怕照片寄回家里泄露行踪,他只好决定寄到小爱家。

    听说邮寄,照相青年拿出三个信封,让他们填写。

    肖尧写好周薇爱家在思路镇的住址,并且在信封下面注明两字:保密。

    王岩寄给现任女友,金明没有其他人可寄,直接寄给在校的妹妹,他俩也学着肖尧注明保密。

    “照片还要保密,又不是美女。”

    那青年收好三个信封,嘴里不解的嘀咕一句。伸手拿出四毛钱递给王岩。

    “不要找一块钱吗?怎么只有四毛?”

    “一封信两毛钱邮寄费,难道还要我替你们出啊?”

    “那你干嘛不早说?”

    王岩眼睛一瞪就发火,他认为这家伙在黑他钱。

    “你什么态度?想打架?早说?我哪知道你们要邮寄啊?”

    “算了,算了,几毛钱的事,至于吗?”

    金明见到两人像斗鸡一样,战斗一触即发,他连忙上前打圆场,肖尧冷冷的站一边看着。

    他不会为几毛钱打架,但他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了,只要他敢先动手,就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天津,他也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家伙。

    “小伙子,出门在外,不要那么大火气。物离乡贵,人离乡贱。这是哥哥我今天教你的一个谚语。”

    “你……。”

    王岩还想上前理论,肖尧一拉他的衣服,扯着他就走,金明赶忙接过王岩没接的四毛钱,跟着就跑。

    “你什么意思?怕他?”

    “笑话,我怎么会怕他?但我不想和他争论了,唐代僧人齐己拜郑谷为一字之师,而他却教会了我们一句话,不谢不打,扯平了。”

    金明跟来,歪头想了一下,有点担心的问道:

    “我们跟他吵了一架,他会不会不给我们邮寄相片了?”

    肖尧和王岩都不说话,刚才发生争执时,他俩都没想到这一点,现在被金明提出来,谁也搞不准。

    “走,我们再转转。他要是不给我们寄,十块钱就当买句话。我们去吃饭,再多买点天津*花带着,这玩意看着都吓人,一根够吃好几顿。”

    肖尧现在也不愿再去想了,会不会邮寄,只能凭照相人的良心。他把这不痛快丢在脑后,几人又在公园里瞎转悠起来。

    “肖尧,你注意过公园里的女孩子吗?别说长得没有我们那女孩水灵,一个个都晒的黑不溜秋的,看起来都老不少。”

    王岩见到擦肩而过的三个女孩,小声的说了起来,可三个女孩耳朵好使,听到了王岩的话,都站了下来,转身喊道:

    “那个大个子,你说谁黑不溜秋的?”

    “呃……。”

    肖尧回头看见三个女孩,个个对着王岩怒目而视。肖尧一拉金明就跑,丢下王岩不管。心里暗暗说道:你小子嘴坏,惹了母老虎,咱们可不跟着你倒霉,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没说你们,你们三个都是美女,大大的美女。”

    看到肖尧拉着金明跑了,王岩才没那么傻去独自面对三个少女,他也拔腿就跑,他一边跑一边大喊着为自己辩解。

    三个女孩见自己这边一句话,吓跑三个外地男孩,都开心的大笑起来,其中一个还唱着调侃道:

    “日本鬼子夹着尾巴逃跑了。”

    跑出一截的三人,看到身后的女孩并没有追来,这才停下歇口气。

    “都是你,好好的去惹人家女孩子干嘛,现在好了,我们成三个小日本,还夹着尾巴逃跑了。”

    金明一停下来,就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抱怨王岩。 日本人在他们念小学的时候,就被定性为: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名族、是畜牲不如的恶魔,是无恶不作贱种。

    哪知道今天只因为王岩的一句话,他们三人被冠以这么恶心的称号, 金明怎能安心?

    “她们又不认识我们,叫就叫呗,你还真的成了日本人啊?你俩要是不跑,我会跟着跑吗?”

    “不跑?不跑能怎么着?跟着挨骂还是帮着你打女人?下次你要是再口无遮拦的埋汰女孩子,别说我不认识你。不玩了,真没劲。”

    肖尧想想也郁闷,再也没有继续在水上公园玩下去的心情,刚刚照相惹了一肚气,这会又被几个女孩嘲笑,当真是应了照相者说的话:人离乡贱。

    出了公园,三人又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晃悠到傍晚。肖尧带着二人在天津整整玩了一天,晚上回到候车室时,几人啥都没买,著名的天津*花,买了整整一大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