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祸不单行钱光光-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一十九章:祸不单行钱光光

    从北京到海拉尔,全程约1740公里,从北京到呼和浩特,全程约480公里,而从呼和浩特到海拉尔,全程约2280公里。肖尧决定去往呼和浩特,是在越走越远。

    可三人当时并不知道,肖尧也查了全国行政区域地图,但找不到,肖尧只是从同学的来信中知道地址,他就在内蒙古海拉尔大雁矿务局。

    三人坐上去往呼和浩特的列车,肖尧还在为自己的决定洋洋自得。

    等三人到了呼和浩特,美美的吃了一顿涮羊肉之后再一打听,三人全都呆住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跑岔道了。而手里的钱,已经不够买三张去往海拉尔的车票。

    五月初的天气,在北方还比较寒冷,他们没有厚实的衣服,也不敢多花钱去一人买件买羊皮袄,在冷的难以抵抗的情形下,他们买了三块大大的羊皮裹住上身。

    到了夜里更冷,几人到达当天,在候车室待了一晚,第二晚再也呆不下去。只好跑到车站对面的一个旅社开房,为了省钱,三人只定了一个单间。

    “怎么办?我们不能就这样困在这里。”

    房间里只有两张单人床,王岩体大,独睡一床。他看着坐在一起的肖尧和金明两人,一脸的愁容。

    “我明天去邮局,给我爸发电报,让家里电汇一笔钱过来,我们这两天就在这里等。”

    肖尧觉得这时要想尽快拿到钱,只有电汇这一招。他也没指望他俩来帮他解决问题,只好暴露行踪。

    “可是,我看你把钱买了羊皮,就没多少了,我们吃饭怎么办?”

    “吃,吃,你就知道吃,衣食住行,衣服是在首位,不买羊皮,这会早就把你冻死了。”

    王岩一通牢骚,吓得金明不再说话 ,肖尧想了想说道:

    “明天发过电报,我去把手表买了,我们省着点,够吃几天吧。等钱汇来,我们就走。”

    这一晚,三人都在沉闷中度过。天亮后,肖尧让金明在店里不要乱走,他和王岩去拍了电报后,就去售卖自己的手表。可是,他俩在路边问了半天,也没人有兴趣买他的手表。

    上午温暖的阳光,洒满街道。肖尧和王岩两人懒散的走在大街上,售卖无人问津的手表。

    在街道向阳避风的角落,他俩看到有不少穷人坐在那里晒太阳取暖。

    这些人是牧民也是盲流。他们不时的把手塞进又脏又厚实的羊皮袄里捉跳蚤,然后塞进嘴里咬死,肖尧路过他们身边时,都能听到跳蚤被咬死时的“啪嗒”声。

    “肖尧,我们来到这地方行吗?我昨晚就发现床上有虱子,你看他们这些人,一边晒太阳,一边捉虱子,还往嘴里塞,真恶心,我看着身上就痒痒。”

    王岩说着话,还不由得扭扭双肩,好像后背已经痒得不行。

    “不行也得行,别人能在这里生活,我们怎么不行?前面那个人穿得挺光鲜的,你上去问问。”

    “怎么又是我?刚才……。”

    王岩话没说完,看到肖尧用眼睛瞪着他,他只好上前去问。

    不过,这次肖尧还真看对了人,那人一听还真感兴趣,看着肖尧拿出的手表,双方谈起了价格。肖尧一百二十元买的手表,他在学校基本上就没戴过,到最后,那人最多只愿出三十元。

    肖尧原先想的是买个半价,现在只是半价的半价。那人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暗示这手表是他们偷的,自己出三十元已经不少了。

    王岩也懒得和他解释,可这么低价他不敢做主。他拿回手表看向肖尧,肖尧挥挥手,只得忍痛割爱。他的想法很简单,不管多少,卖了拉倒。

    三十元,在那个年代,也只够维持三人省吃俭用一天的吃住。

    第二天,肖尧仍然是和王岩一起去的邮局,查看家里有没有回电,报务员在问明他俩的身份后,拿出一封电报递给肖尧。

    来电已获悉,坚持两日,汇款就到。

    看完电报搞的内容,王岩很兴奋,可肖尧却冷冷的说道:

    “你那么高兴干嘛?是想回家了吗?”

    “什么话?我们才出来十多天,回家还不是被抓啊?你想回家了?”

    王岩猜不透肖尧为啥这样问他,满脑袋都是问号。

    “我们要是不想回家,就得马上离开这里。”

    “走?去哪?不是要在这等钱吗?”

    “还等个屁钱啊,电汇款和电报应该同时到达,现在电报来了,说过两天钱到,那不是钱到,是人到。不出意外,我爸会派厂里人来抓我们回去,保不齐还有警察。”

    肖尧完全洞悉父亲电报内容里的意图。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反过来也可以说是知父莫若子,肖尧知道此地不可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

    可世上往往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等他俩快到旅店门口时,就看到金明从另一个拐角跑过来,把他俩喊道一个隐蔽的角落。

    “你不在旅馆等我们,跑这来干什么?”

    “旅馆被警察控制了,他们把我们东西扣下,叫我出来找你们尽快回去。”

    肖尧一下就理解成自己发电报回去坏了事,肯定是老家那边的警察和这边联系了。虽说他在电报里没说自己住在哪,可这旅店离邮局不远,警察随便查查就能找到。

    “警察?不会这么快吧?”

    “不是逮我们的警察,说是昨晚旅店对面的一个仓库被盗了,警察在全面调查。还说我们三个是外地人有嫌疑,这才扣下行李,让我来找你们回去。”

    肖尧一听火就上来了。

    “什么笨蛋警察,敢怀疑我们偷东西?你没告诉警察,我们还是学生吗?”

    “我就是说了是学生才被怀疑的。”

    金明很无奈的说到,他也是听警察说对面仓库被偷,就直接说他们三人还是学生,不会去干那偷鸡摸狗的事。

    可他们三人在登记住宿的介绍信上,写明他们是三人是电影队的放映员,是出来观摩学习的。

    金明如果不说自己是学生,或者介绍信不是那么写的,任何一个单纯关系,警察也不会怀疑他们,但就是这样的一个错误,反而让警察怀疑到他们头上。

    听着金明把事情全部说完,王岩直骂金明太笨。肖尧确信,他们现在回去,肯定会被揭穿是三个逃跑学生的事实,只要打个长途电话过去一问,他们就会被警察抓住,最好的结果也是遣送回去。

    王岩和金明这次对肖尧的确信,一点也没有怀疑,意见出奇的统一。

    “算了,旅店我们不能回去了,行李就交给旅社保管,让家里来人带回去吧。我们要是不想被抓回去,就赶紧走。”

    “来人?家里会来人抓我们?”

    金明还不知道情况,听了肖尧的话一脸的懵逼。

    “是他猜的,说的就跟真的一样。现在好了,不管来不来人,我们就是不走也得走,东西丢光蛋,现在跑路更爽了。”

    “可惜了三张羊皮,花了我们那么多钱,我们都没穿在身上,晚上冷了咋办?”

    肖尧想了一会,又回到邮局,找来一张纸,拿起邮局给客人专用的圆珠笔递给金明。

    “我说,你写。”

    肖尧让金明执笔,给等在旅店里的警察写了一封信。信的大致内容就是他们三个人是出来游玩的,和仓库被盗的事情绝无关联。

    肖尧希望警察不要在他们仨身上耽误工夫,放跑了小偷,影响破案进度。

    肖尧在最后说到,他们仨不告而别,不是逃避追责,只是不愿被家里人找到,希望警察把扣留的行李,交给两天后过来的家人带回,不胜感激云云。

    “谁送过去?不会还是我吧?那样我是肯定出不来了。”

    肖尧口述,金明写完之后,看到肖尧还在望着他,他心里有点发慌。

    “我们三谁去送都会被扣住,找个人送去我们就走。”

    就在这是,肖尧看到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子走过,连忙叫住了她。可这孩子不知咋回事,对肖尧他们的话就是听不太懂,她说话肖尧他们也听不懂,肖尧说了半天,她也只是摇头。

    肖尧只得带她来到看见旅店的位置,指着旅店 又指指信,塞到她手里再指指旅店,小女孩懂了,认真的点点头。

    肖尧把信交给小女孩后,立即就带着两人从旅馆对面位置,转移到隐蔽又与旅馆平行的位置,看着小女孩走向旅店。

    小女孩进去不久,就有一个警察跟着小女孩出现在旅店门口,小女孩指着肖尧他们原先呆过的地方,警察快速的跑了过去。看到这一切,肖尧放心了,他伸手拉拉两人悄然离去。

    “口袋里只有几块钱了?”

    吃了一顿简易的午饭后,金明看到肖尧只收起三四块钱,心里大吃一惊。肖尧看他吃惊的模样,嘴巴一撇。

    “我又没有单独行动过,还能把钱吃了?”

    “肖尧,我不想在这里呆了,这边真的不适合我们生活,我们还是去南方吧。”

    “你那天不是说涮羊肉好吃吗?怎么现在又这样说了?我也不想在这呆,可是现在我们不管想去哪,都只能步颠,今晚吃一顿,就开始绝食。”

    “那天的涮羊肉是好吃,可惜后来没钱不敢吃,比北京吃的好吃多了。”

    金明跟了一句,舔了舔舌头,回味着他们那天刚到呼和浩特时,吃的那一顿涮羊肉。

    肖尧自己也觉得那天的涮羊肉味道好极了,可在问过走错路之后,再加上买了三张羊皮御寒,手头立即紧张起来,就再也没吃那好吃不贵的涮羊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