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死里逃生脱险境-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二十二章:死里逃生脱险境

    山风在继续呼啸,下了几天的小雨依然没有停息。连续几天在大山里乱撞的三人,此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他们浑身的衣服不但湿漉漉的,还脏兮兮的。饥饿和寒冷,随时都能夺走他们的生命。

    肖尧此时一脸的决绝,生死在此一搏。他爬上高压线杆,来到固定高压线杆与斜拉索的连接处,用双腿夹住线杆主体,把系在腰间的外套解下,一层一层的叠好外套,包裹在斜拉索上面。

    肖尧此时心里一点也不慌张,他知道,他这一送手下滑,不是生就是死,没有其它路可以选择。人们经常说最艰难的选择就是生死,但肖尧在这人世间最艰难的选择面前,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准了,不能喊早了,也不能喊晚了,我这条命,可就交给你俩了。”

    做好一切准备,肖尧对着站在下面的王岩与金明两人,再次吩咐一声,也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也许这一眼就是永别。

    见到他二人很悲壮的点点头,肖尧双手抱住裹在斜拉索上的外套,腰部一用力,两脚脱离夹住的电线杆,把脚后跟搭上斜拉索。

    在肖尧双脚翘起的一瞬间,他用双手挂在斜拉索上的身体就开始急速下滑。突然加快的速度,让他耳边的风声立即掩盖了一切的噪音。

    “完了,这么大的风声,我怎么听得见他俩喊话?”

    就像肖尧最先想用听火车鸣笛来寻找铁路所在方向一样,不身临其境,你永远想不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快速下滑所带来的劲风呼啸,灌满整个耳膜,根本不可能听到其它的任何声响,这是肖尧在爬上电线杆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

    然而,想不到的不仅仅是这一点。就在肖尧惊慌的不知何时松手,扭头乱看之时,他发现了从身下一闪而过的铁路。原来不要别人帮忙,自己可以看得见身下。

    可还没等他高兴不用王岩和金明喊,自己可以看清身下情况时,水面和岸边的交界处,突然间就出现在他的眼底。

    肖尧脑袋一个激灵,“放手”两个字立即在敲击他的脑门,他下意识的两手一松。

    “噗通。”

    “哗啦。”

    平静的水面,立即被肖尧砸进去的身体,溅起高高的浪花,发出巨大的声响。

    “成功了,我成功了。”

    肖尧站在齐胸深的水涧里,对着山顶挥手大喊,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他站在水中的位置,离水中间的石墩,只有一米多的距离。

    他也看到在高高的悬崖顶上,两个小人在乱蹦,可听不到他俩发出任何声音。

    肖尧欢呼一下之后,蹲下身子,把自己完全埋在水里,连续喝了几口水,起身站立水面,挥手让金明下来。

    这是他们在上面就安排好的顺序,金明在三人中最弱,把他放在中间,也是为了前后都有人可以很好的照顾他。

    肖尧走到水岸交界处,看着金明在王岩的帮助下爬上电线杆,心里无比担忧,他害怕金明双手力量不够,坚持不到岸边就松手。可他喊破嗓子,上面也听不见,只好听天由命,默默在心里祈祷。

    “放!放手啊!”

    看到金明下滑到眼前,肖尧大声叫喊起来。在他连续两声大喝之后,金明才“噗通”一声落尽水里,溅起的水花洒满肖尧全身,遮掩了他眼里激动的泪水。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金明,金明安全落水,肖尧再无隐忧,他上前查看金明,只见他站立在水里,重叠一只手掌,已经被磨去外皮,鲜血直流。

    此时伤口遇水,金明疼得龇牙咧嘴,是不是疼得流下泪水,肖尧也看不出来。

    “好啦,好啦,命保住了,这点疼算什么。你到边上快喝水,我让王岩下来。”

    肖尧见到金明只是一点外伤,心内大定。他又回到水岸边,对着仍然一人还在崖顶上的王岩挥手,并比划着让他在包斜拉索时,用衣服裹厚实点。

    不一会,王岩在肖尧的大喊声中,应声落水。至此,三人逃出光秃秃的深山,捡回三条小命。

    在帮助金明包扎好受伤手掌后,三人在山涧里喝了个水饱,空了多天的肚子,再一次有了装满的感觉。

    三人的外套,都在保护手掌下滑时,被斜拉索磨烂了,他们也顾不得。在水里洗衣洗澡过后,三人都像换了个人一样,虽说此时还很饥饿疲惫,但脱困的兴奋,让他们对未来都充满希望。

    离开水塘,转过山崖。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块农田,上面长着绿油油的菜苗。三人一声欢呼,立即跑了过去。

    这是一片难得一见的土豆田,土质很松软,三人抓住菜苗往上一提,根部刚刚成形的土豆就被连根拔出。三人也来不及找地方洗洗,一把揪下土豆,在裤腿上擦去泥沙,塞进嘴里就吃。

    好几天没有吃过任何食物的三人,此时生吃土豆,一点也没觉得难以下咽,更没去考虑土豆上面还有没去尽的泥沙。

    “金明,我们这里你最小,别怕害臊,你把裤子脱下来。”

    三人一阵猛吃,把土豆田祸害了一条土垄,把生土豆吃了个饱。稍后,肖尧就对金明提出要求。

    “干嘛?虽说这里比山上暖和多了,但我不热啊。”

    金明不知道肖尧要他脱下裤子干嘛,警惕的抓住自己的裤腰。肖尧没理他,先把自己皮鞋上的一双鞋带接了下来。

    “你把裤子脱下,我用鞋带把裤腿扎起来,装上土豆带着路上吃。”

    “干嘛非要我脱裤子?你们俩不都有?比我这还能多装点。”

    王岩见金明不愿意,他真怕肖尧改变想法来打他主意,急忙上前去帮着金明脱裤子。

    “你脱了裤子装土豆,我和王岩轮流背土豆,你还赚了呢,要不我脱,你俩轮换背?”

    “叫你脱你就脱,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王岩直接动手,强行把金明的长裤脱了下来,同样湿漉漉的内裤,紧贴在金明的下体上,凹凸特别清晰。金明不自觉的用双手交叉护在裤裆前,逗得肖尧和王岩一起大笑。

    “哈哈哈,有了这玩意,最少够我们吃两天,再也不会挨饿了。”

    装满土豆的长裤,被王岩架在脖子上,他拍拍胸前两条鼓鼓囊囊的裤腿,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天夜晚,三人来到一个小道房。不知何故,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炉火,却不见一个人值守。他们把潮湿的衣服脱下来在炉火边烤干,也把裤筒里的马铃薯倒出来,一批一批放在炉火里烤熟。

    “要是有点咸盐放上就更好吃了。”

    烤土豆的香味,引得王岩急吼吼的咬了一口,滚烫的熟土豆,把他嘴巴烫得直歪,但也没能堵住他的嘴。生吃土豆,带着青气还涩嘴,烤熟的土豆,又面又香,即便没有盐,也比生吃不知好吃多少倍。

    几个小时后,他们烤完了全部的土豆,衣服也都烘干了。脱离险境后的放松,身处暖房的惬意,让他们仨很快就歪靠在小道房的墙壁上呼呼睡去。

    这一夜,是他们三个人离开呼和浩特后吃的最好、最饱,也是睡得最香的一个夜晚。

    “真舒服,我都不想走了。”

    “真是奇了怪了,怎么一夜都没有人来?这里不会没人管吧,要不我们就在这呆几天,反正有那么多的煤炭,烧完我们再走?”

    金明水仙伸个懒腰,王岩也想在这好好歇息歇息。

    “算了吧,这里再好,也不是久留之地,我们们趁着有这么多土豆,能走多远走多远。别到时候没吃的,想走都走不动。”

    肖尧的话,打破了他俩的臆想,他们在小屋的水龙头下洗了脸,喝着水,再吃点土豆,整装又出发。

    冰冷无情而又漫长的铁轨,仿佛无限的延伸着,铁路两侧看不见任何村庄。

    他们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走了这么远都不见人家,那一块土豆田是谁种的?那个小道房炉火烧着,为什么从他们进去到天亮,十多个小时都不见一个人来。

    等到金明终于穿上裤子的时候,也预示着他们的储备食品吃光,饥饿再次威胁到三人身上。但此时他们没有一个说出来,唯一的信念就是走啊走,向着几千公里外的家乡,执着的行进着。

    在他们三递交信件给旅馆警察的第三天,食堂的王叔叔和金明的父亲一起来到呼和浩特,找到了他们仨离开前居住过的旅馆。

    旅馆的经理把三人丢下的物品和给警察的一封信,全部交给王叔叔和金明父亲,但却是说不知道他们仨此时身在何处。

    金明父亲看到儿子的物品,抱头就哭。他也已经知道,这三人逃跑的根源,是自己的儿子和人打架。肖尧和王岩两人也是为了帮金明打架而受到了牵连。

    王叔叔千里迢迢赶来,没见到肖尧,心里非常着急。他先发电报回去,把这里的情况对肖厂长做了汇报,等到肖父回电让他们回去,他俩才踏上归程。

    金明的父亲本想留下来,就在呼和浩特附近寻找宝贝儿子。后来在王叔叔的再三劝说下,才依依不舍的跟着王叔叔一起回去。

    在回程的火车上,金明父亲是唉声叹气,一直埋怨自己把这个独子看得太惯,如今下落不明,害人害己,让几家人都操碎了心。

    家里乱成什么样,一直在野外沿着铁路行走的三人毫不知情,他们也顾不上去考虑这些。

    每当三人因劳累而走不的时候,肖尧就会拿出临行前周薇爱送他的手帕,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每次也只是看看就收起,从不说一句话。

    只不过曾经崭新的手帕,装在口袋被雨水打湿,再经他洗净烘干之后,已经变的皱巴巴的,失去了原有的色泽。

    又是两天下来,三人再度被饥饿困扰,体力透支的特别厉害,走路也显得尤其无力,缓慢的不能再缓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