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土豆包子荞麦面-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二十三章:土豆包子荞麦面

    傍晚,肖尧来到路边坐下,招手也让他俩过来休息。

    “这里是个大弯道,火车到这里肯定会开的很慢,我们在这里等货车来了就扒火车。爬上去找到有运送吃食的,我们就弄点下来吃饱再走。”

    他们离开山涧后,又走了几天,自吃完烤熟的土豆,就没有找到什么垃圾食品,肚子里的水分,也早已耗干。肖尧在这个铁路拐弯的地方,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唉,我们真傻,走了这么多天,怎么就没想到扒火车呢?”

    “不是没想过,我担心危险,我只扒过汽车,现在不是饿极了,我也不会选择扒火车弄吃的。”

    王岩看看肖尧,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他发现铁路弯道确实很大,才慢慢的说道:

    “嗯,这里弯道这么大,火车开到这里肯定会很慢,金儿子应该没问题吧?”

    金明被王岩小瞧,心里很不服,但是肖尧和王岩两人滑下悬崖都毫发未损,只有他一人因衣服没包好,划破了手掌,如今才刚刚长好,现实摆在这,狡辩也没用。

    “我打架没你俩厉害,跑步不见得比你俩差,我也扒过汽车。”

    根据肖尧的提议,三人就这样坐在弯道处等候火车。首先过来的是一辆客车,他们大呼小叫对着车窗要吃的,但没有一人从窗口丢下食物,他们只能失望的看着火车远去。

    再过来的是一辆运煤的火车,一节一节车厢连接得很长,有五十多节,足足比客车长了一倍还有余,三人坐在铁路边动都没动,嘴里数着车厢,看着运煤车慢慢腾腾的喘着粗气,吃力的从眼前爬过。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三人都等得快绝望的时候,又一列火车开来,货车车厢不像运煤车都装满堆得的冒尖。

    “我俩分开扒,有吃的就往下扔,然后回来捡。”

    金明手上外伤刚愈合,肖尧担心他的安全,不准他扒车,只让他跟着火车跑捡东西就行。

    肖尧运气不错,他爬上火车,在翻到第二节车厢时,就看到里面码放着一筐又一筐的苹果,他欣喜的抓起一个就塞进嘴里,然后抱起一筐苹果,就想往火车下扔,可惜的是,高高的车厢,他根本就扔不出去。

    肖尧想喊王岩来帮忙,但不知道他在节车厢,他只好把苹果筐垒上两层,艰难的攀爬上去。

    等他站上去想够下面一筐苹果仍下去时,火车一个摇晃,他“咕咚”一声,一头栽了下来,嘴里咬着没吃完的苹果,也不知道甩哪去了。

    虽说摔下来的高度不高,下面又都是装着苹果的柳条框,但肖尧也被隔的龇牙咧嘴,头上直冒冷汗。

    肖尧害怕在车上时间太久,被火车带走太远,又怕火车提速下车不安全,无奈之下,他只得脱下上衣,兜了十来个苹果,跳下火车。

    他在跳下火车前,先把兜着苹果的上衣扔了下来,一下火车,他就赶紧寻找四下滚落苹果。

    “哈哈哈,有苹果吃。”

    肖尧还在寻找,王岩和金明就跑了过来,他俩都不帮忙寻找,一人从肖尧手里抢去一个就吃。

    “快帮着找找,还有。”

    肖尧虽说没有时间在火车数数拿了多少下来,但他现在只找到五六个,相差太多,他知道这么点数字肯定不对。

    “唔唔。”

    两人边吃边哼哼着,帮忙扩大寻找面积。最终只找到九个苹果。

    “你怎么那么扣呢?一人就正好三个?又不要你花钱买,怎么不多弄一些下来?”

    王岩嘴里嚼着,一手拿着半个苹果,另一手上抓着两个,不清不楚的埋怨起来。

    “你还说,为了想弄一筐苹果下来,我差点没一个跟头栽死,你呢?弄到什么了?”

    “狗屁,我翻了三个车厢,两个是机器,一个是塑料管,我没敢再找,就跑下来了,金明说你没下来,我俩就跟着火车跑,没想到你弄到苹果了,早知道我俩都上去就好了。弄一筐下来,够吃好几天的。”

    火车早已经跑的没影了,这是再想别的都是枉然。

    “走,我们继续向前走,等走累了,再找个弯道等货车。”

    平均分配的三个苹果,没有一个人提议哪怕留下一个明天吃,都狼吞虎咽的一顿吃光。

    “肖尧,怎么远处老是看到那么多的围墙,是不是里面种着什么庄稼?”

    金明的这一发现,肖尧也早已看到,那些围墙,不但走个把小时就能看到,而且高矮长短不一,肖尧一直认为那是什么废墟,加上离着也远,就没有想过前去查看查看。

    这时受到金明的提醒,他们商量一下,就离开铁路,一起向着远方的围墙走去。等三人走到近前。才看明白,这哪里是什么围墙啊,分明就一个村庄的住户。

    这里的房屋和南方大不相同,他们所见过的房屋,屋顶都是两面反水的等边三角形,前有门后有窗,方便空气流通。可现在他们说看到的房屋,却全部都是一面屋顶反水的直角三角形。

    他们眼里看到的围墙,就是房子靠北的一面墙体,在这墙体南边,建有半边小屋。就像他们那所建的披厦,只在南边边留有一门供人进出,根本就没有窗户。

    那位于北边墙体,比之南墙高出一倍有余,也更加厚实,即为阻挡风沙,也为挡寒。肖尧他们来到的这个村子不大,不到二十户人家,整个村庄给三人留下的记忆就是非常萧条与破败。

    “呵呵,这里有人家,我们要是在铁道边被活活饿死,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村里突然闯进三个说话听不懂的外地少年,引得不少村民都好奇的前来围观。由于语言不通,也没问出村名。肖尧只好一手平放嘴边,一手在平放的手掌上做着往嘴里扒拉食物的手势。

    善良的村民看懂了,有几人转身回家,有的拿来荞麦面,用白开水搅拌一下给他们吃,有人拿来麦面做的灰白色的包子,等着他们吃完不够再送上。麦面食品在那时的村庄,也属于上等细粮。

    用荞麦面加水拌的面太干,三人就着开水和干炒无油的土豆丝,也难以下咽。看到包子,他们都以为里面有肉,三人连忙把仅有的三个包子瓜分,张开大嘴就咬。

    这一口咬下之后,三人互相看了看,眼角同时露出失望的苦笑,包子里面的馅不是他们所期待的肉馅,同样是没有丝毫油星的土豆丝。

    几家凑合起来,终于让饿狼一样的三人吃了个饱。肖尧看着他们的家境以及大人小孩身上的穿戴,就知道这些人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吃饱之后,也没敢再做逗留。

    他们都很清楚,在这样的村庄,多吃谁家一口,他们家人就要少吃一点,即便肖尧想用金钱来弥补,但口袋里仅有的六分钱,他也拿不出手。

    三人吃饱,诚恳的感谢了村民的厚待,再次向着铁路边走去。

    肖尧真的很感激这个不知名村庄的善良村民,虽然他们招待肖尧三人吃的,是没有油星的土豆丝和荞麦面,最好的也就是如今都不见到有人吃的土豆丝馅的灰面包,但那就是他们最好的主食。

    招待一个人,不是看你用什么食物,而是看你用什么样的态度。最为主要的是真诚与关怀,即便穷困潦倒的村民与肖尧他们语言不通,但都无私的给予了他们。

    “哈哈哈,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刚吃了包子不久,就看到车站了。”

    肚里有食心不慌,吃饱喝足好赶路。三人离开村庄没走多久,拐过几个弯,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小车站,王岩开心的大笑起来。

    肖尧和金明同样也很高兴,三人加快脚步,顺着铁路就走上了小小的站台。

    在农村的小车站,不像城市的车站封闭严谨,他们在站台上没呆多久,就来了一趟南下的客车,竟然没人查票检票,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混进车厢再说。

    “我们到终点站下车之后,你俩不要乱跑,跟着我顺着铁路往外走。若从出站口出去,被查到我们没票,肯定会把我们送到遣送站去,那就跟我上次去上海一样,又会被遣送回家了。”

    因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离终点站有多远,肖尧一上车就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他俩,免得到时间仓促出乱。

    “那火车上查票怎么办?”

    金明想起他们从省城到北京的时候,火车半路上曾经查票,心里没底。

    “遇到查票我们就躲厕所。”

    肖尧说完,示意不要再多说,防止被别人听到。三人瘫坐在车厢连接处的过道上,一起闭目养神,可没一会都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肖尧被闹哄哄的声音惊醒了,他睁开朦胧的双眼,才发现火车停了下来。整个车厢里的旅客,都拿着行李准备下车。

    “快起来,到站了。”

    肖尧一惊,赶忙把他俩喊醒,心里暗暗庆幸,幸亏没遇上查票,要不然三人睡得跟死猪似的,还到哪去厕所躲避查票啊。

    三人走出车厢,没有跟着人流一起走。别人都是涌向出站口,肖尧却带着他俩,顺着火车头的方向往前走。只要走出车站的管理范围,他就不担心会被车站人员抓起来遣送回去了。

    苦熬了这些天,又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肖尧觉得离北京应该不远了,离家也越来越近,三人兴致勃勃边走边聊。

    “站住!这里不能出去,你们仨往回走。”

    就在三人聊得开心时候,一声大喝传来,吓得三人四下观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