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逃票坑人有商量-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二十八章:逃票坑人有商量

    相比于来时胡吃海喝的潇洒,肖尧三人现在就是戏曲里落难的公子。

    那时的他们刚出家门,虽说也带着逃跑的郁闷心情,但口袋里有着大量的金钱供他们挥霍,也有着对首都的向往和对到达目的地的期盼,可说是意气风发。

    而在经历这短时间的逃亡,历经惊险,受尽磨难之后,一切的期望全部破碎。钱财花光,行李丢尽,三人都仅剩穿在身上的一套脏衣,外人一眼看去,就跟三个长期在外的流浪儿无疑。

    他们来北京的时候旅客很少,而此时从北京回去人很多。列车行进到济南时,车厢已经是人满为患,不但座位上坐满了人,就连过道也被人或坐或站挤满,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肖尧见车厢里挤满了人,估计不会再查票了,可他刚想到这里,广播就开始喊查票,这是怕啥来啥,肖尧赶紧起身去往厕所,王永和金明也站起来跟随。

    运气好挡都挡不住,肖尧来到离他最近的厕所,没想到这么多人,厕所是空的,他连忙进去,看到前面已经有乘务员在查票,急忙把王岩和金明也让拽了进去。

    小小的卫生间,里面挤满三个男人,三人等于是挤在一起。不过好在别人都在翻找自己的车票等候查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三人的行为,否则又会引起别人的猜忌。

    肖尧把厕所门反锁过后,三人在里面你望我,我望你,都不敢说话。没一会,他们的头上都冒出了汗水。

    “呯呯呯。里面的人快点,查票。”

    良久之后,厕所门被人敲响,好听的女声穿了进来。

    “我刚进来,肚子难受,我从门缝把票给你看一下吧。”

    肖尧装出难受的声音,不待乘务员说话,就把站台票从厕所的门缝伸出去一点点。他不敢站台票伸出太多,一是防止票被乘务员抽走,二是不能把站台票的字样暴露出来。

    “好了,我看到,需要给你找医生吗?”

    乘务员见到票头,就认可了,还关心的追问了一句。

    “哦,不用了,谢谢。”

    乘务员查到厕所,她负责的车厢基本结束,在听到肖尧说不用之后,她稍微站了一会,这才又在人群中艰难的往回走。

    “我们不能一起出去,我先出去,你俩也一个一个出来。”

    听到乘务员嘴里不停的:“请让一让。”声音远去,肖尧吩咐他俩一声,才打开门,走出快要把他热疯了的卫生间。

    可能是上下人员太多,亦或是铁路繁忙的缘故,这趟列车晚点的狠厉害,到达省城的时候,已经第二天的下午了。

    “大哥,一会下车,我把你这个抱扛着,让他俩帮你抬着一个蛇皮包,扁担和插着火钳的包你就自己拿着,别让他俩把东西弄掉了。”

    这样的安排,是肖尧早就想好的,一根扁担外加丫里丫杈的蛇皮包,铁匠拿起来一定不好走路,在拥挤的人群里,他就能根据需要,带着王岩和金明跟铁匠保持合理的距离。

    “行行,好好。”

    有人帮忙已经感激不尽,铁匠大哥哪里还会有意见。他连忙站起来,把大黑包和一个蛇皮包拖过来,交给肖尧他们三人。

    下车的人流,永远是拥挤不堪的混乱,肖尧他们等了许久,才离开车厢。

    来到月台上,肖尧吧笨重的黑包看在肩头,带着王永和金明前行,看到铁匠离远了,就停下等他,始终把距离保持在五六米的范围内。

    铁匠先前还有点害怕他们把自己东西搬跑了,在连续几次看到肖尧见他落下,都带着两人站那等候,他的心完全放了下来。

    等到肖尧带着王岩和金明来到出口检票时,检票员问他们要票。肖尧说在后面,并且对着后面喊一声:

    “大哥,他们在查问呢。”

    铁匠大哥一听,连忙把手里的扁担举起来,大声应道:

    “是我的。”

    验票员因为出站人太多,他不能让肖尧他们堵住道口,后面也有人搭话,他就把肖尧三人放行了。

    肖尧一出站口,要都没弯,直接将肩头上的皮包丢在地上,然后甩开两条腿,玩命的向着正对车站的道路跑去。

    而王岩和金明见肖尧率先跑路。两人也是丢下手里蛇皮袋,一左一右,拼了命的奔跑起来。看着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不管是跟在后面的旅客还是已经出站的旅客,都被惊得站立不动,一起猜测起来。

    这还是肖尧在车上就安排好的逃跑路线,三人分开,不能一起跑,汇合的地点就是金明那晚等候肖尧和王岩要钱归来的公园大门。

    肖尧首先跑到车站最近的一个粮食加工厂,他的一个小舅在这里上班。他这时候顾不得多想,他钻进小舅的更衣间,没见到小舅。

    肖尧没有心思去找小舅,把他的衣服拿来换上,看到边上有个墨镜,他正好拿过戴上。

    这样一来,他前后就像换了个人,想必也不会有人认出他就是刚刚逃跑的人。随后,他晃晃悠悠的回到车站,当然是为了查看王岩和金明的情况。

    肖尧在出站口转了一圈,没见到王岩和金明,他又来到到车站派出所,老远就看到那个倒霉的铁匠,被抓在里面痛哭流涕。

    肖尧为了不被铁匠发现,他绕道躲过门口,靠在墙边偷听。

    “跑掉的三个人,一定是他的同伙,太可恶了,一张票上四个人,真不知到那头是怎么放进来的。”

    里面没人说话,只听到铁匠哭泣的声音,而外面却来了一个警察和一个穿铁路制服男人。肖尧站姿身子,假装路过。

    “这人也不像惯犯,让他补上三张票算了。很可能他也是被骗了,他们只是帮他搬行礼认识的。”

    听到警察这样判断,肖尧在心里对他竖起大拇指,他也想去找小要钱去为铁匠补票,可他在异乡到自己是被警察抓捕逃跑的人,只好缩头离开。

    这一趟探查,发觉她两人没被抓住,肖尧只能踏实不少。他又回到食品加工厂,要换回自己的脏衣服。因为小舅干活穿的衣服也不干净,他穿在身上太大,也很难受。

    “二子,你这段时间跑哪去了?家里都找翻了天,快跟我回去。”

    肖尧再次进到小舅更衣室的门,被他小舅撞个正着。

    “小舅,我这就回家去。你让我跟你到哪去?”

    “你怎么搞成这样?你妈都快急死了,你爸派人在到处找你,你不要再贪玩了。”

    小舅被肖尧这么一说,放弃了先前要押送肖尧回家的想法。憨厚老实的小舅,哪里知道这是肖尧的缓兵之计。

    “小舅,有钱吗?我没钱买车票了。我来找你,就是要钱买车票的。”

    小舅信以为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准备给够肖尧买车票钱就行。谁知肖尧一把全抓在里,嘴里还不满的说道:

    “小舅,你就这么几个钱,你还数什么数?难怪舅妈不给你钱,你也太抠门了。”

    肖尧抓过钱,把小舅的衣服换下,招呼一声就要出门。

    “二子,快点回去啊,别再让你妈烦神。”

    “知道啦。”

    肖尧头也不回的答应一声,急吼吼的去往公园门口,去找王岩和金明二人。

    远远的,肖尧就看见王岩和金明二人坐在公园大门的拐角,他俩都很颓废,看到肖尧过来也不起身,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怎么了?这都到家了,还这么阴死阳活的,饿了吧?我们先吃点去。”

    郭大雨送给他们的面包,昨天就已经吃的光光的,在火车上这么就,也就是靠饮水充饥。这会听肖尧说能去吃东西,两人立即来了劲头。

    “唉,肖尧,我差点就被吓死了,那个警察要是再不拐弯,我就要自首了。”

    王岩还没起身,就开始倒起了苦水。

    “怎么回事?你被警察盯上了?”

    一听王岩说警察,肖尧也很紧张,他四下看看,拉着二人拐进大路边的小道。

    “我出门就往右跑,没跑几步就看到一个警察,他骑着自行车,不紧不慢的跟着,我想使劲跑又跑不动,我看他,他也看我,我越跑腿越软,我想他就是要等我跑不动了,好不费劲的抓我。”

    “白痴,你不能站下等他过去啊。”

    肖尧没好气的骂他一句,那只王岩却更来劲了。

    “你说的轻巧,我不跑,难道不怕后面有人追吗?要不是他在我想自首的时候正好转弯走了,我现在就在局子里,看你怎么办。”

    肖尧带着两人来到医院西门的一个小面馆,这个时间,虽说不是饭点,但小店里食客还有一桌。但面店老板看到三人如此模样,就不愿接待,王岩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

    “你他妈的要是敢狗眼看人低,老子现在就废了你,反正已经这样了,就不在乎多打死你一个。”

    王岩这话可把小老板给吓坏,赶紧点头哈腰赔不是。肖尧上前拉开王岩,冷冷的说道:

    “我们饿极了,你多做点,就这些钱,管我们吃饱就行。”

    肖尧把从小舅那抓来的零钱全部扔给小老板,坐在一边看着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