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到家掉进温柔乡-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三十章:到家掉进温柔乡

    从张晓雅和周薇爱的口中,肖尧得知自己大学预选考试已经通过了,却被学校开除不予参加全国统一考试。他在一阵恍惚之后,也忘记了催促两个妹妹回家。

    遥远的天际,泛起微弱的亮光。此时,一阵急促的跑步声传来,肖尧和张晓雅她们都吃了一惊。就在他站起来查看的时候,传来王岩的大喊声:

    “肖尧,快跑!”

    肖尧不明就里,但见一条黑影在马路上急速跑过,后面跟着一个黑影紧追不放。肖尧知道前面那人一定是王岩。他抬腿就要跑路,却被早已紧紧抓住他衣服的张晓雅和周薇爱扯住不放。

    “肖尧哥哥,这次不管你跑到哪,你都要带着我。”

    “肖尧哥哥。”

    两人不放手,肖尧又不会对她俩动粗。还没等肖尧来耐心劝导,跟在后面的黑影却转向了肖尧所在的打谷场。

    “肖尧,别跑了,我爸妈都快急死了。我求求你,求你把王岩喊回来,我弟弟说了,只要你不跑,他就不跑。”

    王岩大哥,堵住打谷场唯一的一条出路。肖尧身边的小雅和小爱,仍然紧紧抱着肖尧胳臂不放。

    “你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了?”

    “我听到他房间有动静,就起来把他堵在房里,我拦着他不让走,可他就是要跟你跑,我鼻子都被他打出血了。”

    原来王岩想偷偷摸摸回家找几件衣服,他在自己单独的厢屋翻找,没想到惊醒了睡在主屋的大哥,被他起来堵个正着。拉扯中,他一拳挥在大哥的鼻梁上,趁着大哥捂鼻子就跑。

    借着微弱的晨光,肖尧看到王岩大哥半边脸都是血迹。他此时道路被堵,身边有两个妹妹拽住不放,关键是肖尧又不能对她俩动粗,他就是想跑也跑不掉,。

    “我不跑,你去把王岩追回来吧。”

    肖尧是想先支走王岩大哥,然后再摆脱张晓雅和周薇爱跑路,但王岩大哥却站着不走。

    “小雅,小爱,你俩帮我劝劝肖尧,别让他走,只要他不走,我弟弟就跑不了,我也才能给我爸妈有个交代。肖尧,你就可怜可怜我爸妈吧,求你别带走我弟弟,我妈都病倒了。”

    王岩大哥说到这里,直挺挺的跪在肖尧面前。他这一动作,当时就把肖尧吓坏了。他连忙上前,扶起王岩大哥。

    “你这是干啥?快起来。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带走王岩。但我要走,金明还在等我,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肖尧哥哥,我不让你走!”

    “肖哥哥,我跟你一起走。”

    肖尧话音刚落,张晓雅和周薇爱几乎是同时说出口。

    天渐渐的亮了,王岩远远的站在马路上,看着肖尧这边的打谷场,见到肖尧被困住走不掉,他也站着不动。

    “肖尧,你把他喊回来好吗?我喊他,他肯定不会回来的。”

    肖尧无奈,只好对着王岩招招手,王岩呆站了一会,还是慢慢的走了回来。

    “大哥,你不要坏我的事,我们都计划好了,我是肯定要跟着肖尧一起走了,你要是再拦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站到打谷场的路口,王岩就对他大哥讲狠话。他很自责,若不是他不小心惊动了哥哥,就不会有现在的被动局面。

    王岩大哥知道他现在是在气头上,也不和弟弟计较。只要能控制住肖尧,他弟弟就跑不了。

    “王岩,趁现在天还没亮,你先和你大哥回家洗洗,我也去洗个澡。”

    肖尧很无奈,他现在要是急着走,王岩一定会跟他哥哥闹僵,而且他还背着一个带走他弟弟的恶名。王岩回家想换衣服没换成,和肖尧一样还是脏兮兮的,他看了也于心不忍。

    “好,但是我跟你说,你别想丢下一个人跑,不然的话,兄弟就没得做了。”

    王岩丢下一句话,气鼓鼓的首先向镇上走去。晨光放亮,肖尧不敢多耽搁,也示意张晓雅和小爱一同回去。

    “谢谢你,肖尧,我先回去了。”

    王岩大哥对着肖尧说一声,紧追弟弟而去。

    “小爱,你带肖尧哥哥先去你家,我拿那钥匙。”

    张晓雅对着小爱使劲眨眨眼,也立即跑着跟了过去。她俩已经看到肖尧脏的不成人样,她说回去拿钥匙,也是回去让自己的父亲赶去给肖尧家里报信。

    周薇爱看懂了小雅的意思,在张晓雅离开后,她不顾肖尧脏不脏,只是把他的胳臂抱得更紧,身体也微微发抖。

    “小爱,你放开我,别把你衣服弄脏了。我答应你,不会跑的。”

    周薇爱颤抖的身躯,泄露出她害怕肖尧跑掉的心情。肖尧只好给他保证,打消刚刚想趁机逃脱的想法。

    晨光放亮,周薇爱看清了肖尧的一切,她心里难受至极。一个月不到,肖尧瘦了很多,长长的头发很脏也很乱。由于长时间没洗澡的缘故,即便在昏暗的晨光下,也能看清他脸上一块一块黑黑的污迹。

    “我不放,你跑不跑我都不放。你就是再赃、再难闻,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小爱倔强的一直抱着肖尧的一条胳臂不放,他俩来到小爱家时,张晓雅已经提前赶到了。桌子上放着她从家里拿来的一套父亲的衣服,她本人已经在厨房烧一大锅水。

    “小爱,水已经热了,你来烧水,我先帮肖尧哥哥洗头。”

    “我不,我也会洗头。你看看你,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叫你带着我一起你还不愿意,看你把自己糟蹋成什么样了。我看到你寄回来的照片就生气,到天津去玩都不带我。现在看到你这样子,我更生气。”

    周薇爱任性的不听张晓雅指派,她红着眼,忍着泪,嘴里不停的抱怨着。她三下五除二就把肖尧身上的外衣全部扒干净,全身只留下一个裤衩,而且顺手把他脏衣服直接扔到外面的垃圾箱。

    “别啊,手帕还在里面。”

    半**的肖尧不敢出门,但周薇爱理都没理他,扔完衣服回来,随手就把门关上。

    “那手帕还能用吗?你都知道心疼手帕,还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难道人还没有手帕值钱?”

    周薇爱生气,是因为她心里难受。张晓雅也不想在这时候找霉倒,她端来一盆温水放在凳子上,对着肖尧做个鬼脸,转身又去厨房烧水。

    肖尧老老实实地弯腰低头,像个罪犯一样,把头顶深深的埋进水里。可他等候半天,小爱并没来帮他洗头,他拿起放在边上的香皂就要自己动手。

    “你放下,别那么急着洗,先放水里泡一会。”

    发泄了一通之后,周薇爱火气消了一些。她站到肖尧身边,抄水给肖尧洗头。可刚抄两下,周薇爱吓得一声惊叫,把张晓雅都吓得跑出来问怎么了。

    “他他头发里有小虫,生虱子了。”

    “他这么脏,不生虱子才怪。你去把篦子拿来,我来给他篦篦。”

    张晓雅不满的白了她一眼,嘴上不埋怨,心里却不饶:叫你烧水不干,见到虱子就吓成这样。她随手推开小爱,拿起香皂就往肖尧头发上抹。

    接过周薇爱找来的箅子,张晓雅一排一排的为肖尧打理那长长的头发,重复箅了好多遍,确定把虱子都篦完了,她才放心给肖尧洗净皂沫。

    在外流浪接近一月的肖尧,一回到思路镇,就享受少爷般的待遇。虽说耳朵被埋怨出老茧,但那一股被珍爱的暖流,一次又一次的冲刷着他有点麻木的心境。

    周薇爱把烧好的热水,倒进一个大木盆。肖尧拗不过,只好依着她俩穿着裤衩坐进盆里,周薇爱在给肖尧擦洗后背之后,看着那发黑的一盆水,差点没被恶心的呕吐起来。

    “真是太脏了,你自己就不难受吗?快起来,再换一盆水。”

    肖尧等她俩换了一盆水,在第二盆水里洗净之后,浑身清爽的他进到周薇爱的房间,她俩已经把床铺整理好了。

    好久没有享受在床上睡觉的肖尧,又走了一夜,此时洗浴过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床上不久便呼呼睡去。

    看到肖尧如此疲惫,又是那么憔悴,张晓雅和周薇爱坐在床边,几欲泪流。天亮之后,两人去街上买来早点,可肖尧沉睡不醒,她俩也不忍心叫醒他,只好放那,等他睡醒再吃。

    肖尧这一觉就睡到午后,等他迷迷糊糊醒来,听到客厅的说话声,心里一下惊慌起来。

    “肖厂长,二子睡到现在,还是把他叫醒吃点东西再睡吧。”

    说话的声音,肖尧一听就知道是父亲厂里厨师王叔叔发出的,更让他害怕的是王叔叔嘴里的称呼。肖尧立即清醒过来,心里直呼:

    完了,这一觉怎么睡得这么死,老爸怎么都赶来了?他现在被堵在小爱房间,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他很快想到,这一定是王岩大哥去送的信。

    他不是没想到过这一点,他准备找小爱或者小雅弄点钱就走。

    可是,自从进了小爱的家,一直被两个妹妹那么柔情的伺候,嗔爱加抱怨,恰似进了甜美的温柔乡,最后倒床就睡到现在,他的想法根本还没有机会说出来。

    他忍着饥肠辘辘的难受,闭着眼在床上装睡,只听肖父说道:

    “金家的小子还在县政府,你们现在开车去把他带回来,我在这等,看看他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

    老爸的话传进肖尧耳里,他很清楚,流浪生涯就到此结束了。王岩肯定是被他老爸逼着把一切都交代了。可唯一让他感到不解的是,怎么就没听到王岩说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