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六百三十二章:晚餐桌前就挨训-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敌六百三十二章:晚餐桌前就挨训

    看到小时候就算是跌破头,伤口深可见骨都没有哭一声的儿子流泪,肖母心里非常难过。

    她把儿子流泪理解成是儿子在外受了极大的委屈,这一切都是肖尧父亲对他日常管束太严的错,使肖尧在外犯了错才不敢回家。

    看到阿姨气呼呼的去找厂长算账,小玲赶紧对着肖尧吐了下娇舌,也赶忙跟在后面跑去当灯泡。阿姨和厂长吵架,只要她在场,就不会太激烈。如今肖尧回来了,她可不想看到未来的公婆真的吵起来。

    相对于小玲担心,肖尧是一点不担心。他回来了,吵架的基础已经不存在,母亲现在最大的心愿不过就是为肖尧多争取一些宽大。

    肖母去找父亲麻烦,也是找个借口,逼迫肖父多给孩子买点大鱼大肉补补身子。

    其实,即便肖母不去争取,肖父也不会忽视给儿子调养。他不让肖尧回家而把肖母接来的原因,就是这个道理。他把肖尧留在厂里,也是为了更加方便照料他,只不过父亲不像母亲,什么事都要说出来。

    母亲做事,大都喜欢先说后做,而父亲则是做了不说。这也是父爱如山的一个侧影。

    没多久,小玲就回到房间,嗔怨的说道:

    “阿姨去吵架是假,逼着厂长给了五百块钱,说是给你买东西吃。三百都不行,你跑一次回来,还成大功臣了。都是阿姨把你惯坏了,还让我以后好好管管你,我怎么管得了你?”

    面对小玲的娇嗔,肖尧心头泛起无限爱怜,他轻舒手臂,揽住小玲的柔软而又纤细的腰肢,情不自禁的在她白净圆润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别闹,被你妈看见,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小玲有点担心的挣开肖尧的手,她看了一下门口,离开肖尧稍远一点距离。

    “我听说你们这次回来,是没钱了才跑回来的,是真的吗?”

    肖尧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何意,再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就老实的点点头。

    “哼,这么说你们要是搞到钱了,你还不会回来了,还要跑?这才多长时间,李老师那三千块钱你们就花完了?吃钱也没这么快吧?”

    在小玲想来,三千块钱,是她十年的工资总和,至少够她一家五口生活五年还好好的,他们仨也太能糟蹋钱了。

    “你懂什么,穷家富路,在外面什么都要花钱,我们到了呼和浩特就没钱了,我们回来,都走了好多天,差点没把命丢在荒山了。”

    “你还知道说,你发电报回来要钱,厂长说你们有了钱,肯定又会跑得没影了,他不给你汇钱,立即让王师傅和金叔叔去追你们,谁知道他俩到了你们又跑了。你们要是老老实实在那呆着,怎么会受这罪?”

    小玲说到这里,既有心疼也满含抱怨,在得知王叔叔从呼和浩特回来,说肖尧他们又跑了的时候,她当时的心都凉透了,以为至少一年肖尧都不会回家了。

    可小玲话刚说完,小玲的房门就被突然推开。

    “肖尧,你回来了,你跑出去这些天,可把厂长和阿姨给急坏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来人正是厂里的采购员朱久勇,他满脸含笑的问候着。肖尧对她这样不敲门就进来很反感,但这毕竟不是他的房间,只是对他点点头表示感谢。

    小玲很想斥责他不敲门就闯进来,可她见朱久勇进来就关切的问候肖尧,到了嘴边的气话又咽了回去,只是皱着眉头说道:

    “肖尧刚回来,他很累,不想多说话,我们出去,给他休息会。”

    小玲是不好意思赶他一个人走,就婉转的提前出门,等朱久勇出来,直接把门锁上。然后理都不理朱久勇,转身去厂长办公室。

    “小玲,我是担心你,是为你好。”

    朱久勇跟在小玲后面没有离开,可他的话直接被顾玲忽视。

    小玲一直很烦朱久勇,他明知道自己和肖尧之间的关系,可是他仍然对她死追烂打纠缠不放,今天这么无礼的闯门而入,她气得连呵斥他的话都懒得说。

    小玲走后,肖尧一个人在她的房间倒也安静,也许是这些天体力透支太过,也许是回到家,心里彻底放松,没过多久,他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肖尧,你醒醒,该吃晚饭了,厂长让我来叫你去吃饭。”

    尚在沉睡的肖尧,被顾玲叫醒。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茫然的问道:

    “我又睡着了?我现在怎么这么能睡?”

    “我开门你都不知道,要不是厂长让我来叫你,我还想让你多睡会。我们快去吧,吃完再睡。”

    小玲就像伺候病人一样,来到床边扶着肖尧坐起来。

    “我现在不想吃,还想睡觉。”

    “肖尧,是你爸叫你去。大家都知道你回来了,早就要来看看你。我说你在睡觉,才没人来打搅。现在小食堂里都坐满了人,就等着你去呢。”

    小玲生怕肖尧又躺下不走,赶紧把事情的严重性摆明。可谁知小玲不这么说还好,听她这么一说,肖尧把小玲扶着的手甩胳膊让开。

    “看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我不去。”

    本来已经准备出门的肖尧,这时反而一屁股坐到床上,任凭小玲如何劝解都不再起身。

    他知道大家来看他是关心他,可他不愿在这种情况下去听别人问寒问暖,自己还要不厌其烦的去感谢。最主要的一点,是他不想被父亲在大众场合下教训。

    “小玲,二子怎么还没出来啊?顾叔叔、王叔叔和蔡叔叔他们都等着你呢。”

    肖母没有进屋,就在门外问了声,她知道小玲和儿子都在房间。

    “阿姨,肖尧刚睡醒,还没精神,我们马上来。”

    小玲进来喊肖尧,门只是关了一半虚掩着,她站起来走到门外,想让肖母进来喊肖尧起床。谁知肖尧跟在她后面就出来了。

    “妈,我现在还不饿,想继续睡觉。”

    “走吧,你爸说你回来之前,从一大早就睡到下午,你现在醒了,先去吃,吃完再睡。大家都等着呢,别让你爸又有借口拾掇你。”

    肖母把话说到这份上,肖尧再不想去,也没有理由拒绝了,即使有理由,他也不敢不去。父母都发话了,他要是还硬撑着不去,那就是忤逆不孝。

    肖尧十分不情愿的跟在肖母后面,由小玲半拉半拽来到厂里的小食堂。可没等肖尧和长辈一一见礼,就听肖父喝到:

    “怎么叫你吃饭,还要用轿子去抬你才行啊?为了你一个人,大家等了这么久,你还寡着脸给谁看?一点都不省心的东西,回头我再好好收拾你。”

    看到肖尧那张脸,就像谁借他两百美元还了两百人民币一样委屈,肖父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个老东西,孩子才起床,不新醒,哪里就寡着脸了?要不是你整天不给儿子好脸色,他会跑出去吃苦受罪吗?你要是看我和儿子不顺眼,我们现在就回家,不在你这碍眼。”

    肖母说到这里还不解气,她把肖尧和小玲归坐到最下首,接着又说道:

    “我儿子哪里不好了?你问问他们,可有对长辈无礼过?他在家门口辈分小,那次不是是大还大,是小还小,你还想怎么样?你要是敢再收拾我儿子,把我儿子逼跑了,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跟你没完。”

    肖母见肖尧一进门就被他爸呵斥,护起犊子来一点也不给肖尧爸这个厂长留点情面。不过,肖尧跑出去这段时间,肖母和厂长吵架,他们都见怪不怪了,但劝架还是必须的。

    “肖尧,吃这个。”

    小玲夹过一个硕大的红烧鸡胗,放到肖尧面前的碗里。她知道肖尧喜欢吃这个,但在酒席上,鸡胗只能给一桌年龄最大或者最受尊敬的人吃的,小玲这么做,已经是违规了。

    小玲的父亲顾叔叔,不满的瞥了女儿一眼,可小玲装作没看见。

    “来,二子,尝尝。这是叔叔特意为你做的红烧肉,我知道你在外面这么久,肚子里油水都耗干了,好吃就多吃点。”

    王叔叔为了缓解小玲的鲁莽,不等大家反映过来,赶紧又给肖尧夹了一块用五花肉做的红烧肉,随即招呼大家喝酒。

    闻着扑鼻的酒香,肖尧也想喝酒,但他面前没有酒杯,只好郁闷的吃着碗里的菜,小玲也不停的帮他夹来。

    “小玲,你和二子先吃饭吧。”

    肖父见肖尧那么不自在,想着让肖尧吃了赶紧走。小玲答应着就要去盛饭,王叔叔抢先去装饭。

    饭后,肖尧没有再去小玲的房间。他和小玲一起来到办公室里间,房间里的床早已经铺叠的整整齐齐,被子还带着淡淡的洗衣粉的香味。

    没一会,吃完晚饭的厂里小青年,都一窝蜂的跑来看望肖尧。肖尧只得陪着他们聊天,回答他们一些无关疼痒的话题。

    “肖尧,你现在名气可大了,我们全大队的人都知道你跑出去了。你妈天天在家请半仙给你摆道场,求神问挂。算命的和半仙都说你在南方,还说你二十天内必回,谁知道你跑内蒙去了。”

    说这话的人叫肖五,他和肖尧在一个大队,年龄比肖尧还要小一岁,但辈分却是肖尧的爷爷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