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忍无可忍伤护法-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三十三章:忍无可忍伤护法

    位于办公室里间的屋子里,此时已经站满了人。他们有男有女,但都属于年轻一代,听完肖五的话,大家掉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算命的就会骗人钱,内蒙明明在北边,他说在南,他们说二十天内必回,这都快一个月才回来,全是胡说八道。”

    “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吹牛百算百准,还怎么自称半仙。”

    一屋子人,都在对算命先生和半仙嗤之以鼻。而此时,一个长相小巧而又略显婴儿肥的女孩走上前来说道:

    “二子,我们村子现在可热闹了,本来就有一个大神在东头给人看病,来人已经够多了,这段时间,大嫂又在西头秦舸半仙办道场找你,你家里每天都是抹席不干。不管真假消息,来了大嫂就接待,谁都知道他们就混饭吃的。”

    “小姑,我妈到哪找到这些算命的和半仙,他们现在还在我家里吗?”

    说话的女孩叫肖颖,在家排行老三,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妹妹。她年龄只比肖尧大一岁,但比肖尧大了一辈,和肖尧住在一个村子,就在肖尧家正南。

    “我不知道,你回来了,他们得知会不会灰溜溜的跑了。但我今天早上来上班,你家门口还围着一大帮人。要不然我回家看看,要是他们还没走,我就回来告诉你。”

    肖颖说完就要走,肖尧想到等她一个来回,一个小时都不够,连忙说道:

    “小姑,我跟你一起回去,这帮混蛋,我在外面忍饥挨饿,他们跑我家里来混吃混喝,要是没走,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闻言,大家都跟着肖尧一起出门,反正现在下班了,都跟着一起去看热闹,也帮个人场。全场最着急的就是小玲,她知道肖尧一犯浑,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来,就想着赶紧给阿姨送信去。

    “小玲,你跟我一起去。”

    看到小玲抽身要走,肖尧哪里不知道她想干啥?他上前一把抓住小玲的一只手,拉着她就走。

    小食堂吃饭喝酒还在继续,肖尧不敢惊动,他带着众人绕开小食堂,没从西边厂大门走,直接从北门大车间出口,一路无阻,踏上回家的路。

    在肖尧家五间正房的前院,一张大桌摆在院子的正中央,上面还放了一张小桌,小桌上,一个三足香炉里插着三根正在燃烧的大香,轻烟缭绕,缓缓的飘向高空。

    香炉两边,分别摆放着几件祭天道具,最大的就是一把木剑,还有一摞碗底大小的黄色的纸张。

    只不过,此时前后院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喝酒划拳的吵闹声,从正屋里传来。肖尧带着一大帮人,直接从后院穿过西山墙,来到前院,看着两张桌子加起来的高台。

    这么多人从后院来到前院,满屋子喝酒的人,没一个人从窗户注意到。他们的心思完全都在吃喝上,也许有人看到,但不是自己家,也懒得过问。

    “轰隆,哗啦。”

    暴怒的肖尧,上前一脚踹翻高台。他在经过厢屋时就看到厨房摆了一桌酒席,现在又看到敞开的三间正屋里摆了两桌,可这些人都是陌生面孔,他一个都不认识。

    他们一个个在那喝的红光满面,大呼小叫,连他这个主人回来,都没人出来过问一下,肖尧已经忍无可忍了。

    “你是谁?怎么敢把神坛踢翻了?”

    首先出来喝问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他是半仙的跟班,对外尊称大护法。见到肖尧把高台踢翻,他目露凶光,恨不得上前把肖尧活撕了。

    肖尧没理他,走到前面,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把木剑,在手里端详起来。

    “放下!混小子,这桃木剑不是你能碰的东西,那是半仙大师祭天用的神器。”

    壮汉嘴里说着不算,手上也不闲着,他跨步上前,劈脸就对着肖尧打出一拳。肖尧扭身闪开正面,用手里的木剑,对着壮汉的手腕狠狠的砍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精致的桃木剑在肖尧一劈之下,劈砍在壮汉的手腕上,应声而断。

    壮汉见大师的桃木剑在自己的眼前断成两截,他这个护法可是严重失职,只见他怒火万丈,来不及查看受伤巨疼的手腕,挥动双拳,雨点般的打向肖尧。

    既然身位护法,壮汉当然会几下拳脚。他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应对一般场合,还是绰绰有余。可现在面对肖尧,他起先看不上眼的瘦小子,竟然连击不中,反而被他连踢带踹,身上中了好几脚。

    “师兄,我来帮你。臭小子,敢毁了大师的桃木剑,看我今天不揭了你的皮。”

    眼见壮汉一人不敌肖尧,又一个三十来岁护法加入进来。看到两人围攻肖尧,小玲担心肖尧吃亏,赶紧大声喊道:

    “别打啦,他是肖尧。”

    “管他是谁,今天敢断了我的仙器,必须严惩!护法,尽快把他给我拿下。”

    在场的人,都只听肖母常说我家二子,没人知道肖尧的大名,一个身穿灰色大褂,看似蛮有仙风道骨的老人,沉着脸怒喝。

    两位护法见大师发令了,更加卖力起来,他俩一前一后夹击肖尧。

    肖尧怒斩大护法,断了桃木剑之后,心里就清醒了许多,他害怕这壮汉又是附近什么叔叔爷爷类的长辈,面对他的攻击,一直遮挡闪躲较多,即便踢了护法几脚,也不敢真下狠手。

    “欺人太甚,兄弟们,我们不能眼看着肖尧在家门口被人欺负,我们一起上。”

    肖五见两个大汉欺负肖尧一个,他一声喊,带着厂里的几个男孩就要上前混战。

    “就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肖尧的对手,他现在还不需要我们帮忙,如果再有人敢上,我们再上。”

    朱久勇出面阻止了大家,他知道肖尧的伸手,现在大家一起上,很可能会造成混乱的局面,把事情弄大。

    他阻止大家上前助拳,又让几人进到肖尧家里去看护房间,不让有人浑水摸鱼,盗走肖尧家里东西。

    唯一和邻居相通的前院大门,早被这些人吃饭前就从里面插死。此时门外居来一众乡亲,他们看到肖尧回来就和半仙大师的两个护法打起来,没一个人出来阻止。

    前院大门是用铁条焊接的花格门,乡邻若想进来,伸手进来就可以打开大门,这门只是为了挡住家畜一类,不会挡住人的进出。

    乡亲们早就对这些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不满,可苦于肖尧母亲念儿心切,一直对他们在这搭台祭天,帮忙寻子信任不疑。

    邻居中有信的也有不信的,但到最后都不再参与,也不在肖尧家里和这帮骗子混吃混喝,就连烧饭也是这帮人自己带来。

    这时见到肖尧归来,他们安心之余,也想让肖尧教训教训这帮外来的骗子,即使有人想进去阻拦,也被肖尧的小伙伴们给拦住了。

    “先生,你给算算,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场中三人在打斗,一众吃客都围在四周看热闹。站在算命先生身边的一个中年妇女,虔诚的询问起来。

    “嗯,打翻了神台,断了仙器桃木剑,我掐指一算,主人家的儿子在外面一定有血光之灾,必须要我施展混天**,方能转危为安,只是代价不小啊。”

    算命先生闭着双眼,两手的的大拇指掐在中指上,摇头晃脑的发表一番谬论。

    他说这番话,别人没有在意,可小玲离他不远,她在紧张肖尧的同时,也听到了算命先生说肖尧有血光之灾,气得她大声反驳道:

    “我看你才有血光之灾,你会算什么命啊?人都站在你眼前,你还咒他有血光之灾,待会有你好瞧的。”

    人都说算命瞎子,瞎子算命,只能说算命的大多都是瞎子,也不一定都是瞎子。

    被小玲呵斥的算命先生,大约四十多岁,就是一个睁眼瞎,还是朝天望。他看人必须先抬头看天,才能到眼前之人。算命先生仰头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来反驳自己,立即淫笑道:

    “小姑娘出言不逊,必有恶魔附体,你俩把她带到后面厢屋关起来,我来给她算个命,不然,会对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利。”

    刚刚询问的妇女,立即和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人一起上前去抓小玲。小玲吓得赶紧往后面躲,谁知算命的比她还快,他仰着头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小玲的胳臂,拽着她就向屋里走去。

    “肖尧,救我。唔。”

    小玲只喊出一句,那娇俏的小嘴立即被后面的一个妇女捂住。

    离小玲最近的朱久勇一直在注意肖尧,这时听到小玲呼喊,转眼看到一个妇女捂着小玲的嘴,他横跨一步上前,也不管她是不是女人,一拳打在那女人的肩膀上。

    “啊,你敢打我?我是算命先生的人。”

    被打的妇女吃疼,不得不放开捂着小玲嘴的手,大声呵斥起来。

    朱久勇可没睬她的叫喊,又是一拳对拽着小玲的算命先生打去。算命的只好放开小玲,应对朱久勇的一拳。另一个女人又来抓小玲,小玲那么娇小,哪里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她立即又大叫起来。

    “肖尧,快救救我。”

    小玲第一次的呼喊,由于现场噪声太大,肖尧没有听到,可这一声,肖尧已经完全听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