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算命难算自己命-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三十四章:算命难算自己命

    肖尧这一掌,不但含着愤怒,还带有焦急,更是用尽全力。只听:

    “咔嚓。”

    “啊。”

    大护法的小腿骨,被肖尧一掌劈断,杀猪般的嚎叫声,从壮汉口里惨呼而出,人也立即躺倒在地,再也无力爬起。

    “啊,你敢出手伤人?”

    后来参与的护法,惊讶的看着肖尧,他心里发虚,大护法可比他能打多了,两人背下还是大护法时常教他一些拳脚功夫,这回大护法被打倒在地,他想跑了。

    肖尧本想放过他去救小玲,可他眼看到朱久勇宁愿挨了算命的一拳,放弃和算命的对峙,一拳把第二个女人打倒,这才又和算命的打起来。

    此时,其他几个和肖尧一起来的职工,已经上前帮朱久勇忙。另外几个女孩,也把小玲保护起来,被朱久勇打倒在地的两个女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撒泼不起。

    “别打,我是半仙大师的二护法,惹恼了大师,他作一个法,就会让你灰飞烟灭。我。”

    看到肖尧去而复返,二护法连忙搬出大师来吓唬肖尧,可他话没说完,肖尧一个勾拳,重重的击打在他的下巴上,二护法身体带着腾空的姿势,仰面摔倒在他大师兄前面。

    身穿大褂的半仙,见到肖尧如此勇猛,吓得转身就要去开门逃跑。可他跑到门边,花格铁门已经被肖尧村里的小伙伴控制起来,断了他逃跑的念想。

    “你就是半仙?看你穿的倒是人模狗样儿的,来,我先让你作法,看看我是怎么灰飞烟灭的?”

    这半仙被肖尧逼在铁门边发抖,那边朱久勇和肖五几人,已经把算命先生按倒在地。坐在地上嚎哭不起,死活撒泼的两个女人,也吓得止住了哭声。

    在这里吃饭的三十多人,都不是一个团体,也没人敢出头帮忙。他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你把我桃木剑弄断了,法力凝聚不起来,等我回去拿了神器再来对付你。这家的主人,也不会放过你的。”

    “二子,好好教训教训这帮骗子,他们都不知道从哪得知你跑出去了,就来糊弄你妈,整天骗吃骗喝,你妈赶都赶不走。”

    “呵呵,既然赶都不走,那现在你也别想走了。”

    肖尧上前一把攥住半仙的手腕,稍一用力,半仙就“啊”的惨叫起来。

    “我们不是来骗吃骗喝的,我对你妈说你二十天内必回,这上下不过几天,我推演天机是很准的。”

    听到邻居喊肖尧“二子”,半仙哪里还能不知道肖尧的身份?他连忙解释,还不忘为自己脸上贴金。

    “准?推演天机?好,我再给你个机会,你只要推演出我从哪里回来,我就不为难你,要不。”

    “南边,南边,不是上海就是江浙。”

    看到肖尧那不怀好意的冷笑,半仙吓得赶紧报出方位。

    他知道肖尧他们曾经去了内蒙,他也获悉肖尧第一次离家出走去的是上海,可这么多天了,肖父派人到内蒙没找到人,半仙猜想他们一定又跑上海去了。

    为了给自己的话扩大范围,他连不是就是的造句都用上了。

    “肖尧,这个家伙诅咒你有血光之灾,还对我非礼。”

    场面已经稳定下来,小玲气得两眼泪水没干,立即来到肖尧面前诉苦,若不是现场人太多,小玲怕是要扑进肖尧怀里痛哭了。

    她自己受点委屈不要紧,可这恶人诅咒肖尧,这是她绝对不可原谅的。

    闻言,肖尧刚刚平息下来的怒火又陡然升起。他不在乎算命的咒他什么血光之灾,可他在乎小玲后面那句话。他回头对跟进门来的小伙伴喝令道:

    “看着他们,一个都别让他们跑了,有人想跑就给我打断他的狗腿。”

    说完,肖尧几步来到被朱久勇等人按在地上的算命先生面前,一脚踩在他的头上,恶狠狠的说道:

    “你胆子太大了,竟敢在我家胡作非为?简直就是找死!”

    “我是你妈请来给你算命的,你敢对我无礼,你妈不会饶恕你的。”

    朝天望这时不用抬头看天,就能清楚的看到肖尧那张凶恶的俊脸。

    “算命的?呵呵,那你马上给我算算,我现在想干什么?”

    看到肖尧用脚踩住算命先生的头,这么羞辱算命先生,坐在地上的两个女人,此时从地上爬起来就去撕扯肖尧,肖尧可不想对她俩动粗。

    “小姑,你们来几个女孩,把她俩扔到水里去,别让她们在这挡三碍四的。”

    闻言,肖颖立即就和几个女工上前,把两个女人从肖尧身边拖开,直接往西边小河推去。

    “我不会水,你们想淹死我啊?”

    “你们要是敢把我怎么样,算命先生是不会饶了你们的。”

    两个女人哪里是众人的对手,在被推到河边时,竭力往后退,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她俩一边吓唬几个女孩,一边抱住河边的小树不放。

    “二子,好男不和女斗,她俩要是不闹,就让她俩走吧,你刚回来,可不敢闹出人命啊。”

    隔壁表叔的母亲赶来劝解,肖尧叫她大表奶,六十多岁了,她的孙子和肖尧一直从小玩到大,肖尧也很敬重这个表奶奶。

    “你们俩滚不滚?再不滚就把你们推下去。”

    肖五人小辈分大,不等肖尧说话,他对着两个女人大声喝问起来。

    “我滚,我滚,可你们不能对先生。”

    “滚!再啰嗦就到水里去说。”

    肖五作势动手,吓得两个女人再也不敢多话,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灰溜溜跑的无影无踪。直到看不见两个女人身影,肖尧用脚揉了揉算命先生的头问道:

    “算好了吗?自己的命都掌握不住,还整天给这个算命给那个看相,你也配!就是个骗吃骗喝的江湖混子。”

    说完,肖尧伸手揪着算命先生胸口衣服,把他从地上提起来。看到他那一脸猥琐的熊样,肖尧劈脸就给他一个嘴巴,通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出。

    若不是小玲说他非礼她,肖尧是不会打这比他父亲年纪还要大的老人的,可他的所作所为,触碰了肖尧的逆鳞,出手也毫不留情。

    “我算到你有血光之灾,没我帮你解难,你活不过一年,你要是现在求我,我还能帮你免灾。”

    算命的在外行骗惯了,也是个老江湖,他不但没有求饶,而是义正辞严的警告肖尧。肖尧听了莞尔一笑,伸手抹去他嘴角的血迹,虚心的求教道:

    “那你说说,我的血光之灾,是断胳膊断腿,还是头破血流啊?”

    算命先生见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凶狠的挣脱肖尧的掌控,瞪着着失神的眼珠说道:

    “哼,你要是不求我,你不但会缺胳臂少腿、头破血流,还有性命之忧。”

    “你胡扯!”

    “简直就是放屁!”

    “肖尧,别轻易饶了他。都这时候了,还不知死活在那满口喷粪。”

    算命先生的恐吓,引来村里邻居和小玲等人的强烈不满。肖尧出奇的没有生气,他抬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非常和蔼的看着算命先生问道:

    “那你算算,你有没有血光之灾啊?”

    “我会算命,当然不会有血光之灾,就是有,我也有能力作法免灾,不像你,没有我帮忙,你躲都躲不掉。”

    “算准了?”

    肖尧顺口再问,随即脸色一变,真可谓翻脸比翻书还快。

    他伸手拿过小伙伴捡在手里把玩的半截木剑,照着算命先生的头顶就是一下,半截木剑再次在“咔嚓”声中断裂。同时,算命先生的头顶,鲜血像泉涌一样喷出。

    “哦唔,你你打老头欺怂汉,不得好死。”

    算命的惨叫一声,他一手捂住头顶流血的伤口,一手指着肖尧在那破口大骂。

    人头上的血,山头上的水,算命先生的手臂,很快就被血水染红,那不断涌出的鲜血,也顺着他的臂弯滴落在地面上,很快浸染一片泥土。

    “你不是会算吗?你不是有能力给自己免灾吗?怎么没算到你有血光之灾,怎么没能力保护你头破血流啊?赶紧的,把你的能力使出来,我接着就要让你断胳膊断腿,再不作法就晚了。”

    说完,肖尧一把挽住算命先生指着他的一条手臂,身体一个扭转,算命的胳臂受不住这突来的反转之力,关节处传来清脆的“嘎吱”声。

    算命先生再次惨叫,没被鲜血掩盖住的脸色瞬间煞白,整个人也萎靡下去,两条腿支撑不住身躯,烂泥一样瘫倒在地,眼看就是出气多进气少,几近昏迷。

    “二子,不能再打了,会出人命的。”

    “二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打死人要偿命的。”

    “是啊,他们骗人虽然可恶,但也罪不至死啊。”

    村里的老一辈,都只是听说肖尧在外打架厉害,今天亲眼见到肖尧下手是那么狠、那么快,都心惊胆颤的阻止起来。

    这边算命的惨景,那个被小伙伴围困的半仙,看得是触目惊心。他哪里想到,这个他作法寻找的孩子,简直就是一个煞星。这小祖宗不但打人下手狠,而且不管死活,他不得不为自己的身家安全担心。

    “大师,怎么办?快跑吧。”

    “大师,我的腿。”

    被肖尧一掌劈断小腿骨的大护法,生怕半仙大师和二护法丢下他不管,满眼都是哀求。

    此时,肖尧已经放弃了再把算命先生腿打断的想法,他也不想出人命。如果算命的不那样说,肖尧也不会这么对他下狠手。他离开算命先生,缓步来到半仙面前。

    “你骗了我妈多少钱?拿出来。”

    “少侠,我没骗你妈,我就是来为你妈解忧的。我每做一场法事一百元钱,也是和你妈商量好的。”

    半仙改口,尊称肖尧少侠了,他就差没被吓得尿裤子了。可即便如此,他也舍不得随便就把几百元钱拿出来。

    这二十多天,可是他几十年来活的最潇洒也是最愉快的日子,不但每天都有大鱼大肉吃着,好酒好菜招待,赚钱还那么轻松富裕,现在叫他拿出来,他怎么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