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横刀夺爱不是爱-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三十五章:横刀夺爱不是爱

    肖尧对着半仙伸出的手,并没有因为他的解释而收回,眼里的凶光越来越盛。他可不管你做啥解释,自己在外连吃糠咽菜都是奢侈,你们在这骗吃骗喝,不让你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已经是他的极限。

    “大师,常言破财消灾啊,你就破财消灾吧。”

    看到肖尧脸色越来越不对,那个被肖尧一拳击中下颚的二护法,赶紧在边上向大师求情。他们没得到一分钱,要是大师硬顶着不还钱,他可是很清楚肖尧拳头的份量有多重。

    “那他打断了我的腿怎么算?最起码要陪医药费吧?”

    大护法早就想着,自己虽然被打断了小腿骨,但有这么多次作法的钱在大师身上,大师少不得要拿个一百到两百出来给他治疗。

    他甚至已经想好,自己只要到医院打个夹板,忍痛多受点罪,还能有不少结余。

    此时听到二护法在恳请大师把钱退给肖尧,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利益来提出要求。

    “你要医药费?好说,等我把钱数弄清楚了,我家门口就有兽医,我让他来评定,按照钱数,把你们的医药费打足就放了你们。”

    “你,你还有有一点点人性吗?我们是人,不是畜生。”

    大护法被肖尧说叫兽医来评定给气疯了,他半躺在地上,恨不得爬起来再和肖尧打一场。

    “人性?就你们还配跟我讲人性?我妈不见了我,都已经快急疯了,你们都在这里坑蒙拐骗,落井下石,欺骗我妈,你们有人性吗?拿不拿?还不拿,我再打老头欺怂汉,我既然做了初一就不怕做十五。”

    半仙被肖尧一声大喝下了一跳,可他还不死心。

    “你不是答应过,说我推演准了,就不找我麻烦了吗?我已经推演出你是从南边回来啊。”

    他以为在胡扯过后,肖尧没有说话,他就确定认为胡诌对了,这也是他的一线希望。

    “愚昧,十几天前,我爸厂里就派人到呼和浩特去找我,你竟然还在这睁眼说瞎话。你这样的人要是半仙,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是真仙了。少废话,不想像他一样,就把钱给我乖乖的交出来。”

    “唉。”

    半仙深深的叹口气,他为自己的坚持而懊丧不已。在当地有句非常流行的话:宁往南行千里,不往北行一步。

    他认为肖尧几人在离开呼和浩特以后,一定是去了南方,他哪里知道,三千块钱在他们三人手里,不到一月就花个精光,愣是步行走出内蒙。

    到了此时,半仙再也不敢坚持不还钱,他把做了十来次道场的的收入全部放在一起,一把掏给肖尧。肖尧抓过钱,数都没数,对着人群喝道:

    “凡是来我家混吃混喝的人,现在立即给我滚出我家,再要让我看见你们,后果自负。”

    肖尧下了逐客令,空手来的人如遇大赦,急忙走出前院。那个算命的爬起来就想混在人群中离开,他也是在肖尧家得利最多的两人之一。

    “大师,你全掏给他了?他可看都没看就让我们走了。”

    “我哪知道这克星这么大大咧咧的就放过我们啊。早知给一半就能过关,我也不会一把掏出来全给他了,唉,我这半仙是白活了。”

    半仙带着两个护法,跟在人群中离去。大护法再也不敢要求赔偿医药费了,他在二护法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出这令他伤心之地。

    “你站住,钱呢?”

    肖尧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给算命瞎子钱,但他既然是算命的,肖尧确定他不会不找母亲要钱。

    “我没钱,我都被你打成这样了,你还找我要钱?”

    算命先生真被肖尧的凶狠给吓怕了,他一边哆哆嗦嗦的解释,一边往后躲避,害怕肖尧又会突然翻脸再给他来一下,真的会要了他老命的。

    “你没钱?”

    “我真没钱,不信你搜。”

    算命的口袋没装钱,他算命得到的钱,都放在离去的两个女人身上。

    肖尧见他不像是说假话,以为他没找母亲要钱,他又被自己打的最惨,就没再难为他,挥挥手让他自行离去。

    “二子,你生那些人的气,怎么把我家大桌腿给弄断了?”

    隔壁表奶奶看到自己家的大桌歪在一边,这是肖母从她家借来架高台作法事用的。此时,她家那大桌就像一个破败的豆腐架,惨兮兮的少了一条腿。

    “大表奶,我回来看到这高台就生气,上去一脚就给踢断了,没想到是您老家的大桌,赶明我去给您老买个新的赔给您啊。”

    “买什么新的啊,你给我弄一条腿装上就行了,买个新的我用了还不习惯。”

    大表奶奶笑呵呵的回去了,肖尧进到屋里,看到还有一帮陌生面孔站在里面不走,他不由得怒道:

    “你们还不走干嘛?怎么?还惦记着没吃完的酒菜?都给我滚。”

    “肖尧,他们要进来拿东西,我哪知道什么东西是他们的?我一个也没给他们拿。”

    肖五搞不清,肖尧同样也搞不清,他只好看看小玲。小玲心里也没底,但她站出来说道:

    “属于你们自己的东西可以带走,我一会在大门口检查,有一样我家的东西,就要你们十倍赔偿。”

    顾玲只是拿这话来诈唬这些人,可她话刚出口,就看到厂里一起来的工友,都张着嘴巴半天合不拢。只有朱久勇一人,心里倍感失落。但他并没有因此,就放弃自己的追求。

    “顾玲,要不要我们来帮你收拾啊,你看你家被这些人弄得多乱啊。”

    “是啊,顾玲是最讲究干净的人,他们把你家弄成这样,我都看不下去。”

    陌生人呼呼啦啦走完之后,厂里的女同事一边帮着小玲收拾残局,一边拿她刚刚说的话打趣起来。小玲被她们七嘴八舌说得无从分辨,就假装急眼,虎着脸说道:

    “你们要帮忙就帮忙,不愿帮忙拉倒。你们都知道,我那样说只不过是权宜之计,阿姨不在家,肖尧又是个吃粮不打杖的人,我们都搞不清哪些东西是家里的,难道我们能把别人的东西扣下不给?”

    “你别陷害我啊,我啥时候吃粮不打仗了?刚刚才打完仗,你又不是没看见。”

    肖尧很乐意见到小玲这种娇羞带气的模样,他不但不去帮小玲说话,反过来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肖尧,这些剩菜怎么办?”

    一个女孩看着满桌的剩菜问肖尧,有点不忍心扔掉。

    “全部扔了,难道这些乌七八糟的人吃过的,还能再吃吗?”

    肖尧倒不是看不起这些人,他是怕这些不明不白的人吃剩的食物,会不会带有传染病菌。

    “肖尧,我去村里问问,有谁家要,就让他们来打包回去吧。这些剩菜都是好东西,一般人家,一年也吃不上几回,扔了怪可惜的。”

    肖颖的家,在村里就属于比较贫困的家庭,她家兄弟姊妹多,大哥身有残疾,两个妹妹还小,她也是非常会过日子的女孩,更知道家道艰难。

    肖尧想了想,知道她不舍得把这些剩菜扔掉,也不好意思往自己家里拿,就大声说道:

    “小姑,你把外面这两桌,叫人来收拾走,厨房那一桌,一半都没吃到,你把那一桌带回去给两个小大大吃。”

    肖颖特别感激的看看眼前这个大侄子,她想不通,刚刚还像个野人一样疯狂打架的人,心里怎么就会那么细致。他不但能读懂自己的心思,还一句话就把自己尴尬的心理消除。

    最先进来的就是隔壁的大表奶奶,她手里拿着两个大碗,晃晃悠悠来到桌边倒剩菜,嘴里说道:

    “二子,你要是真把这些剩菜倒了,就不怕遭雷打啊?都是人吃剩的东西,哪里会不干净。咱们农村有句话叫: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老太婆可没你们那么多的讲究。”

    大表奶奶一边数落肖尧,一边倒了两碗荤菜,老人家也不贪多,不管鸡鸭鱼肉,倒满两碗就走人。等到外面两桌被陆续倒光,肖尧陪着肖颖来到厨房。

    “小姑,你就别倒了,我们这人多,一人端两份送到你家去,混到一起,菜味道就不好吃了。”

    “这,这合适吗?”

    肖颖有点顾虑,她偏脸看看小玲,好像在让她拿主意。小玲也不说话,双手各端起一盆菜说道:

    “我们几个女孩要是不够,你们男的再帮忙,但千万别让肖尧端,他只会把菜扔在半道上。”

    小玲这么说是有典故的,肖尧在厂里小食堂,就有一次假勤快去端菜,没走几步,就因手滑把菜盆都仍在地面上。

    但大家不知道小玲说的是真是假,都嘿嘿一笑。朱久勇自报奋勇,不等女工端完,立即端上两道菜,跟在小玲和肖颖后面向她家走去。

    “肖尧,这朱采购可是个人物啊。他不但人长得帅,眼珠滑闹,还很有心机。我们都不是他对手。”

    “这不很好吗?我爸就挺喜欢他,夸他勤恳耐劳,待人还很虚心,让我要多向他学习呢。”

    肖尧知道肖五话里的含义,可他没往这方面多想,他自己也不知道和小玲会是怎样的结局,他也不想去干预小玲的私下情感,一切顺其自然。

    在肖尧想来,朱久勇要是真的能获得小玲的认可,他肯定不会去对朱久勇横刀夺爱,因为那不是他所要的爱情,也不符合他的爱情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