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闻听肖尧吓破胆-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三十六章:闻听肖尧吓破胆

    看到肖尧对自己善意的提醒浑不在意,肖五也不再多言,他是个谨慎之人,不喜欢背下去说人坏话,就是对肖尧的提醒,也是旁敲侧击点到为止。

    肖五虽然年龄不大,但辈分在那。肖厂长见到他也会喊声小大,虽说不知道含有多少尊敬的成分,但称呼到了,他就不能为老不尊。

    就在肖尧大闹家庭前院的同时,肖母也得知肖尧带着厂里一群小青年回家了。不过肖母没有在意,只当是孩子们吃完晚饭出去玩耍,她哪里想到肖尧到家会大杀四方。

    肖母是跟着小安来到车上,才得知肖尧回来了。这是厂长特意吩咐小安不要张扬出去,省得闹得街坊四邻都来探视。

    如今儿子到家,了了她一个月来的焦急与牵挂,家里那些人,都是非亲非故前来送信的人,肖母也知道很多人是在瞎扯,但人家好心好意来了,总不能冷着脸往外赶人。

    肖母也不急着回家去打发那些自来熟的报信人。儿子回来了,暂时就随他们去吧。

    为了找到孩子,肖母在家是求仙拜佛。顶着肖父的不满,天天许愿,保佑孩子平安,她把多年的积蓄,差不多都花光了。

    虽说看到儿子到厂瘦了许多,肖母心里难受,但她还是把肖尧平安归来,归功到求神拜佛之上。

    可令肖母怎么也想不到,肖尧到家就去把神坛踢到,断了桃木剑,伤了两大护法。更是打得算命先生,差点一命呜呼。

    肖父在晚饭后,也没有多想肖尧回家的事。现在肖尧刚回来,他就是想教训儿子,也要等他回复一下身体才行,更不能为了教育儿子,在厂里和肖尧母亲争执不下。

    他不但在考虑怎样对肖尧实施秋后算账,也在为肖尧的未来早做打算。

    “厂长,大事不好了,肖尧又打架了。”

    正在厂外散步的肖父,被王师傅的这一声喊,惊得眉头直皱。

    “王师傅,你也是当过兵的人,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二子不是回家了吗?小玲也跟去了,她怎么会让二子打架?他在家门口,又怎么会打架?”

    看到厂长对他的表现不满,王师傅赶紧调整一下心情说道:

    “二子把半仙的两个护法打了,还打伤了算命先生,现在他们四个来在厂里要个说法。”

    王师傅虽说是个当过兵的人,可他非常迷信,更加信命。在他看来,肖尧打了这些人,比在学校组织的百人大战更加严重。

    肖父一听肖尧打了这几人,心里也是一惊。他不是十分迷信,但也有点信。否则,他也不会看着肖母在家摆道场,只是说了两句就不再过问。

    “这混小子,到家就不给人安生,刚因打架跑了一圈回来,怎么又把神职人员给打了?”

    肖父嘴里说着,脚下不停的跟着王师傅回到厂里。他一眼就看到肖母站在办公室门外,焦急的走来走去。

    “哼,都是你惯出来的好儿子,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肖父冲着肖母狠狠的责怪一句后,急忙进到办公室。坐在办公室的四人,三个带伤,只有穿着大褂的半仙没有伤情,但精神也萎靡不振,脸色慌乱发白,哪里还有半点仙气。

    “肖厂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你那儿子太凶狠了,简直就是煞神下凡,恶魔投胎。他不但踢翻了我的神坛,折断了我的神器桃木剑,还把我的两位护法,打得不成人样,作法事的奉供也被他强行收回。”

    “是啊肖厂长,你看看我,被你儿子打得最惨,他不但让我头破血流,还要让我缺胳膊少腿,要不是乡亲们求情,我这把老命就丢在你家了。”

    肖父一进门,半仙和算命瞎子就抢着诉苦。看到三人的惨样,肖父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他大声喊道:

    “王师傅,快去把那混小子给我带回来,看我今天不揭了他的皮。”

    闻言,那四人相互看了看,半仙赶忙上前阻拦。

    “你就别去叫那小祖宗回来啦,你给我们点医药费,我们去医院治疗一下就得了。我们可不敢再和你儿子碰面了,否则,后果自负。”

    “是啊,你那儿子,先前还和你有说有笑,啥事好商量,可突然就像恶魔一样变脸,让你防不胜防。我这些伤,就是你儿子笑呵呵让我算出来的。谁知道他突然间翻脸,把算命结果通通加害在我身上。”

    算命先生想想就后怕,他甚至不敢去想象肖尧那时的模样。

    他们几人这么恐惧的心态,让王师傅心里起疑,他根本就不相信,肖尧会把他们吓成这样。那么乖巧听话的二子,虽说好打架,那也是年轻人的通病,怎么可能会把他们几个老江湖,吓成这个样子?

    “你们有没有弄错?你们确信是被二子打的?”

    王师傅本来不想插话,可他实在不愿肖尧被这几人冤枉。

    “这位大哥,怎么可能会错?村里老一辈叫他二子,小一辈都叫他肖尧,这不是一个人吗?我费心扒肝的参透天机,作法把他找回来,他就这么对待我,这还有天理吗?”

    王师傅听他说完,确定是肖尧没错,就悄悄的退了出去。小玲不在,肖父只得亲手为他们泡茶递烟,缓解他们的情绪。

    “这位大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儿子是为了什么事情和你们打起来的?”

    半仙看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看看两位护法,大护法再看看二护法,他们还真不知道,肖尧是为了什么事和他们打起来的。

    “肖厂长,我们都在家里吃饭,你儿子突然就带着一帮人如从天降,我听到外面神坛被踢到的声音,就出去查问,谁知你儿子不讲不说,上来就用桃木剑给我一剑,直接劈在我手腕上,把仙器都砍断了。”

    第一个和肖尧打起来的大护法,绝口不提自己的过错,完全把责任都推到肖尧身上。但事实出入不大,只不过落下了他骂肖尧的几句话。

    “你少在这诬陷我家儿子,我自己养的孩子我能不知道品性?你们不惹他,他会好好的打你们?”

    肖母再迷信,对神再敬重,但谁要敢祸害她儿子,就是佛祖来了也不行。

    “大嫂,说话凭良心,我们真没惹你儿子。大家都在吃饭喝酒,谁也没注意到他们怎么突然就到了前院,二话不说就把神坛踢翻了。等我出去的时候,他和大护法和二护法已经打成一团。”

    这半仙在肖尧家呆了二十多天,对于肖母的护犊子是深有体会,只好耐心解释。

    “好了,你就别掺和了。你那儿子,对人好起来是割头不落,犯起浑来也是天王老子都不怕的主。你们先喝点茶压压惊,一会我赔你们去医院看看。”

    “老东西,这是你说的,二子是我的儿子,你以后少对我儿子耍威风。”

    肖父一句“你那儿子”,可把肖母气坏了,她说完就转身离开办公室,再也不管这些半仙啥的惊掉一地眼球。

    肖母为了给儿子多争取少挨训的几率,可谓是用心良苦,有一点机会,也要抓住不放。

    肖父也不在意,肖母走了更好,他也能安心的和这几个满腹冤屈的神职人员好好谈谈。

    这几个被肖尧吓坏的家伙,此时在这安心的喝着茶,抽着烟,一点也没担心肖尧还会回来,因为那是肖尧的家,还有那么多的好酒好菜,他们认为,肖尧一定会在家和那些小青年大吃大喝。

    可就在他们为了医药费而狮子大开口时,王师傅突然推门说道:

    “肖厂长,二子回来了,要不要叫他过来问问?”

    王师傅离开大约半个小时,再次回来谁也不疑有它。

    “啊?那个小祖宗回来了?”

    “他怎么就回来了呢?”

    “快走,快走。他可是说过,再要是让他见到我们,后果自负。”

    “可这医药费还没拿呢。”

    “我的麻鸭,赶紧走吧。你还要什么医药费,一会兽医又该来了。”

    几人一阵慌乱,在肖父和王师傅的诧异之中,都没顾得上说告辞,匆忙落荒而逃。

    “哼,恶人就要恶人磨,拿着恶人没奈何。在二子那吃了亏,就跑到厂里来撒歪尿”

    “王师傅,你这是?二子没来?”

    原来,王师傅出去之后,就在拐角偷听,他们和肖厂长谈天说地他不管,可听到肖厂长要带他们去医院都不愿,竟然狮子大开口,只是想多要钱的时候,他才进来一本正经的说肖尧回来了。

    王师傅的本意,也只是想震慑一下几人,让他们不要太过分。可令他没想到是,效果竟然奇佳,直接就把他们吓得跑个精光,连告辞都没说,哪里还有时间再要赔偿和医药费?

    “暂时还没回来,不过,二子一会就会回来的。”

    王师傅说的这么肯定,是因为他出来之后,就让人去给肖尧送信了,即是告知肖尧四个人在这要钱,也是提醒肖尧,他爸爸已经知道他在家的所作所为,要他提前想好办法,小心应对。

    “唉,作孽啊,真不知到他是怎么对待这些人的,你看看,这混小子把人家都吓成什么样了。”

    肖父一声轻叹,语气里尽透着无力。他对孩子的管教,已经足够严厉。肖尧在他面前也从来不敢忤逆,可怎么一离开自己的视线,就完全变了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