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挨打受训无后盾-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三十八章:挨打受训无后盾

    窗外的月光,毫不吝啬的把白银,洒遍整个大地。温热的夜风,仿佛是母亲那温暖的手,轻抚着人间的大地。

    在这静静的月夜里,小玲陪着肖母和肖颖,无声的坐在肖父的卧室里,心里忍受着痛苦的煎熬。

    肖母虽然护短,当着众人的面维护肖尧,可她也很清楚,肖尧必须要让他父亲好好管管了。她听了小玲讲述了发生在家里的事,认为儿子把那些人狠揍一顿,完全是为了发泄心里的不满。

    依肖尧这样的性格,长期下去不改,将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肖母都不敢往后面多想。

    “阿姨,已经这么久了,厂长不再打肖尧了,你就去让肖尧离开办公室吧。”

    “小玲,我知道你担心肖尧,我也心疼,可我这次一点都不会为他求情,你想想他这些天做的事,不管管他,将来怎么得了?”

    “大嫂,今天这事都怪我,不该把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要不,二子也不会回家去打那些人了。”

    听着肖尧挨打的声音,肖颖很自责,她认为今天晚饭后发生的事,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唉,这与你没关系,你就是不说,没有发生今晚的事,二子也跑不了这顿打。小姑你就别往心里去了,真的与你没关系。”

    办公室里,肖父把两只汽水**放在坐凳边的地面上,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肖尧喝道:

    “跪上去,双手扶着凳子,给我跪到**口上去。”

    闻言,肖尧傻呆了,这汽水**还有这个功效?那么小的**口,膝盖跪上去,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那怎么能受得了啊?

    肖尧嘴巴动了动想抗议,可他抬眼看到一脸严厉,不容丝毫辩驳的父亲,最终没敢说出口。

    “快点!别在那磨磨蹭蹭,你打架的时候,手脚不是麻溜的很吗?”

    肖尧是想能碍一会是一会,只要母亲来了,肯定不会让他父亲这么为所欲为的。然而,平常只要父亲打自己,没多久母亲就会出现,今天却是久盼不来,肖尧的依仗开始动摇了。

    “君要臣死,臣不死是为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则为不孝。”这句古训在肖尧耳边响起。

    何况现在父亲只是在惩罚他并没让他去死,肖尧无计可施,只得用双手支撑住凳面,回头看看依然紧闭的房门,心里一声轻叹,只好把两个膝盖,慢慢放到**口上。

    肖尧本以为是一个**口面积,支撑全身重量,可他刚把膝盖放上去,就是一阵钻心的疼,使他双手一抖,差点没能支撑住身体。

    只有膝盖放上**口才知道,那不是**口的面积来支撑全身重量,只是一小圈的**口外围,小**口就像会息肉一样,深深的嵌进膝盖的骨头里,疼得肖尧浑身肌肉都发颤。

    挨打半天都没疼冒汗的额头,有汗珠滚落,汗水很快遍布全身。

    好在肖尧这一颤抖,刚刚传来的剧痛立即消失,因为**子倒了。

    肖尧身体顺势前倾,趴在座椅上,但膝盖还是压在坚硬的玻璃**上,虽然比跪在地上疼痛一些,但这和跪**口的痛比起来,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扶起来,再跪上去。”

    肖父一直注意着肖尧,他刚刚那痛苦的表情,肖父看得一清二楚,但肖父今天是铁了心的要让肖尧知道怕,嘴上没有一点容情,逼着肖尧再跪。

    肖尧不敢违背,只好弯腰扶起两个汽水**,但在弯腰的时候,他一阵头晕目眩,一个踉跄,若不是他手快扶住凳子,差点栽倒。

    肖尧一直跪着站着都没觉得,只是感觉到头有点肿,昏沉沉的疼,但在他弯腰头冲地面时,就感觉这脑袋不但特别大、也太重了。

    肖父一直看着肖尧,在他踉跄的一瞬间,他的手动了,做了搀扶儿子的动作。但他没有肖尧快。不是事出无奈,他也不想如此来惩罚自己的儿子。

    肖尧也是他的骄傲,只是孩子大了,又常年在外读书不归家,让他觉得现在对孩子的管束有点力不从心。他想让肖尧在不在自己面前都是一个样,可是,他知道这已经很难做到了。

    他这么严厉的的体罚肖尧,也不过是要让肖尧长点记性,不要在家循规蹈矩,言听计从,出了门就像野人一样无法无天。

    有了倒**的经验,肖尧连续两次,不等膝盖跪上去,就故意把**子弄倒,这不是他敢糊弄父亲,而是那痛苦真不是人能承受的,真真比被人捅一刀还要痛苦十倍。

    肖父这一训子损招,也是在与别人喝酒中,道听途说来的。具体怎么操作,他也不知道,更没见过。

    此时见汽水**不等肖尧跪上去就倒,而且肖尧每次去扶**子,都给人头重脚轻的感觉,他已经于心不忍,准备放弃了。

    “爸,不是我不跪,是这**子放不稳,你换一种方法吧。”

    肖尧从进门说了一句话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开口。肖父从他那眼角,既看到了恐惧,也看到一丝丝的狡猾。肖父心里暗骂:

    这个小兔崽子,你以为要求换一种方法就能躲过去啦?既然你害怕跪**口,老子就让你跪,让你害怕到底,跟老子斗,你还嫩了点。

    肖父拿定注意,转身又去开门,却看到小玲和肖颖两人齐刷刷站在门外。小玲在肖母那是实在呆不住,在肖母的默许下,赶来偷偷查看情况。

    “厂长。”

    两人没想到厂长会突然开门出来,一个躲避不及,只好齐声打招呼。

    “你们在这干嘛?去,让值班的给我送一箱空汽水**来,要整箱的。”

    小玲和肖颖都搞不明白厂长这时候要整箱空汽水**来干嘛,但她俩明白,这一定是与处罚肖尧有关系。

    “小玲,厂长肯定是要把汽水**砸碎,然后让肖尧跪在玻璃渣上面。这可怎么办?”

    “啊?厂长怎么能这么狠心啊?那可是他亲儿子啊,又不是抱来捡来的。呜呜呜……。”

    听到肖颖的预测,小玲一急就哭了,她没办法阻止,赶紧哭着跑向肖母的房间。看到小玲哭着跑了,肖颖故意放慢脚步,慢慢腾腾的去往大车间。她要给小玲时间,让她说动肖母出面。

    “呜呜呜……,阿姨,你快去救救肖尧吧,呜呜呜,他都被厂长打的不成人样了。现在厂长还要让肖尧跪玻璃渣,要是把膝盖骨跪碎了,他不成残废了吗?呜呜呜…,阿姨,你快点去啊。再晚就来不及了。”

    小玲在开门的同时,看到了肖尧那已经肿胀了一圈的脑袋,在肖尧回头的瞬间,她更清楚看到肖尧满脸是血,眼睛都肿成一条缝了。

    肖父在开门看到小玲和肖颖后,知道再想继续教训儿子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小玲看到肖尧这惨样,铁定会去告诉肖母,她肯定会来横加干涉。再者,若不是肖尧后面嘴硬,他也已经放弃了。

    肖父对着儿子挥挥手,让他赶紧滚蛋。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等什么汽水**,就是拿来了他也不想再去惩罚肖尧,很有可能只会徒增笑话。

    得到父亲的开释,肖尧没敢转身就跑,而是在呆立半天后,诺诺的说道:

    “爸,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他们这帮骗子,真的太可恶了。不过,我以后会改的。”

    看到父亲再次摆摆手,肖尧这才如释重负的走出办公室。

    “肖尧。”

    “二子,你下次还敢不敢犯浑了?”

    肖尧刚走出父亲办公室没多远,小玲已经迎了上来,被她成功哭求来的肖母,也跟在她身后。看到儿子那惨样,肖母心里很难受,但她强忍住泪水,没有去安慰他。

    “阿姨,我带肖尧去医院看看。”

    小玲见肖尧已经这样了,肖母还要教育他,小玲不敢反驳,赶紧找个借口,带着肖尧离去。

    “肖尧,你怎么样?很疼吗?”

    肖尧跟着小玲来到厂外就站下不走,小玲以为肖尧疼得受不了。

    “小玲,你回去吧,我不想去医院,我想一个人走走。”

    直到这个时候,肖尧才想起自己看东西都不真实,他摸摸自己的眼睛,感觉就像摸水泡一样,肿胀的头皮像要爆裂一样疼得难受,后背也像着了火一样在燃烧。

    “肖尧,你不愿我陪着你吗?我不是没去喊阿姨,是阿姨不去,呜呜呜……。”

    小玲以为肖尧生她气,是因为她一直没去喊他妈去救他,立即委屈的泣不成声。

    “小玲,我没怪你,我只是搞不明白,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今天我真的错了吗?”

    肖尧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顾玲。

    “肖尧,你没错,你今天真的没错,阿姨说,厂长打你,是因为你打架跑出去。”

    肖尧无语了,如果真的仅仅是因为他打架跑出去的原因,他今天晚饭前就会受到惩处,也不会那么轻松让他干呆一下午不过问,甚至在母亲到来之前,就会挨打受训。

    “肖尧,你不去医院,到我那去,我帮你洗洗脸上的血好吗?”

    小玲不忍放任肖尧就这样站在外面,但又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安慰他,毕竟他是被自己爸爸打的,有理也没处讲去。

    “算了,我还是自己去洗洗吧,我这样子,别吓着你,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可笑也很可悲吗?”

    说完,肖尧不等小玲开口,直接推开小玲,大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这一瞬间,他想了好多,他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父亲的光环笼罩着,而他自己却狗屁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