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多年积爱终爆发-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四十二章:多年积爱终爆发

    这边父母在为肖尧的未来揪心,那边肖尧和小玲却在品茶闲聊。两人悠闲的不要不要的。

    小玲在厂里没有具体工作任务,对外职务就是厂长助理。厂里生产闲时,她就在厂长身边当助理跑跑腿,厂里忙时,她就去车间帮忙验收或者材料把关。总之是哪里需要往哪上,都是她自觉帮忙,没人指派。

    肖尧没来,她忙得一时不得歇。肖尧到了,她就想先把肖尧安顿好再去车间忙活。

    可她几天不见,肖尧瘦了那么多,再听肖尧说她离开后,几天吃不下东西,她心里十分过意不去,总觉得是自己亏欠他,没照顾好肖尧。

    她此时已经把工作抛在脑后,一心只用在陪伴肖尧的情意上。

    “二子,你爸说让你这段时间就在厂里呆着,只要你不出去乱跑,你想学啥都行。”

    肖母和肖父商量完出来,找到小玲的住处,看到他俩在房间有说有笑,老怀大慰,对小玲也更加喜欢起来。

    “老爸不就是想把我绑在厂里吗?行,赶明我就去学打铁,当个铁匠。”

    “肖尧,怎么这样跟阿姨说话啊?厂长不也是为你好吗。”

    小玲生怕肖母生气,连忙帮着说话。可肖尧听到父亲的决定,就知道不能更改,可他心里有气,背下说说父亲气话,他还是有点魄力的。

    “你想学打铁就去找小唐师傅,你想学车床,就叫小玲她爸顾叔叔教你,你想学什么都成,你爸和我就不准你乱跑。听清楚了吗?”

    “妈,我去省城也不会乱跑的,我去看看爷爷奶奶还不行吗?你先前可是答应过的。”

    眼看老妈也严厉起来,肖尧只得哀求,不惜降低标准求其次。

    “你要去看爷爷奶奶也行,等厂里这段时间忙过了,让小玲和你一起去。”

    肖母说道这里,又满心欢喜的对着小玲说道:

    “小玲,我可把二子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就去问问你爸,找个时间,把你和二子的事情定下来,你看好不好啊?”

    “阿姨,我。”

    小玲被肖母这样当着面问,那娇美的俊脸立即羞得通红通红的,她在无比甜美的喊了一声“阿姨”之后,那“我”字后面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虽说厂里早就传开了她和肖尧之间的关系,但到现在也就是说说,一直没有摆上两家的日程,今天阿姨突然提出,小玲的小心脏,差点就接受不住这巨大幸福的撞击。

    “妈,你说什么呢?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

    肖尧也被母亲的话吓了一呆,这么大的事,都没跟自己商议,就突然当着小玲的面问,这让他情何以堪。

    可小玲被肖尧的话犹如当头一瓢凉水,把刚刚满满的幸福浇灭的干干净净。眼里的泪水,已经开始在酝酿。

    “谁说让你们现在就结婚了?你爸说了,要压压你的性子,把你和小玲的亲事定下来,也是让你收收心。”

    肖母这一决定,也是从刚刚看到肖尧和小玲在一起那么开心,才突然决定的,肖尧反对,又拿出他父亲来镇压。

    长期以来,肖母对于外人来提亲,一直都是应而不答,那是因为肖尧还在念书,未来不可限量,故而她也一直没把肖尧的亲事定下来。

    如今肖尧被开除学籍,她也不再有别的妄想,在她看来,谁能更好的照顾她的儿子,能让儿子开心,就是她的好儿媳。

    小玲不但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很乖巧,深得肖尧父亲和自己喜欢,对肖尧也是尽心尽意,肖母也打心底里认可了她。

    肖母说完,不再给肖尧辩驳的机会,转身就去找小玲的父亲,商议儿女大事去了。

    “肖尧,你不喜欢我吗?可是你刚刚不是这样说的。”

    阿姨刚走,小玲按捺住心底的羞愤,把一个不该女孩问的问题,直接当着肖尧的面问了出来。不搞清楚这件事,她心里不安。她说的刚刚,是指肖尧说她离开后,他在家吃不下东西的话。

    “不是,我怎么会不喜欢你?我真的是觉得我们都还太不该谈这事,我还想去省城上班呢。”

    确实,肖尧不存在不喜欢小玲,在他心里还真的特别喜欢小玲。虽说他一直没把这个喜欢和结婚挂上钩,但也从没有反感别人如此一说。

    小玲闻言,刚刚的担心又翻转过来,消失的幸福感再次充盈在心间,她都真的受不了这样一会浪尖一会谷底的折磨了。

    “肖尧,厂长和阿姨是不会同意你一个人去省城上班的,你要是愿意,等等我俩那个定下来,我我陪你一起去,也许能成。”

    小玲艰难地说完这段话,俏头已经深埋在在自己的胸前,不敢再看肖尧。

    她这就是在向肖尧表明,她是完全同意肖母提议他俩定亲一事的。而答应陪他一起去省城,也等于是把她自己的整个身心,都交给了肖尧。

    肖尧也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小玲话里的含义。在经过多日的伤痛之后,今天首次被小玲那温柔和纯情所抚慰,他再次感觉到自己还没被完全抛弃,至少还有眼前的小玲,是那么的在乎自己。

    肖尧忘情的上前,一把将小玲搂进怀里,他这一抱,和往常是那么的不同,他是在用心在拥抱怀里的女孩。

    这一瞬间,肖尧感觉自己那伤痕累累的心,就像有一片鹅毛,轻轻的在上面拂过,是那么的舒坦,那么的令他欲罢不能。

    小玲也再次被肖尧拥抱带来的幸福感击倒,她没有顾忌还敞开的房门,只是“咽咛”一声,浑身酥软的感受着肖尧拥抱她的力量,享受着这不同以往的温暖热度。

    “你真好,我愿意。”

    就在这一抱的刹那间,肖尧做出了决定。黄莉把他当根草,可小玲却把他看作宝,被人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

    听到肖尧的话,小玲浑身一颤,她觉得今天的幸福来的太多,太突然了。

    她几乎认识肖尧身边所有的女孩子,她们一个个都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优秀。即便她和肖尧的关系在厂里被人传开,她也看得出厂长对自己的爱怜,但她一直觉得自己和肖尧之间,没有多大希望。

    因为肖尧太桀骜不驯,没有人知道他在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又出格的事来。

    小玲看得很清楚,肖尧虽然在父母面前很听话,但对这婚姻大事,只要肖尧坚持,厂长和阿姨都会顺着肖尧心愿的。

    今天得到肖尧亲口的承诺,小玲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她抽出被肖尧环抱的双手,紧紧抱住肖尧那健壮的腰身,嘴里喃喃说道:

    “肖尧,我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抱着你了,你是我的了。”

    小玲文化程度不高,刚读到初一就不得不辍学,来到父亲的厂里上班,赚钱贴补家用。但她心思灵巧,不但眼里出活,身子还很勤快。厂里所有职工,就没一个不夸她的。

    没多久,肖厂长发现了她的优秀,直接把她从车间调到办公室,私下里也是为肖尧留下这美丽又乖巧的女孩。

    从小玲被厂长调到办公室的三年来,她是被厂长留做未来儿媳的传闻,也成了厂里公开的秘密。

    她第一次见到肖尧,心里还带着怕怕的感觉。可自从她去年跟随肖尧一起到省城、去周镇,那么多天的朝夕相处,好几个夜晚同睡一床,肖尧都对她从不轻浮冒犯,她早就从心里爱上了肖尧。

    外面传言肖尧既是是小痞子,又是黑道混混,有多么多么坏。可小玲看到肖尧对静儿做的一切,对身边人的保护,她知道,传言就是传言,不能全都信以为真。

    小玲早就爱上了肖尧,只是作为一个女孩家的矜持,外加身处农村的保守性格,她一直把对肖尧的深情秘而不宣。她只能在生活上照顾他,在心底里关心他。

    今天,有了肖尧的话,她那对肖尧那深深的爱,就像决堤的洪水,终于找到了爆发的缺口,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

    “你是我的了”,这句话,小玲等了太久么、也担心了太久,她直到今天才敢大胆的说出来。

    可肖尧听到她这句话,心里却狠狠的痛了起来。黄莉的无情,王佳佳的离去,还有周镇的几个女孩,都像一根根针尖,在他的心头上一阵猛扎。

    “小玲,你不在乎我的过去吗?你不在乎我是小痞子,是被通报开除的坏蛋吗?”

    “我知道你不是!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只要你喜欢我,我什么都不在乎。”

    小玲一边紧抱着肖尧不放,一边直摇头,好像生怕她一松手,肖尧就会飞了一样。她踮起脚尖,仰着俊美的俏脸,笨拙的寻找着肖尧的嘴巴。

    肖尧正准备低头迎接小玲的娇唇,可屋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进程。小玲也赶紧放开紧抱肖尧的双手,羞涩的退开一步。

    “哦,肖尧也在啊。小玲,这是我刚买回来的材料单,你去帮我核对一下入库。”

    大踏步赶来的是采购朱久勇,他刚买了材料回来,在车间不见顾玲,就想着到宿舍来找小玲,顺便还能单独和她聊聊,没想到小玲和肖尧在一起。他只好站在门外,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