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秀色可餐不填肚-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四十七章:秀色可餐不填肚

    肖尧母亲看到自己最小的弟弟被说的垂头丧气,又于心不忍,她放慢了语气,用温和的态度说道:

    “厂里这么多未婚女工,你要是换一个人,我立马就能给你定下来,可你偏偏不听。”

    小舅一听大姐态度缓和,很快就蹬鼻子上脸,傲娇的说道:

    “大姐,我要是想换一个,哪还要你烦神?我自己就能搞定。这件事你要是不管,我我就跟你没完。”

    “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你大哥说的一点不错,就不能给你好脸。你赶紧把头发给我养起来,整天顶个青皮大鸭蛋,谁家闺女都不会嫁给你。”

    弟弟的态度,惹得肖母很生气。她口里说的小老舅大哥,就是肖尧的父亲。

    说起来,肖尧这个小老舅还真奇葩,他比肖尧还要害怕肖父。即便肖父从没打过他也没骂过他,可他连吃饭喝酒都从不敢和肖父在一起就坐。

    肖母说道这里似乎有想起什么,一脸认真的说道:

    “小弟,我对你说啊,你被那个范什么打破头的事,可千万不要对二子说,更不许你找他为你报仇。看你个子到不小,一对一还被那个姓范的小矮子把头给打烂了,你以为瞒着我,我就不知道啊?”

    “我那是不注意,二子昨天不还被小铁匠把鼻子打出血了吗?你怎么不讲他?我的仇我自己会去报,才不会牵扯你儿子呢。”

    肖母早就听人说,她小弟在外被姓范的人打的都不敢还手,见他现在在自己面前还充大头装好汉,肖母脸色一寒,严厉的说道:

    “你少跟我提报仇,你们年轻人打架是家常便饭,哪里就有什么深仇大恨了?打不过人就认怂,更不许你让二子为你报仇,别又给我找麻烦。”

    说完,已经到了吃饭时间,小唐带着徒弟一起去买铁墩还没回来,肖母也不再和弟弟理论,匆匆离去。

    焊接好铁匠的铁墩子,肖母也安心不少。不过,这事她还要和小唐商量,看看他有什么想法。毕竟这是他家祖传的物件,虽不值钱,但意义重大,肖母也不能就这样甩手不管。

    肖尧家中的厨房,小玲做了两荤两蔬,红润润的红烧肉,香气扑鼻,别说吃,闻着、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去了鱼鳞的清蒸鲫鱼,鱼身撒着红艳艳的干辣椒,破开的鱼肚,露出金黄色的鱼籽。

    “肖尧,味道还行吗?”

    小玲夹了一块红烧肉塞进肖尧嘴里,目光不离他的脸上。这是她第一次单独为肖尧做饭,心里很忐忑。虽说她前段时间向厨房王师傅请教过也练习多次,但刚实际操作,还是有点手生。

    “嗯,我感觉比王叔叔做的还要好吃,他做的虽说有噘劲,但有点老。你这个比他做的嫩,吃起来更爽滑。”

    肖尧可不是在瞎夸小玲,这是他真实的感觉。只不过话又说回来,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不觉得好吃,小玲虽说是才做,但肖尧吃她做的菜的尚属首次。

    没吃过的东西,只要不是太难吃,一般给人的感觉都还不错,这就是尝个鲜的另一重意义所在。

    “有酒吗?这么好吃的菜,不喝酒可惜了。”

    肖尧一口红烧肉吃的兴起,就找小玲要酒喝,他在自己家好像是在小玲家一样。

    “有,碗柜里有好几**。”

    小玲对肖尧诚心的夸奖,也很满足,她起身从碗柜里拿出一**酒和一个酒杯,开酒给肖尧倒上。

    “你怎么不喝?”

    肖尧看他只拿一个酒杯,心里起疑。他知道小玲会喝,虽说她酒量不大,但喝个二三两还是没问题的。

    “我我怕喝了酒。”

    “怕什么怕?我又不会吃了你,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钱,我一个人喝多没劲,你陪我少喝点。”

    小玲本想说怕喝了酒肖尧欺负她,但她话没说完酒杯肖尧打断了。此时,她见肖尧坚持让她喝,她也怕扫了肖尧喝酒的兴致,也只好再拿一个酒杯过来,陪着肖尧一起喝酒。

    两人吃着喝着聊着,都不提上午那不开心的事,小酒喝得挺舒服。小玲几杯酒下肚,本就靓丽无比的俊脸,更是灿若桃花,嫩白的肌肤,透着粉红的底子,当真是娇艳欲滴。

    “小玲,你真美,要是亲事定下来了,你真的愿意嫁给我?你不会后悔?”

    人都是喜欢美丽的,肖尧被小玲的娇艳惊住了,平常他还没特别注意过小玲的美,今天就他两人在家,小玲的美貌完全在他的面前展露无遗。

    他有点怀疑,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将来有一天会成为自己的老婆。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几道丽影,亦或是比较,亦或是怀念,但仅仅是闪过而已。

    小玲看着肖尧盯着自己不放,她心里即有欢喜也有担忧,她看了眼肖尧那色眯眯的目光,不敢跟他对视,低头说道:

    “你又不是今天才看到我,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只要你不反悔,我是肯定不会后悔的。”

    说话中,她几次抬眼偷看肖尧的脸色,那玫红的双目,如丝如幻,差点没把肖尧的魂给勾走了。

    但是,肖尧没喝醉,他心里很清楚,只要他和小玲有了进一步的关系,那就不是订婚而是要结婚了。他现在还不想结婚,他还没玩够,他还想去省城独闯自己的一片世界。

    “小玲,吃饭吧,我不想喝了。”

    肖尧艰难的从小玲脸上移开目光,他不敢再喝了,他害怕自己酒后更加控制不住自己。小玲答应一声,转身去灶台盛饭,俏丽的背影带着点点的失落也有暗暗的慰籍。

    她在给自己拿酒杯的时候,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反正她早晚是肖尧的人,肖尧若是在酒后想对她怎么样,她都认了。

    “肖尧,吃过饭,你可不准欺负我,我原先不敢喝酒,就是怕你酒喝多了欺负我。”

    小玲把米饭放到肖尧面前,似假似真的的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肖尧端起饭碗吃饭,不敢看她那丰满而又柔美的腰身,更不敢去和她对视,他怕自己的心神,泯灭在她那柔丝般的幻海里不能自拔。

    “肖尧,你怎么了?”

    看到肖尧只顾埋头吃饭,连菜都不夹,小玲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慌乱。他不知道是肖尧怎么了还是自己怎么了,肖尧都不敢看她一眼。

    “嘘,食不言,寝不语。虽说是秀色可餐,但不能真的填饱肚子,吃饭,吃饭。”

    听到肖尧的玩笑话,小玲才从慌乱中解脱出来,她嗔怨看了肖尧一眼,也低头快速吃饭,好像和他比赛谁吃的更快。

    “唉,你吃饭吃那么快就不对了。男人吃饭要摞,女人吃饭要数。说的是男人吃饭要快,吃完抓紧干活,女人吃饭要慢,要文质彬彬的,哈哈哈,你想跟我比着吃块,那是妄想。”

    肖尧三口两口就把半碗饭扒拉到嘴里,噎得脖子直伸。小玲赶紧给他把自己没喝完的茶水端来,肖尧也不问,接过就喝,温水不烫,肖尧连喝几口,终于把堵在嗓子眼的米饭带了下去。

    “看到了吧,差点没把我噎死。这就是吃快的下场,你可不能跟我学。”

    小玲笑着站起来还要给他盛饭,肖尧摇摇手不吃了,他从暖壶又往刚刚喝光的杯子倒满水,边喝边走到中间的天井院。

    看到肖尧不吃了,小玲这时到真的细嚼慢咽起来,她歪头看到肖尧在天井院沉思,也不打搅,吃完自去收拾残局。

    肖尧喝着茶,又到前院看看自己辛辛苦苦栽培的几十株花,一个个都长势良好,也就放宽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那出神。

    “肖尧,是不是又在想厂里的事?你别担心,阿姨出面解决,小唐不会不给阿姨面子的。小唐妈和阿姨关系处的可好了,只要没人说到厂长那去,事情就会平息的。”

    “我才不去想那事呢,反正已经断了,他妈就是上法院告我,我也只能陪他个新的,难道还真能打死和尚要和尚呀?做人要讲道理。”

    肖尧一通歪理,说的小玲只能苦笑,她不能说肖尧讲的没道理,可是你毕竟把人家传了好几代的东西弄坏了,还在那振振有词要求人家讲道理,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你不在想那事,那你坐着傻呆呆的在想啥?”

    小玲岔开话题,不想和他在那件事上引他不快。但确实也想知道肖尧在想什么。

    “我还是在想去省城,我爸这厂我不能呆,天天出篓子,总有一天我要倒大霉。”

    “肖尧,你就不愿跟我一起呆在厂里吗?你目前这种状况,厂长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省城的。除非。”

    “除非什么?你能帮我?”

    肖尧一听小玲转了话音,肯定知道小玲有办法,连忙急切的问道。小玲给了肖尧一个白眼,缓缓的说道:

    “除非你带着我一起去,可是,厂长是不会放我走的,我也舍不得离开综合厂。我在这里干习惯了,什么都做的很顺手,出去就不一样了。”

    小玲像是自说自话,可肖尧听了却像泄了气的皮球,展现在眼前的希望,犹如昙花一现,消失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