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小妹怕日手遮阴-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四十八章:小妹怕日手遮阴

    小玲说的可能,只能说是理论上存在,可肖尧一听就觉得完全不可能。

    就算小玲为了肖尧,宁愿放弃厂里的工作,和他一起闯荡省城,可肖父和顾叔叔这两道坎就翻不过去,除非再加个除非,那就必须是他俩婚后。

    肖尧今年虚岁刚满二十,他月份虚了两岁,细算起来才十八周岁半。这么早就让他结婚,肖尧想都不敢想。

    十分懊丧的肖尧无计可施,他看着小玲轻叹一声。

    “我恐怕要被老爸和老妈困死在农村了,可我真的不想在这呆下去。”

    “肖尧,你不喜欢农村吗?我就觉得农村挺好的。”

    有一种慌乱,又体现在小玲俊美的俏脸上。肖尧若是真的不喜欢农村,她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担忧。

    “不是,我喜欢农村,这里天大地大,比在城市洒脱多了。可是,我自己的情况你也知道,背负着打架逃跑、被全县通报开除的恶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想天天看到这些熟人,我现在连同学都不想见。”

    说完这些,肖尧长出一口气,他这是首次在一个外人面前,坦露出自己的心声。

    但还有最令他想离开农村的原因他没告诉小玲,那就是他被黄莉丢弃,同村的王佳佳也离他而去不知所踪。在这乡村,承载了他太多不愿回首的往事。

    “肖尧,你别想那么多,没人会在意这些的。只要你别往这上面想,自己放开就好。”

    小玲说着,走到坐在凳子上的肖尧身边站下,主动从后面抱住他,用她的肢体语言来安慰肖尧。

    对于小玲给予的温柔,肖尧内心此时出奇的平静,他仰首回头,盯着小玲那妩媚的脸庞。

    “你知道吗?我要是在厂里,就永远抬不起来头,会始终被老爸的光环给笼罩,那我也就不是我了,只是我父亲的儿子。所有人对我的态度,都在看在我老爸的面子上,这不是我想要的。”

    肖尧说的所有人,当然包括了小玲在内,小玲也听出来了。

    “不是的,肖尧,你别那么说。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喜欢的只是你,更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小玲被肖尧等同于所有人,她心里一急,嘴上在辩驳,眼里已经浸满了泪水。原来她的慌乱和莫名其妙的担忧根源,是在肖尧这里。

    肖尧一直保持仰首回头的姿势没动,小玲的表情变化,当然没有逃过肖尧的目光,他舒臂把小玲从身后挽到面前,伸手抹去她已经溢出眼角的泪花,紧盯着她的双眼笑道:

    “傻丫头,你急什么?我又没有特别说你。就是说你,你也不要这么夸张吧?你不想想,要不是我爸在这和公社联合办了这个厂,我俩会认识吗?我爸要是应了下放回城政策,我几年前就回到城里了。”

    小玲顺势坐在肖尧的腿上,娇小的身躯完全偎进他宽阔的怀里,她双手环抱肖尧的腰肢,喃喃的说道:

    “肖尧,这就是老天把你留下来给我的,你知道吗?厂里姐妹虽然一直拿我俩的关系开玩笑,可我心里始终都是没着没落的。你身边有那么多的女孩子,要不是阿姨说,我都不敢相信。”

    小玲像个小猫咪一样,在肖尧的怀里拱了拱自己的小脑袋,幸福的闭上眼睛,闻着肖尧的体味,听着他结实而又有力的心跳。

    “肖尧,我好想每天都能这样和你在一起。”

    此刻,并没有喝多少酒的小玲,觉得自己真的醉了。但这又是和醉酒不一样的感觉,是让人心神荡漾在云端的飘忽,是一种沉醉、迷醉。

    肖尧拥娇在怀,心神也是一阵激荡。本能的反应让他很尴尬,他想推开小玲的柔软的娇躯,可伸出的手又是那么的不随心愿,他只好把小玲搂空抱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她的身体碰到自己的尴尬之处。

    可肖尧这一抱,又把小玲那一对高耸的丰满,紧紧的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传遍胸心的柔美触感,更加让他难以自制。小玲那娇喘的如兰气息,仿佛要吹散他心底里那一点点可怜的坚守。

    最西边的房间里,已经满屋都是旖旎的氛围。小玲不言不语,依偎在他的怀里假寐,只是她的呼吸越来越重,心跳也越来越快,俊脸已经红的像洛铁,让肖尧明显感觉到她那滚烫的热度。

    “肖尧,我爱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小玲又是一声般的呢喃,让肖尧差点失守他那即将爆发的兽欲。他赶紧把身子后仰,嘴里说道:

    “小玲,我好渴。”

    小玲“嗯”了一声,起身拿起茶杯去后面给肖尧倒水。肖尧也起身跟着出去,他不敢再在房间呆着,若是再来一次同样的场景,他不敢保证自己还能坚守下去。

    他俩用同一个杯子各自喝了点水之后,肖尧提议道:

    “小玲,我们到外面走走好吗?”

    这一提议,正合小玲心意。当时的一阵迷醉,她现在想想也很羞怯。她都有些怀疑,当时那些话,她是如何说出口的。

    炎热的午后阳光,不会因他两人在外散步而带丝毫的怜悯。阳光太刺眼,小玲只好手搭凉棚,跟在肖尧身边慢行。

    此情此景,让肖尧想起一个典故,那是苏东坡妹妹苏小妹,和她嫂子朝云的戏戮的对联。他站下,对着小玲嘿嘿的坏笑起来。

    “肖尧,你想干什么?你这样看着我笑,很吓人的。”

    “我有那么可怕吗?我看到你这样子,想到了苏小妹。”

    小玲一听,以为苏小妹又是他认识的哪一个女孩或者同学妹妹,瞬间就把娇嫩的嘴唇噘得老高。和她在一起,心里却想着别的女孩子,想让小玲不吃醋是不可能的。

    “哼,原来我管不着你,现在你可是我的人了。你原来的那些女同学和女朋友,你在心里想想我管不着,但你不准说出来。你当着我的面说,就是欺负我,等阿姨回来,我找阿姨给我评评理。”

    吃醋虽不是女人的专利,但却肯定是女人的天性。肖尧知道小玲误会大了,赶紧赔笑道:

    “小文盲,你想哪去了?苏东坡妹妹的醋你也吃?人家都死了好几百年啦。”

    “你才是文盲呢,我知道苏东坡,哪里知道他还有妹妹啊。”

    小玲知道自己刚才出糗了,被肖尧戏称小文盲,更是气得她杏眼怒瞪。肖尧怕她真的恼羞成怒,连忙附和道:

    “是啊,是啊,你们语文老师都不见得知道,你当然不知道。我在高中学的是文科,老师比较注重方面,不然,我也不知道苏东坡还有妹妹的。”

    肖尧这一阵胡扯,不管真假,反正小玲听得开心,脸上也再次布满笑容。她没有太多的奢求,只要肖尧在乎她,怕她生气,一切都够了。

    “肖尧,你好好的说起苏小妹干嘛?是不是我长得没她好看?”

    比美是女人最大的嗜好,大多女人在一起,不单是比相貌还要比穿戴,甚至家庭和老公、孩子,都会拿出来比比,自然是胜者得意,输者不服。

    “哈哈哈,不是,我是看到你刚刚用手遮阳光的举动,想起来苏小妹和她大嫂的故事。哈哈哈。”

    肖尧想到那两句对子,就忍不住大笑。笑得小玲一愣一愣的,她想不到有什么对子,能有这么好笑。

    “你快说,是什么对子?我听听是不是真的这么好笑。”

    “不能说,不能说,我可不想找你骂我。”

    肖尧不是故意卖关子,他是真的不敢说。万一把小玲惹恼了,即便自己可以哄半天,她是不是会原谅都很难说。

    大家都知道,苏东坡是历史上著名的诗人,他在朝为官时,经常一不小心就讽刺了官宦。以至于最后被贬到黄州思过去了。

    苏东坡被贬到黄州,条件相当艰苦,苏轼自然不会带着一家老小过去,家眷都留守在京城。

    苏东坡共有两房妻妾,她们的名字都非常好听,一个叫朝云,一个暮雨。他还有一个妹妹大家人都叫她苏小妹,她也和两位嫂嫂作伴,留守京城。

    话说这日,苏小妹闲来无事,就找朝云嫂嫂玩,朝云也无事可做,坐在家里看汉书,可她根本就看不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丈夫苏东坡。

    苏小妹进来时看到这一幕。一句上联就脱口而出:大嫂翻书心想汉。

    苏小妹明目张胆的笑话自己的嫂子,荤素不忌,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不过,她虽没有哥哥那么才华出众,很多时候把别人堵的无话可说。

    她这个上联一语双关,表面上是在说嫂子翻着汉书想着东汉西汉的事情,但是里面蕴含的内在意思就是笑话嫂子在想汉子。不过,妻子想身在远方的丈夫,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苏小妹说出上联之后,怕嫂子责骂,准备溜之大吉。外面恰好是正午时分,太阳很强,阳光刺的苏小妹眼睛都睁不开,只好抬手遮挡阳光。

    正被苏小妹调侃得羞愧难当的朝云,见此情景,灵机一动就说出下联:小妹怕日手遮阴。

    如此,嫂子朝云也对苏小妹回了一个完美的反击,古怪精灵的苏小妹气得直跺脚,却也无话可说,只好默默承受自己淘气带来的苦果。

    “大嫂翻书心想汉,小妹怕日手遮阴。”这两句含义可浑可蔬的绝美对子,自此流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