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蛮不讲理护犊子-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四十九章:蛮不讲理护犊子

    小玲询问对子内容,肖尧哪里敢说?苏小妹说的前面一句还比较文明,她嫂嫂说的后面一句,就是赤果果的调戏。在那时的年代,是没人敢在女孩面前说这么流氓的话的。

    小玲见肖尧光笑不说,估计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也就不再追问,拉着肖尧就往回走,在这毒日下面,真不是散步的好时光。

    再次回到肖尧房中,两人都没有再去做亲热举动。小玲可能是被晒晕了,躺在肖尧的床上昏昏欲睡,肖尧不想打搅她睡觉,也不找她说话,拿起桌边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沉迷到惊险的破案情节之中。

    不知看了多久,肖尧也困意袭来,扒在桌边睡去。

    傍晚时分,肖母归来开门声,惊醒了睡在床上的小玲,她起身看到肖尧扒在桌上酣睡,心里一阵不满,但她此时顾不了许多,赶忙来到后院迎接肖母。

    “阿姨,你回来了。”

    “小玲啊,你怎么又叫回去啦?要叫妈。”

    看到肖母满脸的喜庆,小玲心知肖尧的事情一定圆满解决了。她乖乖的又重叫一声“妈”,然后转身去打水给肖母洗脸。

    “小唐看到我给他焊好的铁墩,一点看不出断过的痕迹,他很高兴,也不要任何赔偿,只说过两天上了锈就把铁墩搬回家,不会让他母亲知道。二子他爸也不知道此事,小唐买回铁墩,理由就是怕二子学打铁把铁墩砸坏了,他爸也没有怀疑。”

    “阿姨,哦,妈,肖尧明天可以回厂了吗?”

    “嗯,他爸查问你俩去哪了,我说让你赔肖尧回来取东西。二子呢?”

    小玲把最对着肖尧房间努了一下,轻声说道:

    “他中午喝了点酒,还在睡呢。”

    闻言,肖母拉着小玲到厨房说话,生怕吵醒了儿子睡觉。

    再次回到厂里,肖尧对每天抡大锤打铁,逐渐失去了兴趣,他又觉得小舅的电焊好玩,焊钳夹着焊条,彩色的火光闪耀,在一阵“嗤嗤”响动之后,原本裂开或者不在一起的铁件就链接在一起。

    见此,他又嚷着跑去学电焊,小老舅既不答应,也不驱赶,就让他呆边上看。可小老舅在肖尧看了一会之后,心里有点害怕了。

    肖尧不明白,可他很清楚,这电焊光看久了,会严重伤害人的眼睛。他只想让肖尧吃点亏,以后不来纠缠他,他可绝对不敢把肖尧眼睛伤太狠了。

    “二子,你别在这看,你看了晚上眼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老舅,你别吓唬我,你不让我干还能不让我看啊?我站边上又没碍你事。”

    肖尧正看起劲,哪里会相信小老舅的话?他自认为是小老舅要赶他走。就这样,肖尧不顾他老舅的多次警告,在他老舅边上生生看了一下午,把具体的操作过程,一点不剩的记在脑海里。

    在吃晚饭的时候,肖尧就感觉眼睛有点磨砂,他以为进了沙子或者杂物,就去用冷水洗洗,立即赶到舒服多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眼睛越来越疼,整个眼眶就像着火一样烧着了。

    “肖尧,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眼睛可能进了沙子,被我使劲揉坏了。就怪我小老舅,都是他咒我的。”

    这些天,小玲晚饭后基本都和肖尧腻在一起。两人不是在小玲房间,就是在肖尧的房间,要不就出去在附近走走。

    “你别瞎说,老舅咒你眼睛疼你就会疼啊?你躺着别动,我去给你买**眼药水。”

    肖尧此时实在疼得难受,也没有阻拦。

    小玲走后,肖尧躺在床上,眼睛根本就不能睁,只要眼皮一动,泪水就像泄洪一样喷涌而出。即便他闭上眼,整个眼珠也像是在被烈火烧烤一样痛彻心扉。

    “二子,你下午在你老舅那看他焊电焊了?”

    小玲买了眼药水回来,她还是不放心,特意去把肖母找了来。可肖母一进门,看到肖尧的状况,就知道是咋回事了。

    “妈,我现在都疼死了,你就别问我其他事情了,小玲,快把药水给我点上,我眼珠都快爆了。”

    肖尧没有回答母亲的问题是有原因的,因电焊工操作是带电作业,属于高危工种。肖父和肖母都曾严令肖尧,不准他去小老舅那玩,以防他出现有危人身安全的意外。

    “小玲,别给他点药水,你去叫老王打一盆新鲜的井水,再把你的洗脸毛巾拿来。”

    小玲此时也知道了,肖尧的眼睛一定是看了电焊光受刺激造成的。她连忙跑了出去,没一会就端着一盆清凉的井水和毛巾,回到肖尧的卧室。

    肖母把毛巾折叠成巴掌阔的长方形,浸透井水之后,稍加拧干,就覆盖在肖尧的眼睛上面。

    “感觉好受些吗?”

    肖尧“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一阵凉飕飕的清爽,顺着眼皮传到眼珠,他瞬间就觉得眼睛舒服多了,虽然疼痛并没有完全消失,但有了不小的减缓。

    可这感觉没有保持多久,随着覆盖在眼眶上的毛巾被体温加热,那一阵阵的巨疼再次袭来。

    就在肖尧疼得要抓狂之时,肖母揭去了盖在他脸上的毛巾,立即又换上一条盖上,肖尧再次感觉疼痛被压制下来。

    “小玲,你在这给二子随时换毛巾,换的越勤越好,我去找他老舅问问情况。”

    看到二子痛苦的模样,肖母气冲冲的去找弟弟算账。他明明知道电焊光不能看,却不加以阻止,就是在故意伤害肖尧,这让她做母亲的如何不怒火中烧?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扇在肖尧老舅那青皮大鸭蛋上。正背对着宿舍门,和几个一同住在单身宿舍的青年胡侃的小老舅,被肖母结结实实的甩了一巴掌。

    “大姐?你干嘛打我?”

    “打你还是轻的,明天你就给我滚回去,再也不要来我家。二子在厂里,你做舅舅的不讲好好照顾他,你还敢故意害他。就是一情外人,也不会像你这样。今后我是死是活,都不要你来看我。”

    小老舅被大姐一巴掌打蒙了,再听到肖母接下来的话,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而肖母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

    一个儿子已经够让她烦神的了,而这个弟弟,比肖尧大了一大截,竟然也这么不懂事。即便肖尧在他这个舅舅面前不听话,但你也不能这样害外甥。

    “大姐,你不能怪我,我对二子讲了不能看,可他非要看,我赶都赶不走,我还能打他啊?”

    小老舅也很抱屈,他起先是想让肖尧吃点亏,知难而退,不再纠缠他要学什么电焊,但后来他也确实制止了,肖母说他故意害肖尧,就是在冤枉他。

    可他的辩解,却完全没有得到大姐的认可。

    “你还敢犟嘴?二子不走非要看,你是死人啊?平常看你偷懒都凶得很,二子站在边上,你就不能不焊吗?你不焊,又怎么会伤到他眼?二子现在在哪痛得死去活来的,我这做妈的看着,心里能不难过吗?”

    宿舍内的其他几个工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虽然他们都听出肖母的话不对,但没一个敢为肖尧老舅出头。虽然早就听说肖母护犊子,但现在,他们却是亲身领教了肖母护犊子的厉害。

    “为了二子在边上站着,你就让我不干活,有这个道理吗?大哥看到也不会饶我。而且还有来焊东西的人在等着,你还讲不讲道理?”

    “好,我现在就跟你去你大哥那讲道理,走,你别装孬不敢去。”

    肖尧老舅左讲左对,右讲右对,可把肖母气坏了,她一把揪住弟弟的耳朵,就往外拉。

    一说要去肖尧父亲那奖励,肖尧老舅立马就蔫了,他赶紧认怂。

    “大姐,今天真不能怪我。二子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来跟我学电焊,我不教,他就赖着不走,我能怎么办?你们还打过招呼不让他学电焊,我能不听吗?”

    小老舅说道这里,看到大姐脸色缓和不少,又接着说道:

    “今天是我错了,麻个我就听你的,二子来了我就歇着,他不走我不干活,还不行吗?”

    自己养儿子,咋能不知道小名?肖母也觉得自己一时之气,错怪了弟弟,但她从没有向弟弟道歉的先例,沉着脸问道:

    “二子看了多长时间?”

    “呃,大姐真不怪我。”

    小老舅不敢说,又来竭力强调一下责任。

    “到底看了多长时间?再不说我还打你。”

    肖母大声和喝问,吓得那几人都是浑身一颤。看电焊时间的长短,决定肖尧眼睛受伤害的程度,这是肖母最为关心的问题。

    “呃,一下午。”

    “噗。”

    小老舅早有先见之明,他话没说完,立即双手抱住自己的大光头。肖母愤怒的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背上,被他躲过一劫。

    “我叫你躲,叫你挡。一下午,你还有嘴讲。你要是把我儿子害到哪里,我你大哥饶不了你。”

    听到弟弟说肖尧看了“一下午”电焊光,刚刚消点气的肖母又是暴怒起来。再加上她打弟弟的一巴掌被他挡住,打在他手背上把自己手打的生疼。

    肖母气急败坏的连打带踹,嘴里还不依不饶,到最后,她自己不知道该把弟弟咋办,只好搬出肖父来吓唬肖尧的老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