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如果从没见回头-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五十一章:如果从没见回头

    肖尧在看到这个身影的同时,对方也看到了他。两人都愣在那里,谁也没有主动往对方靠近。肖尧的心里泛起一阵酸楚,目光也有点模糊起来。

    在离开校园逃跑的前夜,他躲在暗处见过她之后,这还是肖尧第一次看见她。也是他俩自认识以来,分别时间最长的一次。

    若是在往日,肖尧肯定会立即迎上去。可经历了逃跑的磨难,受到开除学籍,又被黄莉丢弃的多轮打击之后,肖尧畏惧了。何况他已经想好了,要断绝和学生生涯的一切往来。

    肖尧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王佳佳也不知出于什么缘故,竟然在肖尧后退之后,直接在丁字路口由北向东左转,踏上回家的方向。

    肖尧只要跨过墙角,就能看到她,可肖尧没有动,傻站半天之后,他呆呆的回到自己的住处。已经有了封口的记忆,再次被血淋淋的撕开。

    连她也不理我了,竟然连她也不理我了。这是肖尧在脑海里连续泛起的呐喊。他苦痛的倒在床上,眼里一片茫然。

    中午,下班后的小玲来喊他去吃饭,他不说不吃也躺着不起身,两眼无神的看着头顶转动的吊扇。见到肖尧此状,小玲非常担心。她弯下腰,查看肖尧的眼睛,没发现异常。

    “肖尧,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肖尧把目光移到小玲的脸上,还是一句话不说,但却伸出双手,紧紧的把小玲抱在怀里。他觉得现在想其他一切都是枉然,只有眼前这个女孩,才是他最真实的拥有。

    “你不想动,就躺着吧,我去把饭菜端来,我俩就在这一起吃。”

    小玲怕在这和肖尧耽搁太久,担心厂长在小食堂等得不耐烦,到时候倒霉的又是肖尧。她狠狠心离开肖尧的怀抱,急忙去向小食堂。

    “二子呢?”

    小玲一进小食堂,王师傅就询问起来。肖尧父母和坐在桌边的几个分厂厂长,以及会计都看了过来。

    “肖尧身体有点不舒服,我来端过去给他吃。”

    小玲不敢撒谎,说话时看看厂长,心里有点怕怕的。肖母一听,急忙问道:

    “二子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看什么看?年纪轻轻的,整天逍遥浪荡啥事不做,就是懒病犯了。吃个饭都要人送到跟前,总有一天会被你俩给惯出毛病来,我们吃饭,不管他。”

    肖父说完,看都不看肖母为儿子单独用一个碗夹菜,招呼大家开吃。小玲更是一声不吭,等到肖母夹好菜,她用一个托盘端着饭菜,回到肖尧的房间。

    两人在一起吃饭,肖尧仍然是没说一句话。小玲见他一副心思沉沉的样子,问他两次,他也只是摇头不语。小玲也没有再多问,饭后稍作休息,又去上班。

    小玲走后,肖尧心神不振,就去找到母亲,说要回家待几天,顺便侍弄一下花草。

    肖母对儿子这些天的表现很满意,她一口答应,晚饭后天气凉快,就陪肖尧一起回家。

    能天天和儿子在一起,老人家就已经很满足了。自从肖尧上了高中,经常一个星期都不回来一趟,即便放假,也像野人一样跑的无影无踪不归家。

    如今每天都能看到儿子,哪怕仅仅是一天三顿在一起吃饭,肖母也是非常开心。

    吃晚饭时,小玲得知肖尧要回家,心里一阵惆怅。她以为是自己这些天太忙,没有陪伴肖尧,冷落了他的缘故。她见肖尧先吃饱了,就匆匆吃完,拉了一下肖尧的衣袖,带他来到自己的房间。

    “肖尧,你不是怪我吧?我也没办法,大家都在加班加点,我要是不去,会有人说闲话的。”

    “傻瓜,我怎么会怪你?你忙死了,我闲死了。我在这,你每天下班还要来陪我,每天衣服都要多洗几件,我妈不让你洗你都不听。起早贪黑的,把你都累坏了,我回家也是给你减轻负担。”

    肖尧说的是实话,他要回家,也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只是其一而已。

    “我不累,我每天下班,只要看到你,就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累了。你不要回家好吗?”

    小玲晃着肖尧的一条手臂,眼里满是哀求。

    “我回家待几天,顺便浇浇花。给你睡几晚好觉,我几天就回来。”

    说完,肖尧抱住小玲,在她的眼睛上亲了一口,那目光,太让肖尧爱怜了。不把它亲吻闭上,肖尧真怕在那眼神注视下,自己会改变注意。

    “那好,你可要早点回来哦,别让我等得太久。”

    得到肖尧的承诺,小玲满心欢喜。然而,如果她能预测到,她等回肖尧之后,竟然是那样的结果,她宁愿让肖尧在家多呆十天半月,哪怕半年,她也愿意等。

    可是这世上什么果都有,就是没有如果。结果难以预料,如果从没见回头。

    为了不让母亲看出自己的破绽,肖尧骑车带着母亲一路走,一路说着他这些天在厂里遇到的趣事,逗得肖母也很开心。

    “二子,老先生说,过了端午节,六月初六可以给你起红,把你和小玲的亲事定了。”

    趁着肖尧高兴,肖母也把她这些天才落实好的事情告诉肖尧。

    肖尧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接着说道:

    “妈,你又去找那个朝天望?他就是个骗子,你怎么还相信他?”

    “你也太小看你老妈了,我这次啊,是有高人指点,特意去五洋镇找的老神仙,是看相测字的,不是算命的。他测得可准了,好多人都排不上队呢。”

    对于老妈的迷信,肖尧是相当无语。他不信,但无权干涉母亲去相信。

    夜晚,肖尧独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不想听音乐也无心看书,脑子里出现的全是上午看到王佳佳的情景。现在王佳佳离他很近,不到百米的距离,可是他却没有信心去走过这段距离。

    陡然间,他觉得前院门外有人,这完全是直觉。虽说他的房门和前院的铁门是直对的,但他坐在自己房间的桌边,就是有人站在他的房门外,他也看不到,更别说他的房门,现在还处于关闭状态。

    他起身打开房门,没有一点的怕黑和恐惧心理。

    房间的灯光,透过门洞,照射到十几米外的铁门处,门外,一个人影站立不动,即便被灯光照到,也没离开。

    “佳佳。”

    肖尧轻呼一声,快去上前去打开铁门,伸手就把站在门外的王佳佳拉了进来。

    “你怎么不进来?铁门又没上锁。”

    王佳佳不语,任由肖尧牵着她的手,在经过肖尧家的正门时,她有点不安的看看关着的大门。

    “我妈在后厢房,可能睡了。”

    肖尧说话也不敢大声,很快拉着王佳佳进到自己的房间,并顺手把门关死。

    灯光下,肖尧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王佳佳,只见她上身穿着圆领短袖恤,下穿一条齐膝蓝裙,黑亮而又柔软的秀发,衬托着她娇艳欲滴的面庞。诱人的娇躯,玲珑剔透,散发着成熟的韵味。

    肖尧不说话,像饿狼一样扑上去,紧紧把她抱在怀里,使劲的搂紧再搂紧。

    对于肖尧的行为,王佳佳没有一点推拒,只是沉默不语。

    肖尧见她没有抗拒,知道现在和学校相比,王佳佳心里已经有了松懈,心里就想一亲芳泽。

    “佳佳,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打我骂我都不是问题,只要你开心就成。”

    他边说边移动脚步,拥着她一起走到床边。他把王佳佳扶坐到床上,然后一屁股就坐在她旁边,轻揽佳人在怀。

    王佳佳既没动,也没说话。肖尧不管她反应如何,逐渐手上用力抱着王佳佳。随即吻上她的樱唇,右手在她胸腹之间来回抚摸着。

    “嗯嗯不要唔不可以不。”

    王佳佳挣开肖尧的嘴,摇头晃脑的挣扎着,可她并没有真的发怒生气。

    王佳佳最先还有力的挣扎,闪避着肖尧不断侵扰的嘴唇。慢慢的,她的力量减弱且停止闪避,任由他拥吻抚摸。

    随着激情的升温,二人侧倒在床上。到最后,王佳佳自己张开樱唇,把香舌送入他的口中,尽情吸吮着对方的舌尖。

    于是,肖尧得寸进尺,手指顺着她低胸圆领处直闯而入,揉着她柔软圆润而又弹性极佳的丰满,感觉舒服极了,

    她那又嫩又滑的柔软,顶端大大的,被肖尧揉捏得尖铤而起,硬如石子。

    肖尧顺手把她乳钩解开,再用双手拉起她的恤时,王佳佳才如梦方醒,骤然的挺身坐起。

    顿时,王佳佳的衣服及胸衣滑落下来,一对白嫩肥大的玉兔跳脱而出,淘气的在肖尧眼前欢动,好像是在对肖尧发起挑衅。

    王佳佳赶忙拉上衣服来盖住双峰,粉脸羞红,气急喘喘,心跳加速到极致,颤声地对他说

    “不要,你妈还在后面,你还想怎样啊?”

    看着佳人退尽,肖尧嬉皮赖脸地说道

    “我已经把门插上了,我妈不会过来,我要好好的享受你。说真的,我在外游荡、夜宿涵洞的时候,就好想有个女孩抱抱。”

    对于小玲,虽说他唾手可得,但他不敢,他不愿承担太早结婚的后果。可面对眼前的王佳佳,他不但色胆包天,甚至敢胡作非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