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临门一脚没踢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五十二章:临门一脚没踢出

    不可否认,肖尧对王佳佳一直都很敬重,但那不是怕。自从在医院被王佳佳拒绝之后,肖尧就一直有个强烈的欲念要占有她,是不计任何后果的想要占有她。

    因为他心里有个标尺,那就是不管怎么样,王佳佳都不会害他。他更舍不得从小在一起相伴的她,如今被别人抱走。

    但肖尧还有一个底线,就是他不会强迫她一丝一毫,前提必须王佳佳自愿。如今两人都出了校门,王佳佳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也有那么点自信。

    看着王佳佳惊羞的交叉双臂,护着她娇嫩诱人的身体,肖尧再次说道:

    “你放心吧,我们小声些就好。你不想惊动我妈出来发现的话,就不要拒绝。”

    看着肖尧那色狼一样的目光,王佳佳吓得“啊”的一声,伸手就要去拿衣服。肖尧一见,哪能错过良机,忙用双臂搂紧王佳佳。

    他翻身而起,张开大口又吮又咬。另一只手则伸入,手指一阵乱抓。

    王佳佳被他上下夹攻,毫无还手之力,没经人事的她被吓得低呼起来:

    “啊……肖尧……停……停手……快……别这样……你太过份了……啊……你……”

    她一边挣扎,一边低声喘叫,由于被肖尧胡抓,王佳佳全身酥麻无力,快被点燃起来。

    “你不愿意?”

    中烧的肖尧,被王佳佳的“太过分”给惊停了手。虽说她那语气不是严厉斥责的口吻,但肖尧可不敢继续行动。只要王佳佳此时再摇摇头,肖尧是绝对不敢侵犯她的。

    “我……不是,我……,你怎么会这样?你吓着我了。”

    一向挺有主见的王佳佳,此时却话不成句,直到最后,才说出心里的感觉。肖尧不语,把她衣服拿过来递给她,王佳佳心里一阵失落。

    “肖尧,你想过后果吗?如果我答应了你,也许这里就没有我俩的立足之地了。”

    “我才不考虑什么后果呢,这天下大了去了,在哪不能立足?非要在这里憋死啊。”

    肖尧很恼火,他以为和王佳佳会水到渠成,两厢情愿,没想到临了她会去想什么后果。

    “肖尧,只要你不怕,我什么都愿意给你。我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愿意,我这辈子哪怕不能和你结婚,我也要做你的女人。我只有一个心结,就是不能为了做你的女人而害了你。”

    王佳佳这一段告白,把肖尧感动得一塌糊涂。这样的女子,他肖尧如若放过,天理难容。得到王佳佳的允许,肖尧再次扑向王佳佳,把她拥住。

    “肖尧,你轻点,你要温柔些,你太凶了,我害怕。”

    就在肖尧快要堵住她娇唇的前夕,王佳佳媚声乞求。说完,她就闭上了勾魂的双眼,任由肖尧摆布。

    王佳佳那如晚霞一样滚热的俏容,艳光闪闪。再加上她那如丝的媚眼。引诱得肖尧要迫不及待的要去征服、去驰骋、去占领。

    王佳佳那柔软的小手一碰肖尧的身体,更加让他难以自制。就在肖尧临门一脚即将踢出之际,只听屋后传来肖母的说话:

    “二子,还没睡吧?你帮我把堂屋小凉床,搬到天井来。”

    肖母一声喊,吓得两人都噤若寒蝉,王佳佳更是用自己的手捂住小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肖尧无奈的按捺住亢奋的情绪,稳定下自己的心跳,装出睡意朦胧的音调。

    “妈,我都躺下快睡着了,你现在要凉床干嘛啊?”

    “屋里太热,我到天井乘会凉。怕坐久了腰疼,你要图懒我就自己搬。”

    肖母一点不体谅肖尧睡着没睡着,决意让肖尧去做事,后面一句明显带着不快。

    王佳佳悄悄推了肖尧一把,示意他赶快去。

    “妈,你搬得动吗?我这就来。”

    眼看到嘴的美味吃不成,肖尧不甘的在王佳佳的唇上吻了一口,连忙套上衣服,起身出去给老妈搬凉床。

    肖尧推开堂屋正门,在门边摸到开关打开灯,又随手把门关上,然后抓起放在墙边的凉床,从后门搬进天井。

    “二子,你先别睡,坐边上给我赶赶蚊子,我这两天腰疼病又犯了,扇扇子腰都酸疼。”

    肖尧放下凉床就想回房,可母亲一句话,让他不得不留下来给老妈把扇。肖尧转身去把堂屋通向天井的后门带上,隔绝了能看到堂屋和前院的视线。

    “二子,过天吧我带你去镇上老先生那测个字,测测你的时运。”

    “我不去,我自己的事自己会掌握,谁听他胡说八道。”

    “你必须去,你要想气死老娘你就不去,我看你是不是敢蠢不孝我。”

    肖母的语气很严厉,肖尧不敢为命不从。他还急着要回房,他不知道王佳佳一个人在那会急成什么样?

    “好好好,我去,我去还不成吗。”

    肖尧心急如焚,可老妈却是不紧不慢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肖尧哪有心思去听?只要老妈提出要求,他都顺口答应。

    他想的是心静自然凉,不让老妈得急,好让老妈早点凉快了回去休息,他才好回房去见王佳佳。

    大约半个小时后,肖尧才得以回房,等肖尧急吼吼的回到房间时,房间佳人已去,屋内空留余香。

    肖尧万分懊丧,就差临门一脚,他就能俘获佳人,现在出这状况,他只能归咎于天意。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也许是母亲察觉到动静而故意为之。

    这一夜,肖尧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他一会后悔没有和王佳佳好好说会话,一会又埋怨她为什么不声不响就走了。

    这一夜,肖尧想了很多,唯独没想如果他占有了王佳佳,后面会发生什么,包括他应怎么去面对小玲都没想过。

    回想起王佳佳说过话,肖尧最终想到了一点,那就是他认定王佳佳是跑不掉的,是他的就是他的。他脑海里对王佳佳那疯狂的占有欲,几欲令他入魔。

    直到雄鸡高唱,早起的鸟儿在树梢鸣叫,肖尧才迷迷糊糊的睡去。这天早上,肖母没有早早的过来喊儿子吃早饭,而是让肖尧一觉睡到自然醒。

    肖母在肖尧起来吃了晚早饭之后,一改往日不让肖尧做任何事的风格。在肖尧浇花结束之后,一会让他帮忙做这,一会叫他去菜园摘菜,不管大事小事,反正就是不让肖尧有歇时。

    从起床到午饭前,肖尧被母亲折腾的够呛,她也没时间去想昨晚的事。饭后,肖尧拖着疲惫身躯倒在床上补休,昨晚睡眠不足加上身心劳累,肖尧很快便睡着了。

    晚饭后,肖母只是嘱咐肖尧一声晚上早点睡,明天一早带他去五洋镇,肖尧想抗议,但他思默着王佳佳晚上可能还会来,就点点头认可,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静等。

    肖尧不敢去找王佳佳,一来她家位置在村里的中间,人多眼杂二来她家人口众多,王佳佳也不是自己独居一房,晚上都是和她小妹同睡。

    肖尧在房间久等不见王佳佳到来,他好几次跑到院门查看,生怕铁门锁住了。后来,肖尧干脆把房门大开,把凳子端在自己的房门口,不顾蚊叮虫咬,直接坐在房门前,看着前院铁门。

    但直到夜深,佳人依然无影。肖尧只好无奈的关上房门,点燃蚊香灭蚊,在郁闷和叹息声中,浑浑噩噩去见周公。

    “不用骑车,我们走着去。”

    “走着去?妈,今天不会下雨,路也是干的,这么远的路,干嘛走着去?”

    一早,肖尧和母亲吃完早饭,因为答应要陪老妈去五洋镇,肖尧走到堂屋去推车,母亲的话,让肖尧难以适应。

    “不是我俩去,还有佳佳和她妈,我们一起去。”

    闻言,肖尧心里一阵窃喜,立即放开单车,抢先向着王佳佳家里跑去。这是正大光明的事,他要去邀请王佳佳和他一起先行。

    见到肖尧欢天喜地的跑来,王佳佳心里还有点发慌。等到肖尧说明来意,她才知道母亲让她陪着去五洋镇,不仅仅是她们母女两人。

    他俩此时才知,这一切,都是两位母亲私下商量好的,只是没有提前告知二人罢了。

    肖尧看出王佳佳母亲心情不好,但他浑然没有在意,在热切的招呼一声“表奶”后,就让王佳佳和他提前出发,并不等在后面锁门尚未到来的母亲。

    王佳佳的母亲心情当然不好,她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都在肖尧身上。

    可他俩辈分的差距,老人家是万万不敢逾越的。严重的封建伦理思想,在她心里是根深蒂固。真要是自己女儿和肖尧有了什么事,那么,她这一家子在村里再无脸面见人。

    昨天下午,肖尧母亲前来闲聊,有意无意间说到肖尧的小老舅,虽没明说提亲,但历经沧桑的老人,怎么能听不出肖母话里的含义?

    论起辈分,肖尧老舅和王佳佳挺合适,年龄也相差不大,若不是有肖尧夹在中间,她老人家还真有点意动。可她想来想去,却没敢接茬,其实是她不想委屈了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