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棒打鸳鸯各一方-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五十四章:棒打鸳鸯各一方

    大街上人来人往,肖尧突兀的举动,羞得王佳佳脸色一下变得通红,她有点嗔怨的瞪着肖尧。

    “活该你被吓着,刚缓过神来你就不老实,在大街上动手动脚的,也不怕别人笑话。”

    肖尧见王佳佳嗔怪的娇容,心神一荡,立即正色说道:

    “谁敢笑话?我怕谁笑话?别人只有嫉妒的份。我也知道老先生为啥给你写那两个字了,是你一直在诱惑我。你前晚要是不跑,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王佳佳被肖尧的狡辩气得扭身离开肖尧前行,回头说道:

    “哼,老先生给我写这两个字,分明是提醒我不要被你诱惑,你倒打一耙,我啥时候诱惑你了?我那晚不走,难道要等着你妈来赶我走吗?我可没你那么皮厚,以后你再也不准碰我。”

    王佳佳说到这里,想起前晚被肖尧那般蹂躏,脸上再次布满红晕,心跳也跟着加快。她嘴上如此说,却并没有远离肖尧。

    肖尧回头见到两位母亲已经从小巷出来了,伸手拉着王佳佳就走。王佳佳也看到了她母亲,她担心在大街上和肖尧拉拉扯扯被母亲看到,急忙挣脱肖尧的手,低声说道:

    “你要真的喜欢我,就让你妈到我家提亲。只要大人们同意了,我就能正大光明的和你在一起了。”

    肖尧回头看看,在熙熙攘攘的人群缝隙里,两位母亲走在一起,不停的说着什么。他再次抓住王佳佳的小手说道:

    “我回去就让我妈去你家提亲,不过,我觉得还是先把你做熟了更好。”

    “什么?”

    王佳佳一时没反应过来,肖尧说的“做熟”是啥意思。

    “没什么,我把你这生米做成熟饭,他们不同意也不行。”

    肖尧在心里想好了,若是没有适当而又强烈的理由,要想让双方父母同意他和王佳佳的婚事,势比登天还难。

    王佳佳领会了肖尧话里的含义,她又何尝不知,她和肖尧之间的辈分差异,无异于一道天鉴。他俩不在乎,可是在长辈的眼里,那就是大逆不道。

    “肖尧,我早就想好了,这辈子,你要是不能娶我,我就不嫁人。生做你的人,死做你的鬼。”

    王佳佳说完,头已经低的抵在胸前。和肖尧相处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向肖尧表露了自己的心迹。虽是首次表露,但她说的很坚定也很执着。

    这一路回程,是肖尧和王佳佳最为甜美一段路,也在各自的心里埋下了非你莫属的信念。

    “妈,你去跟表奶奶说,让她把佳佳嫁给我。”

    回到家中,肖尧在厨房看着母亲做饭。他想了好久,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向母亲提议,最后只好直来直去。

    “你说什么?你怎么想到一出是一出?你没听到大仙说你的婚姻在南方吗?你还知道她妈是你表奶奶,这乱了辈分的事,你想都别想。就是我依你去说,佳佳父母也不会同意。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肖母被儿子无端的提议,弄得心神大乱,真可谓是怕什么来什么。

    从五洋镇回来路上,肖母再次对王佳佳的母亲透露了小弟的心思,虽没得到王佳佳母亲的认可,但她也没拒绝。肖母心想此事不说十成把握,七打八还是有的。

    如今儿子和小玲的亲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此时再去反悔,叫她如何对小玲父亲交代?她已经对王佳佳母亲为弟弟提过亲,又怎么有脸再去让她母亲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

    “什么大仙不大仙的?房间里放口大棺材,他自己都成棺材瓤子了,还在那胡说八道。佳佳可说了,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们大人要是不同意,我就……。”

    “你说什么?佳佳真是这么说的?”

    看到肖尧非常肯定的点点头,肖母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肖尧赶忙上前一把扶住。

    “我不要你管!难道你和佳佳已经……?天呐,你们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吗?佳佳向来通情达理,也挺稳重的。她怎么能这么糊涂,由着你胡来啊?这要是被她爸妈知道了,还不活活打死她?”

    “妈,你想哪去了?佳佳没你想的那么糊涂,我们俩没做出格的事。”

    肖尧为了证明王佳佳是清白的,赶紧否定了母亲的猜测。

    如果肖尧此时不是为了急于为王佳佳证明,而是含糊其辞的敷衍过去,他和王佳佳的未来,可能又会是另一个结果,但这世上没有如果。

    听完肖尧的话,肖母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她打定主意,要尽快去和王佳佳的母亲落实王佳佳和小弟的亲事。他俩真要是出了乱子,对于两个家庭来说,那都是塌天的大事。

    “二子,你和佳佳可千万不要胡来,你就是想娶她,也要等两家定下来再说。”

    肖母心有余悸的叮嘱肖尧,也是为了安定他。随后又问道:

    “二子,你难道一点也不喜欢小玲?你俩定亲的日子都下了,你让我怎么对顾叔叔交代?”

    听着母亲提到小玲,肖尧一脸愧疚。

    “妈,我挺喜欢小玲的,只是……。”

    肖尧的“只是”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只是看到王佳佳,就把已经和小玲定亲的事给忘记了。

    “除了学历,她哪里也不比佳佳差,还对你那么好。这么好的媳妇,你打着灯笼都没处找去。”

    听到儿子不讨厌小玲,还挺喜欢他,在肖母看来这就足够了。她本不想左右肖尧的婚姻,但被人指着脊梁骨骂的事,她是不会允许儿子去做的。

    何况现在事情的发展,更加让她坚定不会同意肖尧和王佳佳两人之间的亲事。肖母决定要快刀斩乱麻,不能让事态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饭后,肖尧回到自己的房间午休,内心充满期待。更有一点,他是在期待王佳佳的到来。

    他听到母亲饭后走出前院,就偷偷躲在门后观望,直到看着母亲进了王佳佳的家,他才放心的躺在床上休息。

    可是,一个下午过去,王佳佳也没来见他。她知道她家农活忙,心里就捉摸今晚上她该来了。

    晚饭时,肖尧追问母亲有没有对王佳佳的母亲提亲之事,母亲只是语言含糊,说这事不好明说。肖尧也知道母亲很为难,也不再强求,只想等着王佳佳到来,把那啥生米煮成熟饭。

    左等右等,眼看夜已经很深,肖尧等得很心烦。但王佳佳不来,他又不方便去找她,毕竟肖尧也要顾及她在村里的名誉。

    一下午、一夜,就这样在肖尧的焦急等待中过去。然而,第二天,第三天,肖尧还是同样连王佳佳的面都没见着,更别提什么煮饭了。

    几天过后,端午节到来。由于太忙的缘故,厂里只放了一天假。肖尧始终没见到王佳佳,对过节不过节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端午节当天,小玲和肖父一起回到家中。在农村有个习惯,只要是定了亲事还没结婚的女孩,逢年过节,都会被接到男方来过节。

    肖尧回来这么多天都没有回厂,小玲一直放心不下,正好厂长让她一起过来在他一家过节,小玲在征得父亲同意后,才以未来儿媳的身份,来到肖尧家。

    小玲的到来,弥补了肖玉没回来过节的遗憾。最为开心的非肖母莫属,她坚决不让小玲帮厨,只说小玲这些天在厂里太累,让她陪陪肖尧,好好歇歇玩一天。

    肖尧见到父亲回来,把这些天没见到王佳佳的郁闷情绪只好放下,小心翼翼的应付着父亲的问话。

    他心里很清楚,只要母亲把自己让她去对王佳佳提亲的事说出来,他又将面对一场不知后果的疾风暴雨。只不过,肖母也是为了儿子着想,对于此事只字未提。

    自从五洋镇回来,肖尧一直没有见到王佳佳,早把小玲让他尽快回到厂里的叮嘱忘在脑后。此时,在房间里面对小玲,肖尧内心十分愧疚。

    “小玲,我……。”

    “肖尧,你又瘦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一个人憋在家里着急,就去厂里吧。我虽然白天上班,但下班了还是可以陪你玩的。只要看到你,我就不会累,你也不会憋闷了。”

    单纯而又多情的小玲,不等肖尧解释,就把肖尧呆在家不去厂里的缘由,归结到自己身上。她这么说,却让肖尧更加的无地自容。小玲对他越好,他越是不知道将来该怎样面对他自己的背叛。

    他想告诉小玲自己内心的想法, 可他又不忍伤害如此温顺善良的女孩。

    王佳佳这几天音信全无,母亲更不让他去找她,他还不知道自己和王佳佳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又怎敢在父亲在家的情况下去说自己的心事?

    令肖尧再也想不到的是,那天母亲去了王佳佳家,并不是为了肖尧去提亲,而是和王佳佳的母亲商议,尽快把王佳佳和肖尧小老舅的亲事定下来。这样才能避免别人笑话,也能死了他俩的心。

    王佳佳的母亲在肖母走后,立即就和王佳佳说了肖母为她弟弟提亲之事。王佳佳一时心如死灰,借口裁剪学校端午节不放假,第二天一早就离开家,独自一人逃离了这个让她十分伤心的家庭。

    肖尧却一直被蒙在鼓里,他傻傻的等着王家消息,苦苦的盼着王佳佳前来会面,谁知他俩从此就是棒打鸳鸯,各自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