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完美留在新婚夜-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五十五章:完美留在新婚夜

    小玲的柔情,让肖尧彻底放开了心底的纠结。他不再去想将来如何,毕竟小玲是第一次到他家过节,于情于理,他都要尽一个主人的职责。那就是让小玲开开心心的在他家,过个快乐的端午节。

    端午节与春节、清明节、中秋节,并称为中国民间的四大传统节日,而端午节,又可以说是最不被重视的一个节日。

    在那时,基本上是学校不放假,工厂不停工,在农村还要好点,但大多就是吃个粽子应个景。

    端午节习俗甚多,因地域不同而又存在着习俗内容或习俗细节上的差异,各地过法虽不尽相同,但划龙船、食粽子却是普遍习俗。

    肖父回来过节,带了几盒绿豆糕。那莹莹润透,碧玉一样的方块糕点,让肖尧不忍食之。小玲俏手捻起一块绿豆糕,送到肖尧嘴边,满目含情的说道:

    “这几盒是我做的,你尝尝味道咋样。要是喜欢吃,以后我还给你做。”

    肖尧伸手要接,被小玲让过,肖尧只好张口吞下整块。松软油腻的一块绿豆糕,压得肖尧直翻白眼。

    “你不能咬一半啊,我又不和你抢着吃。嘻嘻嘻。”

    小玲一边抱怨,一边拿过桌边的茶杯递给肖尧。肖尧喝了口水,把绿豆糕带下,伸手抹了把嘴说道:

    “真甜,真好吃。小玲,你不要对我太好,我……。”

    肖尧说的是实话,他害怕小玲对他太好,他害怕未来带给小玲的伤害,将是她不能承受之疼。可他话没说完,小玲又不让他说下去了。

    “肖尧,我愿意。我不要听你的任何解释,只要你不嫌弃我,为你做什么我都是乐意的。”

    听到小玲口里的“嫌弃”二字,肖尧心头一紧,脑海里回忆起最后一次和黄莉见面的场景。

    “嫌弃?你不嫌弃我,我就很满足了。别说我不会那样对你,就我现在的情况,还有什么资格去嫌弃别人?我早有自知之明,再也不会像念书时那样的发浑了。”

    “肖尧,是我说错了,你别多想,没人嫌弃你。其实,我还很庆幸你被……。”

    小玲说道这里,没敢再往下说,她看看肖尧,见他没有啥反应,才接着说道:

    “如果不是这样,我恐怕还没机会来你家过节呢。”

    肖尧不置可否的没有接话,刚刚想起黄莉那一阵刺心的疼,让他神不守舍。他真想现在就去找王佳佳,问问她到底是何心思,难道也只是为了安慰他,为了顾全他的脸面,才那样说?

    人怕当面,树怕扒皮。肖尧不相信王佳佳会对他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可这连续几天不露面,又让肖尧如何释怀?

    被肖尧强压下的消极情绪,又慢慢爬上他的心头。小玲及时的发现了肖尧脸色的变化,她温柔的靠近肖尧,依偎在他身侧,小声说道:

    “肖尧,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事情,但我不会问,你也别对我说,我不想知道。我只希望你慢慢的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只要看到你高兴,我就很快乐。”

    小玲的话,让肖尧心里温暖。他暗暗决定,只要王佳佳不理他,他绝不会再辜负小玲的一片心意。其实,在这时,肖尧对于结婚和爱情,还是很模糊的概念。

    肖尧不忍伤害每一个对他好的女孩,虽说他的不忍,无形中也是一种伤害,可现时的他不是在选择,而是在被逐个的淘汰。

    自从百重中学回来以后,他已经把爱和结婚,完全独立起来。谁对他好,他就可以和任何一个女孩结婚。

    “小玲,你不嫌弃我的过去?”

    肖尧放缓心情,伸手抚摸着小玲的秀发。他这句话里,带着几重含义。可这些内涵,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嫌弃你什么过去?我只要求一点,你要是和我……,就不许你再碰何姐。你们以前有啥事我不问,但以后只能做姐弟。”

    后面这段话,小玲说的酸酸的,脸上布满哀怨。其实,她只是见过何碧香看对肖尧的眼神不对,她也只不过是在猜测,并不知道实情。可肖尧被碰触短处,立即惊慌的问道:

    “何姐?好好的,你怎么提起她了?你不许我碰她是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啊,何姐那么漂亮,我怕你胡来。”

    小玲娇笑着打趣肖尧,肖尧这才明白,她不知道自己与何碧香的事,心里稍安。伸手在她小巧的琼鼻上刮了一下,半真半假的说道:

    “你长得一点也不比何姐差,你就不怕我对你胡来?”

    “我才不怕呢,你和我……你都没碰我,我还以为你嫌我长得丑呢。”

    小玲本想说和她睡在一起,但那太露骨,就没好意思说出口,顺带把自己一直以来的担心说了出来。她那自谦的神态,绝对不是做作。

    小玲越是这样,肖尧越是觉得对不住她。心里的愧疚越发的不堪,他注视着小玲好久,才慢慢的说道:

    “小玲,你是一个好女孩,谁这辈子能娶到你,都是他的福气。你不要轻视自己,我不是嫌你丑不碰你,我是不敢。”

    肖尧调皮的对着小玲歪歪嘴,他说的不敢,也是真心话。小玲一直在他父亲身边工作,肖尧要是敢不分青红皂白的动她,那就是找尅的节奏。

    他现在还是不敢,因为他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路在哪,对未来更是懵懂无知。在肖尧心里,她和王佳佳不一样,对她,肖尧还缺少那么点的随意和任性。

    “肖尧,等我俩定了亲,你真要去省城找工作,我就陪你一起去。”

    小玲仰起头,一双美丽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肖尧。虽说这事在肖尧想来是不可能的,但小玲这句话,等于给他吃了个定心丸。

    小玲的美,让肖尧心颤,小玲的情,更让他难以割舍。肖尧虽说刚到成人,但每一个成年男子,都会有埋藏在心底里的**。

    肖尧虽然为人时常轻狂,做事容易冲动,但在对待女孩方面,他还是比较自控,会因人而待。他此时心里放不下王佳佳,也就不敢对小玲过于亲密。

    可小玲不知他心里所想,两人也曾经有过亲密接触,她对肖尧今天的严谨,都归结到他心情不好。所以,在一番闲聊之后,她主动给了肖尧更多的温存。

    当晚,肖父和肖母都没有来打搅这对年轻人,可能是老两口想促成肖尧和小玲早日成婚,故意而为。小玲当晚也没有去肖玉的房间睡觉,这一夜,就和肖尧同床共枕。只不过,肖尧还是做了柳下惠。

    其实,在漂亮的女人面前,每一个成熟男人,都没有绝对的抵抗力。从某种意义上讲,每一个成熟男人,都有想强占美女的恶念。

    每个时代,美女就像春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出来一茬,各种女神不断出现。但理智的男人,并不会盲目的去追求,而是用幻想和幻觉来抵消作恶的欲念。

    而这种幻想和幻觉有时清晰,有时模糊,有时甚至深埋于潜意识中。它随着人的理智被不断调整修复,更多的时候被深深的埋藏起来,逐渐趋向于无。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古以来,食、色,性也,男人好色是天性所致。饮食,是生命必须男女之间不但是繁衍问题,更是属于康乐所求。

    饥寒起盗心,贫穷思保暖。保暖思淫欲,人穷性不短。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

    在现实生活中,能抵抗和控制这种**,也就成了真男人,反之则会变成像恶魔一样的渣男。这样的男人,在昭昭天理之下,最后总不得善终。

    端午夜,顾玲在紧张和害怕中度过。起初肖尧对她有所动作时,她只是说了一句,想把最完美的一刻,留在新婚之夜。肖尧就此没有再纠缠她,而是很快的进入梦乡。

    天一亮,肖父急着回厂,小玲也要跟随而去,她想着肖尧一定会同行。可肖尧却说他现在还不想去厂里,还要在家呆个一两天再去。

    虽说肖母对小玲做了挽留,让她在家陪肖尧两天一起去。但肖父没有开口,小玲怀疑是不是她昨晚拒绝肖尧亲热,引起他不快,真想留下来对肖尧好好解释解释。

    可她知道厂里太忙,不好开口说自己不去。并不是说厂里就一定离不开她,但她手头的事,由她自己去完成,会比别人代替更加顺当。

    肖尧在小玲和父亲走后,再也按捺不住渴望见到王佳佳的意念。他瞒着母亲,随手拿了一本书,还像往常一样,找个借口去见王佳佳。

    肖尧来到王佳佳的家里,屋里只有她小妹在家。对着这个小小年纪的女孩,肖尧也要叫她一声“小表姑”。她也知道,肖尧来就是找她姐姐的。

    于是,小妹没等肖尧开口就告诉肖尧,她姐姐好几天前就去省城学裁缝了,昨天都没回来过端午节。

    肖尧被这“小表姑”说的呆住了,感情自己在家空等了这么多天,王佳佳竟然不辞而别。就在肖尧气呼呼的转身要走之时,王佳佳的母亲走进门来。

    一看到肖尧,王佳佳的母亲就很不高兴。肖尧不敢久留,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表奶奶”后就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