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波光粼粼水底月-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五十七章:波光粼粼水底月

    看到小玲为了怕自己误会,哭的稀里哗啦的,肖尧大包大揽,承担起帮她退回朱久勇日记本的差事。小玲这时也完全放下心来,快乐的抱着肖尧温存,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肖尧虽说对王佳佳和黄莉两人挂念没断,但对小玲,他没有任何理由去伤害她。此时,肖尧见她如此开心,他也被感染,若不是王师傅来喊他俩去吃饭,他俩黏糊得连到了饭点都忘了。

    肖尧和小玲满脸开心的同时走进小食堂,在座的几位叔叔,少不了打趣他俩一番。肖父也一概往日的严肃,脸上带着微笑。显然是对肖尧和小玲的亲密,表示满意。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王师傅更是对肖尧和小玲两人的亲事期待有加。小玲的温柔贤惠,他是长期见证者之一,肖尧虽说在外名誉不好,但在他眼里,他是非常喜欢肖尧的。

    他曾经对小玲父亲说过,在他所认识的男孩里,没有谁比肖尧更适合做顾师傅的女婿。这就说明了他对肖尧的非常认可。

    可他们谁也没有料到,此时放在小玲屋里的日记本,就是一颗红色的定时炸弓单,时间就定在肖尧把日记本还给朱久勇的那一刻。

    饭后小玲依依不舍的去上班,肖尧也打听出朱久勇外出没归,他也无心去抡大锤、焊电焊,他稍微在厂内水边散步一圈,就回到小玲房间午休。

    这一下午,一切都很平静。傍晚,小玲劳累一天归来,一进门,她就坐到正在看书的肖尧身边,浑身无力,软软的靠在肖尧怀里。

    “累死我了,我觉得今天下午时间特别长,老是有干不完的活。”

    “傻瓜,没谁让你这么拼命的,你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干嘛?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何必插手别人的工作?你不去帮忙也没人逼你,谁爱说就说去。”

    肖尧看她这么累,也很心疼,明里是抱怨,暗里是在提示。

    “唉,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如果不去帮忙,我相信他们也能做好。可我去了,真是越帮越忙。他们都产生依赖了,这个事要我帮一下,那件事要我搭个手,一件接一件,几乎没歇时。”

    “那我明天还去看一天电焊光,看你到时候帮谁?”

    肖尧只是气不过随口说说,他可领教过电焊光的疼苦,绝对不敢再去。而天真的小玲却信以为真,连忙阻止道:

    “你可千万别去看,我明天一定多抽点时间陪陪你。你那一天一夜的罪,还没受够吗?就算你不怕,我还心疼呢。”

    面对心地这么善良的小玲,肖尧那被黄莉和王佳佳砸碎的意志,再次建立起来,他搂住小玲的娇躯,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小玲,你真好!”

    说完,肖尧就用深深的拥吻,表达自己内心对她升华的感情。小玲也闭上眼睛,温柔的回应着肖尧的行为。一天的劳累,此刻在她那俊美透红的粉脸上,再也不见一点疲倦的痕迹。

    甜美的时光,总是在瞬间而过。晚饭桌上,肖尧从父亲和几个叔叔的谈话中,得知朱久勇已经回来了。他和小玲匆匆吃完之后,一起回到小玲的房间。

    “小玲,你在房间歇歇,我去找朱久勇,把这个本子还给他。”

    “你的房间还没收拾,我去帮你收拾了,要不今晚……。”

    在肖尧家里,小玲还敢和肖尧同居一室,可在厂里,小玲就不敢了。就算肖尧不会怎样对她,但为了避免大众口舌,小玲也不敢在厂里和肖尧睡在一起。即便不怕别人乱说,可她父亲那一关她也过不去。

    肖尧爱怜的看着她点点头,拿起日记本就去找朱久勇。

    “肖尧,我有点害怕。”

    肖尧还没出门,身后的小玲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肖尧立身回头,带着疑虑看向小玲。

    “你害怕什么?”

    “我不知道,可能是怕你和他打起来,那我……。”

    小玲走到肖尧身边,双手抱住肖尧,眼里满是幽怨的盯着他。如果肖尧真的和朱久勇为了她打起来,她必定会成为厂里工友茶余饭后的笑柄。

    “你放心,他不是我对手,我料定他还没那胆量敢跟我动手。”

    肖尧揉揉小玲的秀发,嘴角上翘,落出轻蔑的神色。他和小玲想法完全不同,肖尧在各方面,都没把朱久勇放在是自己对手的位置。

    在肖尧看来,还回日记本很简单。只要把朱久勇送给小玲的日记本还回去,再警告他几句,不准他以后再骚扰小玲就完事。小玲的害怕和担心,完全属于多余。

    “那你也不要打他好吗?我怕别人笑话。”

    “只要他不先动手,我是不会打他的。”

    肖尧说完,在小玲的额头上轻吻一下,以示安慰,转身走了出去。小玲也随后锁上门,去了肖尧的房间。

    男工集体宿舍里,朱久勇饭后背对着门,坐在小桌边整理一天的购物,其他几人在闲聊。肖尧手里拿着日记本,也不用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

    几人看到肖尧都招呼一下,站在边上不再说话。

    “麻烦你们几个出去一下,我找小朱有事。”

    肖尧回礼后,随口就赶他们出去。朱久勇这才回头,看到肖尧手里拿着他送给小玲的日记本,他心里“咯噔”一惊。再看到肖尧的脸色,他知道肖尧这次是来者不善。

    “算了肖尧,你既然是找我,还是我跟你出去吧。”

    朱久勇也不想被别人知道他给小玲送去的日记本被退回,非常识趣的起身主动往外走。如果肖尧只是为了还回日记本,他会丢下就走。

    但他还有一件事要办,如果当着大家的面说,他也怕丢了朱久勇的面子。即便他给小玲送了日记本,还写了那样的留言,肖尧对他的映象还是不错的,再加上父亲对他的赏识,肖尧也要给他留点面子的。

    朱久勇出门,走到厂内池塘的南端,站下来等候肖尧。

    “在这可以吗?要不要到厂外去解决?”

    “随你,我无所谓,脸面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肖尧冷冷的回了一句,本来他对朱久勇还是蛮有好感的,可是现在见他对自己来找他毫无歉意,肖尧的神色变得严峻起来。

    闻言,朱久勇继续前行,穿过办公区,推开面粉车间的小门,再打开对面门的门栓,一直走出厂区,来到西边马路对面的小河边。

    “你想动手吗?现在可以了,你打吧,我不会还手的。”

    朱久勇明知自己打不过肖尧,但他还是走出厂区给肖尧动手的机会。这时,他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还用言语设防,他也不想被肖尧暴打一顿。

    弯弯的月牙,斜挂在满是星星的天际。小河的水面波光粼粼,一弯新月在水底不停的晃动。夜风吹过,带给人一阵清爽。

    “你就那么想我揍你一顿?你不还手,我还怎么打?”

    肖尧内心轻蔑的一笑,他心知朱久勇拿话堵他,心里当然是忌惮自己动手。听出肖尧不会动手,朱久勇暗中放下警惕之心,但他不语,等候肖尧下文。

    “你喜欢小玲,干嘛不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偷偷摸摸的哪里像君子所为?”

    肖尧说着,伸手把日记本递给他。可朱久勇不接,身子还往后让了让,好像怕被日记本烫着。

    “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小玲不喜欢你,她和我下个月就定亲了,你以后不准再骚扰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我今晚来找你,就是让你看清形势,知难而退,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说完,肖尧把手里的日记本往自己也怀里一塞,转身就要离去。

    “哼,我没有自知之明?没有自知之明的恰恰是你。你若不是沾你老爸是厂长的光,你和小玲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知难而退?”

    朱久勇知道肖尧一离开,他对小玲的那份爱必将被扼杀。肖尧的手段他也听说过,有理他会和你讲理,不讲理起来,他就是个非常恶毒的主。

    如若今晚肖尧动手,下手一定不会太重。但他打过招呼后,朱久勇若再去招惹小玲,必将受到惨烈的人身攻击。可让他就此放弃追求顾玲,他是非常不甘心的。

    此时,他也顾不得会不会被打,不把心里的憋屈说出来,就算把他打死,他也不会甘心闭眼。

    “呵呵,看来你还是不死心?要不要我现在就去把小玲叫来,咱们三人当面锣对面鼓,由小玲来决定。她选谁,另一人退出。单靠我俩决斗,你不是个,也不见得符合小玲的心愿。”

    朱久勇的这些话,确实打击了肖尧的自信心。他之所以提出让小玲来判决,也是有随她自愿的意思。毕竟王佳佳也当面和他说了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可转眼就不见了她的人影。

    肖尧的不自信,从他看到日记本上的日期,就已经产生。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么多天,还在同一个厂里上班,小玲都没有机会送还这本日记本。

    肖尧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考虑,一点都没有想到,小玲绝对不会为了还朱久勇的日记本,晚上还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