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情敌水中大决战-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五十九章:情敌水中大决战

    肖尧虽然比朱久勇跑的快一些,但也快不到哪去。追逃双方,距离拉近很慢。

    朱久勇个子比肖尧高,腿比肖尧长,身体素质也不差,在跑步的持久和耐力上,一点也不比肖尧弱。肖尧要想追上他,不仅仅是靠速度,耐力才是根本。

    听到朱久勇说话,肖尧不理,奋力拉近两人的距离。就在朱久勇想要转过路边小河,逃进皂公中学的时候,肖尧用尽全力高高跃起,一个狠命的前扑,双掌同时击中朱久勇的后背。

    虽说肖尧这一次连跃起带出手,也是尽了全力。但朱久勇前跑的势头没停,肖尧也就将将够上他的后背,他这全力出手的双掌,只不过是狠劲的推了朱久勇一把。

    已经跑了不短时间的朱久勇,被肖尧推得踉跄几步,一头栽进校园外的河沟里。朱久勇一进水,他不敢停留,直接划水,游向对岸。

    即使如此,肖尧也不打算放过他,他紧跟着跳进水里,用自由式游姿,奋力向他靠近。朱久勇看到肖尧下水还追,急忙一个潜泳,沉到水底。肖尧认定他是要上岸,也潜入水里加快追击。

    憋着的一口气用完,肖尧冒出水面,一看前面没人,他回头看到朱久勇还在河中间踩水。肖尧一转身,再次向他划去。

    见到肖尧露出水面,朱久勇再次潜入水底,他觉得在水里比在岸上安全多了,他不上岸,肖尧的武功就难以发挥,还能随时躲进水里让肖尧看不见。

    察觉到朱久勇的动机,肖尧也潜入水底,向着朱久勇原位侧面几米外的河中间潜泳过去。

    用完一口气的朱久勇露出水面,不见肖尧。他抹去脸上的积水,借着踩踏河水的反作用力,两眼紧盯水面,等候肖尧出头露面。

    突然,他不断来回踩水的一条腿,被潜水过来的肖尧摸到,吓得他双腿同时用力,猛然在水里向着一侧窜出去老远。

    然而,朱久勇此时察觉到,为时已晚。肖尧一双手打蛇随棍上,紧接着就抓住了他的一条腿。

    朱久勇双腿乱蹬,想要挣脱肖尧的控制。由于在惊吓之时被肖尧拖进水,他在入水的时候,呛了满满一口水。

    但朱久勇的乱蹬也起了作用,肖尧在水里哪有岸上灵活?猝不及防之下,肖尧被他一脚蹬在脸上,那感觉就像挨了一记闷棍。

    肖尧忍疼不放手,直接把朱久勇拖了过来,随即往自己身下狠命的按压。

    肖尧在按压的同时,探头吸了一口气。这一来,肖尧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在水里,不是力气和武功的天下,谁的游泳技术好,谁的呼吸顺畅,那才是战胜对方的先决条件。

    此时,即使朱久勇的游泳技术不弱于肖尧,但他先是在被动防御下受惊,呛了一口水,失去了先机,这时又被肖尧按着不能落出水面呼吸。没一会,他就感觉自己快要被淹死了。

    肖尧这时游刃有余,他借着朱久勇挣扎上浮之力自由呼吸,又能随时把快要落出水面朱久勇的头按进去,不让他呼吸新鲜空气。几个来回,朱久勇已经丧失了挣扎的力气。

    又是几个呼吸过去,肖尧感觉到朱久勇彻底不再挣扎,这才急忙抓住他的衣领,一手提着他游回岸边,然后把死猪一样的朱久勇拖到岸上。

    “呼呼……,你以为呼……躲到水里就能跑的了?”

    肖尧喘着粗气,揉了揉肉生疼的面部,带着一腔胜利者的骄傲。肖尧小时候,在水里和小伙伴打着玩有过,真正水战,还是首次,他感觉比在岸上打架累多了。

    “你别装死,你还在呼吸,有本事你还跑啊。”

    说完,肖尧见朱久勇还是一动不动,肖尧害怕了,真要把他淹死了,他可是要赔命的。他急忙蹲在朱久勇边上,把他抱起来脸面朝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控水。

    这一招,肖尧是看到过农村溺水的孩子,大人把他爬放在牛背上控水学来的。果然,朱久勇灌满一肚子的河水,在爬到肖尧腿上,就不断的吐了出来。

    逃也逃了,追也追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此时两人都精疲力尽。吐完水的朱久勇瘫坐在地上,心有余悸的看着肖尧。他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差点就被眼前这人要了小命。

    “你说,你到底把小玲怎么样了?”

    那么美丽善良的小玲,肖尧一直没敢也没舍得动她,要是朱久勇现在承认小玲是他女人,肖尧保不齐会真的掐死他。

    “反正已经这样了,你爱咋咋的,大不了我再死一回。”

    湿漉漉的朱久勇,不想和肖尧多说,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只好再次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说不说都一样,他把这百十来斤交给肖尧了。

    可肖尧却把他的意思理解错了,他认为朱久勇说他和小玲已经那样了,就算肖尧追究,他大不了一死。

    “你特么的,我掐死……你。”

    “肖尧。”

    就在肖尧扑向朱久勇,再次使用暴力的时候,小玲的呼喊声传来。 肖尧一愣,随即想到小玲不让他和朱久勇打架的约定,恨声说道:

    “哼,便宜你了!”

    肖尧顺时清醒过来,他站起身,丢下一句就走。在路过小玲身边时,他既没看小玲,也没停下脚步。直接无视了小玲的存在,快速走向厂区。

    “肖尧,你怎么了?”

    小玲看到肖尧这样,很害怕,她紧追几步赶上肖尧,伸手去抱浑身湿透的肖尧胳臂。

    “别碰我!你的心上人在那!”

    肖尧一声大吼,甩开小玲,头也不回的离去。他心里已经认定,小玲一直都是在欺骗他。

    这一声吼,把小玲吓傻了。小玲从没见到肖尧对谁吼过,他后面那句话,更是把小玲惊得魂飞魄散。

    惨淡的月光下,寂静的黑夜里,浑身颤抖的顾玲,呆呆的站在皂公中学门前的土路上,她被肖尧吓得腿软,已经抬不动沉重的脚,只能看着肖尧远去,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汹涌的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遮住她紧盯着的肖尧身影。

    肖尧走了,朱久勇起身寻找日记本,他在月光下转了一圈没找到,料定沉到了水底,也就放弃。肖尧的大吼声,他也听到了,再见到肖尧没和小玲一起走。他也不觉得没力气了,连忙来到小玲身边。

    看到朱久勇到来,小玲下意识的后退,可她脚下无力,腿一软,就跌坐在地上。朱久勇赶忙上前,就要来扶她起来。

    “你别过来!呜呜呜……我求求你别过来。呜呜呜……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他那么恨我。呜呜……。”

    看到朱久勇还想上前,小玲惊恐着一手支撑身体在地面上后退,一手在身前使劲的摇摆。

    见此情景,朱久勇识趣的站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我没对他说什么,我就是打个比方,可能他当真了。”

    “你不是人!你就是个畜牲!呜呜呜……。你滚!不要靠近我!你滚!你快滚啊,呜呜呜……。”

    顾玲歇斯底里的叫骂着,哭声和骂声却越来越低,她此时的体力和精神都几近枯竭。

    她的心碎了,她的梦破了。她不傻,朱久勇拿她打的比方,一定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肖尧对她的态度就说明了一切,他那凶狠的目光,在月色下都那么的晃眼锐利,直刺她的心房。

    她怎么也没有料到,仅仅是让肖尧来还个日记本,竟然能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没有谁能理解顾玲此时的心情,没有身临其境,谁又能解其中滋味?

    面对小玲越来越弱的喝骂,朱久勇越站越远,但他并没有真正的离开。用他对肖尧的话说,他是真的喜欢小玲,怎么可能丢下她不管。

    心力交瘁的顾玲,在看不到朱久勇后,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回厂里,直接来到肖尧睡觉的大办公室。

    她进了厂区,就不敢再哭,只把血泪,无声的吞进自己的心胸。她没犯错,她不是来乞求肖尧原谅,她只想为了自己的清白,向肖尧解释清楚。

    肖尧就在房间,他没把湿漉漉的衣服换下,只是用毛巾擦干手,就拿起纸笔,用他那丑陋到极致的字体,写出他更加丑陋甚至是变态的语言。

    小玲进到外屋的动静,他听到了,他知道是小玲,但他没有理睬,更没有去开门。他此时被恶念充满了脑海。从见到朱久勇开始,他所说的那些话,一股脑的反复在耳边回响。

    “肖尧。”

    房门是虚掩着,小玲伸手推开,她喊了声“肖尧”就站立不稳,扶着房门不敢撒手。肖尧回头看看她,心里一阵怜惜。

    但那她是别人的女人意念,已经存在他脑海里,让他狠狠心并没有起身去扶她。

    “你回去吧,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我心里所有的话,都写在纸上,写完我就给你送去。还有,我刚刚对你大吼大叫,请你原谅。”

    肖尧的语气很平静,道歉也很真诚。说完,他再不理小玲,继续奋笔疾书,用他那鳖爬一样的书法,书写令他后悔一生的肮脏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