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急坏老妈四下忙-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六十二章:急坏老妈四下忙

    “大光头,我警告你,我不跟你计较,你别以为我怕你。我只不过是看在厂长的面子上让着你。你要是再敢骂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带妈。朱久勇被小舅骂得火气,发出严厉警告。

    “警告我你又能咋的?你别自认为聪明,别人都不如你。不是我大哥抬举你,你狗屁都不是。你不知道感恩,还想坏了二子和小玲的亲事,你就能癞蛤蟆吃到天鹅肉了?我劝你别做梦了,你不配!”

    昨晚朱久勇把肖尧说的一无是处,现在,肖尧老舅更是把他批败成忘恩负义的小人。

    “我不配谁配?我告诉你大光头,你外甥昨晚就说他甘愿退出。小玲回家,就是不想再见到肖尧。”

    “朱久勇,我早先还没看出来,今天才发现,你简直就是无耻到极点的小人。我把话放在这,即便二子和小玲不成,你要是能得逞,我这辈子都伸舌头倒做人。”

    彻底看清了朱久勇为人的面目,小老舅再也不想和他多说一句废话,撂下一句话,气呼呼的走人。若不是厂长不允许他在厂里欺负人,他真的很想上前给他几个嘴巴。哪怕打不过,也要出口气。

    “哼,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我追求自己所爱,难道有错吗?”

    小老舅闻言,站下还想补驳他几句,但一想到:宁和光棍打一架,不和小人说句话的俗语,他顿了下,还是抬脚走人。

    “大姐,厂里下面工人都传开了,二子和小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离开朱久勇之后,小老舅又马不停蹄的找到肖母。事关自家人生大事,这事他必须搞清楚,不然他心里不踏实。

    “传开什么?小玲和二子闹点别扭,回家呆两天消消气,有什么好传的?过天把,我带二子一起去把小玲接回来就没事了。”

    “大姐,你说的这么简单,可我听说不是这样的。”

    于是,小老舅就把听说的传闻,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肖母。当然啦,他也少不了对朱久勇做了添油加醋诽谤。

    常言:带东西能带少了,传话能传多了。听了弟弟添油加醋的叙说,肖母眉头紧皱,她当然相信自己的亲弟弟。

    “这小朱怎么会这样?厂里谁不知道小玲和二子就要定亲的事,他这时候还来跟二子抢小玲,简直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大哥对他的栽培,都用到狗身上去了。这样的白眼狼,厂里不能用。”

    肖母一锤定音,决定了朱久勇的命运。小老舅听了很高兴。心里无比得意。叫你张狂,叫你小人得志,这下玩完了吧。他心里在骂朱久勇小人得志,除不知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肖母在弟弟的唆使下,心里对朱久勇产生了厌恶情绪,但她此时还没心情去管他,儿子和小玲的亲事,才是她最为关心的大事。

    打发走弟弟后,肖母直接来找肖尧。肖尧还在房间生闷气,他在生自己的气,也在生好几个人的气。这当中包括黄莉、王佳佳,也有小爱和小雅,就连小玲也被他在心里抱怨过。

    “二子,开门!”

    肖母来到肖尧门前敲门,她这次不是柔声,而是严厉的命令。

    听着母亲语气不对,肖尧赶紧爬起来把门打开,呆呆的看着老妈不说话。

    “你和小玲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小朱都扯进来了?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就把你打撵的了,再也不要你做我的儿子。”

    肖尧从没见过母亲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他是想独自跑出去找工作,但让母亲打撵出家门,那是他万万不敢背负之沉重。

    看着母亲那爆发的怒火,肖尧不敢撒谎,但他有选择的说道:

    “我昨天过来,看到小玲桌子上有一本日记本,是小朱好几天前送给小玲的。我晚上送还给小朱,他说是送给小玲,不该我来还,小玲要是不喜欢,她会自己还回来。我气不过,和他打了一架。”

    说道这里,肖尧不再往下说。

    “没了?你俩打一架,小玲就为这气跑回家了?你跟小朱打架,小玲替你担心还来不及,怎么会走?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别推掉你自己的责任。不然的话,你以后就别叫我妈。”

    “我,我后来也怀疑小玲在心里喜欢小朱,要不,这日记本怎么放到现在不还?我回来没理她,还还给她写了一封绝交信。我本来是说我今天回家的,没想到她先跑了。”

    肖尧这也算是彻底交代了,他虽然有点避重就轻,但大意都是真实可靠的。可肖母听了却更为火大。

    “我养你这个儿子,怎么这么猪心?书都让你白念了。小玲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这段时间厂里这么忙,小朱每天白天都在外面采购物品,你不用想,小玲也不会在晚上去还小朱东西吧?”

    闻言,肖尧脑袋如遭重锤一击,他眼前发黑,真的看到到了许许多多的的金星在乱飞。

    当一个人的思维,钻进牛角尖的时候,那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往往旁观者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解开重重迷雾。

    “你这个蠢东西,亏了小玲一直对你那么好。她对你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你竟然还怀疑她。你眼睛被电焊光伤了,她衣不解带伺候你一天一夜,你的良心都叫狗吃啦?”

    “妈,她既然对我那么好,干嘛要跑啊?她这一跑,可害苦我了,我饿得浑身没劲也不想吃东西。”

    “你,老妈现在没时间跟你拎不清,我找顾师傅去,回头再跟你算账。”

    若是往日,肖尧只要一说饿,肖母怎么着也要先给儿子弄吃的,可她现在确实没心思去管儿子饿不饿的事,肖尧和小玲的矛盾,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可肖母来到顾师傅的住处时,房间里只有董师傅一人在。他说老顾一整天都不安心,让他请假回家,他又舍不得一天的工资。傍晚一下班,就急着回家看望小玲去了。

    肖母闻言只好作罢,她心里想着:老顾一天都舍不得歇,小玲上班比他拿钱还多,老顾肯定是回家劝女儿明天来厂里上班的。

    想到这,肖母内心大安。转眼,她又想起弟弟说朱久勇的那些话,再加上刚刚肖尧的叙述。肖母急冲冲的回去找肖父。

    晚饭后,王师傅见肖厂长一天都没有好心情,就主动约了分厂的蔡厂长和会计,三人一同陪着肖父玩牌,分解他心里的愁闷。

    “好你个老肖,儿子的亲事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在这打牌?难道你真的不管儿子了?”

    肖母在房间没见到肖父,找到小食堂,看到他在玩牌,气就不打一处来。王师傅连忙带着笑脸说道:

    “嫂夫人,二子的事,厂长正揪心着呢,我是怕他愁坏了,才约了才厂长和何会计,一起陪肖厂长玩玩散散心。”

    “是啊,大嫂,二子把小玲气跑了,厂里各个环节都受到影响。不过,你不要着急,老顾今晚回家去了,明天小玲就会回来上班,你这儿媳妇跑不了。”

    蔡厂长也连忙起身招呼,还顺带给肖母吃个定心丸。肖母本想把肖父叫到一边再说,可她想了想还是说道:

    “你们知道什么?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明面上是二子把小玲气跑了,可暗地里,二子昨晚和小朱为了小玲打架了。我刚问了二子,他说和小玲绝交了,都写了信。”

    “唉,瞧这事闹的,我还以为二子给小玲写信,是一时置气。这小朱夹在里面凑什么热闹啊?”

    “不能吧?小朱不是糊涂人,这事他有参与的份吗?”

    何会计和朱久勇打交道最多,他不相信,在他看来那么机灵的小朱,会做这没有把握的事。

    小玲是厂长早就公开内定的儿媳,小玲特别喜欢肖尧,也是全厂有目共睹的事。他插这一脚,不但没有丝毫可能,甚至会造成整个厂里人小看他,可谓是百害无一利,小朱那么聪明的人,不会想不到。

    “唉,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天底下从来不缺聪明人,就看他会不会看清形势,摆正自己的位置。二子都承认和小朱为了小玲打架,这不会是空穴来风。我看这小朱是太狂傲了,这事做的太失水准。”

    蔡厂长相信肖尧不会在母亲年前撒谎,他一番见解,说的何会计直点头。

    “都别讨论了,明天老顾回来,一切都见分晓。小朱这事虽说做的不合情理,但年轻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只要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不出差错,他对个人感情问题,我们就不要去干涉了。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肖父一直对朱久勇赏识有加,他不想为这点小事,影响别人对他的观感。肖母一听就不乐意了,她走近肖父,气鼓鼓的说道:

    “你说的到轻巧,小玲明天回来上班,他必须来道歉,否则,我不同意厂里用这样的白眼狼。”

    说完,肖母掉头而去。就是到这时候,她也绝没想到,小玲这次会一去不回,从此不再见她家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