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眼看亲事就要黄-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六十三章:眼看亲事就要黄

    看到肖母走后,王师傅自觉今晚做了错事,他看看大家说道:

    “算了,不玩了。我看嫂夫人也是急坏了。我还以为她是来给二子要吃的,没想到她把这事都给忘了。二子从早上到现在,可是一天都没吃东西呢。我给二子留了晚饭,我热热给他送去。你们聊聊吧。”

    约人来打牌的是他,现在提出不玩了还是他。在场的几人,都是厂里的高层,按道理,是没他主动提出不玩的资格。

    可是,他现在着急啊。一来是肖尧整天没吃,厂长一直不让他给肖尧送饭,他为肖尧担心。再说这会送去,还能化解肖母心里的误解。

    二来是他今晚得到的消息,对朱久勇很不利,他必须尽快告知小朱,让他心里有数。虽说他对朱久勇的行为很气愤,但小朱做人很活闹,时常在外为他买些适用的小物件,有很多次都不收钱。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他这倒不是去告密,而是他要让朱久勇提前知道,想好应对办法。他不希望朱久勇就此被肖母一怒之下开除出厂。

    开除他对厂里无关痛痒,但对朱久勇个人,却是难以承受的损失。他也决定要去教育教育朱久勇,跟他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事,他跟后面瞎掺和什么,到最后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落得身败名裂。

    第二天一上班,肖母就急忙找到顾师傅,问他小玲怎么没来,是不是要肖尧亲自去接才行。可顾师傅却带着气的说道:

    “我女儿来不来,凭什么要你儿子去接?他俩还没定亲,于情于理都不合。小玲走了,去了她远方的表叔家。你儿子说怕两人见面尴尬,小玲要在厂里,他就回家。这厂怎么说也有你家一半,我家女儿哪敢挤走你家儿子?”

    “老顾啊,孩子们之间闹矛盾,你咋能生这么大气呢?走走走,我们去办公室说去,你消消气,可别气坏了身子。”

    肖母不由分说,连拉带拽的把顾师傅请到办公室坐下,她不顾顾师傅的阻拦,亲自抹桌擦凳,拿烟递水,伺候的万分周到。为了儿子,为了想要人家养了二十年的大闺女,肖母豁出去了。

    一阵忙碌之后,肖母坐到顾师傅对面,轻叹一声说道:

    “老顾啊,孩子们的事,真让人操心啊。我家二子你是知道的,他性格容易冲动,但为人可从没坏心眼,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欺负人,这当中啊……。”

    肖母把从肖尧那审问来的内幕消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顾师傅。她心里的想法,自然是想让顾师傅知道缘由,好原谅自己的孩子。

    可顾师傅听后,不但没有消气,反而更加愤怒。

    “哼,这么小气的东西,为了一个小本子,就和我女儿闹到这种程度,那以后有了其他什么事,还怎么得了?难怪我让她回来上班她坚决不干,她回厂里也是没脸见人了。”

    少顿一下,他见肖母欲开口,连忙说道:

    “大嫂,你啥也别说了,小玲是什么样的人,你还能不清楚?我的家境你也知道,这门亲事,对我家来说不要紧,但为了家里的几个小的,我也想小玲能在厂里继续上班,可她怕你们去找她,今早走了。”

    其实,顾师傅比肖母年龄稍大,但他和老伙计董师傅一样,都随着大家喊肖母为大嫂。听到顾师傅再次说小玲走了,肖母眉头一皱,但她想了一下也浑没在意。

    “这丫头在这这些年,除了逢年过节,几乎没歇时,她出去玩几天也能好好歇歇。你告诉我他去哪了,我让二子去找她,等他俩一块玩好了,正好一起回来,堵住别人的嘴。”

    对于厂长和肖母一家的为人,顾师傅无可挑剔,可他对肖尧的个性,却是不敢恭维。他是个本分人家,并且人虽穷,但志不短。从内心来说,顾师傅确实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肖尧。

    小玲的性格外表很随和,但内心却异常执拗。肖尧性格火爆,遇事沉不住气。他担心小玲嫁给肖尧会吃亏。哪个做父亲的,也不会希望自己女儿嫁给一个性情不稳而且容易暴躁的男孩?

    “大嫂,让二子去找小玲就算了。小玲回不回来,还是由她自己决定吧。这定亲的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顾师傅说完站起来就要离去,肖母听完,可是大吃一惊,她连忙拦住。

    “老顾啊,孩子们小,做事冲动,我们可不行。小玲和二子已经……。”

    端午节过后的第二天一早,肖母看到肖玉房间床铺没有动过的迹象,早就确定肖尧和小玲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了。此时,肖母眼看顾师傅想要黄了这门亲事,她不得不提醒顾师傅。

    “大嫂,这事你别担心。二子虽然浑,但在这件事上,他还是很有分寸的。我早先也和你想的一样,但小玲还是清白的,这当中定有缘故啊。唉,这亲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如此出乎顾师傅预料的事,也让他心存芥蒂。肖尧在外面的一些事,他也偶有听说,此事,更让他对这门亲事心灰意冷。

    “老顾,小玲是个好孩子,二子做错了事我们老的来补,即便你不同意这门亲事,也让小玲回来,我把她当自己的亲闺女养,小玲的工资归你,她以后的一切用度,都有我们来负责。”

    顾师傅先是否决了定亲,现在干脆否决了这门亲事,肖母听了大急。她为了不和老顾闹僵,只好婉转的提出收小玲为女儿的建议。

    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把小玲叫回来,在肖母看来,一切都不是事。

    “大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事先放放,我岗位上还挺忙的,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谈。”

    顾师傅说完,不待肖母挽留,起身就走。肖母此时再想留他,也无话好说。

    与此同时,在肖厂长的办公室,朱久勇正在里面低头不语。他和肖尧这么一闹,把小玲气走了,这是他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昨晚得到王师傅透露的消息,他几乎一夜没睡。他喜欢小玲,本是无可厚非的事,但小玲一走,肖母的怒火不是他能承受的。

    他在这里工作,既体面,待遇也高。凭他机灵劲,额外收入也超过他自己的工资。真要是被肖母把他踢出综合厂,他到哪都不会有这样好的待遇。

    朱久勇主动过来认错,肖厂长不好说什么。他也不能直接指责朱久勇喜欢小玲就不对。

    “小朱,你这次做的有点欠考虑。你喜欢小玲没错,但你不能乱说小玲也喜欢你。要想做好事,必先学做人,这人若没做好,事就更难做了。这事到此为止,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回去好好工作吧。”

    作为一厂之长,肖父不能像肖母说的那样,为了小玲的事就把朱久勇开除,那是以权谋私。他只好点到为止。

    “谢谢厂长,我以后一定更加努力工作,再也不犯糊涂了。”

    肖厂长不追究他,朱久勇内心大定。他暗自庆幸之余,心里还有一点小得意。小玲和肖尧闹僵,他的机会更进一步了。

    肖尧房间里,肖母把肖尧骂的狗血淋头。他现在也后悔,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即便小玲和朱久勇有什么,也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即便亲事不成,那也能好解好散。

    “妈,你确定小玲不在家?顾叔叔是不是在忽悠你啊?”

    “忽悠什么?你顾叔叔的为人你不知道,难道我还不清楚?他这辈子就没说过假话。他说小玲走了就肯定走了,不过,我猜一定是他让小玲走的,不让我们找她。”

    肖尧很懊悔,他心里很乱。可小玲的离去,并没有像黄莉和王佳佳那样,带给他来自心灵的伤害。

    在他的潜意识里,还认为小玲最多过几天就会回来。只要他像小玲认个错,说几句好话,一切都将恢复正常。

    “妈,你问了表奶吗?佳佳真的不在家?”

    “你是不是故意吧小玲气走的?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非要把老妈气死你才能安稳吗?”

    肖尧突然问起王佳佳,让肖母勃然大怒。一个小弟,一个儿子,没一个让她省心。她越是怕什么,儿子越是提起。她那小弟也是死心眼,怎么偏偏就看上了和儿子好得割头不落的王佳佳。

    “妈。你别生气,我不是就问问吗?”

    母亲在气头上,肖尧可不敢多说,只好弱弱的讨饶。

    “你们都气我。好好的事,被你们搞得鸡飞狗跳的。你们都去闹吧,我再也不管你们了。”

    肖母气得眼圈都红了,她站来就走。肖尧赶忙拽住母亲。

    “妈,等小玲回来,我保证都听你安排还不行吗?”

    “你在家呆着,哪都不准去!”

    肖母一甩手,走了出去,还顺手把房门带上,不让肖尧跟出来。

    “你叫人去把那个白眼狼找来,我要好好问问他,干嘛要跟我家过不去。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家哪里做得对不起他了?他要来横插一手,好好的亲事,被他搅得一塌糊涂。”

    肖母来到办公室,对着正在签字的肖父大喊大叫。她把今天一上午的烦心事,全部归结到朱久勇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