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不打自招脱口出-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六十五章:不打自招脱口出

    肖尧独自回到家里,中午没饭吃,他自己不会做饭,但煮鸡蛋还是会的。可是,当他拿出三个鸡蛋来洗洗时,一个不小心,就把鸡蛋捏碎了。

    他手劲大,从没洗过鸡蛋,哪里知道薄薄的蛋壳,受不了他轻轻的一攥,滑腻的蛋清和液态的蛋黄,弄了他一手。他气得也不洗了,直接把剩下的两个鸡蛋,扔进放水的大锅里。

    “唉,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拿捏分寸了,这鸡蛋只能拿不能捏。有的人,就像这鸡蛋一样,只能拿不能捏,有人却随便你怎么捏都没事。”

    洗碎一个鸡蛋壳,肖尧联想了很多。从他逃跑回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无情的打击,一个接着一个倒霉的事情,也是接重而至。

    黄莉的无情冷漠,王佳佳的不辞而别,小玲那绝望的眼神,再加上挨打受罚伤眼睛,都让他心力交瘁。

    前段时间,不管如何,都还有小玲在他身边,给他安慰,给他温存,给他带来情爱。这都让他觉得自己还没被完全抛弃。

    可现在,小玲也被他给气跑了,他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虽说他把那封信一根火柴给烧了,可小玲会不会回来,他心里没底了。

    “小玲,难道你的心,就像这鸡蛋一样,被我捏碎了吗?小玲,你在哪?我知道错了,不管你愿不愿嫁给我,你都尽快回来好吗?”

    “王佳佳,你在我心里,就像是一个熟透的苹果,我随时都想把你吃掉。你也说了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为何又如此绝情而去?”

    肖尧在心里默念,可是,不知身在何处的王佳佳和小玲,谁也听不到他的心声。往事在他的脑海里,一幕又一幕的浮现。

    他想到了周镇有他最疼爱的妹妹静儿,有他的两个女人和爱她的周敏,想到了省城有他的结拜兄弟和好友。可这一切,都被他用冷笑,轻易的划去。

    人生就是这么充满不可思议,念书时那么忙,他心心念念的想去这去那。

    可现在,他整天无所事事,却打不起精神去任何一个地方。这除了父母不让他外出的一个因素以外,最为主要的还是他心态的变化。

    他越思越想,越是觉得该离开他熟悉的环境,要让重新接触他的人,都不知道他的一切过往。

    炎炎的夏日天气,热得知了在树梢拼命的鸣叫。锅灶里的火光,带着灼热的温度,烤不暖肖尧那颗冷透的心。

    肖尧也多次想过再去找黄莉,可他一想到黄莉那冷漠的态度,就让他提不起再去找她的勇气。乞求来的爱,不是肖尧所想要的爱。

    想要的得不到,能得到的找不到,一心给他的,又被他给弄丢了。这不得不说是肖尧少年时最大的悲哀。

    两个鸡蛋,解决了肖尧一顿午饭。孤单的独坐,寂寥的静思,更让他愁闷倍增。可话又说回来,造成这一切的,又何尝不是他自作清高,自受苦果?

    肖尧在家一呆就是三天不出门,而这三天,肖母在家与厂之间来回奔波,额上的眉头也是越皱越深。肖尧看出母亲心情越来越差,遂不敢多问。

    即便不问,肖尧心里很清楚,小玲肯定还没回厂。若是小玲回来了,厂里发生再大的事,也不会让母亲那么揪心。

    三天后正是周末,这天上午,肖母没走。早饭后,肖母在后院菜地摘菜,向着厂里方向张望好几次,肖尧在房间后窗看到,也不敢出去问。

    就在肖尧百无聊赖,坐在水边石条上嘻水之时,他的好友老师郝旭伟,骑着一辆单车,从大铁门进入前院。

    “郝老师?你怎么来了?”

    肖尧听到铁门响,回头看到郝旭伟,心里非常高兴,他光着脚就从水条上跑过来迎接。

    “怎么,老师来看学生,你还不欢迎啊?”

    郝旭伟满头大汗,白色的衬衣也被汗水湿透,有一半都紧贴在身上,印透出瘦弱的黄色肌肤。一对狡黠而又明亮的眼睛,在眼镜片后面闪烁。

    “你老兄来了,我哪敢不欢迎啊?我还怕你到我爸面前告状呢。哈哈哈。”

    对这个亦师亦友的郝旭伟,肖尧恭敬之余常和他瞎扯,这话里暗讽肖尧那次要打他,他跑到肖父那告状的意思。

    郝旭伟和肖尧只闲聊了两句,就急忙到后面和肖母打招呼。肖尧打出井水,给他洗脸擦汗降温。

    一阵忙碌之后,两人回到肖尧的房间,郝旭伟再次把眼镜拿在手里擦拭镜片上的雾水,用高度近视的眼球看着肖尧说道:

    “二子,最近在家怎么样啊?”

    “你少来,二子也是你喊的?我听着别扭。”

    肖尧的小名,都是他的长辈或者姐姐才这么叫。郝旭伟没理肖尧的抗议,把擦拭好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并没有完全戴周正,他把近视眼光从眼镜框上沿看向肖尧。

    “看你的态度,就知道你心情烦躁。你回来这么久了,就没有什么打算?”

    “打算什么?我想出去,想到省城去找个工作,可父母不同意。我这段时间,除了在家就是在厂。这期间,我只去了一趟五洋镇。”

    肖尧的语气中,透着深深的无奈。

    “那肖叔叔和阿姨,为什么不让你出门?”

    郝旭伟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些狡猾的目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在明知故问。

    “切,我就不信,你来我家没从厂里过。你没见我老爸?我爸都对你说了什么,不用问我也知道。你就别绕弯子了,你想说什么就直说,我料定你就是我老爸派来的说客。”

    “就你这态度,一般人真受不了你。你不要自作聪明,我还真不是你爸派来的,我是自己来的,在厂里没见到你,我才来你家的。你和顾玲的事,我也听说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在家干呆一辈子。”

    郝旭伟提到顾玲,肖尧心里一阵懊悔。母亲这些天那焦急忧郁的心情,让肖尧看出他把小玲伤害透了,她越长久不回,那她回厂的希望就越是渺茫。

    “唉,小玲这事就不说了,见不到她人,我就是把肠子悔青了也是白搭。要不你跟我爸妈说下,我到你那玩几天,我在家呆着真是憋闷透了。”

    肖尧不敢呆厂里,一是怕小玲回来尴尬,再是怕父亲没有小玲在身边支应,工作起来不顺手就找他麻烦。

    郝旭伟闻言,眼珠在镜片后转了好几圈,然后才端起茶杯喝口水说道:

    “这事你想都别想,即便肖叔叔答应,我也没时间陪你玩。我来之前,可是听你爸说了,不把你亲事定下来,你哪都别想去。”

    郝旭伟说到这里很纠结,他是带着肖尧母亲的使命来的。这件事不但要求他瞒着肖尧,还要他无论如何都说服肖尧,让他对王佳佳死心。可绕了半天,肖尧都没扯到王佳佳身上去,他又不好直接言明。

    肖尧的臭脾气,他太清楚不过了,这事要硬着来肯定不行,只有先顺着他,然后跟他摆事实、讲道理,这样才能收到预想的效果。

    “我爸就是蒋介石,大独裁、不讲理,当厂长发号施令惯了。小玲走了,我到哪定亲去?要不是怕我老妈伤心,我早跑了,他拴都拴不住我。”

    这些话,肖尧当着父亲的面,你就是打死他,也不敢说出来。只不过背下发发牢骚,表示一下抗议还是可以的。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我想问问,你原来的那些女同学和小妹妹,你就没考虑过?小玲走了,多久回来,会不会回来还不知道。你也不想就这样被你爸关在家一辈子吧?”

    这不是郝旭伟在挖沟引水,把话题往王佳佳身上引。

    这是他在肖父那说话时,肖父委托他来问问的。肖尧把小玲气走,肖父和肖母都认为肖尧是故意的。他俩商议之后,一致决定,只要不是王佳佳,都随了儿子的意愿。

    闻言,肖尧神情一阵沮丧,他深深的叹口气,对着郝旭伟也不做什么隐瞒。

    “我回来之后,去找过她,不知她为何突然对我那么冷淡。总不能人家都不愿理我,我还去热贴吧?其他人都没来过,我也没去找过。”

    肖尧口里的她,郝旭伟知道所指,肖尧也跟他聊过。郝旭伟见时机来的正好,机不可失,连忙问道:

    “那你没找王佳佳去帮你问问?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冷淡你吧?”

    肖尧像看白痴一眼白了一眼郝旭伟,嘴角带着嘲讽说道:

    “找她去问,她还巴不得她对我这样呢。”

    说完,肖尧才反应过来,他自己才是真正的白痴。郝旭伟不但是他的老师,也是王佳佳的老师,而且对王佳佳授课时间比肖尧长久的多。王佳佳和肖尧之间的辈分差距,郝旭伟也一清二楚。

    这简单的一句话,肖尧丝毫没经大脑考虑,随口说出,就把王佳佳的心事给出卖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很多的事,即使没有任何人知道,但许多人往往在不经意间,自己就会出卖自己。

    肖尧想挽回,但郝旭伟是何等精明?肖尧不打自招,正是他所期盼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