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撕毁佳丽一片情-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六十七章:撕毁佳丽一片情

    郝旭伟确实误解了肖尧的意思,他以为肖尧酒后吐露心声,要用暴力霸占王佳佳。此时,郝旭伟再见到肖尧那玩世不恭的眼神,令他恼怒万分。

    “你别把什么事都当无所谓,你这样做,不但会害了你自己,还会害了王佳佳一辈子。”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害她?她要不愿意,我还能强迫她不成?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亏你还当过我老师,一点都不了解我,我和她。算了,我懒得跟你说。”

    郝旭伟被肖尧这么蔑视,一张小脸被拉成马脸。他真想扭屁股就走,可他来的目的还没得到,如果就这样罢休,他也不好对肖尧父母交代。

    眼见肖尧一挥手止住话题,郝旭伟忍了又忍,很不甘心的问道:

    “你的意思是王佳佳自愿让你吃了她?”

    郝旭伟也是一个年轻的未婚老师,那个词他也不好意思乱用,只好跟着肖尧原先的话滚。他嘴上犹犹豫豫问着,心里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辛亏他俩还没酿成大错,否则,虽不会造成天下大乱那也是丑闻到处飞。

    “我不信!王佳佳我还能不了解?她不是那样的人。”

    “你不信拉倒。哼,总有一天,我会让她成为我的女人。”

    肖尧酒劲后涌,此时他已经是八老爷不在家,九酒老爷当家了。郝旭伟的怀疑,让他想到王佳佳答应好好的,回家就不见了人,他气恼的发起了狠。

    “肖尧,你冷静点,不是我说你,你这还是一厢情愿。你俩不但有辈分差异,还在同一个郢子,王佳佳是有知识的女孩子,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不会做出令人不齿的事。我奉劝你,别对她做出格的事!”

    “你看你,又来了,满脸都是教育。你搞清楚,这不是你的课堂,装得跟老学究一样。年纪不大,封建意识到挺浓厚,啥叫令人不齿?啥叫出格?我认为,只要不违背做人的良心,啥事都可以做。”

    看到郝旭伟急得脖子都鼓起青筋,肖尧莫名其妙的心里痛快起来。能把老师挤兑成这样,他觉得也是一种成就。但他最后一句话,却被郝旭伟抓住了把柄。

    “好,就按你说的,你的良心标准是什么?别人的良心,是不是和你同在一个标准?你不违背你的良心做事,但你是否违背了别人的良心?你要是强行非礼王佳佳,就是违背了她的良心。”

    这一通话,把肖尧说的有点懵。可肖尧对“强行”二字,听得是相当刺耳。他晃晃脑袋,用通红的眼睛看着郝旭伟,略带戏戮自嘲道:

    “郝老师,我是不会对王佳佳用什么强行的。只是不知道她为啥不声不响的走了。见不到她,我就是想做啥也没机会。她妈还不让我再去找她,我烦闷透了。”

    说完,肖尧的情绪突然就低落下来,意识也陷入一片混乱。见此,郝旭伟拍拍肖尧的肩膀,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香烟,递给肖尧一根,他自己先点上再给肖尧点着。

    “肖尧,你的心情我了解。可你要明白,王佳佳离开,就是在故意躲避你。你和她的关系非常特殊,也无人能比,可能她无法拒绝你,才不声不响的离开。我料定她是为了你的名誉着想,不想害了你。”

    “名誉?呵呵,我还有什么名誉?你知道的学生,有几个像我这样的?打架逃跑,通报开除。我现在这样,再说名誉就是太奢侈啦。”

    肖尧抽口烟,把尚有大半截的烟头,随意仍在地上,慵懒的斜靠在床头。看到肖尧似有想睡觉的架势,郝旭伟有点着急了。

    “肖尧,你想睡觉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现在就走。”

    “什么事?我可不会答应你自杀哦。”

    酒后的昏昏欲睡,失落的低沉情绪,也没让肖尧忘记调侃一下郝旭伟。

    “我是认真的,我要你答应我不要侵犯王佳佳,更不能对她用强来满足你的兽行!”

    闻言,肖尧一咕隆坐起来,用红红的两眼,恶狠狠的瞪着郝旭伟,吓得他往后连退两步。

    “用强?到现在你还跟我说用强?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用强。”

    肖尧站起来走到书桌边,猛的拉开抽屉,差点把抽屉跩离书桌。他从里面拿出一本粉红色的日记本,“啪”的一声仍在桌面上。

    “她不但说了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这里还有白纸黑字呢!你说我还要用强吗?我还怎么答应你?你说啊?”

    说到最后,肖尧简直就是在咆哮,惊得母亲都从后面跑跑了过来。她人还没到,就连声斥责肖尧不该这样和郝老师说话。

    郝旭伟连忙迎出去,安慰肖母几句,只说他俩没事,也没让肖母进门。

    肖尧拿出的粉红色日记本,也是早先王佳佳送给肖尧的,可他没在里面写过一个字。这也是肖尧近日无聊透顶,随手乱翻,才偶然发现王佳佳在里面写了一页文字。

    这页文字,正是肖尧和她在一起旖旎的那晚,肖尧被母亲叫走后王佳佳所留。王佳佳一直没有告诉肖尧,肖尧也是才发现。

    郝旭伟劝走肖母,再回到房间,把肖尧翻出的一页文字认真的看了一遍,心里一阵哀叹。

    这篇文字,既像是情书,又像是对感情与现实的无奈和哀叹。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肖尧的爱恋之词,也有决绝之情。

    王佳佳在这篇文字里,既庆幸今生与肖尧相遇相识,又叹息人生不公。上天既给了她爱的期翼,又在无情的抹杀她爱的萌芽。

    “肖尧,谢谢你对我的信任。这么私密的事情,你也让我知道。你难道没看出来,王佳佳对你很矛盾吗?这不难看出她很爱你,但她再爱你,她还顾着大局,有着强烈的廉耻之心,可你呢?一心只想着要吃了她、占有她。为了一己私欲,枉顾道德礼仪,你还有廉耻之心吗?”

    肖尧被郝旭伟的一顿臭骂,给骂得晕头转向。本来他还带有一定的傲娇心态,才把王佳佳写得这段文字,拿给郝旭伟看的。

    他没想到郝旭伟一个旁观者,和他看同样内容的文字,想法完全不一样,理解也不再一个层面。

    “我有吗?两厢情愿的事,碍着道德廉耻什么事?你别给我扣大帽子,你的思想太封建。”

    肖尧挠挠头,做着无力的狡辩。

    “你把它给我撕了。你即使不为自己,也要为她着想。你不顾名誉,难道也想毁了她的名誉吗?你今天就不该把她写给你东西给我看。你这样做,已经辜负了她对你的一片赤诚之心,你再留着就是祸患。”

    郝旭伟步步紧逼,头上冒着热气,嘴里吐沫星乱飞。那真是慷慨激昂,怒火满腔。在他这难得一见的气势面前,肖尧竟然赶到了一丝丝的恐惧。

    可肖尧哪能被他吓倒?他把本子藏到自己身后。好像生怕被郝旭伟抢去撕了一样。

    “我不就是给你看看吗,又不会给别人看。怎么就是祸害了?我保证不会再给第三个人见到。”

    “不行!你不让别人看,难道就不会有人自己会看到?你不但要撕了这个,还必须要答应我,不可在对王佳佳再有非分之想。她拒绝不了你,但不代表她心里不害怕。你要是真的替她着想,就必须这么做!”

    郝旭伟那异常凌厉的态度,等于是在命令肖尧。

    良久之后,肖尧不知是迫于郝旭伟的威势,还是他的话起了作用,亦或他自己想通了,他默默的撕下那张写满王佳佳情意的纸张,一下又一下的把纸张撕的粉碎。

    在这期间,他艰难的冲着郝旭伟点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也是给了郝旭伟的承诺。

    撕碎纸,点过头,肖尧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无力的瘫倒在床上,就连郝旭伟告辞离开,他也没有起身相送,朦朦胧胧的昏睡过去。

    这晚,肖母在叫起肖尧到后厨吃晚饭时,肖尧明显感觉到母亲心情特好。肖尧错误的认为,是母亲知道小玲回厂消息了。可他寻问母亲之后,才知道并非如此。

    想来是郝旭伟在肖尧睡下后,把肖尧答应他不再和王佳佳有瓜葛的事,告知了肖母。

    肖母当然知道儿子的秉性,他既然答应了郝旭伟,就绝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这下解决了肖母心里最大的难题,她心情不好才怪。

    肖尧在厂里,烧了自己写给小玲的信,回到家里,撕毁了王佳佳对他的一片情。肖尧一下颓废到极致,他第二天也没有跟母亲一同去厂里,仍然独自在家闷睡。

    他在家呆着,母亲就要两头跑。小玲几天没回来,肖尧也心里发虚。这天饭后,肖尧想来想去,还是去了厂里。

    这样一来可减轻母亲的辛苦,二来他想直接找小玲父亲,查问小玲下落,他想去把她请回厂里。

    他也想好了,哪怕小玲和他父亲都不愿再和他家谈定亲的事,他也要把小玲接回来,弥补自己给小玲造成的伤害。

    肖尧的想法是好的,可在他去见小玲父亲后,顾叔叔根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