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六百七十章:无法沟通存代沟-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滴六百七十章:无法沟通存代沟

    肖尧内心想着要去作弄羞辱朱久勇,他的脸上就有了反应,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奸笑。何会计和肖母哪里知道肖尧内心所想,还以为他听完后仍然不愿去找小朱。

    “二子,你只要把这事办成了。我做主,给你一百块奖励。”

    何会计是最不想把事情搞大的人,眼下只要肖尧愿意,事情将会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解决,所以他看到肖尧那不怀好意的笑容,生怕他反悔,许下重奖承诺。

    “一百块?何叔叔,你看我是在乎那一百块钱的人吗?”

    “二子,你要嫌少,老妈再给你加一百。”

    肖尧问话的意思,他自愿去办,不是为了一百才去的。可肖母也理会错了肖尧话里的含义,自家儿子,何会计都给奖励,自己也不能装着。

    “妈,谁要你给钱啊。你给我再多,我没钱了还不是找你要?”

    “好好好,我出,都我出。你只要去把事情办了,我一个人给你两百块。”

    何会计彻底误解了肖尧的意思,他咬牙独自答应承担给肖尧的奖励。两百块,相当于他半年的工资,可他为了激励肖尧,只好认了。

    “何叔叔,我要你出啥钱?你一个月不就那么点工资,我能要你的钱吗?”

    “这。”

    何会计为难了,肖尧不要他的钱,肯定是想让他从厂里出,可这笔开支他无法做账。进账好做出账难,若是找个借口做进去,万一被企办室查出来,那可不是玩的。

    “老何啊,二子说的也对,你拖家带口的,也不容易,你就别为难了。就是不给他钱,我也要他去做。”

    肖母很生气,自己儿子不是贪财的人,今天怎么就不开眼呢。

    “妈,我什么时候找你们要钱了?跟你们有代沟,真是无法沟通。”

    肖尧被冤枉,给钱是何会计主动提出的,他没说要也没嫌少,最后竟然若得母亲对自己不满,他到哪说理去?

    呃,感情只是一场误会,何会计心头一松。他把和肖尧的对话,从头到尾回想一遍,他不由得苦笑起来,这要是放在别人头上,还真有嫌少有不愿要家里出钱的嫌疑。

    “二子,你去吧,办好了,叔叔不会亏待你的。”

    既然落实好了,何会计就想把事情早办早好,免得夜长梦多。可肖尧却一屁股坐到床上,不紧不慢的说道:

    “何叔叔,这事我得晚上才能办,现在青天白日的,不好做偷鸡摸狗的事。再说了,小朱若是这么早知道了,脸上一定会卦像,被别人看出来就不好啦。”

    肖母与何会计一想,肖尧说的也在理,只好顺着他晚上再去办,再次叮嘱肖尧一番后相继离去。肖尧躺在床上,在脑子里把晚上去见朱久勇的情节,一遍一遍的预演一下,脸上的得意笑容就没消失过。

    晚饭后,肖尧装着无聊,在厂里闲逛,走到朱久勇的宿舍时,他故意在门外伸头往里面看看。和朱久勇住在同一宿舍的工人看见,有一人问道:

    “肖尧,有事吗?”

    “没事,吃饱了撑得慌,瞎转转消食。”

    “还是你舒服啊,我们累了一天,吃的再饱也不想动,要不是等着洗澡,都想现在就睡觉了。”

    人比人气死人,肖尧整天没事干,他们每天累得半死,怎能不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啊?

    “你不是来找我的吧?”

    坐在里手的朱久勇,感觉到肖尧那不怀好意的目光,直接发出心里的疑问。

    “我找你干嘛?小玲走了,现在没得争了,我找你还有意思吗?”

    闻言,朱久勇转回身,不再和肖尧说话,他整天查库存,补缺货,也是累得够呛,肖尧说不是找他,他也懒得去理他。

    “你们可得小心了,别学我哦。”

    看到朱久勇不再搭理自己,肖尧继续站在门外没进屋,对着其他几人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你站住,你说这话是啥意思?”

    小玲离开厂,已经是公开的事实,而肖尧和小玲是因为朱久勇闹得矛盾,也是人人皆知,肖尧这句话自然似有所指。朱久勇听起来,则是格外的刺耳。

    “我没啥意思,就是有啥意思与你有关系吗?”

    肖尧回头看了朱久勇一眼,嘴里说着,脚下一点也没停留,顺着宿舍外墙走自己的路。肖尧消失在门外,其他几人在偷着乐。朱久勇不淡定了,他站起来想了一下,跟着就走了出去。

    肖尧看到门口灯光一闪,一个黑影追了过来,他淡淡一笑,加快了脚步。

    “肖尧,你别走,你把话说清楚,小玲走了,能怪我吗?”

    肖尧没理他,紧走几步来到自己的住处,站在门口才说道:

    “你想说清楚就进来说,我走热了,要吹吹电扇。”

    朱久勇也确实是想和肖尧化解矛盾,他早就想找肖尧解释解释。

    肖厂长是饶过了他,可只要肖尧和他母亲心里有气,他在厂里的日子就不好过。他这几天已经明显感觉到,很多人看他的目光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

    有的人甚至远远看到他就躲开,就连分厂的几个厂长和他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往常少有的严肃性。

    看到肖尧进屋,他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

    肖尧演这一出,就是不想让别人认为是他去找的朱久勇,而是朱久勇来找他的效果。

    “把门关上,别让蚊虫进来了。”

    其实,肖尧进门时,办公室门就是开着的,也只有进了肖尧的卧室,才会顾忌蚊虫的。

    但肖尧说了,朱久勇还是照做。在他的地盘,他做主。朱久勇跟过来,也是想化干戈为玉帛的,自然不会不按他的吩咐去做。

    办公室的里间,肖尧已经打开了电风扇,他站在吊扇在的正中间位置,享受风凉带来的舒适感。看到朱久勇进来,一双眼紧盯着他一刻不离。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已经向你爸承认错。”

    “打住,你和我爸的任何事,我都不想知道。我看你是越看越发觉得你挺能耐的。你别误会,我是欣赏你哦。”

    肖尧嘴上说欣赏,可那满含讥讽挖苦的意味,是个人都能听出来。更何况他摆出姿势,是抱胸、颠脚、晃脑袋,那不是在欣赏,活脱脱是在看耍猴的心态。

    朱久勇内心很恼火,可他压住怒气,脸上也不动声色的说道;

    “肖尧,我跟你过来,只想与你和解,不想和你加深矛盾。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今天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和解?我和你有矛盾吗?我真要和你有啥仇,我打你还手,骂你还口又能怎样?你除了心里弯弯绕比我多,其他方面,我还真不在乎你,”

    朱久勇被戳中心病,但他脸不红心不跳,满脸带着虚伪的诚恳,轻轻一笑。

    “肖尧,我不想和你争论,你刚走出校园,对这个社会没我接触的多,我也想和你一样仗义执言,快意恩仇,可我做不到。我不能跟你比的是家世,我要为家庭承担责任。”

    你别说,朱久勇这么一来,还真把肖尧打动了。他本想好好的羞辱他一番的心思也荡然无存。再想到朱久勇即将面临的处罚,肖尧心里微微一叹。

    “小朱,我承认你是个精明人,可你精明过头了。你不但害了你自己,也害了你想要承责的家。”

    闻言,朱久勇心里打个激灵,肖尧此话,暗含着对他不利的惋惜和指责。他在心里琢磨良久,才试探着说道:

    “肖尧,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会。”

    “小朱,你自己做了啥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自作聪明。你以为你做的事,别人都不知道?老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得太过分了。”

    肖尧掏心掏肺的责怪起朱久勇,令他是更加不安。

    “肖尧,你是知道什么事瞒着我吗?”

    肖尧此时已经毫无羞辱他的心念,他看着朱久勇,带着无限的同情说道:

    “小朱,我虽然同情你,但你在厂里,已经没法再干下去了,你要么主动辞职,要么就是坐牢,这两个的选择,我想你会知道怎么去选的。”

    肖尧这话,对于朱久勇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坐牢,肯定是他最不愿意的选择,而辞职,更是他想也没想过的事。

    看到朱久勇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肖尧掏出装在口袋里的单据和证明,一同放在桌上。

    “谁?谁谁干的?”

    朱久勇一眼就看出他所经手的单据,再看到几个厂家开出的证明,他脸色煞白,颤抖着身躯,就连问话也是结结巴巴,充满恐惧的颤音。

    “你自己干的,还能是谁干的?这些货物,难道不是你去采购的?这价格,难道不是你在弄虚作假?借着职务之便,虚报谎报价格,中饱私囊,你还有脸问是谁干的?”

    肖尧知道他问话的意思,但他一拿出单据,心里就对朱久勇生出了厌恶情绪,刚刚对他产生的同情心,也随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