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看我人小好欺负-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七十一章:看我人小好欺负

    朱久勇此时的心情,已经慌乱到极点。他想到肖尧刚刚说的两个选择,他眼前一黑,两腿一软,像一滩烂泥一样,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完了,完了,是谁?到底是谁?”

    朱久勇坐在地上,嘴里喃喃自语。肖尧上前一把提起他,把他放在凳子上坐好。

    “甭管是谁,你自己做的事,自觉得天衣无缝,但这是不可能的。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你纵有欺天蛮地之能,也总有一天会东窗事发。只不过报应来的早与迟而已。”

    闻言,朱久勇心里认定肖尧是为了小玲之事,心里不忿,亲自去查他的。他连忙抱住肖尧的一条手臂,慌乱的说道:

    “肖尧,是我错了,我再也不会和你争抢小玲了,你只要不说出去,只要你放过我,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说完,朱久勇作势就要给肖尧下跪。肖尧一把拽住他,轻蔑的说道:

    “你以为是我干的?你也太高看我了。你和我抢小玲?我和你抢了吗?我那晚之所以答应你退出,就是想给小玲绝对的自主权和选择权。可我现在知道错了也晚了,你让我产生的误解,害了她也伤了我自己。”

    “不是你会是谁?我在厂里没得罪任何人,谁会跟我过不去,跑这么老远去调查我?”

    朱久勇根本就没心思去听肖尧后面的话,他想象不出除了肖尧,还有谁会吃饱撑的去查他。

    “你不信就算,你认为是我就是我好了。你自己做的亏心事,还能不让人查你?我告诉你,这事不止我一个人知道,我找你来,就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把握,就看你自己的了。”

    一听肖尧说不止他一个人知道此事,朱久勇的目光,一下变得呆滞起来。见他如此,肖尧那消失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了。

    “我想帮你,但现在我也无能为力。你把这几张单据上虚报的钱退回厂里,再辞职到其它单位找工作吧。如若传扬出去,我相信你不会就这几张单据有问题,那时,你想走都走不掉了。”

    按照何会计与母亲的交代,是要让朱久勇把所有的虚报账目全部退回。肖尧同情心一起,私下就只让他退回查实过的单据。

    “我我不想辞职,你能帮帮我吗?”

    看到朱久勇如此哀求,肖尧真的很想帮他,可他想了想之后说道:

    “小朱,不是我不帮你,我爸爸还不知道此事。你也不想想,你出了这事,厂里肯定不会再让你当采购了,你还能留在厂里干啥?即使我帮你求情,何叔叔也给我面子,但你工作怎么安排?到时候必定会让我爸知道,那就麻烦了。”

    “你回去吧,你只有这一次自首从宽的机会,你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做,我不左右你的想法。你要是想好了,直接去找何会计。我本来是不想参与这事的,我告诉你,是不想看你被抓去坐牢。”

    朱久勇听着肖尧说完,灰心丧气的站立起来。肖尧说的在理,厂长的性格他摸得很透、也很清楚,要是知道他做了如此龌蹉之事,那就不是他辞职了,而是直接开除。

    “难道真的不是你做的?”

    出门前,朱久勇回头看了肖尧一眼,他现在已经相信不是肖尧做的了,但他只是想不到谁会做。

    “回去吧,要是我做的,我会直接送你进牢房,还跟你磨叽啥?但现在是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看你怎么选择了。不过你放心,不管你做什么选择,这件事在我这绝不会透露出去。”

    “谢谢你肖尧,若不是小玲,我早就想和你做朋友,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朱久勇对着肖尧鞠了一躬,不等肖尧说话,随手带上门,把肖尧一人丢在他自己的卧室。

    “吁,总算交差了。只是可惜了。唉,畜牲先悔人后悔,这世上就没有后悔药啊。”

    朱久勇走后,肖尧一声叹息,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收起桌上的单据,他想把这些单据送给何会计,此事他再也不插手了。

    “二子,你和小朱都说好了?”

    肖尧还没收拾完,何会计没敲门就推门进来了。

    “何叔叔,我正要去找你,你就来了,正好,这些东西放我这也没有用了,你都拿回去吧。”

    “从小朱跟你出来,我就一直跟着在。我看他走了才进来的,怎么样?他答应自首了吗?”

    朱久勇选择自首,对于小朱和他都是最好的结果。这也难怪何会计会一直盯着此事。

    “我想他应该会想通自首的。不过,何叔叔,我让他只把查出来的账退回,其它的就算了吧,我看他也太可怜了。再去查又要劳师动众的,万一走漏了消息,小朱自首都没用了。”

    “这样也好。不过,你要跟你妈说一下,你妈放过他才行,我这就不为难他了。他在厂里干了这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要他把查实的都退回来,我也不想把他逼到绝路上去。”

    何会计收起单据,眼里露出不忍的目光。

    “你放心吧,我妈那有我去说。他退了钱之后,你把这些证明全烧了,可别留下祸患哦。”

    肖尧的提醒,让何会计一阵苦笑,这证明留下,对他有何尝不是祸患?何会计走了,肖尧去找肖五,可他不在寝室,肖尧只好作罢。

    小玲离开了,肖尧在厂里没有其他很熟的人,加上大家都忙了一天,他也不想去打搅别人休息,只好好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肖尧一进门,孤独和寂寞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他想小玲此时若在,一定会在他身边。触景生情,他回味着和小玲在一起的时光,长久之后,只落得一声深深的叹息。

    第二天一早,肖尧刚到食堂吃早饭,就看到父亲眉头深锁。肖尧不敢问,只顾低头喝着稀粥吃着米饺。

    “厂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对他再好,他一心要走,想另谋出路也没办法。”

    王师傅看来知道肖父的心思,在一边安慰着。

    “老王啊,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八成与这小子有关系。可我问他原因他又不说,只说家里有事,铁了心的要走。他在这干了好几年,这事难道不蹊跷吗?”

    肖父说到最后,目光紧盯着肖尧不放。肖尧明白是朱久勇辞职走了,但这事真的不怪他。朱久勇辞职,他还算是帮了他忙呢。肖尧装着没听见,仍然低头淅沥呼噜的喝粥。

    “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不在厂里,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前段时间来厂呆一晚,把小玲气跑了,你这次来呆一晚,小朱又辞职了。你没哪次来能让我省心。”

    肖尧不敢接话,不过想想也是,他心里的好笑,不由得传递到脸上。

    “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小玲这事你就别指望了,赶紧找个人把亲事定了,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再让你这么吊儿郎当的呆在厂里,这厂不让你搅黄了才怪。”

    “爸,小玲走了是怪我,可小朱辞职,真的与我没关系。你要是不想让我在厂里呆,就让我去省城看看爷爷奶奶。干嘛非要逼我定亲啊?你早让我走了,也许这些事都不会发生了。”

    “你还敢犟嘴?不把你亲事定了,就把你放出去,还不知道你会跑哪去?你要想出去,就赶紧想办法把亲事定了。不然的话,即使我放你走,你妈也不会让你出门。”

    肖尧只想抓住时机为自己辩护,也好找个借口出去。可听了父亲的话,只好低头不语。肖父气得站起来就走了出去。王师傅伸头看看肖父走远,这才回头说道:

    “二子,小朱辞职,真的不是你做得手脚?”

    “王叔叔,小玲的事,我一点也没怪他,我跟他无冤无仇的,我干嘛要做手脚?我爸不相信我,你也怀疑我?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到肖尧那做作又夸张的表情,王师傅连忙安慰道:

    “我信,我信。只是他才和你为小玲发生了争执,厂长怀疑你也很正常。”

    “怀疑我正常?那你们怎么不去怀疑我妈呢?你们就是看我人小好欺负。”

    王师傅被肖尧说的一乐,连连摇头道:

    “你妈这些天都没接触过小朱,也没再过问小朱的事。只有你正好昨晚来了,今天小朱就辞职。谁知道你是不是昨晚又找小朱麻烦了,才把小朱吓跑的。”

    “我才不会吓他呢,你要还不信,自己找小朱问问去。我吃饱了,你慢慢收拾吧。”

    肖尧吃完就跑,他不想在这被王师傅套话。肖尧刚出门没走几步,就迎面遇到母亲。

    “妈,你怎么才来,我还以为你吃过了。”

    “你吃完就回屋里呆着,今天不要乱跑。省得你嘴巴不牢,被人三句两句就给说秃噜了。”

    肖尧气得一噘嘴,转身就想走,可他想到自己答应小朱的事,连忙回头问道:

    “妈,小他那退钱的事,何叔叔跟你说了吗?”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在这说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肖母瞪了肖尧一眼,责骂一句后去往小食堂。肖尧伸了伸舌头,差点说走嘴,悻悻的回转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