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先来一杯通大道-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七十三章:先来一杯通大道

    肖五见肖尧看着对面的女孩走神,非常得意的说道: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她就在小唐家隔壁,一会小唐下班回家吃饭,我们到他家玩去?”

    “哦,是不错。可惜,这样的女孩不会还没定亲。她那么弱小,身体又那么苗条,我是在担心她能不能挑得动两桶水。”

    肖尧说的是真心话,他若不是怕太冒昧,都想过去帮她提水。

    “有啥不好意思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要是真想帮她,我们现在就过去。”

    肖五以为肖尧在掩饰自己,立即怂恿肖尧。

    “嗯,我们过去,她真要是挑不动,我们就帮她。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我当然知道,她叫赵莹翠,大家都叫她小翠。”

    “赵莹翠,小翠,不错,人美名字也好听。”

    肖尧在嘴里念叨着,可他刚和肖五走过东边塘埂,来到对岸,小翠已经用她那瘦弱的肩膀,担起两桶水往家里走去。她那杨柳细腰,摇摇晃晃的,肖尧看着都替她害怕。

    此时肖尧距离赵莹翠尚有几十米的距离,他想叫住她,但又不敢,毕竟素昧平生,肖尧还不敢太唐突了佳人。

    眨眼间,丽影消失在一扇门里,肖尧很懊悔自己刚刚没敢上前帮忙。

    “她还真有力气,走吧,回去吧。”

    见到了人,肖尧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是年轻人的好奇才过来看看而已,

    “喜欢吗?要不要我帮你问问?”

    “去,美女谁不喜欢?你喜欢就行啊?这样的名花,恐怕早就有主了。没我才不想白送口热气。”

    肖尧不再搭理肖五的拉扯,转身回厂。肖五搞不清肖尧究竟怎么想的,也只好跟着回来。

    他俩还没到厂,迎面就看到小唐,赤着上身的肩膀右肩上搭着一件小褂,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小唐,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我和肖尧刚从你家过来。”

    “我没事就可以回家啊,只要没人等着修农具,我早点晚点没事。你们去了我家,怎么不等我?现在正好,一起到我家吃饭。”

    “算了,厂里王师傅做了我的饭,你家现在饭应该都做好了,我们没进你家,去了还要另做,改日吧。”

    肖尧不想去,他主要还是担心不回去吃饭,老爸知道他去打搅人家,到时候又要凶他。

    “肖尧,我们家做饭都多,剩了都是准备晚上吃的,大不了晚上再做。现在正好遇上了,我请你喝点酒。今天家里正好也有菜,你帮我抡过几天大锤,我还没请你吃过饭呢。”

    肖尧被小唐说抡大锤,想到他把小唐家祖传的铁墩砸坏了,就更不敢去了。

    “算了吧,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要是被你妈知道我把你家铁墩砸坏了,不用大扫把往外赶我才怪呢。你回去吧,我们走了。”

    “肖尧,去就去吧,你跟小唐先去,我去厂里对大嫂说一声,再去弄**好酒,咱们喝一顿。”

    肖五自从办了肖母指派的差事,现在他和肖母的关系走得很近,他这样说。也是想为肖母解忧,帮肖尧打听一下赵莹翠的事。

    “这样不好吧?你去说,我妈会答应吗?”

    “你就放心吧,小五爷去说,你妈铁定会答应。”

    小唐说完,拽着肖尧一条胳臂就往他家走。肖五则一溜烟的跑向厂里,他心里有数,为这样的事去给肖尧请假,那是一请一个准。

    肖尧也有几天没喝酒了,听到肖五这样说,心里也意动起来,他半推半就的跟着小唐来到他家。

    “妈,肖尧来了,今天中午在我家吃饭。”

    “哎吆,是二子啊,快屋里坐。你脚步金贵,难怪今天老是听到喜鹊叫,原来是有贵人登门。”

    在农村,只要你留意,哪天都能听到喜鹊叫唤。只是不遇到开心的喜事,没谁去在意去联想罢了。

    肖尧被小唐母亲说的很不好意思,他非常腼腆的说道:

    “唐婶,我哪是什么贵客啊?我们从这回去,正好遇到小唐下班,这不,我就皮厚跟着他过来叨扰了。您老不怪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小唐家离的近,他母亲也时常没事就到厂里转转看看,肖尧也见过他母亲不少次,故而也不生疏。

    “怪什么怪啊,你能来,就是给我家小唐的面子,我请你爸多少次,他都说忙来不了。我知道,他是怕多吃我家一口,我们就要省下一顿。可那是以前啊,自从小唐到了厂里,家里日子好过多了。”

    老太太满心欢喜的跟肖尧唠叨他爸,肖尧也只好跟着哈哈。他可不敢在老太太面前说老爸说走嘴,那是一定会传到老爸耳朵里的。

    一会,小唐老婆从后面过来,看到肖尧也很高兴,连忙招呼肖尧喝茶。随即把唐婶叫走,她俩一起走到后面厢屋去了。

    老太太一走,肖尧放松不少。跟唐婶继续说自己的父亲,肖尧是很忌惮的。

    肖尧这是第一次到小唐家,他母亲走后,肖尧站起来随便转转,他看到被自己砸坏的铁墩,码放在南边窗口下的一个木凳上,上面还盖了一层油纸。

    “小唐,那玩意坏了,没被你妈知道吧?”

    “哎吆,你可千万别提,我妈一点都没看出来。那天我搬回来,我妈使劲在上面摸,你都不知道我那时心里有多紧张,好在大嫂手艺高明,不然早就露陷了,现在没事了。”

    小唐一脸后怕的看着后门,低声把事情经过对肖尧说了一遍。肖尧满脸尴尬,不过也不再说这事。

    肖五没过多久就提溜着两**酒跑了过来,还没进门就嚷嚷着。

    “小唐,今咱们可来个一醉方休哦。”

    “那怎么行?我下午还要上班,被厂长知道我和你俩喝酒不上班,不揭了我的皮才怪。你下午也要上班,我们俩可不能跟肖尧比,他多喝点没事。”

    小唐也喜欢喝酒,要是在晚上,他还能迎合肖五的一醉方休。可现在是中午,他可以早点下班,但不能旷工不去,他可不敢把自己喝高了。

    “你放心喝,有我在,保你没事。”

    肖五这话,连肖尧都持怀疑态度,小唐更加不信。

    “你别害我,你下午不买东西就没事,我那只有小徒弟一个人在,要是有人来修东西,他一个人打水不浑,被厂长知道我没去就麻烦了。”

    肖五背着肖尧,对小唐使个眼色。后面厢屋的厨房里,传来刺啦刺啦的炒菜声,一阵阵扑鼻的香味,随着微风飘来,引诱的三人不停的咽口水。

    “嫂子和你妈又在炒菜,真是太麻烦了。小唐,你快去说说别加菜了,你们吃啥我们就吃啥最好。”

    别人待他太客气,肖尧就不自在。他要早知道他来会给唐婶和唐嫂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他就不来了。

    “没事,你就由着我妈她俩去忙,你难得来一次,她们忙着也开心,我们也不着急,等上了菜,我们先慢慢喝着。”

    肖尧见小唐不去,自己站起来就要去阻止她们俩烧菜,可是被小唐一把抓住了。

    “你就别去了,后面油烟大,别呛着你。”

    小唐刚把肖尧拉坐下,他老婆一手端着一盆红烧扁花鱼,一手端着一盆茭瓜烧肉走了进来。

    “你们先喝着,还有菜,鸡一会就好,我去再炒个花生米给你们下酒。”

    “嫂子,别忙了,我们随便吃点就行。这样麻烦你们,下次我都不敢来了。”

    “那哪能呢,一点都不麻烦,都是家常菜,炒炒就好。一会嫂子也来陪你喝一杯。”

    小唐老婆很开心,她也去过厂里,但和肖尧没见过面,肖尧喊她嫂子,今天尚属首次。肖尧见她那么热情,自然不好多说,只好说等她和唐母忙完,他好来敬酒。

    “小唐,你家今天不会有什么事吧?非年非节的,怎么又是鸡又是鱼的?”

    “来来,来喝酒,哪有什么事?端午节过去好多天,苦了馋了,今天我早早回来,就是给我妈买了点好吃的。要不是今天家里正好有菜,我也不会喊你俩来喝酒了。”

    “真没事?小唐,你可不要骗我们。”

    被肖五点醒,肖尧也有点怀疑了。他端着酒杯不喝,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小唐。

    “真没事,不信啊,一会我妈和我媳妇出来,你再问问她们。来,我们先来一杯通大道。”

    小唐说完,带头把满杯酒一口喝干。肖五也不示弱,仰头喝完,肖尧跟着也喝干第一杯。

    “酒不错,喝着很香很浓郁,这是什么酒?怎么没商标啊?”

    酒是肖五弄来的,小唐斟酒时把**子转了一圈,没看到是什么酒。

    “你有的喝就行,管他什么酒干嘛?喝完不够,我再去拿。”

    听到小唐夸他拿来的酒好,肖五一脸傲娇。肖尧早看到了,这装酒的**子,就是平常医院为病人打吊针用的盐水**,里面装的是散装酒。

    “小五爷,你这不会是吃拿卡要来的吧?前车之……。”

    “你少胡说,这是我自己用塑料桶,到五洋镇酒厂打的原装酒,你可不要瞎说。”

    肖五见肖尧差点说漏嘴,一脸紧张的否定了肖尧的猜想,还对肖尧歪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