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穷家陋室情意深-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七十四章:穷家陋室情意深

    肖五打断肖尧的话,小唐浑不在意,他只是打铁的,厂里最近发生的是,他都看在眼里,但从来不管不问。

    小唐工作的地点是在厂里的西大门边,三岔*界处,属于整个公社的交通要道。他又是脸对着外干活,厂里有什么人进出,街上有哪些人来往,他是最清楚不过。

    此时,他也见到肖五朝自己努嘴,但他就像没看见一样。斟酒毕,劝两人吃菜,随即再次端起酒杯。

    “第一杯通大道,再来一个泥鳅叫。”

    说完,小唐把嘴唇噘起,对着酒杯口用力一吸,“呲溜”一声,一杯酒被他带着尖叫声,全部吸进胃里。

    “你道道真多,这酒我可不敢这样喝,一个吸不好就会呛着。我干过,呛酒才难受呢。”

    肖尧提出抗议,肖五学着小唐的样子同样吸干,两人手拿酒杯看着肖尧,那意思是他不同样喝完,他俩不会放杯。

    “我倒进去,喝完就算。”

    肖尧被他俩带着嘲弄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可那样吸干酒,不通过经常练习是不行的。肖尧这么说也是在等他俩同意,否则的话,喝完他俩不同意,一杯酒就白喝了。

    中国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任何事都想自己多占,但在喝酒的时候,都想让对方多喝,生怕自己喝多了占了便宜,肖尧也不例外。

    “你不吸也行,多喝一杯就让你过关。”

    “拉倒吧,你俩都这样喝,那我每次都要喝双份,你当我才喝一杯酒就傻了?”

    对于小唐的提议,肖尧直接给予否定。肖五还想帮腔,只见小唐老婆端着一盆蔬菜和一盆油炸花生米走了进来。她看到了小唐和肖五在逼着肖尧吸酒,就假装嗔怒呵斥小唐。

    “你是个大老粗,喝酒就像牛饮水,小弟弟这么文绉绉的人,哪能和你一样?小弟,你别理他,你想怎么喝就怎么喝,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只要在我这别屈了量就好。”

    “好,还是嫂子好,瞧你俩那样,不让我出丑就不过瘾似的。”

    有了嫂子撑腰,肖尧一脸得意,他对着唐嫂一举杯,喝干杯中酒。

    “嫂子,唐婶怎么还没来?小唐,给我和你夫人满上,我先敬嫂子一杯。”

    看到肖尧如此洋洋得意,小唐一脸同情。肖尧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他夫人的酒量,不是一般男人架得住的。

    他和老婆经常在家陪母亲喝酒,他和母亲喝不完一**,而他老婆却是一斤酒无所谓,至于到底能喝多少,小唐也没探到过底。

    肖尧把小唐刚斟满的一杯酒端起递给唐嫂,再用自己手里的酒杯和她碰了一下,来了个先干为敬。唐嫂也随口喝干,她支应肖尧坐下,也不吃一口菜,又向屋后走去。

    看到唐嫂喝酒那么轻松,肖尧心里一顿,暗自猜测这嫂夫人也不是凡角。

    紧接着,唐婶和儿媳,每人手里端着两盘菜,一同走了进来。

    “二子,就这些菜啦,你和小五将就着吃。酒还是你们自己带来的,别见怪啊。”

    老太太身体很硬朗,炒菜热的满面红光,可精神一点也不显疲惫。肖尧礼貌的站起来,请老人家到预留的上首就坐。唐嫂则直接坐到下手,和小唐坐在一起。

    唐婶对着肖五客气了一下,肖五哪里敢当?虽说他人小辈分大,但那只能在宗族内有效,出门在外,谁吃那一套?都是年龄论长幼。

    在场的五人,不论年龄和辈分,都属肖尧最小,可没有让客人坐在下首的理,所以肖尧就打横,坐在老太太的右手边,而唐嫂则坐在小唐的左手边,与肖尧只隔一个桌拐。

    “唐婶,真不好意思,我们前来打搅,让您忙了半天,我先敬您一杯,您老随意。”

    肖尧恭恭敬敬的的站起来,仍然先干为敬。

    “快坐下喝,坐下喝。到我这没那么多的规矩,我家离厂近,你有空常来就好。”

    唐婶一边招手让肖尧坐下,一边也把桌上小唐刚斟上的酒喝完。

    “来来来,吃菜吃菜。做的不好,多担待些。”

    唐嫂嘴上说着,手里也没闲着,她先给肖尧布菜,也没纳下肖五,最后给老太太也夹了一块鸡大腿。

    唐嫂布菜一圈下来,肖五对老太太和唐嫂一一敬酒,完毕后,唐嫂对着肖尧说道:

    “小弟弟,难得你今天能来,嫂子也回敬你一杯。”

    说完,她也不待肖尧有任何反应,学着肖尧也来了个先干为敬。肖尧自当无语,紧随喝干。不过,他这次喝完后,再次看到唐嫂那云淡风轻的喝酒,心里警惕起来。

    “二子,今天喝酒,别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你和小玲的事啊,我也听说了,那是你俩没缘分啊。小玲是个好闺女,和你也很般配,可这缘分是强求不得的。冥冥之中,月老的红线没拴上,就是有缘也没分。”

    唐婶见肖尧和儿媳喝完酒后低头沉思,以为他想到和小玲之间不开心的事,就好言安慰起来。

    “妈,人家小弟第一次登门,我们就说喝酒,其他的都不说了啊。”

    肖尧本来确实没想这事,可经老太太这么一提,还真让他似有酒入愁肠之感。再看到眼前的唐嫂,如次孝顺老人,怎不让他心有感慨。

    这个小小的家庭,可以说简陋到极致。别说没有一件家用电器,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但这一家人活的自在,活的开心。

    老人身体健朗,儿子、儿媳膝下承欢,不多久又将添丁进口,三代同堂。

    这么困难的家境,不是年节,儿媳还想着给老婆婆弄点好吃的孝敬老人,这是典型的穷家陋室情意深,也是多少有钱人家,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场景。

    “唐婶,没缘分就没缘分,我不怪谁,只怪我自己,大不了打一辈子光棍。”

    “净瞎说,你要是打一辈子光棍,还不把你爸妈急坏了?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让你爸妈多烦神,你多顺着点,比你给他们多少钱都强得多。”

    唐婶见她说的肖尧脸色有点不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

    “你妈老是跟我说起你,说你很听话,也孝顺她,可就是拿不准你心里到底想啥。你要是真孝顺你妈呀,就赶紧把亲事定了,了了你妈的一桩心事,那才是听话。”

    “唐婶,我也想顺着我妈把亲事定了,可我不能做个泥人来糊弄我妈吧?”

    被老太太说教,肖尧很委屈。而此时肖五和小唐夫妇,则是只顾喝酒。唐嫂也在肖五的眼色下,不再阻拦婆婆对肖尧的规劝。

    “大嫂对我说,你和小玲闹僵了,是心里有人,还放不下你同学。难道你不是为了相好的同学,才和小玲闹分手的?”

    唐婶被肖尧口里的泥人吃了一惊,这和二子母亲对她说的完全不是一个路数。

    “我都被通报开除学籍了,哪里还有同学?更别提什么相好的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肖尧说完叹口气,自喝自饮一杯,满脸都是落寞。

    “小弟弟,别这么喝酒,闷酒喝下去伤身体。事情都过去了。我可是听小唐说了,你……。”

    “说啥呢你?我跟你说什么了?”

    一直话不多的小唐,立即打断了妻子的话。他对老婆说的那些话,都是夫妻二人在枕边的一些猜测,他拿不准老婆要说啥,只好严厉的阻止妻子。有些话,可不敢让老婆当着两人的面说出来。

    “好好好,不说不说,喝酒喝酒。”

    被丈夫当着外人面无礼的打断话头,唐嫂一点没有恼怒的情绪,她笑呵呵的端起酒杯,对着肖尧和肖五示意一下喝完,自己给自己打圆场。

    唐婶有点恼怒的瞪了儿子一眼,要不是媳妇贤惠,不跟他计较,搁一般人,你这么不给老婆面子,只要儿媳随便反驳一句,今天这欢快浓郁的气氛,立即就会变了味。

    小唐被母亲瞪了一眼,知道自己刚刚太急眼了。连忙端着酒杯向老婆赔礼,这一幕,看得肖尧和肖五眼球直掉。

    这次夫妻对饮,立即把刚刚小唐的无礼化解与无形。

    争吵是每对夫妻之间都必不可少的事,婚姻也是一种漫长的经营过程,往往你无意间的一句话,可能会戳到对方心里最痛苦的地方,后果也会很难预料。

    常言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除非两人压根就不想再过下去了,否则,夫妻间再吵再闹,也要有个底线。

    争吵时能够就事论事的夫妻,并且立即解决的人,才是有智慧、有胸怀的人。

    特别作为男人,更不要一味的追究妻子的对错。

    对方好的一面,要充分的给予肯定,错的要婉转一些,娓娓道来。既不贬低对方,也不抬高自己。夫妻间的亲情、家庭中的温情,才是解决夫妻矛盾的根本。

    “二子,你心里要是没有别人,老婆子我给你介绍一门亲事如何?”

    唐婶一声喊,把肖尧从沉思中惊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唐老太心情特好,直接想给肖尧作成一门亲事。

    “好是好,就是不知道您老要说的人住在哪里?”

    不等肖尧回答,肖五倒是抢了先。

    “她家住的不远,二子都没说话,你急什么?难不成你也要老婆子给你说媒拉纤?”

    肖五被唐老太一句话,弄得异常尴尬。他嘿嘿的干笑着,赶紧起身敬酒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