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六百七十五章:都说丑人多作怪-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丢六百七十五章:都说丑人多作怪

    看到肖五一脸尴尬的站起来,带着扭曲的笑容敬酒。唐老太哈哈一笑。

    “我是跟你说着玩的,你到是当真了。这酒我喝,但二子是什么意思,还要看他的。”

    “唐婶,您就别拿我寻开心了。不是您说的吗,要我听我妈的话。我的事,还是听我妈的,她爱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啥时候安排就啥时候安排,我不着急。”

    肖尧不上道,喝了点酒对唐婶的提议保有抵触之心。众人不知他所想,循迹又见肖尧面色凝重起来,唐嫂还不知道肖尧的秉性,生怕他才经过失恋,婆婆提起这事,会触及他心里的伤口。

    “小弟弟,我们喝酒闲聊,你别想那么多。好男儿何患无妻?姻缘到了自然会水到渠成。嫂子就想问问你,你心里女朋友的标准是什么?向你这样的男孩,可不是随便一个女孩都能嫁给你的。”

    “嫂子,你太高看我了,我真的没那么多的要求。你说标准,我想都没想过。”

    肖尧说的是实情,不管是黄莉也好,王佳佳也罢,就包括家里要让他和小玲定亲,他认的都是具体的人,从来也没想过啥标准。他在心里把这三人衡量了一下,微微一笑看着唐嫂。

    “来,我陪小弟喝一杯。”

    唐嫂误会了肖尧的意思,可她不等肖尧解释,立即就把酒喝了。肖尧只好跟着喝完。

    “嫂子,真要说标准,我刚想好了。第一呢,我高中没毕业,她的文化程度,就不能太高,最好初中,绝对不能超过高中毕业,不然以后说话说不过她,那就憋屈了。哈哈哈。”

    肖尧这句话,是把前面三人的文化水平全部包括在里面,说完却自嘲的笑了起来。

    “哦,听你说了第一,这第二呢?”

    “第二?第二嘛就是不能骂人,我爸妈养我,不是给她骂的,她爸妈养她,也不是给我骂的。我可不愿将来家里变成武教场,又打又骂,弄得鸡飞狗跳的。”

    肖尧最大的怒气就是别人骂他父母,他不会打女人,更不会打老婆,但万一在争吵中对方骂他父母,他难以保证不会一怒之下动手。

    “小弟弟,人家的标准都是要求女孩长得怎么样,家境好坏,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你怎么是这样的要求?你就不要求女孩长得漂亮一点吗?”

    唐婶和小唐以及肖五都不说话,好奇的看着肖尧。唐嫂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嘿嘿,嫂子,在我眼里,没有哪个女孩是丑的。相貌只是外表,不能代表内心。有的女孩,外表看着漂亮,可为人处世,骄横跋扈,一张嘴说话,就是出口成脏,你说这样的女孩美不美?”

    “那也不一定,长得丑的女人,就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吗?有句老话说好:叫做丑人多作怪,越丑越无赖。嘻嘻嘻。”

    肖尧一点也不认可她的说法,在他看来,再漂亮的女人,是因为作怪才被人说成是丑女人。泼妇骂街,谁会认为她长得漂亮,就不认为她是丑女人吗?

    唐嫂也是一个率真的性格,说到这里,竟然不好意思的笑了。她不算美人,但她对长辈的孝顺,对丈夫的温顺,增加了不少肖尧在心里对她的赞赏,酒后的红晕,少妇的羞涩,看得小唐也是眼前一亮。

    “你不会喝多了吧?”

    小唐看看两**酒还剩差不多半**,疑惑的在看向自己的老婆。

    “我哪有喝多了啊,我只是觉得,小弟说在他眼里没有丑女才好笑。人家都说情人眼里才出西施,难不成在小弟眼里,每个女孩都是漂亮的?我猜啊,他是没见过长得吓人的女孩才对。嘻嘻嘻。”

    “我看你今天肯定是捡到想想笑了。肖五,肖尧,我们喝酒。真是奇了怪了,往常那么能喝酒,今天才喝这么点,我看她好像就醉了,你俩别见笑啊。”

    小唐对妻子的反常表现很无奈,一向端庄的妻子,在他今天看来,真的是有点酒后失态了。唐婶看了看儿媳,兴许猜到了她的想法,脸上也带着微笑说道:

    “二子,难道长得歪嘴、斜眼、瘸腿、驼子你都不嫌弃?你要是对女孩一点不挑剔,我们村西头可就有一个,一直嫁不出去,她爸妈都急坏了。”

    “妈,你就别说了,我想象他俩走在一起就憋不住。哈哈哈……。”

    老上人一句话说道点子上,唐嫂再也憋不住嬉笑,放声大笑起来。肖尧在她眼里,都能看到泪花点点,就差流下来了。而她这么一说,就连小唐和他母亲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肖尧和肖五没见到过唐婶口里西头女孩是啥样,看着她一家人都在笑,肖五在纳闷,肖尧心想反正不是好事。他急忙正色道:

    “我虽说对女孩长相没有要求,但最起码要能拿的出去啊。不然的话,我妈也不答应。”

    “二子,说正经的,我要给你说的这门亲事,她不但长得漂亮,脾性更是顺叫。按照你说的要求,都正好。”

    看到肖尧正色,唐婶也一本正经的再次提起前面打断的话题。

    “唐婶,我不是说过了吗,你要是真想帮我提亲,就去跟我妈说,我不管。”

    “给你提亲,你不到不在乎。人家可是个好姑娘,我下午就找你妈说去。”

    肖五见到唐婶这下是说真的,连忙咳嗽一声。

    “大婶,你能说说那女孩叫什么吗?”

    “我现在只能告你们,她的小名叫小翠。要是说成了,大名也不用我说了。”

    肖尧和肖五一听,这不和他们先前见到的挑水女孩合上了吗?肖五知道她大名叫赵莹翠,小名叫小翠也是在情理之中。

    可老人家不愿当众提及大名,肖五也不好意思问。肖尧也在心里猜测就是他们见到过的女孩,心里也有些期待。

    “小翠?我知道,我知道,小弟,我妈这可是真的为你上心了。嫂子保准你看得上,你就瞧好吧。”

    唐嫂说着,还在肖尧肩膀上怕了一巴掌,肖尧被她弄得很不自在。他有没有因此而脸红,反正是看不到的,他此时的脸,由于喝了不少酒,已经红的像一块红布了。

    肖尧酒后回到厂里,一觉还没睡醒,就被母亲叫了起来。

    “二子,小唐母亲刚刚过来给你提亲,她说是你答应她提亲的,可有这事?”

    “啊?哦。唐婶在喝酒的时候说着玩的,我是说了,她要给我提亲就让她来找你。”

    刚被叫醒,肖尧还有点晕,大脑也是浑浑噩噩的。他没想到唐婶说到做到,还真的来跟母亲说了。

    “这么说你是真的答应了?”

    “嗯,你要同意就成。”

    肖尧打个哈欠,随口就把婚姻大事的决定权,交给母亲处理。

    “也好,老顾不愿把小玲给我家,好像我家孩子除了他女儿就找不到人。你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不比哪个差。他不愿意嫁闺女,有人上赶着提亲。唐嫂这里真要说好了,定亲下日子还不要改,唉,就是可惜小玲了。”

    肖母既有斗气的成分也有可惜的心态。肖尧则是怅然若失,两眼满是迷茫。

    隔天一早,肖母又来对肖尧吩咐到:

    “你吃了早饭,把自己打扮的好看一点,唐嫂说女方娘家三姑六婆要来看看你,大约吃饭前到,我让老王准备几桌饭。你今天说话做事都给我本分点,可别给我丢人。”

    肖尧一听就不乐意了。

    “看什么看?我既不是耍猴的,又没长三只眼,不都是两个耳朵一张嘴,一个鼻子一双眼,有啥好看的?我和她定亲,管她家三姑六婆啥事?还要劳动王叔叔做几桌饭,烦不烦啊。”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懂事?你以为人家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吃顿饭啊?我也不想劳动你王叔叔,到饭店省事。可他知道了,一定要自己在厂里做。我去帮他,也不是多大事,你可要准备好了。”

    肖母叮嘱完,急匆匆的就要走。肖尧一听感觉哪里不对,连忙问道:

    “妈,你刚说什么?啥大老远的?她家不是就在这边上吗?”

    肖尧意念里的女孩,家就在小唐家隔壁,这和母亲说的大老远可是不搭嘎的。

    “也不算远,两三里路吧,我们去省城的长途车站,都要经过他们郢子前面。你洗洗快去吃早饭,穿整齐点。”

    肖尧一屁股做回床上,这都哪跟哪啊?肖尧定定神,他已经料定这小翠肯定不是那小翠,唐婶一定是弄岔了。再怎么说,小唐家离厂不到一里地,这两三里还能是一个人吗?

    想到这,肖尧胡乱刷了牙,洗把脸,赶紧去找肖五。

    肖五自从把采购职位接手理顺后,每天根本就不像朱久勇原来那么忙。他基本不用出远差,每天按时上下班,清闲得不要不要的,大多时间还在他的原来岗位帮忙。

    肖尧急匆匆过来找他,肖五也才刚洗漱完毕,手里的毛巾还没放回晾绳。

    “这一大早的,你怎么慌慌张张的?吃早饭了吗?”

    “错了,肯定是错了,你说我能不着急吗?”

    肖五被肖尧说的莫名其妙,但他仍然不紧不慢的的把毛巾晾上绳子,再对齐毛巾四角扯了扯。

    “啥错了?你说话不要没头没尾的好不好。”

    盯着肖五完成一系列动作的肖尧,恨不得上前踹他一脚。这真是急惊风遇到慢郎中,不是自身事,不知他人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