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相亲扮成乞丐样-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七十六章:相亲扮成乞丐样

    对于肖五漫不经心的态度,肖尧恨得是牙痒痒,可他没办法对大两倍的爷爷辈动脚,只好按下心头的怒火,咬着牙恨声道:

    “唐婶介绍的小翠,不是我们见到的小翠,你说怎么办?”

    “不会吧?你见到她了?还真能这么巧?”

    肖五有点不信,不过也跟着急起来。

    “我没见到她,我妈说她娘家人今天要来见我。但小唐家到厂里有两三里地吗?这不肯定是错了吗?”

    “那你躲起来不见不就得了,看把你急的。”

    肖五很不屑肖尧那慌乱的神情,一句话就把肖尧打发了。

    “你说的到轻巧,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了十五?都怪你,当时不说清楚她的名字,现在就想一躲了之,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吗?必须想办法让他们来人看不上我才行。”

    这句话一出口,肖尧自己有了主意,他抬腿就要走。

    “你有什么办法左右别人的想法?她娘家人来看你,可不是一个两个,少说头十个,多的好几十呢。”

    “越多越好,我不怕他们回去吵。”

    肖尧丢下一句让肖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拔腿走人。

    综合厂老车间的西山墙大门外,肖尧拢手坐在大门边的地上。东射来的阳光,此时还留下大片的阴影。

    肖尧头上半长的头发,被他揉得乱糟糟的,脸上有些许灰黑色的脏痕,两手也被他抓过铁渣,弄的脏不拉稀的。他上身穿着从小唐身上强扒下来的工作服,围着铁匠专用的围兜,上面满是火眼。

    裤子倒是他自己的,只不过是他放了许久也没穿过的旧裤子。不但原有的蓝色掉的发白,还被他扯了几个小洞。

    “肖尧,你这是干嘛?我妈说了,小翠家今天来人看亲,不说你捯饬得像样点,就是像往常一样,也不要弄成这样吧?你要不愿意就明说,我让我妈再给你找去。”

    小唐很纳闷,哪个被相亲的男孩,不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有很多家庭买不起新衣服,就是借也要借意见好点的衣服装装门面。

    谁会像他这样,有好的衣服不穿,还特意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扮成个要饭花子的模样?他也是过来人,肖尧这样做,肯定是不乐意这门亲事。

    “小唐,你少在那胡说八道,谁说我不愿意了?我这样怎么了?我是劳动人民,他们要是来了,看我这样不顺眼,那就是看不起劳动人民,我跟你打铁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吗?我不作假,给他们看真的。”

    “劳动人民?你是劳动人民吗?你还没作假?你就是跟我学打铁的时候,你也不是这样吧?你赶紧把围兜还给我,把这身旧衣服换了,不然我告诉你妈去。”

    小唐顾忌着顾师傅,说话不敢大声,他俩在这掰扯,把小唐徒弟看得一愣一愣的。

    同在老车间里的肖尧小舅,加上里面的顾师傅和董师傅,都不知道肖尧是在等候相亲之事,以为他又犯什么毛病,和小唐掐上了,全站在那不干活,等着瞧肖尧会玩出什么样的幺蛾子。

    小唐拿肖尧没办法,只好用告状来威胁。可肖尧听了,向后仰头看着小唐,把眼睛瞪得溜圆,死死盯着小唐说道:

    “哼,你要敢去告诉我妈,我就说你让我不要同意的。到时候别说我妈,连你妈都会找你麻烦的。”

    “干活,傻站着干嘛?”

    小唐气得没气出,只好拿小徒弟出气。他从炉子里夹起一块烧红的铁块,喝令徒弟“乒乒乓乓”的砸了起来,再也不搭理肖尧。

    不一会,老车间里的车床声和电焊光,都相继响起,大家都恢复了正常生产。

    不知等了多久,西山墙下大片的阴影减少一大半,肖尧才看到从小唐家的方向来了一群人。来人有十几个,绝大部分都是和肖尧母亲差不多年龄的妇女,只有两个老头和两三个女孩。

    肖尧着重看了看几个女孩,搞不清唐婶介绍的小翠在不在其中。

    唐婶走在最前,她一边走一边对着身边的一个老头和妇女说着话。她没看到肖尧,肖尧已经看到她了。也不能说唐婶没看到,只能说她没注意到,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肖尧会是那个模样蹲在墙根。

    看到这些人走近,肖尧站起来。这时唐婶注意到了他,可她一看到肖尧这德行,大张着嘴,一句话介绍的话都说不出来。

    肖尧微微一笑,故意用双手在身上拍拍。

    “唐婶,我都等您半天了。我妈在帮着王叔叔做饭,您带大家去小食堂,我还要干活呢。”

    肖尧说完,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转身回到小徒弟身边,抢过他的大锤就抡了起来。

    “这孩子,今天都不歇着。我家小唐也是,活再忙,今天也不能要二子干活啊。走走走,我们到后面去,跟大嫂拉拉话。”

    肖尧不招呼人就干活,唐婶只好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来人见肖尧打铁砸的火花四溅,都不敢靠近。小唐也不敢撤回铁块,他怕肖尧恶人先告状。

    “他怎么穿成这样啊?”

    “唐婶给二妹介绍的是个打铁的?”

    “太目中无人了,我们来了这么多人,他一个招呼都不打。”

    “就是,他不但目中无人,还目无尊长,一个铁匠,拽什么跩。”

    讥讽和非议,断断续续的传进肖尧的耳朵里,他的心里却在暗暗得意。

    “都在瞎议论什么?他这样不是很好吗?今天这日子,他都不歇着,说明他很勤劳,能吃苦。”

    “是啊,他并没有因为这个厂有他家一半,就拽个公子少爷架子,干的还是很吃苦的脏活累活。打铁,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下来的。”

    人群中两个老头说话的声音也被肖尧听到,他心里一惊,这怕是要坏菜。可没等他再想出做些什么来弥补,唐婶已经连拉带拽的把众人请走了。

    唐婶带着大家从西边路上,走向面粉车间的小门,肖尧把大锤还给小徒弟,龇牙对他一乐。

    “今天配合不错,改天请你喝酒。”

    “喝个屁,你赶紧走吧,你妈来了我又要倒霉。”

    说完,小唐直接把肖尧的围兜扯下来,连推带搡的把肖尧赶走。

    相亲过程结束,肖尧得到了自己的目的,他也不再给小唐添麻烦,直接从大车间里面,直回到自己的住处。一进屋,肖尧舒服的躺在床上捉摸,一会该怎样应付老爸和老妈这一关。

    他想跑,不跑话,中午再过去吃饭,那他的苦心都白费了。可肖尧回头想想又不敢,这样的日子临阵脱逃,即便他能挨过父亲那一关,可他更害怕的是母亲的眼泪。

    就在肖尧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他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肖尧赶忙坐起来,伸手想拿小说来看。

    “呯”的一声,房门被大力推开,肖母怒气冲冲的跨了进来。

    “你给我跪下!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肖尧的记忆里,母亲就没把他罚跪过。可肖母一声令下,肖尧乖乖的跪在地上,都不敢抬头看他母亲。他不说话,低头认罪,来个装孬不折本。

    “我作了什么孽,养了你这么个不孝的东西。唐嫂扒心扒肝的为你介绍亲事,你也答应了。想不到你今天给我来这一出,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你让小唐他妈怎么做人?那么大岁数了,被你搞的都没脸见人了。”

    肖母说的这些话,肖尧想都没想过,他只想着让来相亲的人看不上他就完事,他哪会站在大人的角度去考虑这么周全?

    “妈,我错了,我没想过这些。我一会就去给唐婶赔礼道歉,请求她的原谅。”

    “原谅什么?就是原谅你了,她也没脸见人,你知道吗?唐嫂给你介绍的这门亲事,女方可是她家的亲戚,你让她以后这亲戚还怎么走?你把女方来看亲的人,气得都不在这吃饭就走了。”

    听说来看亲的人气走了,肖尧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轻松。他跪在地上,挪动了一下膝盖,他的膝盖不知跪在什么上面,膝盖骨被扎的生疼。

    肖尧稍移,避开隔人的位置。肖母一见肖尧移位,立即心疼了。

    “还跪着干嘛?起来,你去你爸那,看你爸怎么收拾你。”

    “妈,我爸怎么收拾我都没关系,唐婶那我怎么办啊?”

    肖尧反正被老爸责罚习惯了,他还真不在乎。对于给小唐母亲造成的负面影响,倒是肖尧最想挽回的事。

    “还能怎么办?现在就等女方回去商议,他们要是还愿意成全这门亲事,一切都好说,不愿成全的话,你怎么赔礼道歉都没用。”

    “妈,这不怪我,我那天就对唐婶说了,一切由你做主,可她非要安排个什么看亲,这不是在作遢我吗?我那么做,就是气不过。人不都是人样,有啥好看亲的?”

    闻言,肖母脸上一喜,赶忙追问道:

    “你真的给老妈做主?你不会反悔?”

    “不反悔,老妈怎么说,怎么做,我都随着妈的心愿。我是你的孝顺儿子,怎么会反悔老妈的决定呢?”

    肖尧一阵油腔滑调,把刚刚还气得怒火万丈的母亲,哄得开心起来。

    “好好好,有你这话,我去找唐嫂说。她这事安排的太紧,没让你有一点时间做心理准备,你不高兴也是在情理之中,这件事的主要责任还在唐嫂身上。”

    母亲的话把肖尧都雷到了。见过护犊子的,没见过护犊子护到这种程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