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脚踏夕阳身影长-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七十八章:脚踏夕阳身影长

    夕阳下,两道细长的身影在地面上被拉的老长老长。肖尧情不自禁的伸手拿起吴靓媛那柔软的辫子,轻轻的抚摸着,把玩着,感受着那好久没有触摸到的,熟悉而又陌生的丝滑。

    “留着吧,剪了怪可惜的。”

    “嗯,我也不想剪,剪了我肯定也不习惯的。”

    得到肖尧确切的意见,吴靓媛坚定的点点头。仰头看向肖尧的目光,也充满了喜悦。

    “肖尧,你怎么跑这来了?那个范建保在到处找你,你打算怎么办?”

    老远的,肖五一边跑过来一边大声喊叫着。肖尧让他在里面等贺席林拿票,他拿到票出来就到处找不到人,谁知道他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

    他也看到肖尧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但出于好奇,就没管是不是会打搅肖尧的好事了。吴靓媛见他不停的跑过来,赶紧松开抱着肖尧的手臂,脸上再次发烧起来。

    肖五也认识吴靓媛,他俩住的还不远,就在前后郢子。他看到和肖尧在一起的是吴靓媛,心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上前相互打了招呼。

    “他找我干嘛?是不是真的犯贱要找打?票拿到了吗?”

    “拿到了,三排一号、三号,最中间的。嘿嘿嘿,留下的票都是好位置。”

    肖五把票拿在手里抖了抖,笑得很开心。

    “给我,你别看了,我晚上陪她一起看。”

    肖尧伸手就把票从肖五手里拿过来,眼睛看向吴靓媛。

    “你?不带你这样的,是我要你……。”

    “肖尧,我没时间看电影,我还急着赶回去给我爸吃药呢。你刚刚说什么?你晚上又要打架?”

    吴靓媛拒绝晚上看电影,问话带着明显的不高兴。

    “什么叫又要打架啊,我好久都没打架了。不信你问问小五爷,这次还是那个范建保主动挑起的,我已经饶过他一次了,他还要找打,这也不能怪我吧?”

    看到吴靓媛生气,肖尧有点紧张,他连忙对着肖五使眼色,想让他帮忙说清楚。可肖五刚刚才差点被肖尧重色轻友给扔了,这时候还想让他帮忙,真是岂有此理。

    “吴靓媛,肖尧最近几天是没打架。他从回来打了算命的和护法,前段时间为了厂里的一个女孩和人决斗,其他时间就没打架了。不过,这仅仅是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时候,他有没有打架,我不敢确定。”

    “肖五!你敢阴我!”

    肖尧气得直呼其名,连小五爷也不喊了,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为了女孩决斗?谁赢了?”

    霞光里,吴靓媛一脸紧张。不过,她不是问肖尧,而是问肖五。

    “当然是他赢了,不过,他赢是赢了,女孩也走了。”

    听说女孩子走了,吴靓媛轻舒一口气,回头看向肖尧,严厉的说道:

    “我不管是不是别人找你的,我都不让你打架。为了打架,你吃了多少亏,怎么就一点都不长记性啊?就算你自己无所谓,你难道就不能为你父母想想,你打架跑出去,你妈在家请神算命的为你担心,全大队那个不知道?”

    “好了好了,我不打架行了吧?陈芝麻烂谷子,你还说这些干嘛?”

    吴靓媛一说到这些,肖尧心情就烦躁到极点,他根本不愿回忆这些事,那是他最大的隐痛。他无礼的打断吴靓媛的话,看着肖五的目光,都快冒出火来。

    “你们聊,我先走了。”

    肖五眼见肖尧到了爆发的临界点,生怕肖尧给他来两下,他那小身板可架不住肖尧的任何打击。说完,肖五也不拿票就溜之大吉。

    “肖尧,我一听到说你打架,我心里就好害怕。你能答应我不打架吗?”

    肖五一走,吴靓媛再次依近肖尧,柔声的劝导起来。

    “我只能答应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别人要是打我,我总不能抱着手挨打吧?”

    肖尧的语气很冷淡,刚刚吴靓媛揭起他的伤疤,他心里余怒还未尽。可他看到吴靓媛一脸为他担忧的表情,又软下了心肠。

    “你要是急着回去,就抓紧时间吧,你现在到家天也快黑了。”

    “肖尧,你非要看电影吗?我……。”

    肖尧打心里也想送她回去,可他一想到肖益阳的嘱托,还有那个范建保在找他,他要不去,一定会被别人说他是缩头乌龟,这个名誉他也不愿背。

    “票还在我手里,你现在回去也不晚,你知道肖益阳的消息吗?”

    吴靓媛临晚来厂找肖尧,就是想着肖尧骑车送她回去。

    她想的是两人这么久没见,也可在路上好好聊聊。可肖尧现在是铁了心的要她自己走,她气得也不回答肖尧的问话,满眼哀怨的看了肖尧一眼,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肖尧伸手想拉住她,可伸到一半,他还是停下了,就这样半伸着手,看着吴靓媛迈着细碎的步子,渐渐的走远,眼里满是不舍得目光。

    他可以不看电影,也可以当一次缩头乌龟,但他不可以背叛老同学的嘱托。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心情,也从吴靓媛的言行,明白她的情意。可是他不能那么做,也不敢那么做。

    这是肖尧订婚前,也是他在农村,最后一次和吴靓媛见面即分手。

    她那背着夕阳余晖渐行渐远的娇躯,伴随她的,只有那长长的身影,身后不断摇晃着的、两条粗黑油亮的大辫子,永远印刻在肖尧的内心深处。

    直到那苗条条身影,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肖尧的视线里,肖尧才回过神来,轻叹一声,目光立即由迷离变得严厉起来。

    他回到电影院门口,离开演还有半个多小时。此时,贺席林已经和一个团支部成员在忙着检票了。

    “小五爷已经进去了,我还以为你又要带个人进来。”

    “带你呀?小气鬼,不是怕我又要找你要票吧?那个范建保在哪,他不是在找我吗?”

    贺席林一见肖尧脸色阴沉,说话瓮声瓮气的,不知道这家伙又犯了什么毛病,连忙正色警告道:

    “你进去可不要在里面打架,这么多人一旦乱起来,局面肯定会失控,你担待不起,我也会受到牵连。那样的话,这同学就没得做了。”

    “你吓唬谁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多少同学,八成以上我都不记得了,还差你一个?”

    在男同学当中,贺席林和肖尧的关系是很铁的。他俩一同去黑山探险的经历,也是他俩都终生难忘的记忆。

    贺席林没有理睬肖尧的讥嘲,一把将站着堵路的肖尧推进电影院。

    他和肖尧之间,可没那么多的礼节和顾忌,都是想到哪,说到哪,做到哪。人与人之间,只有充分的了解,才会大度的互谅。相处之时互帮互助,不要互相猜忌,这样才能永久的把友情保持下去。

    肖尧进到观影大厅,直接走到三排的位置。肖五坐在过道口,看他过来,往里移了一个座位。

    “他在前面,那一帮人都在一起。他不找你,你也别去惹他。我去厂里打过招呼了,散场之后,他要是还敢找你麻烦,我们一起上。”

    肖尧当然知道肖五说的他是谁,他把眼睛在前排一扫,没认出哪个是范建保,倒是看出孟浪背对着他坐在前面。

    “小五爷,你去厂里找人,是想帮我呢还是想坑我啊?”

    “我当然是想帮你,他们那么多人,我是怕你吃亏,才去厂里和一帮兄弟打了招呼的。”

    他俩在后面说话,坐在前排的几人都回头看来。范建保也在其中,他立即站了起来走向肖尧。肖尧冷着眼看着,做好了还击的准备。

    “我不是跟你打架的。我刚刚去找了你老舅,和他成为朋友了。”

    “你什么意思?你和我老舅成为朋友,难道就能成为我的长辈了?我要不是答应了两个人,我现在就给你好看。”

    一股酒气再次扑面而来,肖尧厌恶的一把将他推开。

    肖尧很生气,生自己那没骨气老舅的气,被别人打烂过头,这才一会就跟对头和好了,还成为了朋友。肖尧相信他不会胡扯,因为距离这么近,他要是敢撒谎,肖尧立即就能拽着他去核实。

    “我们在一起喝过酒,我今天看到你,以为你认识我,才拍了你一下的。谁知道你不依不饶的,那么多兄弟在场,我也要面子啊。”

    “你少来,谁跟你喝过酒?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你要面子我可以给你,散场之后,咱俩出去比划一下,你赢了,咱俩一笔带过,你输了,去给我小舅赔礼道歉,再请他吃顿饭,以后我见到你就不再打你。”

    此时,孟浪走上前来,站到肖尧和范建保之间,看着肖尧说道:

    “二子,是我陪着保哥去向你老舅道歉的。明天晚上,他请你和你老舅一起喝酒,你老舅已经答应了。都是家门口人,你就不要再难为他了。”

    “小表叔,我给了你足够的面子,你再插手这事,有点说不过去吧?我这脑袋白打了?你们都要面子,难道我就不要?”

    “行行,你要面子,你现在就在我脑袋上打,打几下都行,我保证不动弹一下。”

    范建保见肖尧冷言冷语对孟浪,他可不愿为自己的事,把他俩也弄僵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伸到肖尧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