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递上求亲一杯茶-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七十九章:递上求亲一杯茶

    他们在这争执,引得周边座位上不少人都站起来看热闹。面对范建保的言行,肖尧很不屑。他一把拽住范建保,往外就走。

    “走,我们出去说,别在这丢人现眼的。”

    孟浪见此,知道肖尧拖他出去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事。他也不劝阻肖尧,挤过两人身侧,连忙提前跑了出去。

    他俩拉扯着前行,后面跟了一大群人,好像看打架比看电影还过瘾。肖五急的也起身跟来,要去厂里喊人。

    “小五爷,你去哪?你回去看你电影,这没你的事。”

    肖五在经过肖尧身边时,被肖尧推了回去。肖五只好作罢,只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站那看着肖尧。

    “肖尧,你不能在这打架。”

    见到肖尧一直拉着范建保往外走,范建保也不挣扎,醉醺醺的跟着走。还在门口检票的贺席林,不得不进行阻止。

    “嘿嘿嘿,你放心,没事,打不起来的。”

    范建保看到贺席林一脸紧张,狡黠的对着他一笑,一脸轻松的跟着肖尧走到电影院大门外面。他们刚来到门外,肖尧就看到自己的光头老舅站在那,脸上带着怒容。

    “二子,你怎么回事?小范已经是我朋友了,你还要对付他?舅太爷的朋友你也敢打?”

    “谁说要打他了?我和他在里面说话,人太多不方便,只是出来聊聊。顺便问问你,他是不是真的是你朋友,你舅太爷发话,外甥哪敢不听?”

    舅太爷朋友肖尧倒不是不敢打,只是他害怕老舅告状,这里离厂十几米距离,只要老爸获悉出来,就会被逮个现行,那可不是玩的。再说,肖尧也确实没真想打他,拖他出来也就为吓唬吓唬他。

    光头老舅见肖尧这么给他面子,也是神采飞扬。他拍拍范建保的肩膀说道:

    “我说没事就没事吧。你别看我外甥在外面得僵(野蛮),到家还是很听话的。我是他舅太爷,说什么他也会听的。”

    肖尧暗中把嘴一撇,对着小老舅说道:

    “你俩是朋友,你进去看吧,我的座位让给你,我不看了。”

    肖尧到现在都没搞清楚今晚放的是啥电影,此时业已丝毫没了看电影的兴趣。说完,他也不和任何人打招呼,就独自回厂了。

    第二天晌午,肖母找到肖尧,告诉他小唐母亲送信来了,说饭后对方女孩要在她家和肖尧见个面。

    肖尧心里很不乐意,可母亲这次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不但苦口婆心说了半天,还在饭后一直盯着肖尧穿戴整齐,陪着他一起来到小唐家。

    母子二人来到小唐家的时候,他家已经有了好几个人,这些人中,大家都在交谈,只有一个女孩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子一边。

    看到肖尧和母亲进门,她拘谨的站起来,只看肖尧一眼,紧接着就把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再也没有抬眼看向任何人。

    “二子,你过来。”

    肖尧一进门就很不自在,站在门边不动。唐婶喊了他一声,招手让他跟着去后面厨房。唐婶这一喊,正合肖尧心意,他也不愿站在这里像个木桩一样,被别人评头论足。

    肖母一进门,就和几位年龄和她一般大的老妇热切的聊了起来,脸上喜笑颜开。大家相互礼让座位,客气的不得了。

    “二子,你看到了吗?就是坐在桌边,你们进门才站起来的那个。你满意吗?”

    唐婶话里明显带着不安,上次吃了肖尧那么大的亏,她不心有余悸才怪。

    “唐婶,只要我妈满意,我就没意见,是她选的儿媳妇,以后要是跟她合不来,就不能怪我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妈选儿媳妇,还不是帮你选的?你这么孝顺你妈,听你妈的话也好。你妈不会害你的,小翠也绝不会和你妈吵架的。”

    听到肖尧一口咬定听他妈的,唐婶心里踏实不少。只要肖尧不犯浑,她把这一场合完美的应付下来,上次丢的脸面,也收回来差不多了。

    唐婶转身从水**里到了一杯茶递给肖尧,肖尧哪敢接?让老人家亲自倒茶给他喝,这是大不敬的。

    “你拿着,又不是给你喝的,你端到前面,给小翠送去。”

    “我?唐婶,这合适吗?”

    让肖尧给一个陌生女孩端茶递水,他还真拉不下这个脸。

    “怎么不合适?一家养女百家求,让你端杯水,你还觉得委屈你啦?这是俗成的礼节,快去。”

    肖尧很不甘心的接过杯子,他真想掉屁股走人,可一想到到母亲那天的抱怨,肖尧服软了。

    “你好……请你喝水。”

    肖尧来到小翠身边,尴尬异常的将茶杯递了上去。小翠此时也站了起来,但仍然没有抬头,她瞄到了肖尧递过来的茶杯,伸手接过。

    “好,这事就这么定了。六月六起红下日子,我们两家就把亲事定下来。”

    小翠接过茶杯,就表示她愿意,肖尧不懂其中含义,但母亲这话他听懂了。看到母亲满脸开心的笑容,肖尧一声不吭。

    也许是估计到肖尧和小翠初次见面尴尬,一群人在小翠接过肖尧递上的茶水之后,没聊几句,就提前告辞,小翠在走过肖母身边时,怯怯的喊了声:

    “阿姨,再见。”

    在他们走后,肖尧也借故跑回厂里。回到卧室,肖尧怎么也想不出刚刚见到的小翠长得啥样,他只记得她那一双特大的眼睛,眼珠很黑很亮,眼底也很清澈,也只有这一双大眼,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直到傍晚时分,肖母才从唐婶家回来。她一到厂里,就把在厂区逍遥浪荡的肖尧拽回房间。

    “这丫头好,不但身材单挑,人长得漂亮水灵,为人还大大方方,通情达理的,妈一眼就喜欢上了。二子,你是怎么想的?”

    “妈,好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怎么想?我说过,只要你喜欢就行,我一切听你安排就是。”

    “好,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不是老娘逼你的。你要敢再给我打反生(反悔)锤,别说老娘不认你这个二子。”

    肖母突然变脸,一下严肃起来。肖尧看着心里发寒,连连点头。

    “不反悔,不反悔,早定早好,我早就想去城里看看爷爷奶奶了。妈,你先前一直说小玲好,今天才第一次看到她,你就说她好,真搞不懂在你心里,到底哪个好。”

    “都好,只要是我儿媳妇都好,小玲是不错,可她老头霸着不给,我家儿子还能打寡汉吗?”

    肖尧一提到小玲,肖母就来气,好好的儿媳妇,被顾师傅掐着不放,她这么着急给肖尧定亲事,也有赌气的成分在里头。

    通过母亲的叙述,肖尧才知道那个叫小翠的女孩叫古云翠,在家里排行老二,上有一姐已经出嫁,下有两弟一妹。家道中等,四世同堂。最令肖母中意的,她家是全公社的五好家庭。

    唯一让肖母担心的,就是她家兄弟姐妹多,肖尧性格太坏,以后难免几个女婿碰面,想比之下,肖尧会不受岳父岳母待见。

    而且唐婶还告诉了肖母,古云翠的姐夫,是一个非常本分老实之人,结婚数年,从来都没敢和老丈人坐在同桌吃饭。

    小翠大姐夫家和小唐家在一个郢子,房子紧靠马路边。和小翠家相聚不到两里地,姐夫到她家除了下田干活,锅门口就是大姐夫休息落脚之地,每当吃饭时,任家里人怎么劝叫他上桌吃饭,他弄死也不出来。

    据说她一个弟弟还和肖尧是初中同学,但肖尧怎么也想不起来,班上哪个姓古的是他同学。肖尧对调皮捣蛋的同学还有一定的记忆,老实巴交的同学,他甚至都不知道姓名。

    “妈,还要去帮着她家干农活啊?我不会。你没问问老爸怎么说?”

    其它事肖尧不在乎,可让他下田,他可真是要抓瞎的,他现在把希望,期翼在父亲为了小玲会反对。

    “你爸对家里的事,都是横草不拿、竖草不拈的,他还能说什么?一切老娘做主。她爸是大队会计,是个老学究,和你爸也认识。你以后给我小心点,别整天嘴上没个把门的,说出去让人笑话咱没家教。”

    母亲的谆谆教诲,悉心诉说,逐渐瓦解了肖尧的逆反心理。人的命,天注定。不是你的,强求不得,是你的,自然而然会来。

    肖尧定亲之事,渐渐小食堂开来。这一日,肖尧在小时吃完早饭,刚欲离开。却见卫生院的院长带着一个大男孩,来到肖厂长的办公室。

    肖尧很好奇,父亲身体很壮实,没听说他哪里不舒服,这院长过来干嘛?前面书说过,院长也是肖尧的爷爷辈夫人,比肖父还长一辈。肖父见到她,自然要尊称“小婶”。

    可院长面对肖父的恭敬,却不给一点脸色,只见她怒气冲冲的喝道:

    “肖厂长,你家儿子跑出去,竟然冒充我儿子的名字,坏了我家儿子的名誉,这件事你怎么说?”

    肖尧原本只想听听她来找父亲,是不是老爸身体哪里不适,没想到她对父亲如此无礼不说,一开口竟然直接把矛头直指自己身上。

    “大奶奶,你儿子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就坏了你儿子的名誉?你别没事找事。”

    对于敢呵斥自己父亲的人,肖尧也不客气。说话时,他的眼里凶光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