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章:放水奖励一百块-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八十章:放水奖励一百块

    见到肖尧态度如此蛮狠,站在院长身边的青年也是怒火万丈。他上前一步,来到肖尧面前,歪头打量了一下身高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也比自己瘦弱不少的肖尧。

    “就你这模样,也配用我的名字?你离我妈远点,再敢出言不逊,我就代替你老子教训教训你。”

    听到青年是院长的儿子,肖尧心里有点发憷。他偷眼打量一下父亲,见他没有任何责怪肖尧的意思,目光很平静,是肖尧犯错之后从没见过的平静。

    此时,他见肖尧后怕的看着自己不敢说话,就来到青年身边,脸上带着微笑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院长是你妈,那咱俩就是家里兄弟。你是他长辈,就别和侄子见真捉一的了。”

    “侄子?什么狗屁侄子?打架闹事跑到外面,还改名换姓,用肖展的名字在外招摇撞骗。肖展是我的名字,你儿子配用吗?养子不教,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肖展见肖父面带微笑向自己道歉,为肖尧说请,越发的嚣张起来。他以为肖父被自己母亲和父亲的身份给吓住了,到最后竟然直接责骂起肖父来。

    然而,他话音刚落。只见肖尧闪过父亲,甩手一掌,“啪”的一声,狠狠的拍在他的嘴巴上,紧跟着又是一脚,踹在肖展的腰部。

    肖尧出手很快,没有任何征兆。肖展根本没有闪躲的机会,只听他“哎吆”一声惨呼,整个身躯被踹倒在地,滚了几圈之后,最终卡在一条阳沟里,才止住了身体的翻滚。

    “啊?你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肖展被打倒在阳沟里半天不起,他母亲发了疯一样扑向肖尧。肖尧连连躲闪,但不敢跑远。就在小食堂门前和院长大人兜圈子。

    身材富态臃肿的院长奶奶,哪里能追上灵活机变的肖尧?虽说她失去了往日的端庄,像个母老虎一样连追带骂,可她连肖尧的衣角都碰不上。没几下,已经累得她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你这个小痞子,臭流氓,冒用我儿子的名字,还敢打人,我饶不了你。”

    肖尧不敢跑远,怕的是父亲。肖尧骂不还嘴,忌惮的是她的辈分,不敢打她,只因她是女人。他一边跑一边查看父亲的脸色。只要父亲喝止,他是不敢再躲避的。

    这里闹出这么大动静,王师傅和肖母也都赶了过来。厂里其他人都放下手里的活计,远远站着围观,不敢近前。

    此时,肖展也从沟里爬起,他身上半边的衣服,都被阳沟里的臭水打湿,黑乎乎,臭兮兮的一片。嘴丫也被肖尧打的有少量的血迹流出,他随手擦了一把,脏不拉兮的黑手,把脸上瞬间抹出一块乌黑。

    他看不到自己擦嘴弄脏了那张还算白净的脸,见到自己母亲抓不到肖尧,也挥舞双手,加入战团。母子二人一起追打肖尧。

    从肖尧出手打倒肖展,肖父就一直冷眼旁观,既不喝止肖尧,也不阻拦院长大人追骂肖尧。他面无表情,任由眼前乱成一团。

    “我儿子在厂里好好的,招你惹你了吗?这一大早的,两人打我儿子一个,你算哪门子长辈?”

    肖母可不像肖父那么淡定,她看到肖展母子都来追打儿子,生怕儿子吃亏,立即加入进来,和院长撕扯起来。

    “你这个老东西,看着别人欺负自己儿子,站那跟个死人一样,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

    肖母一边拉拽院长,不让她追打肖尧,一边喝骂肖父,怪他不该袖手旁观。

    而肖尧此时见院长奶奶被自己母亲被牵制,肖展又一次扑向自己,他毫不客气的又是一个前踹,“咣”的一脚,不偏不倚,再次把肖展踹回到阳沟里。

    他立即跟进一步,抬腿踩住肖展的脖子,恶狠狠的喝道:

    “你要再敢乱动,我一脚踩死你儿子!”

    “妈,救我。”

    长得人模狗样的肖展,感受到肖尧脚下用力,他挣扎不起。那逐渐加大的力度,让他感受到死亡的临近,他惊恐的向着母亲呼救。

    肖尧这一喝,确实把肖展母亲吓呆了。她一点也不敢妄动刺激肖尧,她可听说过肖尧是个亡命徒,打架不要命的主。她害怕自己再上前,激怒肖尧把儿子踩死了,那就是杀了肖尧,也换不回自己儿子的命。

    “老肖,你还不管管你儿子,要是出了人命,你担戴不起。”

    院长自己不敢妄动,只好喝令肖父出来帮忙。

    “二子,放了他。小老弟,我劝你起来后老实点,嘴巴也放干净点。别说你一个,你家兄弟几个加起来,也不是我儿子一个人的对手,何必自取其辱。”

    肖父的语气很平淡,带着稍稍的得意警告肖展。肖尧听到父亲话里,没有一点责怪自己的意思,一直提着的心也放回肚里。他收回脚,走到父亲身后面、低头站下,就像是父亲听话的保镖。

    “二子,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到你哪里啊?”

    肖母赶紧来到肖尧身边,把肖尧翻过来复过去的查看,生怕遗漏了一点。天下做母亲的,永远只会牵挂担心自己的儿子。

    “妈,我没事,他们碰都没碰到我。”

    肖尧一离开,肖展羞愤的再次爬起。他这次爬起和刚刚不一样,刚刚几乎没别人见到,而这次四周可是围满了观众。就连水塘对面,也有不少人在观看。

    肖展这次他学乖了,起身后一步都没多走。他站起来时,院长也已经在他身上查看,见到肖展除了外表脏不拉稀意外,并无大碍。回头瞪着肖父说道:

    “好,你养的好儿子,听说你和老古家说了亲事,我回去就放水,让你娶不成,叫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像你儿子这样的小痞子,活土匪,谁家女孩挖垱埋了也不能嫁给他。”

    院长大人这时不敢再对付肖尧,只好泼妇一样对着肖父吼叫。

    “大奶奶,你要是能把水放了,把这事搅黄了,我谢谢您呢。我奖励您一百块,不,两百,您这样的大人物,一百太少了。”

    “肖尧,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冒用我的名字,今天的耻辱,我会讨回来的。”

    肖展见肖尧讥讽自己的母亲,他按捺不住自己愤怒的情绪,可又不敢上前动手,只好出言恐吓。

    “小大大,你那什么狗屁名字,我还真不屑去冒用。我要是早知道,我就是用肖屎肖尿做名字,也不用肖展二字,展什么?展示丢人现眼?我……。”

    “住口!没大没小的,给你三分颜色就开染坊,还不快滚回你房间去。”

    肖父一声断喝,吓得肖尧把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他怕再这么纵容下去,肖尧又会在大众之下,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哼,我警告你,我眼里认识你是小大大,可拳头不长眼。”

    肖尧被父亲喝骂,不甘的把怒火撒向肖展,继而乖乖离去。

    “走,儿子,他们不讲理,回去让你爸过来讨个公道。”

    “大奶奶,孩子在外用的什么假名字,连我这做父亲的都不知道,你又何必为这事大动干戈?不是我纵容我家二子,你怎么说我没关系,可你儿子也对我出言不逊,我儿子教训你儿子一下也在清理之中。”

    “今天,我当着你的面把话讲清楚。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谈,如果你儿子再去找我儿子麻烦,一切后果,你们自己承担。我们父子虽辈分小,但做人不会矮人一头。你们要是再无理取闹,我就放手让我儿子跟你们干。”

    肖尧没走远,父亲说的这些话,他听得真真的。看来今天这事,父亲是不会找他秋后算账了。他心情一爽,对着看过来的肖展握了一下拳头,带着挑衅的表情,撒着欢离去。

    莫名其妙到来的一场风波,在肖父的不作为下,以肖尧的强势霸道而终结。院长奶奶听完肖父的警告,也不再多说一句话,在儿子的搀扶下,气得浑身颤抖着离去。

    后来,肖尧才从小翠的口中得知,他们回去后,还真的直接到了她家,极力劝阻小翠父母不要答应这桩亲事。更是把肖尧说的一文不值,甚至打包票要给小翠从五洋镇再说亲事。

    可小翠年迈的奶奶却说:我古家一个大门人都太老实了,受人欺负也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有这个孙女婿,家里以后也少受人欺负。

    小翠奶奶是当时古家一个家族年龄最长的人,她一句话,没人敢反对。即便有人背下说几句,也不敢当着古奶奶的面提出,小翠父母也是唯命是从。

    当天中午,肖父特意让王师傅多做几道菜,肖尧来到小食堂吃饭时,他常坐的位置上,也和几位叔叔一样,倒满了一杯酒。

    “哈哈哈,我就说嘛,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二子,今天表现不错,蔡叔叔和你干一杯。以后要是有谁敢欺负我,你也得上。”

    蔡叔叔说完,不等肖尧说话,一杯酒就已经下肚。肖尧搞不清状况,怯怯的看了父亲一眼,伸向酒杯的手很慢很慢,他在等父亲发话。

    可酒杯离手就那么点距离,肖尧的手已经碰到酒杯了,肖尧也没等到父亲发话。他只好硬着头皮端起酒杯,犹犹豫豫的喝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