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初次相处似哑巴-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八十一章:初次相处似哑巴

    肖尧小心谨慎的喝完酒,眼睛就没离开过父亲的脸。何会计见肖尧太拘谨,连忙说道:

    “二子,你今天做得对。厂长说了,对于无理取闹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不管他是长辈还是晚辈,敢来厂里闹事,一概不要客气。否则的话,谁都来胡搅蛮缠,厂里还能有安稳日子吗?”

    闻言,肖尧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恭敬的陪着几位叔叔大喝特喝起来。肖母见肖父今天对儿子格外开恩,也打心眼里高兴,从不喝酒的肖母,也斟了半杯酒应景。

    这一顿酒,肖尧虽然没敢多喝,但这也是他在父亲面前喝酒最愉快的一次,就算是过年,也没有今天这么痛快。从这餐酒里,肖尧明白了一个道理。

    父亲不是一直看不惯他,而是他在外做的事,父亲不知内情。只要他做的合理,不去随便欺负别人,但别人想欺负他的儿子,也是不行的,不管你是谁,即便老长辈也不行。

    要知道,肖尧长这么大了,虽说在外打架无数次,但在父亲面前动手打人,这还是第一次。而且打的还是家族内一个叔叔辈的人,这也是他一直心里不安的根源。

    当晚,小老舅亲自来邀请肖尧去参加范建保请客,肖尧不想与他们有什么瓜葛,借故中午酒喝多了不愿去。小老舅见他坚辞不去,也拿他没办法,只好悻悻离去。

    一晃又是几天,这些天肖尧给自己找了事做,他从修理的哪里拿来一套工具,把自己的手表拆了装,装了拆,越装多余的零件越多,从多出一个小弹簧,到又多出两个小卡片没地方装,反正手表就是弄不转了。

    他一时任性,非要自己把手表弄转不可,连续几天下来,手表虽没弄转,可他拆装的手法却练习得十分老练。这天饭后,他同样回到房间捣鼓手表,肖五急吼吼的跑来说道:

    “肖尧,你对象来了,来压切面呢,你快过去看看。”

    “对象?哪个对象?”

    肖尧满脑子还在捉摸一堆细碎的手表零件,问话的时候,也没抬头。肖尧满不在乎的问话,把肖五弄的白眼直翻,他一把夺过肖尧手里的工具仍在桌上,没好气的说道:

    “还能是哪个?不就是小唐妈给你介绍的吗。同名不同人还弄假成真,不过,人确实还挺不错的。”

    闻言,肖尧急忙起身,那天肖尧一直没机会细看,他也觉得有必要去把自己未来的媳妇好好看一眼,别路上遇到了还不认识,那就闹笑话了。

    肖尧和肖五刚到面粉车间的小门外,就看到屋子里一个女孩,双手搬起一个竹篾的稻箩,正要把里面的麦子倒进机斗,肖尧赶忙上前阻止。

    “你放下,我来。”

    正欲抱起稻箩的小翠,好像被肖尧的话给惊了一下,她有点惶恐的直起腰,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那双深刻在肖尧记忆里清澈干净的大眼,露出一些恐慌,甚至给肖尧的感觉是害怕。

    因为是挑担过来热的缘故,她那原本遮住眉毛的刘海,被汗水沾在额头上,长长的柳叶眉,弯着优美的弧度,保护着下方一双大大的眼睛。乌黑的直发,束成一个一尺多长的马尾,自然的搭在背上。

    标准的鸭蛋脸,线条弧度柔润而流畅,整体轮廓清晰均匀。 额头宽窄适中,与下半部平衡搭配很均匀,圆弧形的下巴,让人忍不住想捏一下,细滑的皮肤,白净里透着热红。

    小翠的脸型,搭配上她细腰丰胸,和那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不妖不媚,是一个很标准的东方美女。

    “难怪母亲回来那么夸她,她不但长相上不比小玲差,身材比弱小的小玲还要受看。”

    肖尧在心里嘀咕,忘情的多看了一会,把自己的职责都给丢在脑后。

    看到肖尧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自己,小翠被吓得又往后退了两步,给肖尧的感觉是她几乎要夺路而逃了。可就是她又后退这两步,加上她那清澈透人的惊怕目光,让肖尧心里产生了一股强烈的保护欲。

    “看到美女就走不动路,活都不晓得干了。”

    肖五不满的嘀咕着,伸手把稻箩抱起来,将里面的麦子倒进机斗。

    “你爱干不干,没谁让你做。你去把小王找到,让他把车开过来,一会送她回去。”

    “你?你这样做不好吧?你怕她累着,想送她回去,你帮她挑回去不就得了。这么点远还要用车送,亏你想得出。”

    肖五确实被肖尧想到一出是一出给打败了。从这到去往省城的长途汽车站,也不过三里多地,小翠家处在中间,撑死两里地,有必要派车吗?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的牢骚?好朋友帮这点忙都推三阻四的,你好意思吗?”

    “谁跟你是好朋友,我是你爷……呜呜。”

    压面机马达声音很大,肖尧和肖五都是咬着耳朵说话,这时,肖五被肖尧把他划定在好朋友范围给说急眼了,他大声抗议起来,可他后面还有一个“爷”字没说出口,就被肖尧捂住了嘴巴。

    “你要敢这时说你是我爷爷辈,我就把你扔到皮带上转一圈。快去!”

    肖尧说完,恶狠狠的一把将肖五推出门。他真怕被自己未来的媳妇知道,眼前的人和他差不多大,竟然是他爷爷。

    古云翠不知道他俩在那动手动脚的干嘛,她也确实不敢多看肖尧,害怕他那犀利的眼光。但她越是怕怕,越是忍不住要用眼角去打量肖尧。

    此时,她见到肖尧凶巴巴的把肖五推出门,赶紧把目光固定在调节压面机的师傅身上,小心脏跳的“噗通噗通”的。

    肖尧见她那么害怕自己,想上前跟她说几句话又怕吓着她,只好看着机斗,等麦子快加完了,又把另一稻箩的麦子倒进去。

    肖尧倒不是一定要小王用车送古云翠回家,他自己挑不来担子,百把斤麦子,对他来说不是事。若是两桶水,他用手提着走两里地都没问题。

    可这稻箩太粗,他不能提在手里,挑着走,他的肩膀不受力,担几十斤都走不了多远,更别说还有两里地了。

    没过多久,金黄的麦子加工成雪白的面粉,肖尧把面粉拿到做切面的机器边,古云翠想上前帮忙,可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过来。肖尧看出她还在害怕自己,也不多说,直接负责到底。

    没等切面完全做好,肖五已经和小王过来等着了。小王比肖尧大不了几岁,看到他俩如此生疏,好奇的问道:

    “肖尧,你……你不是和她到现在都没说话吧?”

    “谁说的?我进门就和她说话了。你先把这个搬车上去,瞎打听啥呀?”

    肖尧很不忿,自己的对象那么害怕自己,这日子将来怎么过啊?他必须要想辙改变这种状况,否则的话,按照肖尧的性格,非急坏了不可。

    看到小王把做好一半的切面搬到车上,古云翠才知道肖尧要用车子送她回家。她眼里露出一些感激,可也有一些犹豫。但最终她还是什么也没说,由着小王把一个稻箩搬上车厢。

    肖尧看着古云翠心里有点不安,但他没有在意。他以为只是她害羞,不好意思让肖尧帮忙。没多久,剩下的面粉也全部加工成一捆一捆的面条,肖尧把装着面条的这一只稻箩搬上车。

    等肖尧把稻箩搬上车,关好车厢门,还不见小翠出来,只好回头来找她。却见她在车间里拿着钱给肖五,肖五在那推辞不收。

    几块钱的加工费,不算多也不算少。可肖五不敢收。他可知道肖尧的脾气,他要是不认识不知道,那还罢了,肖尧一直在这帮忙,他若是收了钱,不知道肖尧会怎么恼火呢。

    一个非要给钱,一个不敢收,两个人就这么僵持在那。肖尧进来看到,微微一笑说道:

    “这次就算了,回头我给。你给他,他也不敢要。”

    闻言,肖五气得直喘粗气,差点直接把钱接过来。钱可以不收,但你不必这么说啊,我就是收钱也是公事公办,我是看你面子才不要钱的,真收了你还能把我怎么滴?

    看到小翠还要坚持,肖尧对她说道:

    “走吧,小王还在等着呢。”

    古云翠偷看了肖尧一眼,只好收起钱跟着肖尧出门。肖尧抢先坐进驾驶室,想让古云翠坐在车门边,可小翠站在车下看了看,摇头不上来。

    肖尧见状很郁闷,从见面到现在,她就没跟肖尧说过一句话,肖尧真想问她是不是哑巴,但看她那么胆怯怯的样子,又不好紧逼。

    肖尧只要苦笑着摇摇头,也下了驾驶室。他明白小翠为啥不坐驾驶室,里面两个男孩,她不愿意。

    下车后,肖尧直接翻上后面车厢,伸手要来拉小翠上车。可她都没敢看肖尧,自己走到车尾爬了上来。然后,她就蹲在两只稻箩之间,一手抓着一个,好像生怕别人抢了她的面条似的。

    肖尧招呼小王可以开车后,也想蹲到稻箩边上和她说话,可一看到她那害怕的样子,只好忍了。他坐在车厢栏板上,双手支开,稳住身体,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小翠。

    古云翠偷偷看到,觉得肖尧这样坐着很危险,目光里充满担忧。这次她没有很快移开目光,肖尧也读懂了他目光里的含义。

    “没关系,我习惯了。”

    这话肖尧说的一点不假,只要是坐车出门,除非他爸开车,否则的话,他就是坐车厢专业户。

    他继续欣赏眼前美女,不知颠簸为何物。车子刚过小唐家门口不远,古云翠就可怜兮兮的看着肖尧,眼里满带恳求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