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颐指气使显傲骄-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八十二章:颐指气使显傲骄

    看到古云翠此时不同的目光,肖尧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她到现在没说话,但和她仅有几次对上的眼神,自己几乎都能读懂。可他虽看出来小翠的眼神有事,但不知道她要干啥。

    “你想说什么?”

    “你……你能让车在前面停一下吗?到我大姐家了。”

    肖尧一听,猛地一巴掌拍在驾驶室的顶上,正在开车的小王被吓了一条,赶紧踩住刹车。

    “你就不能轻点啊,耳朵都被你震闭气了。”

    小王从驾驶室伸出脑袋看向车厢的肖尧,他很恼火,要是换了别人,他不说把你赶下车,也绝对会罢工。

    可肖尧此时哪有机会理他?好不容易才听到小翠对他说了一句话,他哪有心思去理小王?他急着上前要扶小翠下车,忙着向小翠献殷勤呢。

    可小翠红着脸,仍然避开肖尧伸过来的大手,自己下车。然后仰起俊美的面孔轻声说道:

    “你帮我拿面条递给我好吗?”

    “好好好。”

    人就是个下作货,如果有人整天在你耳边絮叨不停,你会觉得她太啰嗦,连话都不想说。小翠一直不和肖尧说话,此时不但说话,还让他帮忙,把个肖尧高兴得屁颠屁颠的。

    看着小翠伸过来接面条的小手,肖尧想触摸一下,试试感觉,可小翠不知是看破了他的坏心思,还是固有的警惕,反正连续递了三四次,肖尧一次都没有得逞。

    “肖尧,你和小王一起下来喝口水吧。都到家门口了,一起进来坐坐。”

    小翠最后一次把面条送进去出来时,后面跟着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妇女。她一见肖尧,就邀请肖尧下车喝茶。

    肖尧知道这一定就是她的大姐,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大姨子。肖尧见她也看着面熟,但肯定不认识,可能是经常从她家门口经过,见过不止一次两次罢了。

    “不了大嫂,我还急着赶回去送货呢。”

    还没等肖尧回答,小王首先接话拒绝了。肖尧从他话里就听出小王和她姐一定很熟,否则的话也不会直接喊她大嫂。

    肖尧本身也不想下去,正好借坡下驴,连忙跟着说道:

    “大姐,以后有机会再来喝茶,我也急着回去有事,下次吧。”

    听到两人都拒绝,古云翠眼里期翼的目光一闪而逝,默默走到车后,不等肖尧过来帮忙,就上了车厢。

    小翠刚一上车,小王就启动车子,两人同时和大姐道别之后,继续前行。车过一个土窑厂后,肖尧见到右边百米外有几个青年,每人杵着一把泥锹站那说话,肖尧也没在意。

    “就到路边停下吧,我自己挑回去。”

    车过窑厂没走一截,古云翠就示意到了。这次没等肖尧拍车头,小王已经把车停下。右手边,一条不宽的土路,通向几十米外的村庄。那条土路最多只能供一辆人力小板车通过,汽车根本无法通行。

    肖尧下车,独自把两个稻箩搬下,再把扁担穿在稻箩的绳上,交给小翠。他此时一点不敢表现,他有自知之明,只要稻箩挑到肩上,那就不是表现而是献丑。

    古云翠在轻声道谢后,很轻松的担起面条,踏上那条土路,走向自己家的村庄。

    “你不跟着去?”

    “去啥去,女的挑担子,男的跟后面,我丢不起那人。”

    肖尧其实真的很想去她家看看,但他说的也就是他所顾忌的。还有更重要一点,那就是小翠并没有向他发出邀请。

    那时的乡村马路都很窄,两辆车对面会车都惊险,小王在肖尧的指示下,来回倒了好几把,才把车头掉转过来。

    肖尧上车刚坐稳,车还没到土窑厂,小王又把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肖尧不知道他要干嘛,看着他满脸疑问。

    “看到了么?我们去看看。”

    “看什么看?我刚才过来就看到了,你不是要回去送货吗,还有这闲心看热闹?快回家吧。”

    小王指给肖尧看的,就是他们刚刚过来时,肖尧看到的那几个青年。肖尧一个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才没那兴趣去看热闹。

    “你不在,我肯定不去,你在我就要带你过去,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

    小王的话,把肖尧说的满头雾水,他一看到小王那一脸诡异的笑容,立即警惕起来。

    “你想害我?我啥表现机会都不要,赶紧回厂是正经。”

    可小王不理睬肖尧,径直下车,顺着马路对面的小渠埂,直接向百米外的几个青年走去。

    “哼,自己有事,还说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太狡猾了。”

    肖尧见小王下车都不招呼自己,他认定小王认识那几人,最不济也是认识其中某个人,他要找他有事,故而他自言自语之后,仍然端坐在车上不下来。

    肖尧不知道那几个青年在干什么,是因为肖尧一点不懂农活。小王过来的时候,看到水渠水流很急,那几人有事站在水渠边指手画脚的,他就知道这些人在做啥了。

    他知道这些在干啥不说,他还认出了其中一人,正是古云翠的小弟弟。至于他为什么对小翠家这么熟悉,那是因为小翠的大姐夫,正是他的一个堂兄,这亲连亲都连到一起了。

    肖尧哪里知道这些内情,他坐在驾驶室里,悠闲的点燃一根烟,静候小王办事归来。可他没抽几口,那几人和小王一起来到车前,其中一人气势汹汹的对着肖尧喝道:

    “你算老几?敢叫我们滚蛋?看你人不大,还拽像个二五八万似的,有本事你给我下来,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莫名其妙的挨一顿骂,肖尧心知这是着了小王的道,一定是他过去说了什么挑唆的话,不然的话,自己坐在车里,没招谁惹谁,这人干嘛一来就骂自己?

    可肖尧这时还没心思去计较小王对他说了什么,这人不管不顾的上来就骂,已经表明他是个十分狂妄之徒,加上这一骂,也成功的激起了肖尧的怒火。

    肖尧心里怒火滋生,他不紧不慢的从右边车门下来,两眼死死盯着称他老子之人。那人被肖尧下来的气势吓得连连后退。

    “他是肖尧,快走!”

    不知谁认出了肖尧,吓得大喊一声,也顾不得别人,撒腿就跑。可骂肖尧那人还在愣神的功夫,肖尧已经出手了。

    他上前一步,一把勾住也想逃跑那人的脑袋,没等他转身,重重一拳打在他的腹部,然后双手趁他吃疼弯腰之际,撘住他的双肩,往下猛按,随即用自己的膝盖,撞在他同一部位。

    那人连续闷哼两声,就瘫倒在地,肖尧看着跑远的三人大喝道:

    “都给我站住,再敢跑,我弄死他。”

    “二哥,算了吧,他们就是想占便宜放点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跑的也是三人,其中一人看到肖尧那么凶狠的把一人瞬间打倒,已经吓得脸色发白。但他还是上前为他求情。

    “二哥?你是谁?我咋不认识你?”

    肖尧被这人一声“二哥”叫的晕头转向,面前之人的个头,比肖尧还要稍高一点。可肖尧别说认识,连面生都是勉强,肖尧肯定自己没见过这个叫他“二哥”之人。

    “肖尧,你还不知道吧,他就是小翠的弟弟,叫古云定。”

    肖尧“哦”了一声,怕他尴尬,不再理会被自己问话问的满脸通红的古云定。对着站在远处不敢再跑的几人招招手。

    “你们回来,只要你们不跑,我保证不打你们,再要敢跑,我追到你们家也要把你们揪出来暴打一顿。”

    一听小王说劝慰自己的人,是他未来的小舅子,肖尧决定要好好表现表现。那招手的气势和说话的语气,处处带着颐指气使的傲骄。

    “你们回来干嘛?快回去喊人来,我就不信他敢把我弄死。”

    被肖尧打倒在地的家伙,这时才缓过劲来。他见自己人被肖尧吓得真的往回走,忍不住大叫起来。

    “去你大爷的,对你手下留情,你还不知好歹。”

    肖尧在骂的同时,一脚踢在那人的下巴上,那人“哦呜”一声,刚翘起的半个身子,又“忽”的仰躺下去,疼得他几近昏迷。

    “肖尧,你下手轻点,真要把他打着怎的,我要担餐(有责)。”

    “哼,这样的人,**本事没,就会狗仗人势,人怂嘴不怂。你对他手下留情,他还以为你没本事。你放心,我不会打死他,真要一失手打残了,那也是他自找的。”

    肖尧说着,又在那人屁股上踢了一下,歪头看向被叫停了脚步的三人。

    “还站着干嘛?要我用轿子来抬你们啊?再不过来,我一个个把你打趴下!”

    此时三人距离肖尧不过十几米远,肖尧真要想追上去打他们,他们仨除非分散逃跑,否则一个都跑不掉。可农村都是小田埂,想要分散跑,谈何容易。

    三人相互看看,眼神交流一下壮壮胆,并不再犹豫,一起走到肖尧两米外站定。

    “说说吧,你们为什么欺负他们?那个……我弟……弟哪里……。”

    肖尧对称呼古云定“弟弟”很不顺口,毕竟是刚见面,他后面说的有点结巴。

    “这还要说吗?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肯定是为了争水浇地啊。”

    小王生怕肖尧说错话,自己挑拨离间的事被当场说穿。他只想给肖尧一个表现的机会,可不想和眼前这几人结下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