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口是心是手不是-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八十六章:口是心是手不是

    肖尧听他这么一说,心中一愣,他随即扫视了一下另外两桌,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面前有酒杯,不管男的女的桌前,统统都是只有一个大碗。

    “你们都不喝酒?”

    “二弟,我们一个大门都没人会喝酒,只要你能喝三两酒,就能喝倒我们一个户家。”

    老姐说的很轻易,一点不带浮夸或者谦虚的成分。母亲在来的路上还提醒过,喝酒的时候要少喝,别第一次登门就喝醉了出洋相。

    肖尧本来还有点担心,怕今天古家兄弟姐妹多,一人一杯也够自己喝一壶的。可现在见此情景,他又觉得很不甘心。

    “大哥,大姐,你们都不喝酒,我也不喝了。”

    “那怎么行?你是第一次来,我听小唐说你能喝几杯,我们不会喝,也陪不起,就让小亮子陪你喝点。他在外做工,时常跟人喝酒,在我们这里也就他会喝。”

    大哥说的小亮子,也就是肖尧身边的矮个子。听到大哥如此抬举他,小亮子脸上露出些许得意。

    “二哥,我酒量不大,但比他们都强多了,有我陪你,我保证让你喝个痛快。”

    “是啊,二哥,我们不会喝酒,但是我们能喝茶,我以茶代酒,一会也来陪你喝几杯。”

    羊角辫妹妹一点不觉得她用茶代酒有啥不妥,说话时,那一双秀丽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显然心里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看着她那俏皮的劲头,肖尧忽然想到思路镇的两个妹妹,他心里一紧,一丝隐痛从心头滑过。

    肖尧赶紧摆脱这种情绪,两眼慈爱的看着坐在下方的羊角辫。可一想到她说过喜欢自己凶巴巴的样子,脸色故意一沉,目露寒光。

    “云锦妹妹,你用茶陪我喝酒也行,但是我喝一杯酒,你就要喝一碗茶。哥哥姐姐我不计较,但你们这些弟弟妹妹,我可不能惯着你们。”

    肖尧话一说完,几桌上一时皆鸦雀无声。本来大家商量好了,到时候都来以茶代酒陪肖尧喝一杯,可他这么一说,还真不好办。

    他们面前的碗,可都是大大的蓝边碗,他们陪肖尧喝一碗问题还不大,但肖尧若是回敬一杯,两碗水喝下去,那就啥也别吃了。

    “二姐,二哥才来就欺负人,你也不管管。他刚进村的时候,就欺负我们家男孩,现在又来欺负我了。”

    “你别瞎说,他要是不这样规定,你们都来陪他喝,他怎么受得了?”

    云锦口里的二姐,自然就是古云翠。此时,古云锦一听二姐话里的意思,明显偏袒肖尧,气得她“哼”声道:

    “哼,你这还没嫁过去呢,就胳膊肘向外拐,将来还有我们喝水的份吗?”

    酒席还没开始,这酒官司就打了起来。而古云翠在说完这句维护肖尧的话,被小妹一个回怼,羞得脸色绯红。她偷偷看了肖尧一眼,正和肖尧看来的目光对上,赶紧低下头去不语。

    “大姐,我有个提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肖尧见坐在上首的大哥太木讷,就直接征求大姐的意见。

    “你说吧,你要是让我们喝酒,那可不成。我们一个是都没喝过酒,再一个,要是被里面的长辈知道了,谁都不好过。”

    大姐猜到肖尧的提议一定与喝酒有关系,她怕肖尧说出来,不好拒绝,就搬出长辈来先压制肖尧。

    “大姐,你们女的不喝,我当然不会强求,但兄弟们不喝,就有点不对了。现在在家不锻炼锻炼,以后出门,遇到场合多别扭啊。”

    “对,二哥说的对,我就对我大大说过,让两个弟弟在家练练喝酒。不然每到逢年过节的,或者出去喝喜酒,人家喝得热热闹闹的,就我们家人在一边干坐着吃菜,我看着都别扭。”

    让肖尧没想到的是,一直和他不对付的羊角辫,这次倒是第一个支持他的提议。

    “对什么对?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大大把塑料桶里的酒,往酒**里倒,没倒几**,光闻酒的味道就闻醉了,我们这个大门,遗传就不能喝酒。几个大大,一个都不能喝酒。”

    每一个提议,有人支持就会有人反对。老姐拿出她父亲的现身说法,一下就把古云锦的应和给浇灭了。

    “老姐,你也不能这么说,我原来在家也不喝酒,但我在外面被同事逼得没办法,现在不也能喝点了吗?虽说喝的不多,但总比原来强了不少了。二哥这建议也是为我们好,就让他们少来点试试,不想喝就不喝,能喝多少喝多少,这样可好?”

    小亮子帮肖尧说话,也有他的私心,古家一个大门里,兄弟姐妹二三十,就他一个会喝酒。

    他酒量不大,但长期在外喝惯了,练就了不小的酒瘾,他回到家,想喝酒都没人陪。真要能再带出一两个喝酒的兄弟出来,他也不会在家无人陪着喝酒了。

    古云亮说完,见大哥和大姐都没有反对,又侧脸对着另外两桌说道:

    “你们有谁想喝酒试试的举手,我去给你们拿酒杯。”

    两桌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看谁先举手。可看来看去,就是没有一个人带头。

    “小昆子,你不是整天吹牛说你喝过酒吗?今天怎么没胆子举手了?”

    “举就举,我是喝过酒,怎么就是吹牛了?我真喝起来,不见得喝不过你。”

    被小亮子点名激将,小昆子坐不住了。酒还没喝,脸就憋得发红了。

    虽说小昆子举了手,但应和者寥寥。两桌足足二十多人,男孩十好几个,除他之外,统共只有三个人犹犹豫豫的举起了手。

    “都没胆,喝酒又不是喝毒药。”

    小亮子看到此种情景,气得嘀咕了一句,转身下桌去后面厨房拿酒杯。

    “老弟,你多拿两个。”

    肖尧看到小亮子气呼呼的跨出后门,肖尧随即吩咐一句。转眼功夫,小亮子就拿着七八个小酒杯走了回来。

    肖尧从他手里拿过两个杯子,在大哥和古云定面前各放上一只。

    “二哥,我真的不能喝酒。我闻酒头都晕。刚刚抽了几口烟,到现在肚子还难受。”

    不说抽烟,肖尧只顾在说喝酒,把抽烟的事都给忘了。他今天是有备而来,口袋里装了两三包金叶烟。这时被古云定提起,连忙掏出来走下桌子散烟。

    在场的男孩子,几乎都接受过肖尧第一次递烟,所以肖尧这次散烟进行的很顺利。

    大哥和坐在另一桌的二哥,都没有一点犹豫就接了过去,其他小兄弟就更别说了。小亮子则是殷勤的拿过肖尧手里的火柴,给大哥先点上。

    眼前的一幕,可把大姐和老姐都看傻了。家里的这些兄弟,啥时候都学会抽烟了?

    “乱套了,都乱套了,你们就不怕大大出来看到?”

    老姐接受不了这一幕,若说喝酒,老一辈兴许会网开一面,可这小孩抽烟,是家族长辈严令禁止的。就算老一辈当中,也只有排行老六的一个大大抽烟。

    “老姐,大大们看到也不能怪我们。二哥在村口,就逼着我们一人抽了一根,虽然刚抽有点呛人,但闻起来挺香的,也怪好玩的。”

    “是啊老姐,二哥这可是好烟,比六大抽那八分钱一包的大铁桥闻起来香多了。二哥,你给六大也送一颗进去吧。”

    男孩小时候都不愿喝酒,因为酒喝下去太难受。但大多数男孩,小时候都学过大人抽烟。是出于好奇,捡烟头,抽烟屁股,几乎都干过。

    “肖尧,你别去,我大大最讨厌人抽烟了。”

    古云翠立即出言阻止,她可不想让肖尧被怂恿进去讨冲。十几根烟枪同时冒烟,堂屋里立即乌烟瘴气起来。她和大姐嘴上没多说,眼里却满是担忧。

    然而,还没等肖尧想好进不进去散烟,西边的房门却打开了,一个小老头探出头来,嗅着鼻子问道:

    “你们抽的什么烟?这么香?”

    开门探头闻着烟味的,就是古家老一辈排行老六的六大。本来看到房门打开,一众小杆子都吓得把烟掉头,捏在手心藏着,可那袅袅升起的烟雾,却完全暴露了他们的行为。

    可大家见他老人家只顾查问什么烟,没有追究他们抽烟的罪责,小亮子胆子一壮:

    “大大,是二哥给我们抽的,是金叶烟,二哥正准备给你送去呢。”

    六大就是小亮子的父亲,他见儿子坐在肖尧身边,立即过来,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刚点燃没抽几口的半截烟,放在自己嘴里猛吸了一口,等烟雾吐出之后,才看看满屋烟雾怒骂道:

    “小狗日的,这么好的烟,都被你们给抽脏的了。”

    六大这一骂,凡是屋子里抽烟的,统统被他骂了。

    他是个老烟枪,心疼如此好烟被糟蹋,也就没顾上堂屋里还有十多个侄女在场,包括肖尧这个新亲也被他忽视,连带一起骂了。

    肖尧眼看这六大又是一个像曹老师一样的老烟民,立即掏出一包还没启封的金叶烟递给他。

    “大大,我这还有整包的,您拿去慢慢抽。我今天才来不知道,坏了您们家的规矩,您老多担待点。”

    肖尧还不知道六大的排行,反正他跟着小亮子叫“大大”就没错,那份认错的真诚就更没得说。

    “这怎么行?我哪能头次见面就要你的东西。”

    六大嘴上说着不行,心里也是同样的想法。可他那动作却不争气,伸出去的手不是推辞,而是被金叶烟那靓丽豪华的外表给吸引住,直接把一包烟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