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如芒在背被审视-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八十七章:如芒在背被审视

    看到六大把香烟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的翻看,古云翠赶忙说道:

    “六大,肖尧给您,您就收下吧。我就担心大大知道了,会……。”

    “小翠啊,这你就别担心了,我们古家规矩,还能管得了他?这事包在我身上,保管你大大不会说他。”

    六大有了烟在手,心情格外舒畅,把肖尧引起的祸端,随口大包大揽起来。

    “都别看着啦,该抽就赶紧抽几口,一会都烧光了。一个个都是乌龟吃大麦,糟践粮食。”

    六大很不满一众侄儿拿着好烟空烧不吸,他气得又骂了一句。接着,又伸手把站着的肖尧按坐下去,笑嘻嘻的拿着烟,走回西边的房间。

    六大一走,屋里气氛立即被燃爆,本来还偷偷摸摸抽烟的,都放心大胆的抽了起来。也有两个人趁兴拿起小酒杯,主动放在自己的桌前。

    由于其他两桌都没放酒,小亮子非常热情的走到两张桌前斟酒。而和肖尧坐在一桌的大哥和古云定,被肖尧软磨硬泡,最终还是被斟满一杯酒。

    “嚇,嚇,你们这是要翻天啊?怎么一屋子烟?还连酒都喝上了?”

    再次端菜进来的大嫂,急的直跺脚,差点把手里的菜汤都洒了出来。

    “大嫂,你不是常死国我们:烟不抽、酒不干,活在世上扯卵蛋吗?现在我们烟也抽了,酒也开始喝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说?”

    “你们就作吧,作到最后有你们的好果子吃的。”

    大嫂还要忙着上菜。没功夫和小昆子散扯。有几个女孩看着大嫂一个人忙不过来,主动下桌去帮忙。

    而肖尧这一桌因为有他在,就没人离开。酒席也就正式开始。

    这顿酒,肖尧占据了绝对的主动,除了小亮子,其他几个喝酒的,在抿嘴喝酒之后,都十分后悔了。

    这酒味道大家不是没尝试过,但时间久了又跃跃欲试,可这一试,还是那么难以下咽。故而,随便肖尧怎么劝说,反正就是不喝。

    即便肖尧急的瞪眼,他们最多再次沾一下嘴唇,算是给肖尧面子了。

    “大姐,我去里面给大大们敬酒可好?”

    肖尧把外面三桌大体应酬一遍之后,拿起酒**和杯子,征询大姐的意见,要不要进去给老长辈敬酒。

    “你去吧,但不要强求大大们喝酒,你能喝多少喝多少。”

    大姐家里厂很近,自从妹妹和肖尧提了亲之后,她也特意在外围打听了一下肖尧的过去,说他坏的和说他好的,相持不下,反正得到的褒贬不一。

    从开始到现在,大姐一直对肖尧并不是很认可。她嫁的男人,就是个十分本分木讷之人,今天这场合,他说死都不来参加。

    她也劝说过父母,把打听到的事告知,说是为了妹妹的一生幸福,要二老再慎重考虑考虑。但后来就连卫生院院长来放水,奶奶都坚决维护这门亲事,一家大门也没谁再敢说个“不”字。

    肖尧今天一来,就鼓动一大门小兄弟抽烟喝酒。她在场一直不劝阻,也是想着就让肖尧闹下去,到最后看他怎么收场。她万万没想到六大会出来,收了肖尧的孝敬,也帮了肖尧一把。

    肖尧这次想过去敬酒,却先来请示她,大姐在这一瞬间,对肖尧产生了好感。

    不管怎么说,她在这一家是老大,一直一来,弟弟妹妹们干啥,都要看她眼色行事,只要肖尧也能做到这一点,她也宽慰不少。

    得到大姐的允许和提醒,肖尧来到西边屋门外,他先敲了敲门,然后随手推开。

    屋里大桌上整整八个人,古奶奶带着肖母坐在上席,古家大伯和六大,各自和一个老兄弟打横相陪,而肖尧的准岳父岳母,则坐在下首。

    “二子,来来,给奶奶和大大们敬酒。”

    肖尧一进来,肖母就冲她招手。肖尧很腼腆的点点头,跨进两步,就不敢再往前走,因为坐在下首的准岳父岳母的位置已经到了,他不敢逾越。

    “孩子,别怕,来来来,到你妈身边来,他们都不喝酒,你意思下,礼到了就行了。”

    奶奶看到肖尧胆怯,也伸手招呼肖尧过去。陌生的环境,又是一屋子长辈,肖尧确实很不自在。

    房间里的气氛,给肖尧有种压力。屋里空气到很清新,烟瘾很大的六大,在这也没敢抽烟,他微笑着对肖尧点点头,含义不言而喻。

    肖尧不知道自己该往哪站,这时听得奶奶招呼,赶忙侧身绕过准岳父岳母身边,来到母亲身后。

    “奶奶,我先敬您一杯,祝您老长命百岁!”

    “好好,见过世面的,能喝也能说。”

    奶奶越看肖尧越喜欢,也很高兴。她端起茶杯喝口水,连声称赞。肖尧喝完后,自己给自己倒酒,他准备按顺序从大伯开始一一敬酒。

    此时,只听大伯说道:

    “孩子,你就别一个一个来了,我们不喝酒,也不能让你喝多了。你喝这一杯,就算敬了我们这一桌。我都不能喝酒,你喝完再出去喝,也省得你在这别扭。”

    这小酒杯的容量,一杯最多两三钱,三杯不够一两酒,肖尧在外也没喝多少,一人一杯他肯定没事。但大伯如此说了,肖尧不知道合理不合理,只好看向母亲求教。

    肖母不知道肖尧在外喝了多少。但她反正看到肖尧已经脸红了。做母亲哪有不护着儿子的,她更不想肖尧才来就喝多了出洋相。

    “二子,大伯伯既然这样说了。你就按他说的做。他们都不喝酒,你大伯伯闻酒都能闻醉了,你喝了就回去吧。”

    听完母亲指示,肖尧也看到奶奶在一旁点头,他恭恭敬敬的举着酒杯,对着满桌长辈弯腰示意一圈,一口喝下。

    “孩子,快吃点菜。”

    古奶奶生怕肖尧喝了酒不舒服,连忙把一个鸡大腿夹到肖母的碗里。

    从肖尧进门来到母亲身边站下,到敬酒完毕。一直坐在下首的古云翠父母,就处与肖尧对面,但老俩口始终没说一句话。只不过肖尧的目光,却是多次在对面掠过。

    他看到了准岳母始终是慈祥和善的笑容,更注意到准岳父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一直带着审视的目光,在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未来老丈人的这种无形威压,让肖尧如芒在背。他本欲喝完酒就离开,可奶奶让他吃鸡腿,他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二子,这是奶奶给你的,你就拿着,出去吃了吧。”

    肖母也看出了肖尧的局促,她把鸡腿夹起,让肖尧拿着骨梢。

    “谢谢奶奶。”

    肖尧放下手里的酒**接过鸡腿,对着古奶奶弯腰致谢,又偷偷瞄一眼对面,再对着一桌长辈弯腰致礼告辞,随即拿着鸡腿跑路。

    他这急匆匆一跑,就把带进去的酒**,换成了手里的鸡腿。

    “二哥,酒呢?”

    “呃……,你进去把酒拿出来,奖励你一个鸡腿。”

    肖尧随手把鸡腿放在小亮子的碗里,他可不愿再进去拿酒了。

    “我去拿。”

    古云定主动站起来走向房间。虽说都是堂兄弟,但毕竟是在他家里,主客多少还是要讲究一些的。

    其实,古云定把剩下的小半**酒拿回来之后,也就给肖尧把酒杯斟满,剩下的也没人再喝。肖尧该敬酒的敬了,该回礼的回了,几个喝酒的不敢再喝,坐在身边的小亮子,肖尧已经看出他有点不胜酒力。

    喝酒没有对手,肖尧也没了喝酒的兴趣,就坐那无聊的吃点菜。在这过程中,他偶然发现,坐在他对面的古云翠,吃菜只吃蔬菜。满桌的鸡鸭肉,就没见她伸过筷子。

    坐在她边上的老姐,还不时夹过一两块鸡鸭肉自吃,也不让古云翠吃一块。

    “难道她是吃素的?”

    就在肖尧脑海冒起这个疑问时,大姐看到酒席气氛很尴尬,站起来说道:

    “这酒没人喝了,我们还是吃饭吧。”

    大姐说话时,是看着肖尧说的,与其说是征求意见,还不如说是就此定论,肖尧顺从的点点头。

    “我去给二哥拿饭。”

    坐在下首的古云锦,自报奋勇的爬起来跑向后门。肖尧心里立马对她产生了欣赏的态度,虽说她老是和肖尧作对,但她这份殷勤,还是让肖尧赶到很欣赏。

    稍倾,古云锦满脸带着笑容,手里端着一个大大的蓝边碗走了回来。可碗里的饭,肖尧是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蹊跷。

    碗里饭就像小一号的白皮球,圆溜溜的,高出碗口一半还不止,只有小半个圆弧扣在碗里,形成一个很美妙的造型。

    肖尧看着纳闷,这饭是如何被弄成这样形状的,看来两个嫂子在后厨一直忙活没来喝酒,感情是在费心扒肝的为饭做造型。

    “二哥,给你饭。你可要吃完哦,新姑爷上门,可不兴剩饭的。”

    古云锦把饭双手递给肖尧,她一边说,脸上一边改为诡异的笑容。肖尧带着感谢的笑意,也伸出双手,接过这造型奇异的一碗饭,随手放到自己桌面上。

    可就在这时,站在肖尧身后的古云锦,两手心对着一搓,从后面伸向肖尧的脸颊两边。从古云锦端着饭碗进来,整个堂屋三桌人,一个个都免声静气,好像都在等着什么事情发生。

    而肖尧却丝毫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因为现场气氛,本来就不像其它酒席那么闹腾乱,所以这突然间的一静,并没有引起肖尧的警觉。他还以为全场都和自己一样,被这碗饭的奇异造型给吸引了呢。

    肖尧弯腰放下手里的饭,刚要落座之时,耳后突然有了异常的感应,同时后背接触到一个柔软的身体贴上。出于本能的反应,他双手向耳边同时抓去。还没坐下的身体,也随即重新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