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造型奇特一碗饭-蹉跎惘少-
蹉跎惘少

第六百八十八章:造型奇特一碗饭

    古云锦那细腻柔软的小手,刚刚擦上肖尧后脸颊,就被肖尧紧紧抓住。而她那娇弱的身躯,也被肖尧站起连带,趴在了肖尧的背上。

    “二哥,快放下我。”

    古云锦羞得满脸通红,她两腿够不着地,只好挂在肖尧身后,对着空气一阵乱蹬。

    其实不用她喊,肖尧在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在她说话的同时松了手。古云锦一个踉跄落地,差点没摔倒。整个堂屋,立即传来哄堂大笑。

    “哎呀,羞死人了,你就不能老实点不动吗?”

    古云锦一阵忸怩,小脸再次臊的发烧,她忘记了自己手心涂上了要给肖尧抹红的印泥,直接捂住了自己的俊脸,回向自己的座位。

    “云锦,你……。”

    古云翠想出声阻止她的动作,可已经来不及了。她那双手,已经把大红的印泥手印,盖在自己的两边脸颊上。

    “都怪你!”

    得到古云翠的提醒,古云锦这才知道自己给自己抹了红。她埋怨了肖尧一声,赶紧跑向后面厨房去洗脸。

    现场的气氛,被古云锦如此一闹,陡然升温,虽说肖尧反应够快,但两边耳朵下,包括雪白的衣领,还是被古云锦擦上了显眼的红色。肖尧扯着自己的衣领看了看,浑不在意。

    看到古云锦离开,肖尧以为事情结束了。他一点没计较古云锦的抱怨,笑嘻嘻的准备坐下吃饭。从上午过来折腾到现在,又没喝多少酒,他还真有点饿了。

    他刚坐下拿起筷子,眼角就扫到有两三个兄弟在向自己靠近,吃了一次亏,肖尧立即警觉的站起来,眼睛死死盯着来到自己面前的小昆子三人。

    “你们还想给我抹红?不是已经抹上了吗?”

    然而,就在他的注意力被眼前三人吸引之际,一直端坐在肖尧身边嬉笑的小亮子,“呼”的一下站起来,两手从下往上去抱肖尧的脸。

    “我靠,你还搞偷袭。”

    肖尧被他的动作下了一跳,口里一声惊呼,双手由里向外,隔开古云亮偷袭来的两手,身子麻溜的退到香案边上。

    偷袭失败,肖尧已经完全占据了有利位置,再想给他脸上抹红,恐怕难以实现。几个相互配合的兄弟,都把责任归结到坐在上首的大哥身上。

    如果他答应帮忙,在肖尧退向香案时动手,那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大家在商议时,这位木讷的大哥,就是不愿参与,这才导致众兄弟功亏一篑。

    “唉,大哥不帮忙,云锦又动作太慢,我们一家人,抹个红都没抹上,说出去好说不好听。”

    “好了,好了,都别怪这个怪那个了,云锦不是抹到了吗,都回去安心吃饭吧。”

    大姐发话,几个兄弟只好带着不甘偃旗息鼓。而肖尧却是看着他们都走了之后,才对身边的小亮子说道:

    “兄弟,你太阴险了,我俩喝酒说的泼水不入,没想到你也来偷袭我。你现在离我远点,我想踏踏实实吃饭。”

    “二哥,给新姑爷抹红,这是规矩。眼看他们都抹不上你,我也是迫不得已。大姐已经说了,我保证不会再给你抹红。”

    肖尧看看大姐,再看看小亮子,心里还是不踏实,出言恐吓到:

    “我告诉你,从后面给我抹红的,幸亏是云锦妹妹,要是你们当中任何一个男孩,我肯定把他惯在地上,到现在能不能爬起来,还要打个问号。”

    “得得,我算你狠,我到下面去坐,别我随便动一下,不是搞你,被你误会了,给我一下子,我就亏大发了。”

    古云亮被肖尧真吓到了,他收拾自己碗筷,移到古云锦的座位上。肖尧独霸一方,心里踏实不少。

    许脸带微笑,再次看着眼前造型奇特的堆堆一碗饭。在他想来,即使米饭堆得这么高,大不了两碗多点,自己努点力,吃完应该不成问题。

    这时,在众人的帮忙下,所有人面前都有了一碗饭,可他们没一个人急着去吃,都把目光投向肖尧。肖尧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就把警惕的目光看向周边,见无人靠近,这才拿起筷子,伸向饭碗。

    肖尧以为大家是在等他先吃,可他筷子一接触圆球形的米饭,心里就是一惊。

    “嗯?这米饭不对啊?筷子怎么扎不进去?”

    肖尧在心里嘀咕,他不敢使劲。因为这碗被白球形饭团完全没过碗口,没地方扶碗,他若是用力大了,就会把碗捣翻了,要是把米饭滚落出来,那笑话就大了。

    众目睽睽之下,一夹失败之后,肖尧毫不犹豫的用筷子固定住球形饭团,张嘴就咬。哄笑声再次响起,肖尧才不管这些,他看似咬了不大的一口米饭,吃到嘴里松开,竟然塞满了他那不算小的口腔。

    “怎么样新姑爷,这饭还板扎结实吧?我和大嫂差点把手颈手腕都轴崴气了。”

    一直忙着没露面的少妇,此时和大嫂同时站在后门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这可是她和大嫂用新买大大澡巾,洗净晒干,盛了几碗饭放在里面,像拧干被单一样拧出来的。

    肖尧嘴里塞满了米饭,不能开口说话,只得应和的点头并“嗯”了两声。看到肖尧开吃,大家也纷纷开始自扫门前雪,筷子碰触碗口的交响乐,响成一片。

    几口吃下来,肖尧有点傻眼了。这么结实的一个饭团,肖尧才吃四分之一,他就感觉自己快吃饱了。这饭团哪里只有两碗多点,按照目前情况看,这饭松散开来,四碗也装不下。

    就算肖尧自认为能吃,但对于这超乎想象的数量,肖尧真的吃不下了。而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吃完了,他们一起聚集在肖尧周围,说着开心的话,看着肖尧做艰难的吞咽。

    “二哥,你可要吃完哦,不够还有。”

    “两个嫂子可真行,一下就弄这么多,也不要再偷偷给他加饭了。”

    有的人给肖尧打气助威,有的人在一旁调侃,肖尧真想推开饭碗一丢了之,可他丢不下这个脸。

    “算了,吃不完就别吃了。”

    一声带着威严的说话声,从西边房门外传来,叽叽喳喳的哄闹声立即被中断。肖尧抬眼看向说话的准岳父,心里充满感激。

    准岳母这时直接走到肖尧面前,慈爱的看了肖尧一眼,满脸带着微笑,把肖尧面前才吃了半圆的饭碗端走。她担心年轻人好面子,怕肖尧硬吃吃撑了。

    “大嫂,我们费了那么打的劲,就……。”

    看着古云翠母端走肖尧面前的米饭,少妇很不甘。但她话没说完,就被大嫂严厉的目光制止了。

    肖尧第一次登门,至此已经完成了所有的程序,肖尧没受到什么作弄,但肚子大了整整一圈。

    饭后,肖母也没再多做停留,喝了点茶水之后,就与亲家众人告别,带着肖尧回厂。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是有一定道理的。肖尧吃撑了,但走了几里地回到厂里自己的房间,他就觉得舒服多了。

    躺在床上的肖尧,不知道自己处于一种什么心态。一会失落大于收获,一会收获被失落淹没。没有得到就没有失落,而收获的又与自己预期的完全不一样,这反而加重了失落感。

    肖尧此时已经没有奢望去想什么爱与不爱的问题。他只感觉到自己有了一种责任,有了种需要保护脑海里那清澈而又胆怯目光的责任。

    人生就是这么操蛋,你一心一意想要得到的,却往往不能拥有,无意间闯入的,却又不能舍弃。混乱的情绪喧嚣而上,肖尧只落得一声叹息。

    人生才刚刚开始,岁月还很漫长,脚下的路,还要继续走下去。过去过去,过去的一切,就让它统统过去吧,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肖尧只能按照眼前的路,勇往直前。

    接下来的日子,肖母就是为了六月初六的定亲做准备。其实定亲这一日,在当地也叫起红。就是男方在这一天,遍请亲朋好友相聚,

    这一顿的喜酒,也叫太平喜酒。前来参与的任何人,都不要出贺礼。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双方各自确定好代表本方的红人,也就是媒婆。

    媒婆不一定就是女人,但人数一般都是三个,也就是俗话说的三媒。双方各自一个代表,还有一个就是在中间传话,也是在男女双方意见不合时,起调解作用。

    遇到双方都好讲话的,媒婆的工作就很轻松。但遇到相互较劲的一对亲家,今天要求这样,明天要求那样,这个男方不愿意,那个女方说不满意,就能把媒婆跑断腿,作弄死,到最后一拍两散的也不少见。

    每当这时候,媒婆的作用就显露出来了。他们两头做工作,把对方的难听话统统隐瞒,改用婉转好听的语言,传达对方的意思,再苦口婆心的劝导双方,极力促成好事。

    会说话的两头瞒,不会说话两头盘挑唆,媒婆的说话艺术,往往就是能否促成一对较劲亲家好事的关键因素。媒婆的工作,并不是跑跑腿,潮潮嘴那么简单。

    这一日,肖家这边来了不少亲朋好友,古家的重量级人物也悉数到场。只有古奶奶年纪大了,不方便出远门。

    小唐的母亲自然而然的成为古家一方的红媒,不过她老人家自称年岁大了,腿脚不方便,让儿媳代替,小唐媳妇丝毫没做推辞,慨然应允。

    肖家这边,用的是王师傅,因为原来他就在肖父面前,自报奋勇要给肖尧和小玲做大媒,如今大媒仍然是他,定亲日期也没有改变,但女孩却换了对象。

    不管他内心是否情愿,但这个代表男方大媒人,他还是答应了。

    双方共同认可的红媒,落在古家所在大队的书记头上,他对肖父和古父都很熟悉,自然非常希望促成双方的好事,让他出任中间大媒人,自然不在话下。